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嫡女重生後,腹黑王爺追妻火葬場(安浮生獨瞳)完整版免費閱讀_《嫡女重生後,腹黑王爺追妻火葬場》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嫡女重生後,腹黑王爺追妻火葬場(安浮生獨瞳)完整版免費閱讀_《嫡女重生後,腹黑王爺追妻火葬場》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2022-09-20 12:41 作者:獨瞳

章節介紹

睜開雙眼,卻回到了未遇見他的那年 一切都沿着記憶的軌道在前進,但卻有所偏離 眼前的這一切是夢,還是記憶里的才是夢 她分不清真實,卻甘願沉淪在其中

在線試讀

第7章 家宴之中暗流涌動

看着攔在前方的幾人,安浮生差點就脫口而出你們是誰了。

好在穆耀光及時開口了。

「王小公子,現在下學的時間,你帶着一群人攔着我們,是想幹什麼?」

原來是王祖光啊,一下子還沒有認出來。

王祖光的歲數比起安浮生還要小上一歲,因此身量比之穆耀光更是矮上了一大截,需要微微抬頭看他。

「我是來找這個死女人的,你帶着你妹妹走就是了,我不攔着。」

王祖光揉了揉自己額間的一道疤痕,惡狠狠的說道。

他的那道疤痕看起來很新,應該是不久之前留下的,安浮生頗有些好奇的多看了兩眼。

注意到安浮生目光的王祖光頓時發怒了,惡聲道:「你個潑婦,看什麼看,等會就好好收拾你一頓。」

隨後他冷笑了一下。

「沒想到你居然真的有點本事,能在迎秋會上進前三。不過既然你不願意老老實實的在典禮上出醜,那麼我就只好採取一些別的方式來收拾你了。」

隨着他手一揮,他周圍的幾個人便圍了上去,將三人圍在中間。

「穆耀光,你再不帶你妹妹走,可別怪我連你們一起收拾了。」

穆心雅有些擔憂的看了眼自己的大哥,又看了眼安浮生,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穆耀光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雖然我也想走,但是作為一個男子大丈夫,明知道你要欺負一個女子,我哪還能真的走啊。」

王祖光冷哼一聲道:「那你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穆耀光活動了一下手腕,然後擺起要出手的架勢。

「王祖光,現在可是在書院里,你就不怕被夫子關禁閉。」

王祖光冷笑着哼了一聲道:「現在是下學時間,夫子可管不到我。」

雖然現在是下學時間,但是若真敢在書院中打架被夫子知道了,關禁閉肯定是少不了的。

他無非就是仗着現在沒人會路過這裡,安浮生她們也不會主動聲張。

安浮生想了想,也知道王祖光說的不是實話,但顯然他不可能就此退卻,於是將目光轉向他帶來的這些人。

「你們可要想清楚了,我與王祖光無論怎麼鬧都是兩個人的私人恩怨,但是今日你們如果插手幫他,那就不只是我和他兩個人的矛盾了。還是你們覺得你們也有他的身份地位,能夠幫你們減輕麻煩?雖然我娘不在了,但是你們敢動我,國公府可不會輕易罷休。」

王祖光帶來的人被安浮生的一番言論震的一愣一愣的,皆互相對視了一眼。

年齡較大的那兩人靠近王祖光輕聲商量。

「王小公子,這女人說的沒錯啊,要是她去找國公府告狀,你有丞相府撐腰,我們這些人可是要倒霉的啊。」

王祖光呸了一口,揚聲道:「都給我上,到時候出事了我頂着。況且,你們看到過國公府那些公子和她一起嗎?」

有王祖光這麼幾句句話,幾人就放心了許多,又轉頭惡狠狠的盯着安浮生。

他們平時也沒少被這大小姐在言語上羞辱,今天非要好好出口惡氣。

然而還不等他們靠近,安浮生又開口了。

「王祖光,你知道你祖父現在是什麼處境嗎,就敢這麼大言不慚的說出事了你頂着。」

王祖光眉頭微皺,不知道安浮生這話是什麼意思。

安浮生繼續說道。

「不管我與國公府關係如何,你們敢如此明目張胆的欺負我,就是不把他放眼裡,你覺得他真的會不當回事嗎?況且你祖父在這位置上這麼多年,想拉他下來的人可不在少數。正巧最近這段時間,上頭也想找人發落呢。王祖光,你想讓你祖父撞刀口上嗎?這可是給了言官們參他一本的好借口呢。」

王祖光沒有全部聽懂,但卻是明白了她話中的意思,若是今天他非要收拾她,他祖父可能就要因為這事被言官參奏。

這不禁讓王祖光猶疑了起來,她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她說的是真的嗎。

如果是真的,要是祖父真因為這事被皇上處罰了,他必然也沒有好果子吃啊。

眾人見王祖光猶豫不定的樣子,便覺得安浮生說的是真話,當下便退縮了起來。

安浮生見自己所說的話有了效果,便又繼續加柴點火。

「你要真咽不下這口氣,我們便一對一打一架如何。也省的你連累其他人,又為你祖父惹一身麻煩。」

安浮生邊說邊解下自己腰上帶着的長鞭,輕輕往地上甩了一鞭,揚起一陣灰塵。

王祖光咬了咬牙,想讓人一起上,但又怕安浮生說的是真的。想自己上,但想到自己額頭上新添的疤,又有些發怵。

穆耀光架勢擺的都有些累了,見他們還沒有要上的意思,反而被安浮生三言兩語說的有退縮的意思,不免又高看了她幾分。

今天短短一日的時間,安浮生已經刷新了他好幾次的看法。

眾人就這麼僵持了一陣,最後王祖光還是退縮了。

他揮手道:「我們走。」

然而走之前,他還不忘向安浮生放了幾句狠話。

安浮生鬆了口氣,將鞭子重新綁回腰上,三人又繼續往書院外走去。

穆耀光再次目光異樣的上下掃視了安浮生一遍,好奇的問道:「你那些事是從哪知道的?」

安浮生見已經見不到王祖光的身影了,便輕聲的說道:「我哪知道,我詐他的。」

穆耀光「啊~」了一聲,穆心雅聞言忍不住掩嘴輕笑了起來。

到了書院門口,已經有人將馬車和馬準備好了。

安浮生利落的翻身上馬,和兩人告別之後便騎回了將軍府。

府里的人待她回來洗漱一番後,便將她迎去了膳廳。

在安浮生落座之後,安浮世才姍姍來遲,臉上還掛着一種自得的笑容。

安浮生見狀也笑着問道:「大哥什麼事情這麼高興。」

「當然是替你高興了。」

安浮世向霍武藝和李氏見禮後,在安浮生左手邊的位置坐下。

「我在回家的途中遇到幾個書院的學子,聽見他們在討論今日書院迎秋會的比賽結果,這才得知你在琴藝比賽上登榜了。」

原來是這事,大哥在外面居然也能聽見這個消息。

李氏一邊幫霍思思盛熱湯一邊也說著。

「是啊,我也聽思思說了,浮生當真是好樣的。只是奇怪了,平日怎麼也沒見過浮生練琴呢?」

霍武藝接過下人盛來的熱湯,聞言轉頭看向安浮生問道:「可是真的?」

見安浮生點了點頭,霍武藝立刻就笑了起來,連說了三個好字。

「我看以後誰還敢傳我小妹不通才藝。對了妹妹,大哥聽說這件事之後,就立馬去琴行給你挑了一把好琴。雖然倉促了些,不如定製的精細,但是也能湊合著用。等你下年生辰,大哥定然給你送一把更好的。」

感受到兩位親人愉悅的心情,安浮生的笑容也更加真摯了一些,聞言道了聲謝。

霍思思眼睛一轉,接過李氏的遞來的熱湯,邊攪拌邊問道。

「不知堂妹是和哪個師傅學的,學的如此好技藝,可否推薦給堂姐一同學習?」

安浮生瞥了眼霍思思,沒有接話。

李氏卻接過了話頭說道:「是啊浮生,有這樣的好師傅可別忘了你堂姐啊,兩個人一起學習也能更好進步。」

霍思思在剛回府的時候就將書院的事情告知了李氏。

兩人在房裡商討了好一會,都想不明白安浮生從哪學來的這一手技藝,不可能這麼多年一點苗頭都沒有啊。

而且如果她真有這本事,何必要藏着掖着,平白讓外頭的人嘲笑這麼多年。

不過安浮生平日也總喜歡往外跑,所以她們也不確定她是不是真的是在故意隱藏,便想着在晚宴的時候探個明白。

霍武藝聞言也是點點頭。

「生兒,你跟着那師傅學了多久了?怎麼都沒有和家裡人說過。雖然你現在得此技藝多虧了人家師傅,但是你當初萬一遇到的是壞人可怎麼辦。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事情一定要和家裡人商量商量。」

安浮生心想哪有什麼師傅,那都是她上輩子吃了那麼多苦之後換來的。

不過她嘴上還是乖巧的應道:「以後會注意的。」

安浮生的順從讓霍武藝更高興了。

他這丫頭平日里誰都不放在眼裡,對於他的話也是少聽不聽的。

霍武藝不禁感嘆一聲,果然是長大了,懂事了許多。

「你那師傅是哪人啊?找個日子邀他到府里做客,為父也好好好感謝一下他對你的教導。還有就像你伯母說的,我們也可以問問他願不願意一起教導思思。」

雖然安浮世也很想問這些,但是他看安浮生似乎不是很想說的樣子,便開口轉移大家的注意力。

「菜都上齊了,先吃飯吧爹,有什麼事等吃完再說。」

霍武藝想了想也對,便點點頭開始用膳。

李氏與霍思思隱晦的用眼神交流了一會,兩人也默默的吃起晚膳。

安浮生注意到兩個人的小動作,心中也暗暗思量起來。

幾人就在這樣心思各異中,用完了晚膳。

待晚膳撤下桌之後,霍武藝又開始問了。

「生兒,你是從何時跟着你那師傅學習的?」

安浮生眼瞼微微低垂。

「也就這兩年的事情,師傅不願意讓旁人知道他,所以我才不曾提過。」

「原來如此。」霍武藝一副瞭然了的樣子。

「既然如此,那我改日挑份禮物,你送去給你師傅吧。」

「知道了。」

霍思思看了眼李氏,見她微不可察的點了下頭後,笑着轉向安浮生。

「堂妹,你師傅教你一個也是教,教兩個也是教,你不如帶我一同去拜見拜見,說不定人家也願意收我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