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寧鈺長桉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小說寧鈺長桉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2022-05-14 22:07 作者:餘生歡喜

章節介紹

【男頻女尊+假女帝+系統】 寧鈺穿越女尊世界,轉生皇子,奉母之命成為女裝大佬! 隱藏身份十九年,他終於成人,登基做了假女帝…… 女身帝君,絕美丞相,傲嬌國師,都無一例外的成了他的好閨蜜…… 而這一切,皆因系統無力! 好在被人當朝揭穿身份後,女尊稱霸系統意外激活…

在線試讀

第8章 平平無奇的大宗師

有那麼一瞬,寧鈺彷彿被聲音里的霸氣所震懾,不自覺在原地定了片刻,直到身後不遠處的王公公咳嗽一聲才緩過神來。

「你說的啊,那我可不客氣了!」

衝著屋裡喊罷,寧鈺用力一推門邁進殿內,只見霧氣繚繞,突然,一個身影由側方出現,身上披着一件白色薄紗,豐腴雪白的大腿若隱若現,看的寧鈺可謂目不轉睛。

「這大半夜的,怎麼想起來找我了?」

霸氣的聲音再度傳入寧鈺耳中,這才將他喚了回來,抬眼一瞧,那身影已經坐到床上,正朝他勾着修長的玉指。

他見狀嘴裏咕嚕一聲,在她的指引下小心翼翼的朝床邊靠近。

「你不也是嗎,大半夜的還不睡覺,嗯?國師大人?」

寧鈺說著已經來到女人面前,她閉眼坐在床上,面潔如雪,臉頰微紅,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垂在背後,隔着兩步遠寧鈺也能聞到她周身散發出的清香,而他口中的「國師大人」,自然也是在稱呼她。

眼前這個看着比陸燕然稍大一點的女人,便是如今大陽的國師,姓風,單名一個吟字。

「離那麼遠幹嘛?」

風吟突然開口,卻並未睜眼,可仍舊說的一旁的寧鈺莫名心虛起來,只得又朝她身邊挪了挪。

「還是遠,直接上來,給我按按。」

風吟說著拍了拍身下的床鋪,又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霸道的語氣彷彿在發號施令一般,可即便如此,寧鈺卻沒有半分生氣,只是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

「這大半夜的,不太好吧。」

「怕什麼,你不是女的嗎?」

見她明知故問,寧鈺索性也不再收斂,當即開口道:「我是不是女的你不清楚嗎?」

「少廢話,趕緊上來!」

風吟一句話打斷了拌嘴,寧鈺也只得像往常那樣脫鞋上床,坐到她背後為她按起肩膀來。

「嗯,剛沐浴完有人捏捏就是舒服。」

聽到風吟的語氣中終於透出滿意,寧鈺也不自覺加大了力度,如今他的境界大概相當於後元境中品,力氣比起之前自然提升不少,捏的風吟好不舒服。

「今天這麼賣力啊,說吧,這麼晚了來找我幹嘛?」

「兩件事,第一,我上午差點在大殿上被人拆穿身份,你應該收到消息了吧?」

寧鈺的用詞沒有絲毫避諱,只因風吟也是宮內知曉他身份的四人之一,而與其他三人不同的是,她是自己發現的。

只不過因為她是先帝的義女,且從小就十分寵着寧鈺,這才願意幫他隱瞞身份,他也因此對她「言聽計從」。

「當然,我還聽說你給了高朝一掌,說吧,怎麼做到的?」

猜到她會問這事的寧鈺早就想好了說辭,總之,任何跟系統有關的事,全推給他娘就行了!

「是我娘留下的救命法子,沒想到真派上用場了,先不說這事剛剛我在御書房又差點被人暗算,這次是陸燕然,她中毒了,上來就親我,還好我守住了底線……」

「什麼?!她親你?!」

風吟終於睜開雙眼,怒吼着回頭望向寧鈺,拳頭都攥了起來,他見狀只得強行將她的頭掰了回去,又抬手摸摸她的腦袋,外加輕聲哄着,這才讓她消氣。

「你聽我說完,就親了一下,然後我喂她吃了一顆解毒丹,這時候高朝突然闖進來了,說是有刺客,但沒抓住,看樣子是被人算計了,所以……」

「所以你才來找我?」

聽到這兒,風吟終於明白了寧鈺來找她的目的,他也沒猶豫,直接點頭肯定,至於他想問什麼,不用他說,二人都心知肚明。

「所以,今晚有刺客闖進宮來嗎?」

寧鈺滿心期待的開口,他來這兒就是為了問清這事,畢竟從他奶奶那輩開始算,從來沒有刺客能逃出皇宮,只因每代女帝都會在宮內安插一名絕世高手,隨時隨地監視宮內情況,以防刺客闖入!

先帝自然也養了這樣一位高手,不過連寧鈺都不清楚他是誰,只能憑藉蛛絲馬跡,猜測這人可能是面前的風吟!

「這麼說你還是覺得我就是那個高手?我不跟你說了嗎,我就是個平平無奇的大宗師!」

每每聽到風吟這麼說,寧鈺都恨不得當場掐死她,不到三十五歲就修鍊成大宗師,還說自己平平無奇,用他穿越過來的那個世界的話說,這就是頂級凡爾賽!

「我不管你什麼境,你就告訴我有沒有就行了!」

寧鈺的態度終於強硬起來,風吟見狀卻沖他輕輕一笑,身子緩緩倒下,整個人側躺在床上。

「再按按腿,我就告訴你。」

「靠,我警告你別欺人太甚了,我身為皇帝我也有脾氣的好吧!」

寧鈺說著就要顯露出大丈夫的硬氣,不料風吟卻一反常態的沖他撒起嬌來:「按嘛~」

「好的!」

本着臣讓君按,君不得不按的原則,寧鈺只得「違背本心」幫風吟按摩起大腿來,經驗豐富的他可以說是輕車熟路,小手在雪白的腿上不停遊走揉捏,輕攏慢捻,很快便讓她露出滿足的表情。

「現在可以說了吧?」

「嗯,算你運氣好,我今晚一直在修鍊,真氣遍布宮內,沒發現什麼異樣。」

一聽這話,寧鈺立刻皺起眉頭,心裏也有了數,卻還是又確認了一下:「當真?你不會搞錯吧?」

「當然不會,我修鍊的時候可是很敏感的,任何風吹草動我都能察覺的到。」

寧鈺聞言,手上的動作徹底停下,臉上的表情逐漸凝重,如果風吟說的是真的,那就表明有人在撒謊!

而見他這幅樣子,風吟也清楚他在想什麼,隨即開口問道:「怎樣,需要我出手幫你嗎?」

「不用,這次我自己解決。」

「行吧,那你悠着點。」

見寧鈺難得如此堅定,風吟也沒再強求,只是心底暗自立誓,假如他真出了什麼事,就算掘地三尺,血濺皇宮,她也絕不會放過那群傢伙!

「行了,你早點休息,我回去。」

寧鈺說著已從床上跳下,穿好鞋子就要離開,風吟卻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角,溫柔又霸道的開口道:「這就走了?不再陪姐姐待會兒了?」

「改日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