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情深不覆:總裁的虐心嬌妻【白思景凌鈺】最新章節在線免費閱讀

情深不覆:總裁的虐心嬌妻【白思景凌鈺】最新章節在線免費閱讀

2022-04-24 16:31 作者:凌思瑤

章節介紹

雨滴大顆大顆砸落在窗戶上狂風搖曳着樹枝,發出獵獵聲響「啊!」昏暗的卧室內,突然響起一道女人的尖叫聲,尖叫聲蓋過了暴雨聲凌思瑤驚恐地伸出柔弱無骨的小....

在線試讀

第一章 我不是她

精彩節選

雨滴大顆大顆砸落在窗戶上。

狂風搖曳着樹枝,發出獵獵聲響。

「啊!」昏暗的卧室內,突然響起一道女人的尖叫聲,尖叫聲蓋過了暴雨聲。

凌思瑤驚恐地伸出柔弱無骨的小手,朝着壓在她身上酒氣撲天的男人驟然推去。

不但沒推得開,男人的身體反而壓得更緊,凌思瑤哆嗦着唇小心翼翼地問道:「蘇容景,你想幹什麼?」

「小雨。」蘇容景像似根本沒聽到她的聲音,反而沙啞着嗓音喚了另外一個女人的名字,隨着他的聲音,熱氣盡數噴在凌思瑤的臉上。

熟悉的男人氣息,讓凌思瑤因為沒睡醒,有幾分昏昏沉沉的大腦清醒了幾分。

他夾着陌生酒氣的氣息,喚着一個死去女人的名字,就好像冬天的寒冰條條,剮得頭重腳輕的凌思瑤打了好幾個哆嗦。

結婚一年以來,他從未碰過她。

現在是在借酒瘋,把她當成了已經死掉的夏雨?

當年若不是夏雨欺騙了她和他,如今他們的關係是不是不會走到這麼惡劣的一步?

呵……無盡的悲涼從內心深處一點一點地爬至凌思瑤的腦際。

「我不是她。」凌思瑤骨子裡的傲氣被挑起,大聲吼道。

她當了一年的透明人,現在要她當別人的影子?她不幹。

聽到她聲音的那一刻,男人動作驀地一頓。

寒冰一樣的嗓音滲透而出:「對,你不是她,你害死了小雨!小雨死了,你怎麼還有臉活着?」

「放開我!」凌思瑤被突然而來的黑暗嚇到,她的尖叫聲從枕頭底下悶悶傳出來,卻沒有在男人身上起到半點漣漪。

他要殺她?要將她活活悶死?

蘇容景為了死去的夏雨,真的要殺她這個名媒正娶的妻子?

「放開你?」冰冷的男聲沒有一絲絲感情,「說好了要救她,為什麼給了她希望,又讓她絕望?為什麼在最後關頭,你卻偏偏要藏起來?」

他不但聲音沒有感情,連手中的動作也沒有停滯。

隨着蘇容景手中動作的加重,凌思瑤只感覺咽喉宛如被死神死死扼制住,連呼吸都變得那麼奢侈。

她強烈地掙扎着……

她的掙扎惹怒了沒有感情的男人。

「那三天你去哪了?說!小雨做骨髓移植手術的那三天,你藏到哪了?」蘇容景爆怒的吼叫響徹凌思瑤的耳際,他宛如被惹怒的獅王,洶湧的戾氣朝凌思瑤的後背狂猛襲來。

掙扎着的凌思瑤突然放棄了抵抗。

男女力量懸殊,她感受着死神腳步的臨近,心裏的悲涼橫生。

那三天她是被人綁架了,可她說過幾次,蘇容景根本就不相信。

也是……換誰誰都不信。

因為那個人在綁架了她之後,沒有提出任何要求就直接將她放出來。

好像就是為了不讓她救夏雨。

「你敢給我裝死?凌思瑤,若沒有夏雨,你以為我會娶你嗎?若沒有她,你這一輩子都別想有機會靠近我。」蘇容景冷如寒冰的聲音還在不斷響起。

對,他娶她,只不過是為了夏雨,因為夏雨得了白血病,而她的骨髓剛好與夏雨的匹配。

明明早就知道這個了。

可在他再一次提起,心臟為什麼還是宛如被大鎚狠狠捶過,就好似血肉四濺一般抽蓄地疼着?

她為什麼還會企圖蘇容景不會因為夏雨的死而怪罪她?

就在凌思瑤以為她會被枕頭硬生生悶死時。

她的身體卻再一次騰空而起。

暈頭轉向間,重重被人砸落在寬大上,脊背撞到硬硬的床墊,疼得凌思瑤狂抽了一口冷氣,淚珠瞬間飆出了眼眶。

「知道疼了?凌思瑤,現在知道疼已經晚了!」蘇容景矯健的身體突然逼近,夾着酒精的味道,夾着獨屬於他的男人魅力,夾着她深愛着的這張俊顏……靠近她。

可這個世界上她最深愛的他,此時用着世界上最冰冷的聲音與她說話。

每一個字都像似千年寒冰里打撈出的冰刀,一刀一刀剮着她的心臟。

「凌思瑤,這一生,我都不會讓你好過,只會讓你更加痛,比夏雨更痛一百倍。」

「蘇容景,別鬧了,我很累,我渾身都酸痛,要鬧……過了今晚,可以嗎?」凌思瑤低聲乞求着,一雙臉頰已經蒼白得沒法見人。

從她被人綁架醒來開始,胃部就撕扯的疼,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有吃過東西,她甚至都不知道她被關在那個破舊的倉庫幾天。

而這幾天,蘇容景根本就聽不進去她的解解釋,第一時間就判了她的死刑。

此時的蘇容景像一隻進入癲狂狀態的野獸,大掌一揮,凌思瑤的衣衫便四分五裂地甩在地上。

「不要!」凌思瑤緊緊護住自己,蒼白的面容浮上痛楚。

「你想幹什麼?」在男人再一次逼近時,凌思瑤驚恐地節節往後退,邊退邊抵着男人試圖靠近。

難道……他要在這種盛怒之下……

「幹什麼?」蘇容景一聲低沉的反問,夾着滔天怒意地冷聲回道,「干你!凌思瑤,你不是等這一天等了許久?甚至不惜欺騙我,說會救小雨!既然你這麼欠干,我怎麼能不成全你?」

凌思瑤單薄的身軀氣得止不住顫抖。

她哆哆嗦嗦着唇,道:「蘇容景,你清醒清醒好不好?我沒有欺騙你,我是真的要救她,可……」

「嘶啦!」撕殘的聲音,一如凌思瑤快被折騰得碎掉的胃。

凌思瑤疼得身體蜷縮起來……好痛,胃部灼燒一樣痛。

再這樣下去,她是不是會被痛死?

「蘇容景,我的胃好疼,幫我拿點止痛藥,好不好?」

此時的蘇容景好似聽不見凌思瑤的任何聲音,或者,他根本就不願意聽……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