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最新章節陸飛陳香小說名字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最新章節陸飛陳香小說名字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2022-05-13 22:19 作者:胖爺

章節介紹

驚才絕艷的少年天才陸飛橫空出世,鬼手天工驚天下,鑒寶本領亘古今撿漏,尋寶,古玩修復廣交天下朋友,聚斂四海錢財有恩必報,有仇不饒憑藉自身的本領,陸飛穩紮穩打步步為營,一步步走向人生巔峰......

在線試讀

第9章 我又沒叫你相信

陸飛再次看一眼埋在陳香胸口懸掛的子岡牌,戀戀不捨的準備離開。

這一刻陸飛前所未有的糾結,沒有什麼比寶貝就在眼前卻無能為力更痛苦的事情了。

陸飛剛走了兩步,卻被追上來的陳香死死拉住。

陸飛一臉的無奈。

「大姐,您還想怎樣?」

「您行行好,放過我行不行?」

陳香雙手捧着子岡牌,甜甜一笑。

「先生,我沒別的意思。」

「謝謝你救了我,剛才要不是你我就麻煩了。」

「這塊吊墜送給你,就當…….」

「啊!」

陳香話還沒說完,吊墜已然落在陸飛手中。

至於後面陳香準備說什麼,陸飛壓根沒心思聽下去。

沒辦法,陸子岡的吊墜對陸飛的吸引力實在太大了。

吊墜到手陸飛心潮澎湃,剛才被陳香連累的陰影瞬間煙消雲散。

繼而,陸飛也意識到自己失禮了,撓撓頭尷尬的的笑了笑。

「嘿嘿!」

「不好意思,我太心急了。」

「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這可是陸子岡親手製作的和田青玉鏤空觀音吊墜,世所罕見的絕世重寶。」

「出手的話,絕對超過九位數字。」

陳香的笑容比陸飛還要尷尬,心中暗自抱怨。

我還後悔什麼呀,東西已經在你手裡了好不好。

「不後悔!」

「你救了我的命,我的命可比這塊吊墜值錢。」

陳香這麼說,陸飛懸着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陳香是吧,你作出最明智的選擇。」

「你放心,這塊吊墜我不白要你,一會兒我親手製作一件法器給你護身。」

「保你諸事順心,馬到功成。」

陸飛這話,陳香根本沒放在心上。

面前這個少年的確有幾分本事,但是製作法器未免有些天方夜譚了。

陳香身出豪門,對法器並不陌生,請一件法器護身對自己來說並不是難事。

但是要說製作法器,整個華夏有能力的高僧高道也是屈指可數。

而陸飛二十齣頭的年紀,還是世俗中人,要說他能製作法器,打死自己也不會相信。

不管陳香相不相信,陸飛已經等不及了。

跑到旁邊的運動品牌店買了一隻大包,裝好三路車上的畫和那截樹枝。

拉着陳香的藕臂將她塞進卡宴的副駕駛,自己上了駕駛位。

「要不還是我開吧。」陳香說道。

「呵呵,我還想多活兩年了。」

「你……」

陳香撅了噘嘴一臉的不開心,不過最終選擇了妥協。

「啟動鍵在這裡。」

「我知道,你坐好繫上安全帶就好。」

陸飛說著,啟動引擎掛擋打方向一氣呵成,前方路口掉頭直奔古玩城。

陳香則徹底無語了,一個收破爛的少年對於自己的進口卡宴車竟然如此的熟悉,這簡直不可思議了。

不過從一開始,陸飛的表現無時無刻不在刷新陳香的認知,能把卡宴車駕馭的如此嫻熟似乎又沒有什麼可奇怪的了。

陳香總結了一下,最後的結果就是,這個少年相當的不簡單。

陸飛開着車路過十字路口的時候還見到一場熱鬧。

馬路右邊建行門口兩撥人正在鬥毆,打人的是自己剛剛放過的閆永輝和他兩個小弟。

挨打的不是別人,正是趙武韓志宇三人。

三個人趴在地上抱頭哀嚎,閆永輝三人則是越打越凶。

陸飛幸災樂禍笑了笑,猛加油門絕塵而去。

八朝古都汴梁城最不缺的就是文化底蘊,在這裡光是古玩城就有五個。

陸飛載着陳香去了最近的小南門古玩城。

佔地三十畝的古玩城陸飛牽着陳香急速穿梭,後者又羞又怒。

羞得是,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男生牽手。

怒的是,牽自己手這傢伙的心思好像完全沒在自己身上,一雙眼睛不停的在兩邊的露天散戶左顧右盼。

忽然陸飛在一個賣碎瓷片的攤位前蹲了下來。

玩古董碎瓷片是最近幾年才興起的新鮮事物。

古玩整器玩不起,碎片則價格親民任何人都能接受。

買幾片唐宋元明清的碎瓷片沉入魚缸逼格馬上提高一個層次。

古董瓷片打磨之後做成手串,不怕刮不怕汗漬,五彩斑斕耀眼奪目。

瓷都一個心靈手巧的小姑娘把古董碎片做成形態各異的小裝飾放在網上直播販賣更是風靡全國大賺特賺。

有人賺了錢馬上就有人前赴後繼,慢慢的販賣碎瓷片便成了一個朝陽產業,幾乎每個古玩市場都能見得到。

至於貨源,那更不是事。

各個朝代官窯民窯報廢瓷片的垃圾坑,海撈瓷,黃河瓷數不勝數,價格因貨而異。

陸飛點上煙蹲下來一邊看一邊想攤主詢問。

「老闆,瓷片怎麼賣?」

中年攤主明顯對陸飛這一身打扮不感冒,隨便敷衍幾句。

「海撈瓷五塊,黃河瓷八塊,民窯的十五官窯的二十。」

陸飛在隨便的挑選了六片官窯青花瓷片,幾番討價還價之後遞給老闆一百塊錢成交。

陳香對陸飛買碎片的行為很是不解,一邊被陸飛牽着走一邊小聲詢問。

「你買碎瓷片有什麼用呀?」

陸飛頭也不回的說道。

「這是難得的精品,浪費太可惜了。」

「那些瓷片是一件完整的器具?」

「嗯!」

「可它是碎的呀?」

「修好了就是整器。」

「即便是修好了那也是殘器,根本不能叫整器呀?」

陸飛回頭衝著陳香笑了笑。

「經我手修復的物件兒就是整器,任何人也找不到瑕疵。」

「不可能,我……不信!」

陳香見過不少頂級修復大師的作品,即便修復的再完美也能找得到瑕疵,所以對陸飛的夸夸其談提出質疑。

來到古玩城最大的一家門店問寶齋門前,陸飛站定腳步回頭說道。

「我又沒叫你相信。」

「你……」

陸飛的態度讓陳香很不開心跺腳抗議,陸飛根本置之不理牽着陳香一步邁進問寶齋。

問寶齋面積超大,足有兩百個平方。

六個超大博古架外加八節櫃檯,囊括了金石字畫,青銅瓷器,翡翠原石,文玩把件,郵票錢幣所有物品。

可惜除了幾件光緒年間的垃圾瓷器之外九成九都是贗品。

東南角還有一間玉石加工的工作室,這在中州實屬少見,也算是老闆別出心裁。

陸飛還意外的見到一個熟人,正是文保局大BOSS高賀年。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