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地獄之殤在線閱讀娜迦卡布洛斯

地獄之殤在線閱讀娜迦卡布洛斯

2022-05-13 22:20 作者:麻布衣

章節介紹

因為一個丹藥,一村人被屠,一人逃生,一切的開始 主角陳燚因為吃了無極丹,被黑惡勢力一路追殺,後遇到女主的幫助,授予靈技、靈寶將陳燚送往聖靈學院學習,路途上再遇仇人,未曾想引發出體內封印的上古凶獸饕餮成了大陸各大勢力的關注對象,最終引出異界魔族的關注異魔乃是大陸…

在線試讀

第一章:劫數

精彩節選

「皓月當空,我一片赤誠之心,天地可鑒,日月為證!!」少年開口朝天大喊道。

鬆一口氣,靜靜的坐在山邊的草地上,抬起頭看着天空的點點繁星。此時以是夜晚,從山上朝着村子望去,家家戶戶都已掛上了燈籠,看着熱火朝天的村莊,少年緩緩躺下。

藉助月光可以看到少年的模樣,少年看起來只有八九歲,一身略小的麻布衣穿在身上,漏出兩根白白細細的胳膊,一雙烏黑的大眼直勾勾的看着天空,頭上梳着一個亮麗的小中分,精緻的臉蛋猶如一個瓷娃娃,少年名為:陳燚(yi)。

想想白天的事,陳燚的眼中便含了一絲的淚水。他從小便被人說是怪物,因為這事,村子裏的人都不讓家裡的小孩兒和他玩。就這樣,他每天除了父母會照顧他之外,也就只有這大山和草坪是他的伴侶。而因為如此,陳燚的心境要比一般的小朋友更加的成熟,但是也更加的自卑。

「乎~!算了,該回去了。」陳燚輕嘆道。

此時以是黑夜,如果在待的時間長了,他的父母會擔心的。想到這裡,陳燚站起身,看着偌大的大地。

這裡叫做聖靈大陸,大陸源於天地間,中位面的一個星球內最大的一片陸地。

大陸內同時擁有先進的科技,古老的戰士,大陸上有上億的平民,而每年都有擁有靈力的孩子被各種的宗派選中,我們稱他們為靈師。

而大陸也有不同的職業,比如:煉藥師,煉器師,醫師等。

如今,陳燚的村莊正處於迦娜古國內比較靠邊境的地方,而如今迦娜國和巴魯克帝國正在開戰時期。但凡有戰事,最先連累的便是他們這些手無寸鐵的平民。

陳燚的父親是村子裏的一名煉藥師,有的醫師開過藥方,村子裏的人便會去找陳燚的父親去煉藥。也因為這樣,陳燚他們一家才沒有被村子給趕出去。

陳燚站起身,看着有些熾熱的大地。突然,陳燚眉頭一皺。

「不對,怎麼會這麼亮!」陳燚自言自語道。

從高處望着村子的方向,可以看出村子亮的就像是一顆太陽落到了地面一樣,從山上看去,整個村子就像是在燃燒。

看到這般場景,陳燚心頭一顫,飛快的朝着村子的方向跑去,穿過層層的樹林,越過路邊的障礙,終於,在幾分鐘後,陳燚氣喘吁吁的跑了下來。透過樹木遮擋的小路可以看到前方明亮的景物。

呼吸一口熾熱的空氣,陳燚站起身拔腿便繼續跑。

???

片刻後,一片火海出現在陳燚的面前,整個村莊的房屋幾乎都在着這火,鋪天蓋地,塵埃四起,走進漫天火海的村莊。

「這……究竟是怎麼了!?」陳燚面色驚恐的道。

「小玄子!!」

看着前方躺着的身影,陳燚快步的跑進了火海中,拖出了一個幼小的身影,急忙打滅他身上的火苗。這身影比陳燚還要矮一頭,一身已經被燒破的麻布衣,臉上儘是灰塵。

用手輕輕摸摸這身影的鼻子,「啊!」陳燚輕嘆道。

這小玄子的家人雖說也不讓他和陳燚一起玩,可是這麼小的孩子卻並沒有錯,如此小的年紀便遭此毒手,陳燚的心中無比的傷痛,眼角也漏出了一絲淚珠。

「到底是誰!!」陳燚大聲朝天喊道。

看到還在火海中的村民一個個都倒在地上,他心中已知救不活了。此時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自己的父母。

想到這裡,陳燚不顧前方的熾熱,隻身跑進了火海中。

片刻後,看着一座正在燃燒的草房和院子里散落的藥材,陳燚快速的跑進草屋內。

「爹!娘!!」陳燚朝着屋子喊道。

陳燚剛想衝進去,而此時,一道房梁從草屋上面掉落,將陳燚擋在了草屋外。

萬分焦急的看向四周,在尋找着一線希望。

突然,在他們家的右邊,一個壯實的身影躺在地面,看着胸口,好像還有一線生機。

望着這身影,陳燚快步的跑了過去。看着中年人的身影,肚子上一共有兩處傷口還在向外冒血,呼吸也變得極為虛弱。

「大伯!!這是怎麼了!?」陳燚跑到中年人身前大聲喊道。

中年人聽到這聲音,用力的睜開一絲眼,右手朝着上邊輕輕的抬動,看着中年人伸手,陳燚一把抓住中年人的胳膊。

「小……小燚啊!你還活着!!你快……快跑!你的父母!!被人抓走了!!只有你以後成長起來才能救他們!!你快去……」說著,中年人倒了下去。

可能是因為中年人比較壯實,所以身體強度也夠硬。但是陳燚從看到村子火起和從山上跑下來,已經用了大量的時間,這長的時間在火海中,哪怕是一位靈師也夠嗆,更何況還是受傷的平民。

「我的父母在哪!?」

「大伯!!」陳燚搖搖中年人,看到沒有回應,也只能含淚站起身。

潔白的牙齒直咬在一起,使得渾身都在顫抖,只是不知道是害怕,還是憤怒。

陳燚站起身,望望四周,隨後朝着村子的另一方向跑去。整個村子只有一條路,其餘兩面是環山,一面是河流,來的人除了走水路,也只有從那唯一的一條路上走。想到這裡,陳燚快速的朝着大路追去。

……

時間匆匆流過,陳燚的體力已經快要耗盡了,而在他的眼前,緩緩出現了大片的身影,看起來像是一片軍隊,而且還有幾人臨空而立。

「站住!!!」陳燚朝着前方大喊道。這聲音雖說輕細,但是卻震耳欲聾,前方的軍隊聽到這聲音,紛紛扭過來頭。

看到軍隊停下,陳燚繼續追了過去,不知道陳燚哪裡有這麼大的勇氣,竟然不懼面前的眾人。

「什麼人!」前方的一個士兵開口道。

陳燚望着車隊中間壓着的幾人,那幾人有他們的村長,還有幾個長得漂亮的少女和婦女。而這一行人中正好有他的父母。

「把我的父母和親人都放了。」陳燚嘶吼道。此時他的眼睛已經接近血紅,眼中的血絲好像快要把整個眼睛給密布了。

此時,從軍隊的後方跑出來一頭六尾黑豹,豹子身形比一般的戰馬都要高上幾分,一身帶刺的鐵鞍。一個,披散着頭髮,身高7尺頭戴一個黑色頭盔,身披黑甲,手拿一把長戟的人正坐於其上。由於帶着頭盔,所以看不清相貌。

「還有一個活着的!?你說放了你的父母!?不知你的父親可是陳倉靈!?」男子邪魅一笑,開口道。

這聲音雄渾有力清澈無比,好像整個軍隊都能聽見一般。

「正是!你快放了他!!」陳燚繼續嘶吼道。

此時,只聽「不是,他不是我的兒子,你看臉龐,我又怎麼會有這樣的兒子,這小子分明是不知死活,申將軍不用理會他,我跟將軍走便是。」囚車裡的一個青年人道。這青年人正是陳燚的父親,陳倉靈。

陳倉靈身上滿是傷痕,看情況似是經歷了一場大戰,而手上和腳上還扣着手銬和腳鏈。看其材質也不像是普通的鎖具。

「輪不到你說話!」男子開口道。

說完,身旁士兵堵住了陳倉靈的嘴。

「小朋友,我可以答應放了你的父親,但是要告訴我,你身上可有你父親可給過你丹藥!」男子開口道。

男子剛說完,另一個囚車裡的女子也大喊道:「丹藥就在我嘴裏!只要你放了他,我現在就吐出來給你,否則我就吞到肚子里,你永遠也別想得到!!」女子身上的鎖具跟剛剛的青年人一模一樣,而那秀麗的臉龐似乎還有幾道創傷。

陳燚看到女子說話,哭着喊道:「娘!!」

「別叫我娘!!你快給我滾開!」女子撕喊道。

「哼!把她的嘴也給我堵上!」男子狠狠的道。緊接着:「小朋友,你只要現在交出丹藥,我保證你們一家團圓!!」

聽了幾人的說話,陳燚終於想起陳倉靈昨天確實給過他一顆丹藥。還跟他說:「這丹藥名為無極丹,是我煉製了多年成果,這丹藥蘊含這極為恐怖的能量,如果落入壞人之手,那麼整個大陸將會面臨一場浩劫。

這丹藥的消息恐怕已經傳了出去,你放在身上,等你修為高了,就吃下去,對你有極大的好處。現在你還未曾步入修鍊,誤吃了很有可能會爆體而亡。你明天早點回來把行李收拾收拾,後天我們離開這個村莊,否則的話只會給村子帶來災難。」

回想起昨日的話,真的不出陳倉靈所料,只是短短的一天只差,便迎來了這麼一場災難。

想到這裡,陳燚惡狠狠的盯着黑甲男子,緩緩從衣服里拿出一顆丹藥。

此時,在男子身後的那些在空中飛行的一行人,看到丹藥眼都紅了。而黑甲男子也有些坐不住了。

「拿來吧!」說完,男子一把從黑豹之上躍了下來,只是瞬息間便躍出了離陳燚一半的距離。

看着男子飛來,陳燚頓時驚恐萬分,他也深知丹藥不能落入壞人之手,想到這裡,陳燚一股腦便把丹藥灌進了嘴裏。

在空中的男子看到此場景,拿起長戟便刺了過來。由於陳燚並沒有什麼防備之力,只能任由那長戟刺穿胸膛。

鮮血從胸膛蔓延而出,瞬間布滿全身。陳燚那蒼白的嘴角,蔓延出一滴鮮血,經過下顎從嘴角滴到地面。細小的雙腿直接跪倒在地上,那絕望的眼神,和不甘心的緊握着雙手,眼睛緩緩的的合了起來。

男子一手抓起陳燚的脖子,干哼了一聲。

「將軍!現在該怎麼辦!」在空中一人開口道。

男子拿起陳燚的身體,一把把陳燚摔到了放村民的囚車上。陳倉靈和陳燚的母親看到自己的兒子死在了自己的面前,眼中皆是憤怒和淚水,可是他們卻無能為力。

「哼!這小子膽子可真大啊!居然吃了無極丹!哼哼!把他的屍體交給王爺,即是是血肉也能重新煉化。至於陳倉靈和那幾個村民,直接殺了吧,他們已經沒什麼用了,這幾個小美人留下!還能讓將士們爽爽。」男子狠狠的道。

……

隨着眼前的一陣黑暗,陳燚的身體猶如從空中掉落一般,腳下如萬丈深淵一般。

掉落的速度緩緩變慢,在陳燚的內心深處,一個白色的光圈,此時陳燚正站在光圈中,虛無縹緲的陳燚獲得了身體的主動權。

「這是哪裡?我死了么?」陳燚用蒼白的小手摸摸自己的臉龐,在看看全身上下,他忽然一驚。自己身上居然沒有一點的傷痕。

陳燚看看無盡黑暗的四周,他的內心居然沒有了恐懼,隨後好奇的自己問自己。

「這是哪裡?」

想到這裡,陳燚的內心多了一份憂傷。

「我還不想死啊!」

陳燚大叫了一聲,好像一切的不甘和痛苦都埋藏在裡邊。

「小子,你終於來到了這裡!!」突然,一股巨大而又沉重的聲音猶如炸雷般響徹在黑暗的空間中。

頓時驚得陳燚猛然回頭,而突如其來的龐然大物使得陳燚內心的恐懼瞬間蔓延全身,亥的陳燚瞬間摔倒在地面。

看看四周,而呈現在陳燚面前的是一個巨腳,一個有房屋一樣大的腳,巨大的腳呈虛幻的黃色,但又有些散發光芒的感覺,整個腳的形狀如大象的腳,但是卻長了幾根鋒利的指甲。在那腳之上,是一根猶如撐天的柱子,看不見盡頭。

「這,這是什麼?你是誰!!」陳燚大喊道。

無盡的恐懼蔓延在陳燚的全身,顫抖的身體,身體上冷汗猶如小溪流一般從從頭頂冒出,不一會兒便侵襲了陳燚的全身。

而那通天的柱子之上,轟然亮起了兩顆猶如日月一般的紅色球體。

巨大的柱子微微的晃動了一下,好像要倒了一般,頓時使得空間之內猶如天崩地裂。使得陳燚不由的向後挪了一點身體。

看着能與日月爭輝的圓球,陳燚內心的恐懼好像被慢慢的壓抑了過去。

此時陳燚緩緩站起身,突然問道。

「這裡是哪?」尖細的聲音回蕩在黑暗之中,可是並沒有人回答他。

突然,陳燚的身體猶如長了翅膀一般,緩緩的漂浮在空中。

驚的陳燚趕快用手扶住周圍,可四周都是虛無的黃色光芒,根本沒有什麼可以讓他能扶持的。此時陳燚的身體緩慢的向上飄。

在陳燚的面前,一根通天的柱子好像越來越粗,猶魔獸的雙腿,陳燚內心想到。

「這難道是有神明在召喚我?難道我這是要去天堂了么?」

無盡的幻想在他腦中浮現。

忽然,上升的速度越來越快,片刻後,通天的柱子好像到了盡頭。而在那通天的柱子之上,依舊是一片虛幻的白牆,牆體好像做工不是很好,凸一塊凹一塊的。

「這難道就是天界的圍牆么?」

虛空的幻想還在陳燚的腦中遊盪着,猶如幻想在母親懷裡的孩子一般。

突然,這無盡的光芒終於到了盡頭,而陳燚的身體與巨大紅色球體平齊。

看着荒無一物的空間中,無盡的黑暗和恐懼蔓延在陳燚的四周。

忽然一道聲音打破了着黑暗中的寧靜。

「小傢伙!需要幫忙么!?」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