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神級豪婿(林子銘楚菲羅天是誰)小說

神級豪婿(林子銘楚菲羅天是誰)小說

2022-04-24 16:30 作者:罩子龍

章節介紹

四年如狗般的贅婿生活,讓林子銘看清楚,誰才是他值得付出的人; 有一天他君臨天下,回到巔峰,得到世人的臣服,只因有個佳人想躺在他懷裡看一場盛世煙花

在線試讀

第1章

精彩節選

「老公,抱歉,今晚我不能給你,我要為王總保持處子之身。」

林子銘在送外賣的路上,突然間他收到了妻子的這條信息,頓時晴天霹靂,整個人都呆住了!

他和妻子結婚三年了,但是一直都分床睡,原因他是上門女婿,妻子一直瞧不上他,直到兩個月前,妻子生病的時候,林子銘無微不至地照顧,才打動了妻子,同意兩個月後的今天,成為名副其實的夫妻。

可是這條信息是什麼情況?

林子銘連忙停下來,打算語音過去詢問,卻發現信息撤回了。

林子銘還是語音過去,但很快被拒絕了,他只好打字:菲菲,你剛才那條信息是什麼意思?王總是誰,為什麼要為他保持處子之身啊!

過了好一會兒,妻子才回信息:發錯了,沒別的意思。

以林子銘對妻子的了解,剛才那條信息,絕對不是發錯了那麼簡單!

可是無論林子銘說什麼,妻子都不肯回他,語音也不接,可把他急壞了,他很想現在就沖回去,問清楚是什麼情況,但是他不能,他現在手上還有外賣要送,否則被客戶投訴要扣工資的。

馬上就是妻子的生日了,他努力送外賣賺錢,只想給妻子買一份體面的禮物!當年如果不是妻子收留他,現在他早就已經不在人世了。這三年來他隱姓埋名,不知道讓妻子受了多少委屈。以前那些風光的日子,高高在上的身份,他不去想了,他現在只想給妻子幸福。

他一路失魂落魄地趕去送外賣,等送完了這一單,他就回家,問問妻子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闆您好,您的外賣到了。」

「你是怎麼搞的,怎麼久才送……喲,這不是我們菲菲的上門女婿么,怎麼做起外賣小哥了。」站在門口的那個男人,看清楚了林子銘,頓時戲謔地笑起來,並且向裏面招手,「喂,你們都過來看看,原來負責我們這單外賣的,就是林子銘,哈哈哈!」

一時間,裏面的人都望了過來,林子銘看到這個場面,他立刻慌了,尤其當他看到裏面,妻子也在場,他就更加慌亂得不行!

「不好意思,你認錯人了,我不是林子銘!」

他放下了外賣,立刻低下頭去,轉身離開。他不能讓妻子知道自己在送外賣,否則妻子的臉都被他丟光了。

「你給我站住!」他剛轉身,就被抓住了,「怎麼的,你這個廢物還知道羞恥啊!你可真行啊,你身為我們楚家的女婿,居然跑去送外賣,你可真是給我們長臉啊!給老子回來!」

林子銘被楚皓抓住手,掙扎不開,他現在已經有些六神無主了。

很快,他被拉扯回去,碰上了妻子那失望,憤怒,羞惱,又難以置信的目光,林子銘死的心都有了。

楚皓陰陽怪氣地說道:「楚菲,你老公可真行啊,居然跑去送外賣,這要是傳出去了,我們楚家可就更加出名了。」

楚菲咬緊了牙齒,她盯着林子銘質問道,「上周,你跟我說,你找到了一份體面的工作,這就是你所謂的體面?」

林子銘不敢看楚菲的眼睛,小聲地說道:「其實送外賣,也沒有很不體面吧。」

一旁的楚皓立刻大笑道:「哈哈哈,廢物就是廢物,你也只配送外賣了!稍微要點能力的工作,你都應聘不上,你說你這種廢物,活在世上有什麼用,要我是你,乾脆死了算了!」

楚皓一邊鄙視,一邊拍打着林子銘的臉,一點面子都沒有給林子銘。

其他人也各種冷嘲熱諷,說著難聽的話。

「我們楚家真是倒八輩子血霉了,居然招了這麼個廢物上門女婿,這些年來,我們楚家的臉都被這個廢物丟盡了!」

「現在整個華城,有誰不知道這個廢物的大名啊,上次我和朋友去玩,還被調侃了,可把我氣死了。」

「這種廢物怎麼有臉活着呢,簡直浪費資源!」

「把他趕出去吧,今天是我們楚家的家族會議,這種廢物沒資格呆在這裡,免得髒了我們眼睛。」

「可不是么,看到這廢物就噁心,馬上爺爺就要來了,被爺爺看到這廢物,還得罵我們。」

林子銘聽着這些話,他握緊了拳頭,力氣之大,指甲都要陷進肉里!

要是換了三年前,他還是林家大少,哪裡會受這種氣!

楚菲的臉色也很不好看,林子銘是她的丈夫,丟的是她的臉,這麼多年來,她一直都容忍林子銘,她可以接受林子銘沒有能力,但是林子銘性格窩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是她最接受不了的事情。

現在,林子銘面對這麼強烈的侮辱,都還是無動於衷,她真的很失望,嘆了一口氣,說道:「你走吧,別留在這裡丟人現眼了。」

林子銘聽到這話,心裏被針狠狠刺了一下,他想解釋,可是當他抬起頭來,看到妻子那失望又厭惡的眼神,他選擇了沉默,苦澀地說出一聲:「好……」

就在他頹然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有道戲謔的聲音響起來,「這廢物還真是可憐啊,自己馬上要戴綠帽子了,自己還不知道呢,嘖嘖。」

林子銘聽到了這句話,他的腳步立刻停住,猛地轉身,瞪眼道:「你說什麼?!」

小姨子楚緣被他突然的回頭嚇了一跳,哼了一聲說道:「你凶什麼凶,我說你戴綠帽子怎麼了,你老婆馬上就要陪王總睡覺了,而你這個廢物,只能送外賣。」

林子銘這下聽清楚了,瞬間他也想起了剛才楚菲給他發的那條信息,擰頭望去,果然看到了楚菲那驚慌又痛苦的表情,他意識到,這不是開玩笑,而是真的。

「菲菲,這是什麼情況,你好端端地,為什麼要,要去做這種事情啊?!」

楚菲挪開眼睛,不和他對視,「楚緣是開玩笑的,你別聽她亂說。好了,你先回去吧。」

林子銘了解楚菲,知道楚菲每次說謊的時候,都不敢和他對視,「菲菲!你不用騙我,是不是他們逼你的,你告訴我啊!」

楚菲臉上的表情更加難過,說話都沒什麼力氣了,幾乎是以哀求的語氣,「你走吧,別問了,就當是我求你了,行嗎。」

「不!我不走!」林子銘的情緒激動,他窩囊了三年,突然變得硬氣起來,大聲地說道:「肯定是他們逼你的,這種事情,他們絕對做的出來!菲菲,你不用害怕,有我在,沒有人可以欺負你的!」

楚菲獃獃地看着林子銘突然男人的一面,只覺得很陌生,只是她結婚三年來,都沒有見過的。不過,就算林子銘再男人又如何,沒有本事,一樣保護不了她。

尤其是周圍這些看笑話的眼神,更是令她難以接受,這是她的命,她已經接受了,可是,她真的不想讓林子銘知道這件事。

「你走吧,不要在這裡鬧笑話了,可以嗎!」楚菲的語氣已經壓制不住地顫抖。

林子銘從來沒有見過楚菲如此無助又難堪的樣子,他知道,楚菲肯定是被楚家逼迫了,作為楚菲的丈夫,他不能坐視不理。

「我不會走的!菲菲,我不會讓你受他們欺負,我會保護你的!」林子銘握住了楚菲的手,無比認真地說道。

然而,正是他的這句話,直接把楚菲本就崩潰邊緣的情緒擊潰了,啪的一耳光,用力地甩在林子銘臉上,「我真是聽夠了你這些屁話!我聽夠了!你總是說要保護我!你拿什麼來保護我,就憑你一張嘴嗎!你文的不行,武的也不行,結婚三年了,你連一件體面的禮物都沒有送過給我,每次和你出去,你都令我丟臉!我已經受夠這種生活了,我可以容忍你無能,可以容忍你懦弱!但是你不要沒本事還裝出自己很有能耐的樣子,還口口聲聲地說保護我,你這讓我感到很噁心知道嗎!」

這一耳光,打得很重,讓林子銘耳朵嗡嗡地響,這也是結婚三年了,楚菲頭一回打他,頭一回這樣毫不留情地罵他。

周圍,響起了幸災樂禍的嘲笑,林子銘努力地擠出笑容,「菲菲,我知道我無能,但是我真的會保護你,如果有必要,我會為你擋子彈,因為我這條命,都是你撿回來的啊。」

楚菲忍不住了,她眼淚嘩嘩地流下來,「你為我擋子彈有什麼用啊!兩千萬,你拿得出來兩千萬嗎!現在家族面臨巨大危機,你要是能拿出兩千萬,我就不用陪別人睡覺了,但是你能拿出來嗎,你能嗎!!!」

楚菲幾乎是歇斯底里地吼出這句話。

林子銘整個人都呆住了,在這麼一刻,他呼吸不過來了,兩千萬,原來楚菲為了兩千萬,才去陪大老闆睡覺……

「對啊,只要兩千萬,你老婆就不用陪王總了,可是你能拿得出來兩千萬嗎?」一旁楚緣冷嘲熱諷地說道。

楚皓也跟着說道:「呵呵,別說兩千萬了,就算是兩千塊,他都拿不出來。楚菲嫁給這種廢物,也是倒八輩子血霉了。」

林子銘彷彿失去了所有力量,整個人頹廢起來,連動一下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楚皓說的不錯,他連兩千塊都拿不出來,別說兩千萬了。

要是,他還是林家大少,兩千萬對他來說,只不過是零花錢,可是現在,他只是一條喪家之犬,他哪裡拿得出來這筆錢?

他從來沒有如此痛恨自己,痛恨林家對他不公,痛恨自己無能!

最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去的,只感覺沒有了靈魂,行屍走肉,一路渾渾噩噩,連在面前挺着的勞斯萊斯都沒有看到,騎着電瓶車,直愣愣地撞上去,碰的一聲,直接把勞斯萊斯給撞出了一個坑。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