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司妍然侯爺】《王妃娘娘是網紅》在線全文閱讀

小說【司妍然侯爺】《王妃娘娘是網紅》在線全文閱讀

2022-04-24 16:32 作者:逐水流

章節介紹

我很醜,我也不溫柔我丑的有個性,丑的開了掛我賣護膚品,我開美妝店,我是一個上進的醜女我悄悄變美,我瞞着眾人,我願有人愛上我的靈魂武郡王為了治病要娶我,帝都城好看的小哥哥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就是錦國永安侯嫡長女司悠然!

在線試讀

魂穿醜女

精彩節選

  天德十一年,錦國帝都出了三件不大不小的事。

  一是永寧侯的嫡長女被禮部侍郎羅家退婚。

  二是羅家在退婚當月就給兒子另娶佳婦。

  三是永寧侯嫡長女不堪其辱,一根繩子把自己吊在了房樑上。

  不過幸好丫鬟發現及時,這才救了下來。

  永寧侯府司家。

  大夫剛走。

  司悠然躺在黃花梨木的架子床上,雙眼無神地盯着蔥綠色的紗帳頂,白皙的脖頸上一道深紅色的勒痕觸目驚心。

  雖然已經上了膏藥,但稍稍轉動脖子還是會牽扯到傷口。

  悠然痛了幾次後便不願動了。

  她這副傻傻獃獃的模樣落到屋子裡其他人的眼裡,便是生無可戀、絕望痛心的表現。

  永寧侯夫人——司悠然的繼母方氏默默嘆了口氣,幾次想開口勸慰。但想到這個原配留下來的女兒性格孤僻,一向同她關係不佳,貿然開口,怕惹了她發脾氣,到時侯爺那邊又會怪罪。

  方氏身後站着她的親生女兒,侯府排行第六的司意然,她比司悠然小了六歲,兩人一向不對盤,但此刻,她的臉上也掛着擔憂、同情的神色。

  司意然不愛讀書,肚子里墨水不多,絞盡腦汁地想了幾句話待安慰長姐,門口卻傳來紛亂的腳步聲,一下子打亂了她的思路。

  來的是永寧侯的妾室舞姨娘和舞姨娘的女兒四姐兒司妍然。

  人還未到,哭聲已然飄了過來。

  「悠姐兒,我苦命的悠姐兒,這可怎麼辦呢……」舞姨娘就算是哭,也哭得梨花帶雨,柔情萬種,這是武將家庭出身的方氏無法比擬的。

  看着舞姨娘妖妖嬈嬈地進了屋,方氏不禁濃眉一蹙,低聲喝道:「吵吵嚷嚷的做什麼,沒的擾了悠然清凈!」

  舞姨娘被訓斥了也毫不在乎,垂淚叫了一聲夫人,便把司妍然推到了床邊,「二小姐,你四妹妹來看你了,你們最要好,讓她陪你說會兒話。」

  司妍然溫柔地握住了司悠然露在外面的手,輕聲道:「二姐姐,有什麼話你別憋在心裏,你要發脾氣要罵人打人儘管發出來,你這樣……」兩行清淚順着她的臉頰流了下來,「我和姨娘都很擔心。」

  司悠然雖然是長房的嫡長女,但在侯府兩房姐妹中卻排行第二。

  聽了司妍然的話,她仍是獃獃地,一動不動地望着帳子頂。

  司妍然的眼淚流得更厲害了,轉頭看向方氏,怯弱道:「母親,我想單獨與二姐姐說說話……」

  她的身材與舞姨娘一般纖細柔弱,五官亦是精緻秀氣,但臉上的皮膚卻暗黃粗糙,似整日對着鍋爐的黃臉婆。

  方氏微微蹙眉,但還是點了點頭。悠然和舞姨娘母女交好,和司妍然更是如一母同胞,眼下,也只有司妍然能勸得了她了。

  方氏同眾人走了出去,屋子裡便只剩下司悠然和司妍然了。

  司妍然長嘆一口氣,「二姐姐,你這又是何苦?我同你樣貌雖不出眾,卻也犯不着這樣作踐自己。姓羅的不要你,天下就沒有要你的人嗎?你聽我說,我姨娘已經託人找到了祛除斑點的秘方,這秘方是前朝宮廷流出來的,雖然一字千金,但用過的人都說效果非常好……」

  聽到這裡,木偶般的人兒終於有了反應。

  司悠然眨了眨眼睛,緩緩轉動受了傷的脖子,看向司妍然。

  司妍然鬆了一口氣,果然,在這種萬念俱灰的情況下,也只有這個話題能引起她的興趣了。

  「二姐姐,等你祛除了臉上的斑點,變成大美女,一定能嫁一個比羅語堂好一千倍一萬倍的男人。到時候,你帶着姐夫在帝都城裡這麼一轉,保管叫說你的丑的人大跌眼鏡,叫羅語堂悔恨終生!」

  司悠然,不,準確來說,應該是宗小楠,眯起了眼睛。

  作為現代有名的美妝博主,她一眼就看出來了,司妍然臉上的黃糙皮是抹了東西造成的。

  「她是故意扮丑,」宗小楠心想,「可是為什麼呢?」

  宗小楠是因為一場車禍才穿越到了古代,變成了永寧侯府的司悠然。

  而真正的司悠然早已上吊而亡,丫鬟並沒有將她救下來。

  宗小楠身處異世,生怕露出破綻叫人當成妖怪燒死,故此一直沉默,暗地裡悄悄從各人的談話中搜集信息。

  到現在為止,對於司悠然這個人,她搞清楚了最重要的兩點。

  她是被前未婚夫羅語堂拋棄才自殺的。

  她是一個醜女,滿臉雀斑。

  醜女啊,我們的美妝博主,抖音紅人,禁不住熱淚盈眶。

  司妍然顯然錯估了司悠然的心境,激動地握住她的手,「二姐姐,你的臉終於有希望了,我真替你高興!只是,只是秘方有點貴……你知道的,宮廷里流出的東西都是好東西,人人都想要,我姨娘費了好大勁兒,甚至折了幾個心腹,這才得打聽到了。只要我們付了錢,方子馬上就能送到我們手裡。只是,我阿娘和我這些年攢的例銀加起來也不夠人家開的零頭……」

  司妍然說得情真意切,臉上既有得到秘方的欣喜,也有囊中羞澀無法為姐姐排憂解難的羞愧,甚至於,眼底某處,還有些許蠢蠢欲動的渴望。

  司悠然眨了眨眼睛。

  不是說司妍然和司悠然最要好嗎?

  且不論司妍然口中的宮廷秘法是真是假,在司悠然自殺未遂、心如死灰的檔口,這個跟她最要好的姐妹居然跑過來跟她拐彎抹角地要錢,這姐妹情怕也是塑料姐妹情吧。

  「四妹妹,」司悠然張了張口,說了她自殺被救之後的第一句話,「能給我拿面鏡子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