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重生後只為離婚)厲墨謙沈時悅完結版閱讀_厲墨謙沈時悅熱門小說

(重生後只為離婚)厲墨謙沈時悅完結版閱讀_厲墨謙沈時悅熱門小說

2022-09-20 12:40 作者:魚大莉莉

章節介紹

上輩子她認識周年的時候,周年正高三,因為沒有學費,差點輟學周年家境貧寒,父母都是沒有文化的貧農,家中還有一個剛上學的妹.........

在線試讀

重生後只為離婚第1章  下輩子不要作踐自己

精彩節選


帝都已經迎來了春天,卻出奇的寒冷,飄着的細雨如同鋒芒般刺進皮膚里。
今日一早,天色陰的如同墜了鉛,還沒到中午,竟然下起了大雪,窗外的法國梧桐,光禿禿的枝丫還未來得及抽出綠芽,就已經被覆蓋上了一層薄雪。
沈時悅躺在床上,身上依舊蓋着冬日裏厚重被子,房間里暖氣十足,可能是長時間吃藥緣故,整個房間都侵染上了一股濃濃的藥味。
一個老傭人進來打掃,她劇烈的咳嗽起來。
傭人於心不忍,過來幫她順氣,太太,您何必呢您跟先生說幾句好話,服個軟,他之前對您那麼好,知道您病的嚴重,肯定會讓您出門去的。
傭人口中的先生是厲墨謙,是帝都晟源集團的總裁,他的名聲好,地位重,商界的人稱其為金融奇才,青年才俊。
只是他對她那樣好?
沈時悅聽着笑了出來,他對她只是對厲太太的好而已,給她金錢和地位。
若果今天在這個位置上的不是她沈時悅,換做任何一個人是厲太太,他都會對她這般,更何況她這位置還是她逼着他給的。
但沈時悅明白,厲墨謙心中那個厲太太的位置已經有了別人。
她曾經以為他帶她出席各種場合,給她應有的地位,是因為被感動所以也愛她。
然而不是,他不愛她,連感動都沒有過。
沈時悅想過,就算現在不愛,但是長年累月的一起生活,總會有日久生情的那一天,若是真的有那麼一天,她也是願意等的。
可是就在她嫁給厲墨謙後第三年,他心裏的那個人來了,那個與他的白月光極度相似的女人來了。
於是她發了瘋的嫉妒,她想如果沒有盧姍,厲墨謙終究是會多看她一眼的,所以她想讓盧姍永遠從厲墨謙身邊消失。
只是她還沒用動手,盧姍就自己從樓梯上掉下去了。
她看着倒在樓梯盡頭痛苦不堪的盧姍,心中充滿快感。
但很快厲墨謙就來了,他抱着盧姍去醫院,還把她安置在他的私人別墅。
一場大吵,她衝動之下將一個花瓶砸在了厲墨謙的肩頭,從此他搬出了他們的家。
現在算算也快一年了太太?
傭人見她發獃,小心的叫她。
沈時悅抬起毫無半點波瀾眸子,胸口悶的厲害,她抓着傭人的胳膊:王媽,謝謝你,這幾年照顧我受累了。
王媽用袖子擦了擦眼淚:太太您別這麼說,我去倒點熱水過來,給您擦擦。
沈時悅輕輕地搖了搖頭,看向窗外:外面還在下雨嗎?
太太,外頭下雪了這天氣也真是奇怪,都已經立春了,居然還下雪推我去陽台上看看吧太太,外頭太冷了我想看看春天的雪,入了冬就一直在房間里悶着,或許呼吸下外頭的空氣,我也好的快些,好王媽,您就推我過去看上一眼吧我保證不會很久的。
沈時悅討好的眯起眼睛笑。
王媽拗不過她,推了輪椅過來,把她里里外外的裹了個嚴實才放心把她推去陽台。
雪下的很安靜,外面的樹上草地上已經蒙上了一層雪白。
那個鞦韆還在啊沈時悅獃獃的看了許久突然開口。
嗯。
王媽隨口說道:還記得,您剛來那會兒就讓人在那樹上綁的,每天傍晚就坐那等先生回來。
是啊那會兒我好天真啊沈時悅應了聲,王媽,我爸以前跟我說過,保持一顆初心最難可是我現在怎麼成這樣了太太是想爸爸了吧?
等您病好了,我推您去墓園走走。
好。
沈時悅笑着。
她知道自己不會好了,在厲墨謙搬走那天,她求着他,既然不愛,就放過自己,跟自己離婚。
可是他卻不肯答應,他說她想離婚是做夢,當初是她想盡辦法要當厲太太,而今就算死也得死在厲家。
沈時悅心想,現在由不得他放不放過了,就算他禁錮的住她的身體,又能怎樣呢?
她這輩子過的太傻,也太辛苦了,若有來生,千萬不要再像這輩子這樣作賤自己了。
太太,外頭冷,我推您進去吧?
話落,手就搭在輪椅上。
但沒有人回應。
王媽的猛的低頭看去,輪椅上的人兒已經閉上了眼睛。
太太?
太太她啞着嗓子。
晟源集團的總裁辦公室,厲墨謙沒穿外套,只穿了一件襯衫,頎長身姿站在落地窗前。
他十七歲那年就被送去國外管理公司,說是學習管理,其實就是遠離核心,後來他的父親年事高了,留在身邊的長子突然發生了車禍,幼子年幼,才又讓他回到國內。
今天本來依舊忙碌,可不知道為什麼,看什麼都入不了心,莫名的煩躁。
二少,盧小姐過來了,前天您與她約了今天的午餐。
齊誠接了個電話後恭敬的開口。
厲墨謙沒有反應,修長的指間夾着的煙許久未動,已燃到了盡頭。
二少,剛才半山那邊有電話過來齊誠的話還沒說完,厲墨謙手上一痛,煙灰連着煙頭掉落在地上。
齊誠見厲墨謙沒有阻止他說話的意思,又繼續道:留在半山那邊的傭人打電話到管家那邊,說太太走了你說什麼?
厲墨謙跌坐在椅子里,他以為自己聽錯了,她去哪了?
太太病逝了。
齊誠重複了一遍,那個曾經生龍活虎,整天追着厲墨謙跑的女子,怎麼說沒就沒了?
他抬眼看去,厲墨謙依舊一動不動。
許久厲墨謙緩緩才開口:你去安排。
那女人一向詭計多端,我一定要親眼看她入了土!
話落,他沒穿外套就出了辦公室。
夜色混沌,大雨砸在屋檐上,聲音清脆。
沈時悅腿腳發軟的下了床。
腦海中那些在半山別墅中死去的一幕幕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她不是死了么?
難道已經到了閻王殿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