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鍾文濤白詩韻最新章節,萬能大師免費閱讀

鍾文濤白詩韻最新章節,萬能大師免費閱讀

2022-05-14 22:05 作者:鍾文濤

章節介紹

五百多年前太乙門下最傑出弟子鍾銘,在閉關修鍊之際,被仇家天蒼門門主歐陽段給殺害在危機關頭,鍾銘逼出三魂由此,他三魂在世間飄蕩幾百年後,最終在一個黑漆漆的晚上,借體附身於子年子月子日出生的鐘文濤身上從此鍾文濤再也不是以前那個鐘文濤,而是擁有一身絕妙醫術的神醫,人…

在線試讀

第1章 黑夜裡的車禍

精彩節選


濃墨一樣的黑夜,天上點綴着點點星光。
子夜,風起!
柳梢飄動,風帶着一絲擰勁,越來越凶。
古書有云:子夜,陽氣最弱,陰氣最盛!
夜黑風高,必然要出點事啊。
一個大約二十三四歲的年輕人,穿着普通,手裡拿着一瓶半斤裝的紅星二鍋頭,步履搖擺地走在馬路上。
「臭女人,水性楊花,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劈腿,你丫的還真夠……」
突然,一輛汽車沖了過來。
「砰!」的一聲,年輕人的身體在空中翻了兩圈,跌落在地,嘴裏的鮮血噴在了地上,印出一朵漂亮的紅花!
『狠』字還沒說出口,人就已經昏迷。
汽車隨即揚長而去,黑夜裡,誰會注意呢?
從旁邊一顆老槐樹飄來的一團『黑氣』,直接鑽入了年輕人的身體!
「實在是太難找了!我已經做了五百多年的遊魂野鬼,今晚終於等到了子年子月子時出生的人。」那團黑氣在進入年輕人身體的時候,發出悠長的感慨道。
「爸爸……好像有人被車撞了。」一個十八九歲的年輕女孩在『慈濟堂』門口,剛好看到了剛才的車禍。
「別找事!」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人白眼道。
「爸爸,你不是中醫嗎?你快救救他,也許還能救他一命!」女孩放下手裡的水盆,急忙沖了過去。
女孩發現倒地的年輕男人嘴角滲着鮮血,臉色慘白。她小心地用手探了下他的脖子,發現動脈還有些反應:「還沒死!」
她咬着銀牙,使出吃奶的力氣,將年輕男人扶起:「爸爸,你不會想見死不救吧?」
男人搖頭嘆氣道:「你啊,從小就這麼善良,你不怕被這小子訛嗎?」
「如果看着他死在我們『慈濟堂』的門前,我的良心會不好受!」女孩**的臉頰上浮起一絲倔強。
兩人將受傷的年輕人抬到『慈濟堂』中堂的一張床上。
大概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黑氣完全佔據了這個名叫鍾文濤的肉體。這團黑氣其實是一個五百多年的冤魂。
五百多年前,太乙門門下最傑出的弟子,名叫鍾銘。他在閉關修鍊的時候,仇家闖入,在突破的重要關頭,被人殺死。
幸好在死之時,他將三魂逼出,才勉強留得一絲遊魂。這幾百年間為了找一個子年子月子時出生的人,費勁心機,今天運氣不錯,終於找到一個合適的宿主。
此宿主叫鍾文濤,他也算是個命運悲苦之人。從小是個孤兒,上個月被公司開除,已經失業一個來月,已經到了沒錢吃飯,沒地方睡覺的地步,想去找女朋友馬媛媛幫忙,誰知打開門卻看到她光着身子正跟另外一個男人滾床單。
悲憤交加的他,拿着身上剩下的幾十塊錢,買了兩瓶紅星二鍋頭,瘋狂地灌自己,誰知他喝得恍恍惚惚,被黑夜疾馳的車子給撞了。
聞到淡淡的藥物香味,揉了下有些發疼的腦袋,鍾銘悠悠醒來。
一直守在旁邊的靚麗女孩,露出喜色,高興地對旁邊的男人喊道:「他醒了,他醒了。」
穿着白大褂的胖男人,眉頭微微一皺,有些不悅道:「就你多管閑事,這人要是死了,是個麻煩,要是沒死,賴上你,看你怎麼辦?」
不過,他還是走了過來,檢查了下鍾銘的傷勢,舔舔嘴唇道:「嗯,這小子運氣還真好,人都被撞飛了,居然只有腦部輕微受創和身上幾處擦傷。」
「你錯了!」鍾銘突然從床上走了下來,掃了下藥房,他在不遠的桌子上拿起一盒『銀針』,從中取出五根六公分長左右的銀針,手勢熟練而輕快地點入到腦門上的『太陽穴』『人中穴』,『百會穴』,『神庭穴』和『耳門穴』。
銀針一半進入腦內。
旁邊的女孩一臉驚駭,捂住小嘴驚叫道:「啊!你怎麼將銀針**腦袋內!那得多疼啊!」
男人的臉色巨變,大聲叫喊道。「你想自我了斷,也別死在我的診所里,想死,你滾到外面大馬路上去,那裡有的是車撞你!」
「別激動……我在針灸。」鍾銘說著用手捏住銀針尾部,一道淡淡的真氣從銀針尾部傳入穴道位置。不一會兒,那五個穴道位置上面出現了紅色斑點。
「啊?爸爸,你看。怎麼會出現紅點?」女孩驚叫道。
鍾銘的動作,讓男人有些吃驚,這小子怎麼能如此精準地刺在穴道位置。不過,為了小心起見,他必須要制止眼前這年輕小子的瘋狂行為,他大喊道:「臭小子,針灸可不是亂來的。一個沒弄好,會死人的!你再亂來,我就將你轟出去!」
「哼,虧你還是個中醫,連精妙絕倫的『五行離針』都不認識。」鍾銘冷聲輕呼,對旁邊的中年男人充滿鄙視。
想想前世,他以醫入道,醫術精絕天下,堪稱醫聖。只是……
輕輕嘆了口氣,鍾銘將腦門上的五隻銀針輕輕拔出。在最後一隻銀針離開身體後,他的鼻孔和嘴角都流出黑色的淤血。
鍾銘抽了點衛生紙,將淤血擦拭乾凈,點點頭道:「嗯,淤血應該都排出了。」
「這是你通過銀針逼出來的腦內淤血?」男人有些驚愕道。
「嗯,沒錯!」鍾銘微微一笑,掃了下房間內,發現了男人的營業執照,房間內是中醫藥房的布置:「你是中醫,叫周蒼朮?」
「是的,臭小子,我告訴你,要不是我女兒周子涵救了你,你早就死了!」周蒼朮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雙手插在胸前,瞪了鍾銘一眼道:「救了你一命,你想想怎麼報答吧。虛話少說,把診金給付了。」
「爸爸,你怎麼能這麼現實!救人本來是醫生的天職。」周蒼朮的話,讓周子涵有些難堪,趕忙說道。
「救人是天職?屁!醫生也要吃飯啊,不然,我開這個『慈濟堂』幹什麼?現在的經濟下行,物價飛漲。而且現在看中醫的人越來越少,我的生意越來越難做。我起早貪黑,拚死累活,才供養起你這個大學生……」周蒼朮像個市井大媽,喋喋不休訴苦起來。
「爸爸,別說了,又唱你那八百年的老調子。」周子涵嘟着粉紅小嘴,有些不悅道。
天天聽她老爸念叨這些,煩都煩死了。
周蒼朮打了個哈欠,望了下牆壁上的掛鐘:「都快一點了,我們要關門了,你呢,就將診金給付了,然後走吧。」
周蒼朮可不想白白忙活一晚上,總要收點錢。
鍾銘卻淡定地坐在床邊,從兜里掏出五塊錢:「這是我所有的家當,要就拿去吧。」
「啊,就五塊錢?」老周激動地瞪大了眼睛,從鍾銘的手裡扯下那皺巴巴的五塊錢:「我女兒救了你的命,你就只給五塊錢?難道你的命只值這些?」
「爸爸,你別這樣。其實,我們也就只是將他從馬路上扶了進來而已。我們不要錢。」周子涵白了他老爸一眼,將錢又還給了鍾銘。
周蒼朮可不這麼看,漲紅了臉道:「喂,誰說只有這些。我剛才給他急救,細心檢查,清理傷口,要不是碰到了我,他早就死了!」
「清理傷口好像是我做的,至於你的急救和細心檢查,不就是隨便看看嗎?」周子涵好像是特意要拆自己老爸的檯子。
「臭丫頭,你說什麼呢?你這種做法,是要將我的診所敗掉嗎?」周蒼朮氣得喘着粗氣道。
周子涵沒管老爸,對鍾銘說道:「你走吧,我爸爸就這樣,你別理會他。」
誰知道鍾銘卻沒有走,聳聳肩膀,淡淡道:「不好意思,我沒有住的地方。」
「什麼!你……你還要賴在這裡不成?」周蒼朮感覺胸口一陣難受,眼前這人也太無恥了吧。不給錢不說,居然還要賴着不走!
「我已經失業一個多月了,身上就五塊錢,本來想找女朋友幫忙的,誰知她今晚跟一個男人在滾床單,剛才還差點被車撞死,既然你們救了我,那我只好先留在這裡了!」鍾銘語氣平淡,好像在說一件跟自己毫無關係的事情,而且一副沒有要離開的樣子。
「唉,我的天啊!臭丫頭,你聽到了吧,我早就告誡過你,不要亂做好人,現在你看看,人家要賴上我們了!」周蒼朮激動地從牆角抽出笤帚,要將鍾銘掃出門去。
旁邊的周子涵,一把搶過笤帚:「爸爸,你這是幹什麼啊。現在都這麼晚了,讓他休息一晚上又沒有什麼關係。」
鍾銘微微皺眉,心道:「我太乙門醫術精絕,我隨便點撥一下,也可以讓他們兩個人一生榮華,誰知這老頭卻是一塊朽木。真是可氣!只是,這女孩心腸善良救了我,跟我算是有些緣分,以後我定會讓她得些好處!」
周子涵漲紅着臉,大聲喊道:「老爸,你再亂來,我可生氣了!人家無處可去,剛受了重傷,身體虛弱,你還趕人家走,爺爺教你的醫者之心,你難道都忘記了?我們這裡不是還有一間空房,你就讓他住一晚上,又能怎麼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