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邪王溺寵:毒醫娘親躺贏了(岳靈七小豆芽)小說

邪王溺寵:毒醫娘親躺贏了(岳靈七小豆芽)小說

2022-04-24 16:30 作者:蓉箏

章節介紹

一輩子潔身自好,連男人手都沒碰過幾次的天才製藥師岳靈七,一朝穿成了被繼母餵了毒拋屍亂葬崗的相府嫡女,還多了個娃! 名譽盡毀,聲名狼藉,外人表示,這樣的女人絕對沒人要…… 哪曾想,京城之內最受皇寵的玉王殿下,竟然捨棄她作為京城第一美人的妹妹不要,偏偏趕着要娶岳靈…

在線試讀

第1章 白撿了個兒子

精彩節選

「娘親你快醒過來啊,睜開眼睛看看豆豆,豆豆好害怕……」

哭喊聲無比絕望,無助又可憐,那聲音不斷在黑暗中的山野中徘徊,讓岳靈七忍不住好奇的睜開雙眼。

嘴裏滿是咸澀腥甜的味道,她一抬頭,就看到一雙漆黑好似葡萄一樣的大眼睛,圓溜溜的盯着她,吧嗒吧嗒的掉着眼淚。

男孩只有五六歲,看她睜眼後眼底全是驚喜激動,他壓制住不成調的哭聲,伸出髒兮兮的小手,捧住了岳靈七的臉哽咽道:「娘親,豆豆再也不會不聽話了,求你別丟下豆豆一個人,娘你多看看我好不好……」

那擔憂的神情,好似她一閉上眼睛就再也睜不開了。

岳靈七神色略微恍惚,可是看到男孩看着她的眼神,就算再冷硬的心腸也止不住心頭髮燙。

昏暗山林間涼風吹拂,讓岳靈七清醒了些,一些模糊的記憶在腦海之中閃過,她心頭頓時怒火中燒。

眼前的小男孩大名岳涯,是原主親生子,而原主乃是京城丞相府嫡女,地位尊貴。可生母早逝,丞相納了續弦,再加上六年前未婚生子變得聲名狼藉,成為相府中可有可無的存在。

而原主之所以在這兒,是因為那位繼夫人,她的好姨母下令,讓府中一些下人強壓着她餵了毒丟出來的。

她勾起唇角,眉眼中划過一道戾氣。

岳靈七強忍着虛弱的身體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他的頭語氣放柔安慰道:「乖,不要哭了,娘親沒事。」

小豆芽用髒兮兮的小手狠狠的掐了掐自己的圓鼓鼓的臉蛋:「豆豆不是做夢!」

看到這一幕,岳靈七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心疼。

兩人正在說話間,一道黑衣身影突然從不遠處的樹林外現身,步步逼近。

手中長劍寒光閃爍,指向岳靈七和小豆芽,一看就不像是什麼好人:「說,有沒有看到一個男人途經此地?」

岳靈七見黑衣人將小豆芽捏在手裡,心臟猛然提起:「沒有,除了你,我們母子沒見過任何人。」

聽到她輕靈的說話聲,那黑衣人忍不住仔細打量了一下岳靈七,她渾身都是泥土,狼狽不堪,若不仔細,還真沒想到竟然是個美人。

黑衣人見色起意,一把將小豆芽摔在旁邊。

「小美人,乖乖說實話,不然的話可沒有好果子吃!」

他眯起雙眼,長劍落在岳靈七胸前,故意比划了一下,劃破了岳靈七的一點衣襟。

岳靈七悄悄鑽起拳頭,手中抓着一根尖銳的木棍。

任何武器,在一個醫者手中,那都是能弄死人的。

岳靈七故意露出害怕的模樣,低着頭瑟瑟發抖:「這位大人,我真的沒見過,求你放了我們母子。」

深山老林,一個年輕帶着個小娃娃的美貌婦人,最能激發人的惡念。

黑衣男子根本沒想過岳靈七有任何攻擊力,舔了舔唇將長劍放在一旁,伸出手去摸岳靈七的臉。

就在此時,黑衣人悶哼了一聲,然後便是一聲慘叫。

小豆芽找了一塊石頭砸在男人後背上,而此同時,岳靈七抬腿踢男子的下三路,用樹枝刺進他右眼,兩人的動作幾乎同時完成,岳靈七眉眼之中划過一道狠厲之色,手中的樹枝沾滿鮮血。

這一下,直接刺穿了那人的中樞神經,黑衣人整個抽搐了兩下,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岳靈七手指微微發抖,心倒是鬆了口氣,她看了一眼站在旁邊明明很害怕卻還挺直腰板站在那裡的小豆芽,微笑着給了他一個大拇指。

「豆豆真棒。」

小臉蛋因為過分緊張微微泛紅,一雙純黑瞳仁裏面的恐懼因為岳靈七的話而慢慢消失,豆豆用手拍了拍單薄的小胸口:「豆豆是男子漢,應該要保護娘親!」

這個武功高強的黑衣人,萬萬想不到自己會被一對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的母子給弄死。

外面還下着雨,實在是冷,她帶着小豆芽來到旁邊的破廟裡。

可兩人剛要坐在草垛上休息,身下忽然傳來一點聲音,隨後動了一下。

豆豆嚇的小臉蒼白:「娘親有鬼啊!」

碎草落下,露出了裏面一張有些青白的臉,破廟之中一片寂靜。

墨眉如遠山,鳳眸藏星河,好似鬼斧神工的臉龐輪廓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完美到恰到好處。

鼻樑挺拔,唇色清淡,尤其是那暗紫色的雙眼,有一種一眼望去,就如墜深淵的危險感。

男子的眼眸微微煽動,猛然從乾草下伸出手,握住了岳靈七的脖頸。

「你找死!」

小豆芽先是愣了愣,見到眼前的場面像是個小狼狗一樣,一口咬在了男人的手腕上。

男人因為疼痛面容有些扭曲。

「叫你欺負我娘親!」

「咳咳……堂堂一個大男人,欺負我們孤兒寡母,要不要臉?」

岳靈七忍不住怒罵了一句。

卻見到男人露出極為痛苦的表情,腰腹之間被碎布條纏繞的傷口再次滲出一片鮮紅。

顯然是剛才被這對母子不小心給壓到了。

楚玄玉鳳眸冷厲,他身上傷勢太重,又淋了雨有發炎的趨勢,整個人此時都昏昏沉沉的。

一雙眸子里隱藏着殺意,絲毫沒有因為她是女子有半點手軟的趨勢。

岳靈七心臟跳的極快,面色因為無法呼吸變得紫紅了些,她感覺肺腑之間傳來陣陣刺痛,顯然是因為毒素的緣故造成的痛楚。

這男人,真該死!

他五指用力,眼神冰冷至極,岳靈七拚命掙扎身體,忽然間摸到了自己手腕上的東西。

一個看起來十分普通的銀鐲……她的微型製藥儀。

她心神一動,抓着男子的手腕猛然抬起頭撞了過去,額頭一下子撞在了男子的嘴角,因為吃痛他手微微一松,岳靈七連忙喘了幾口氣向後退去。

「豆豆,快走!」

然而,那男人根本沒有打算讓他們離開,一道勁風擦着耳邊而過,深深陷入破廟的大門內,那巨大的力道讓岳靈七的心臟都跟着跳了跳。

岳靈七猛然回頭,看到男子手中多了幾道寒光。

心臟提到了嗓子眼,就在男子要出手滅口的一瞬間,岳靈七連忙喊道:「等一下,我是大夫!」

小豆芽一個閃身,張開短短的小手臂擋在岳靈七身前:「不要傷害我娘!」

岳靈七連忙將他拉到自己身後,壓低聲音道:「放心,娘親不會有事。」

輕輕摸着銀鐲,岳靈七的面色變得沉穩了些,她揚起下巴道:「你腹部的傷口長五寸,深超過兩寸,受傷應該已經有半個時辰,你所用的止血藥效果並不好,估計支撐不了多久就會失血過多身亡,而我手中有上好的止血藥能救你的命,只要你放過我們母子!」

她輕輕咬了咬唇,心裏有些緊張。

男人面容冷厲,極為漂亮的鳳眸之中多了一抹暗色。

岳靈七心思沉了沉,她目光落在破廟的牆角,在那些野草雜多的地方掃了掃。

她背靠着牆壁,偷偷的抓了一把藏在掌心。

破廟之中依舊安靜。

見他沒答應,岳靈七的眉眼變得堅定起來,她挺直身體抓緊了小豆芽的手冷笑道:「我們性命卑微,你想殺隨時都能動手,可你也必然要死在此地,究竟是賭一把試試,還是兩敗俱傷,你自己看着辦。」

終於,男人鬆了口:「你們二人過來。

岳靈七看了一眼小豆芽,她原本想將小豆芽留在安全的地方。

然而,男人的眼神卻在告訴他們,不行。

「豆豆,你躲在娘身後。」

她一步一步的靠近,卻見男人挑眉:「你手中可有止血藥?」

握了握掌心,岳靈七點點頭道:「有。」

「你將藥粉放一些在他的傷口上,我要看看效果。」

聽到這話,岳靈七頓時明白了男人的意思。

一是想要看看她的葯是不是真的,還有……有沒有毒。

這人謹慎的有些過頭,不過岳靈七還是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將藥粉灑了一些在小豆芽手腕上的咬傷上。

男子目光灼灼的看着那傷口的位置,卻見到,小豆芽手腕上原本還在流血的地方几乎片刻間就已經止住,那效果甚至比他所用的療傷聖品還要厲害。

目光微微動了動,男人這才放了心:「幫我上藥。」

他掀開腰間的黑衣,拆開繃帶露出流血的傷口,岳靈七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目光之中藏着一抹冷色。

她乖乖的將葯灑在那傷口上,楚玄玉只感覺十分麻癢,可幾乎肉眼可見的,傷口的流血量在逐漸減少。

這止血藥當真效果奇絕。

可突然間,男子的面色頓時一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