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杜羽半壺煙雨(我不想修真)_(我不想修真)全章節閱讀

杜羽半壺煙雨(我不想修真)_(我不想修真)全章節閱讀

2022-09-20 15:36 作者:半壺煙雨

章節介紹

「什麼情況,我們是練武的,他是修仙的,這怎麼打?」 「凡人們,顫抖吧,哈哈哈!」杜羽高聲笑道 杜羽穿越到了一個疑似修真的世界 但靈氣枯竭,空有修仙功法,世上卻無人能修仙 但杜羽體內的寶塔無時無刻的不在散發靈氣 於是,杜羽成為了世上修仙第一人 收集天下修仙功法,…

在線試讀

第1章 大夫,我沒死

「小羽他到底怎麼樣了?」

一個面色威嚴的中年男子問道。

「怪哉,怪哉,」大夫摸了摸鬍子,「老夫從醫數十年,從未見過如此奇怪的脈象,明明脈搏如此平穩,和常人無異,但怎麼就醒不過來呢?難不成是失魂症。」

「哎呦,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咬文嚼字,說清楚點,人有沒有事,什麼時候能醒,說半天廢話,我能多給你錢還是怎麼著。」

中年男子急匆匆的繼續說道,

「小懷啊,我怎麼說也是你父親的好友,雖然他戰死沙場,但該有的尊重你總得給我一些吧。」老中醫緩緩說道。

「大爺啊,我親大爺,我這不是着急么,再怎麼說這也是我兒子,你大侄兒,你不能看着我絕後吧。」

「小懷,換個地方說吧,」老中醫又摸了摸鬍子。

「好,去書房吧,」說著,不等老中醫回話,直接一把抓起老中醫的領子就往外跑。

「哎哎哎,慢點慢點,老夫一大把年紀了,我自己走行不?」老中醫一臉無奈。

不顧大夫說的話,中年男子拎着大夫向書房走去,只留下杜羽一個人躺在床上。

兩人走出房門不久,杜羽就睜開了眼,其實他剛剛就醒了,但他身為一個現代的優秀青年,在沒有搞清楚什麼狀況下是不會輕易開口的。

在接收了這具身體的意識後,他才明白過來,原來他穿越了,難怪被車壓了個來回跟沒事似的,原來早就掛了,想到這,杜羽倒是覺得無所謂,反正自己也是個孤兒,後事醫院也會幫自己辦的,還是想想怎麼在這活下去吧。

想到這,他開始梳理剛剛一股腦湧進自己大腦的東西。

這是一個疑似修真的世界,為什麼說疑似呢,因為一直有修真的功法,但就是沒有人練成過,就是這麼寸,杜羽嘴角抽了抽。

不過很快也就釋然了,能再活一世已經不錯了,修仙什麼的管他呢。

現在這個世界共有五個王朝統治,分別是東方的青龍王朝、西方的白虎王朝、南方的朱雀王朝、北方的玄武王朝、以及杜羽目前所在的麒麟王朝,而他的便宜老爹,便是這麒麟王朝皇帝的親哥哥,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懷王。

至於為什麼他爹不是皇上,是因為懷王年輕時候喜武不喜文,偷偷跑出宮去當了兵,等老皇帝發現的時候已經是校尉了,索性便由他去,沒想到懷王習武天分極高,沒過幾年便從通脈境一路進階煅骨境、煉皮境,成就冥神之巔,將麒麟王朝從五大王朝墊底的存在帶到了五大國之首。

「沒想到啊沒想到,自己這老爹還挺厲害的,」杜羽心想,「不過天才的基因確實強大啊,杜羽這具身體今年才12歲,已經是煅骨三境,馬上就能晉陞煉皮境。」

但也正因為太過天才,而且懷王在其他王朝又樹敵過多,於是原本的杜羽被十個煉皮境的殺手暗算,命喪黃泉了。

「放心吧兄弟,我一定給你報仇,從此以後,你爹就是我爹,你娘就是我娘,你媳婦就是我,唉,等等。」杜羽猛然想起,「什麼情況,娃娃親?還有兩年就要成婚了?我還要好好享受生活,成親了還怎麼享受啊,這是什麼陋習,年紀輕輕就要結婚。」

「也罷也罷,到時候再說,及時行樂才對。」杜羽也想開了。

杜羽這邊還在想着,另一邊王爺和大夫到了書房後也繼續說道。

「小懷,小羽這次是不是因為其他幾個王朝的原因才變成這樣的,我早和你說過,斬草要除根,你當初都打到他們皇宮門口了還要放他們一馬。」老中醫說著。

「沒有證據啊,」中年男子摸了摸頭,「我去晚了,殺手早跑了,幾個侍衛也都死了,我平時就說讓小羽出門多帶點人,這小子非仗着自己實力強,就帶倆人,有個屁用啊。」

「粗俗。」老中醫恨鐵不成鋼的說,「好歹也是個王爺,能不能有點素質,出口成髒的成何體統。」

「少來,本王就是帶兵出身,這幾年閑下來已經好多了,就這性格,改不了了,愛怎麼著怎麼著吧。」

「不過話說回來,小羽這次出事,王府肯定有內鬼,而且根據現場留下的打鬥痕迹,十有八九和煙雨樓脫不了關係。」老中醫摸了摸鬍子。

「嗯,說的有道理,小羽平時很低調,什麼時候出門外人也不知道,現場痕迹確實有幾分煙雨樓那幫見不得人的兔崽子的武功路數,」說著,懷王突然起身,揪住老中醫的領子,「等等,現場只有我一個人去過,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難不成你是內鬼?」

「你放屁,」老中醫氣的臉紅脖子粗,「罪過罪過,老夫不跟你這個粗鄙之人計較,老夫好歹也是當年的第二高手,這點事怎麼能瞞過老夫。」

「你知道你不救人。」說著,懷王又要動手。

「等等,等等,多大個人了,怎麼還只會動手。」老中醫擺了擺手,「我被幾個人纏住了,等我去的時候小羽已經沒了呼吸。」

「這天下除了我還有誰能把你攔住,除了那個老鬼。」

老中醫說道,「嗯,有點腦子了。」

「什麼?真是煙雨老鬼出手了?那這事和煙雨樓脫不了關係,我現在就去找他們。」說著,懷王朝書房外喊道,「來人,取我大刀來,跟我剷平煙雨樓。」

「別急,」老中醫攔住懷王,「我已經去過了,早沒人了。」

「那小羽到底怎麼樣了?」懷王說了半天總算想起來自己兒子了。

「小懷,其實你也不老,要不再納個妾生一個吧,小羽可能這輩子也醒不過來了,出事的時候我看着和死了一樣,可是剛剛看又好像沒死。」

「你個完蛋玩意,說了半天和沒說一樣,什麼神醫,連個人是死是活都說不明白,」懷王才鬆開老中醫的手又抓緊了,「現在再和我去看小羽,說不出個一二三來你就別想出我的門。」

老中醫生無可戀的看着懷王,要不是打不過這小子,我早走了,一點不懂得尊老愛幼。

二人推開杜羽房門的同時,杜羽剛好計划著一會是吃烤全羊還是吃大閘蟹。

「小懷,小羽身上該檢查的地方我都檢查完了,可惜了,如果小羽是冥神境的話靈魂不滅,我肯定能救過來,要不還是入土為安吧,我知道一個風水寶地,是打算留給我的,不如先給小羽用吧,價格絕對公道,我給你打個折。」

杜羽原本不想理進來的人,可是聽這意思好像他們要把自己埋了?這哪能行。想到這,杜羽一下子就從床上坐了起來。

老中醫正坐在床邊和懷王推銷自己的墓地,沒料到杜羽會突然坐起來,與杜羽對視一眼,直接跳了起來,大喊道,「詐屍了詐屍了,救命啊。」

杜羽沒好氣道,「大夫,我沒死啊,我剛剛困了,睡了一覺,怎麼你就說我死了呢,我很懷疑你的水平啊。」

「懷王的大腦此刻早已經轉不過彎來,但他知道,他兒子沒死,而就在剛剛,這個庸醫說他兒子已經死了,還讓自己買他的墓地。」

懷王直勾勾的盯着老中醫,也不說話,杜羽斜眼瞅着老中醫,鄙視不已。

老中醫的冷汗順着臉頰緩緩流下,「這個,這個,呃。」

懷王直接道,「你別說話了,本王就不該讓你來,路邊隨便找個大夫都比你強。」

懷王直接坐到杜羽床邊,問道,「小羽,你可看清楚殺你的人了?」

「父王,我並未看清,只知道是十人,並且全部蒙面,境界不在煉皮之下。」

「十個煉皮境,看來還真是煙雨樓做的好事,來人,備馬進宮。」

「父王,我餓了,」杜羽可憐兮兮的看着懷王,他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那就一塊走吧,也到飯點了,進宮蹭飯去。」懷王大手一揮,

說完,父子二人便一同向外走去,只留下老中醫一人在風中凌亂。

「等等,我也進宮,也該給皇上看看身體了。」老中醫反應過來。

「算了吧,就你能把活人說成死人,皇上真有什麼病你哪能看出來,還不直接把皇上看的駕崩了。」懷王沒好氣的說道。

老中醫自知理虧,也不反駁,只是默默跟在父子二人身後,一同向馬車走去。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