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宋瑾魏輕塵(穿越之公主出逃了)_(穿越之公主出逃了)全章節閱讀

宋瑾魏輕塵(穿越之公主出逃了)_(穿越之公主出逃了)全章節閱讀

2022-09-20 14:36 作者:只有一塊糖

章節介紹

宋瑾是一家公司的小會計,一朝不慎,她穿越了!穿到了梁國一位公主身上可這好日子還沒過幾天,邊關就傳來噩耗,鄰國發動戰爭企圖吞併梁國,「口胡」宋瑾怒了,國沒了她這長公主還能好?宋瑾女扮男裝奔赴邊關 魏輕塵從小長在邊關,這裡戰事不斷,時常都要死人,淬鍊的他的心堅硬如…

在線試讀

第3章 皇后

「參見母后」宋瑾到的時候,皇后殿里聚了好些人,看來是各宮的妃子公主都來了。

「快過來,坐到母后這兒來。」皇后看宋瑾行過禮,沖她招了招手叫她過去。

「怎麼樣?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等宋瑾坐過去,皇后拉着她的手關切的看着她。

「回母后,嫻兒已經沒事了,你看,頭上的傷口也長好了。」宋瑾說著把頭伸過去給皇后檢查。

「好了就好,以後可不能再調皮,叫母后擔心。」

「遵命,母后大人!」宋瑾頂着一張蘿莉臉毫無負擔的向皇后撒嬌。畢竟她現在才十五歲嘛,撒嬌什麼的不很正常。

「噗嗤」靜妃用手帕掩着嘴巴笑出了聲「嫻公主這一病倒是活潑了不少。」

「確實,臣妾也是這麼覺得」「是啊」「是啊」底下的一眾嬪妃附和着,一派和氣。

皇后聽大家這麼說,笑容更深了幾分,畢竟誰不喜歡別人誇自家孩子,真不真心也不重要。

「今天把你們都叫來,幹什麼想必大家都知道的。」皇后頓了一下,等着大家反應。

「娘娘是說中秋宴嗎?不知我等姐妹能不能幫上娘娘的忙。」靜妃接住皇后的話頭說道。

「不錯,這次中秋宴雖說只是宮宴,但夏國的使臣也會參加,自然要隆重些的。本宮一人分身乏術,要勞煩眾位姐妹了。」

「娘娘哪裡的話,我等理應為娘娘分憂。」又是靜妃,宋瑾發現就她比較活躍,其他人除了附和之外再沒人出頭。

「如此便好,至於怎麼辦你們就聽靜妃的,一切都由她做主,到時把賬目拿給我就行了。各位公主也要跟着你們母妃好好學習,以後嫁出去這都是不可避免的。」

「是,臣妾/女兒遵旨。」

皇后抬手看大家都起身了才說道:「也沒別的事,大家就都各自忙去吧。」眾人聞言後都行禮退出了皇后殿。

「那母后,您叫女兒來有什麼事嗎?」宋瑾看大家都走了皇后也沒給她派活,便開口問道。

「沒事就不能叫你來嗎?」皇后拉着她往後面走去「你病的這些天什麼傳聞都有,我就是叫她們都看一眼,免得背地裡說嚼舌根。」

說話間兩人轉過一面繪着翠竹的屏風,到了一間稍顯冷清的房間,宋瑾打量着這裡,靠窗的地方放着一個軟塌,軟塌前面有一張矮几,矮几上放着幾本書,看起來像是看了好多遍,書角有些卷。

右邊立着個大書架,上面挨着屋頂,架子上擺滿了書,看的出主人有多愛書。簡單的幾個擺件錯落有致的排放着,完全看不出是皇后寢宮。

「我雖然只有你一個孩子,還是個公主,那也不能叫她們看我笑話。」皇后說這話時語氣有些傷心。

宋瑾明白古代女子的處境,平常人家沒有兒子的女人都不會好過,更別說是一宮皇后。宋瑾不知道怎麼安慰她才好,只好說道:「母后放心,我一定給您爭氣。」

「你能爭什麼氣?好好的不給我惹事我就心滿意足了」皇后疼惜的摸了摸她的頭「今日的葯吃過沒,沒吃就叫青竹取了來,今日你就在母后這裡。」

「吃過了,我們什麼時候吃飯呀,我餓了母后。」宋瑾此生都不能和中藥和解,這幾天喝的她覺得她整個人都是苦的,所以撒了個小謊能少喝一口是一口,再說她都好了,完全沒必要再喝了。

「這個點你吃哪頓飯?餓了叫雅蘭拿點心給你吃。」

不一會兒點心就端了上來,宋瑾小口吃着點心問皇后問題「母后,中秋宴的事您都讓靜妃去做了,那您就什麼都不管了嗎?」

「既然我全權交給靜妃,那自是相信她的能力的,我就不多插手了。」

「那萬一她沒辦好呢?父皇不會怪罪母妃嗎?」宋瑾有些好奇,皇后好像一點都沒想管這件事。

「既是靜妃全權負責,好的壞的都是她的,你父皇又怎會怪到母后這裡來。」皇后捧起那本倒扣在矮几上的書看了起來,她的話倒是讓宋瑾有些吃驚,這幾天皇后對她太過溫柔,叫她忘了眼前這個慈母也是當朝皇后,皇帝的結髮妻子,陪王伴駕許多年一直屹立不倒。

離中秋越來越近,宮中也越發忙碌起來,但忙中有序。那靜妃確實有兩把刷子,一切都有條不紊的繼續着。宋瑾本着幫不上忙就不添亂的原則,不是呆在自己房裡種蘑菇就是去皇后宮裡混吃混喝,和皇后聯絡感情。

「好無聊啊!」宋瑾覺得都快閑出屁來了,悠閑的日子過久了也無趣得很。「青竹,你給我找點事做吧。」

「那公主想做什麼?繡花嗎?我去給主子拿花樣子,公主挑一個綉給皇后娘娘做中秋的禮物。」青竹說著就要去找花樣。

「等等青竹,我並不想繡花,不過你倒是提醒我了,是要給母后送件禮物的,可是送什麼好呢?」宋瑾叫住青竹,咬着手指頭思考。

「刺繡不行嗎?公主的手藝可是李嬤嬤親手教的,如今雖說比不上李嬤嬤但也爐火純青。」

「是嗎?」宋瑾心虛的問道,「我怎麼不這麼覺得。」

「當然,公主拿的手帕上就是自己繡的,公主你不記得了嗎?」青竹很肯定的說道。

「呵 呵呵,是吧,我覺得也就一般吧,送給母后的當然要是最特別的。」

「求求,放過我吧,」宋瑾在心裏求饒,她這輩子就沒碰過針線,更別說刺繡了,這個雷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先瞞過去再說吧。

「那給皇后娘娘找幾本孤本,奴婢也不知道皇后娘娘除了公主和書之外還喜歡什麼?不過只要是公主送的她都會喜歡吧。」

「孤本,也行,不過你家公主我連宮門都出不去,上哪裡去找?」宋瑾犯了難,想自己也是夠廢的,啥啥都不會。

「這有何難,找魏將軍幫忙不就好了,不過公主你可能不願意。」一旁打理花草的臘梅插嘴道。

「魏將軍又是誰?」宋瑾崩潰的問道,好嘛,她什麼都不知道。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