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苟於億萬行屍之上(劉君扶呂欣蕊)_(劉君扶呂欣蕊)全文閱讀

苟於億萬行屍之上(劉君扶呂欣蕊)_(劉君扶呂欣蕊)全文閱讀

2022-09-20 15:39 作者:清船

章節介紹

生化末日來了也不要怕,劉君扶有末日生存購物系統,勢要苟到最後開局從一間寢室開始,獨自苟延殘喘,後來,在這個人類幾乎滅亡的世界,一個毛頭小子帶領着一群人,開始為了人類的未來而戰鬥

在線試讀

第9章 從苟活到自由

「不可能,不可能,我告訴你,張良計,你想做的那件事,我死都不可能做。」

當劉君扶把張良計的想法告知龐阿奎之後,龐阿奎臉色瞬間變得驚恐,連連拒絕,這尼瑪肯定是天底下最荒誕的餿主意。

劉君扶和龐阿奎站在一起,形成了最堅固的同盟戰線,他們像看怪物一樣看着張良計,當張良計慢慢走近時,他們二人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幾步——

就在這時,張良計笑了一下,在他們二人看來是惡魔笑出了獠牙。

張良計看着那些擋在宿舍門後面的障礙物,說道:「你倆幫我把門後的的東西搬開,我一會兒要開門出去。」

「什麼!?」

劉君扶和龐阿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外邊的走廊上不知道徘徊着多少只行屍,他們唯恐避之不及,而張良計居然要開門出去?

瘋了不成!?

張良計正色說道:「每天都被困在這個又小又窄的寢室里,你們難道不想出去?」

「外邊那麼危險,我們在這間寢室里挺安全的!」劉君扶急切說道。

張良計搖搖頭。

「真的,聽我一句勸,就在這裡躲着,食物和水源都夠。」劉君扶有些着急。

張良計還是搖搖頭。

「為什麼一定要出去?」劉君扶有些激動地說道。

張良計想了想,道:「外邊沒有人來帶我出去,那我就自己出去。」

劉君扶咬牙道:「你不想活命了?」

張良計臉色微紅,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當然想,但是我還是覺得,怎麼說呢,不能像牲畜一樣被關在牢籠里……可能聽起來有些中二,但我就是這樣想的。」

龐阿奎拍了拍張良計的肩膀,一句話也沒說。

劉君扶愣了愣神,直直看着張良計,類似的話他在之前跟張良計交談的時候就曾聽過,當初聽的時候不覺得有什麼蹊蹺,現在想來相當意味深長。

張良計嘆了口氣,用手抓了抓頭皮,隨後沖二人說道:「算了,你們不願意的話,我也不強求。就讓我來做那隻用來做實驗的小白鼠,你們就把東西稍微往後挪一下,讓門打開有一個勉強能過人的空間。一會兒情況只要稍有不對勁,我不會連累你們,我會衝出去,你們趁這個機會趕緊把門關死……」

張良計的話戛然而止,看樣子還想說些什麼,但還是沒能開口,只是故作輕鬆的笑了笑,劉君扶和龐阿奎心中五味雜陳,神情複雜。

「確實,聽起來有點像是去送人頭。」張良計自嘲說道,「非常時期有非常方案,你們就讓我博一次吧,賭上這條命。」

龐阿奎向旁邊的劉君扶探去詢問的眼神,似乎在等他的決定。

劉君扶則是死死盯着張良計,張良計表情坦然,眼神誠懇且堅定。

劉君扶緩緩開口說道:「我這個人不是什麼大好人,非常惜命,如果真遇到危險,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拋棄你的,本來我們就沒認識多久。」

張良計點點頭,「當然,這話在理,你跟我之前都不認識,用不着陪葬。」

「啊這……」龐阿奎有些不知所措。

「那就開始吧。」劉君扶面無表情說道。

張良計往四周看了看,隨後說道:「幫我找一件大衣,最好是那種可以裹住全身的款式。」

劉君扶便走向衣櫃,在衣服堆里翻了一會兒,突然想起什麼,沖張良計說道:「我記得我室友有一件透明的塑料雨衣,你穿那個吧。」

張良計回道:「也行,如果可以的話,再給我找一雙高幫的鞋。」

在劉君扶幫張良計找衣服的同時,龐阿奎開始挪動宿舍門後面的雜物,動作非常小心,盡量避免發出太大的響聲。

約莫過了十幾分鐘,張良計已然是「全副武裝」,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連體式透明雨衣,同時腳上換了一雙劉君扶的高幫板鞋,他倆鞋碼一樣,穿起來倒也合腳,臉上戴着口罩和蛤蟆墨鏡。

接下來的場面,將會變得極其令人作嘔,劉君扶和龐阿奎不敢睜眼去看。

張良計默默走到那具行屍旁邊,伸出雙手將血液與皮肉往自己身上塗抹,不禁讓人聯想到洗澡時往身上塗沐浴露……

「你說,這辦法到底行不行得通?」龐阿奎低聲問劉君扶。

劉君扶輕聲道:「我不知道。」

「會出人命的啊……」龐阿奎的臉上充滿了擔憂和恐懼,他之前可是親自體驗過行屍的恐怖之處。

劉君扶深呼吸一口,彷彿在心中下了一個艱難的決定,他臉色平靜地說道:「我先說件事,一會兒情況稍有不對勁,我會優先自保,哪怕不擇手段,希望你能理解。」

龐阿奎身子僵硬了一下,表情陰晴不定,欲言又止,只是微微搖頭。

「我準備進來了,你們趕緊把鼻子捂住。」站在陽台上的張良計說道,他身上的雨衣早已不是白色透明的樣子,而是沾滿了不知名的液體,看起來極為噁心。

說完之後,張良計不緊不慢地朝宿舍門走去,他的手裡緊緊攥着剪刀,表情看起來沒有什麼異樣,只是一直顫抖不停的雙手出賣了他。

路過劉君扶和龐阿奎的時候,張良計朝他們二人笑了笑,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

「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劉君扶捂住口鼻,皺眉勸道。

張良計笑了笑,用戲謔的口氣說道:「現在反悔不就枉費我在身上塗這些東西了?放心,就算是遇到危險,我也有信心能夠脫身。」

龐阿奎在一旁站立,注視着那雙極力壓制顫抖的雙手,看出了淡定背後的毫無底氣。

張良計翻過幾個疊在一起的行李箱,來到宿舍門後,手緩緩朝把手伸去。

「我倒數三個數,然後就開門。」張良計回頭看了一眼二人。

劉君扶一臉嚴肅,早已嚴陣以待,手裡緊握掃把,而龐阿奎表情誇張地看着張良計,手裡舉着拖把,彷彿下一秒就要衝過去刺敵。

張良計做了好幾口深呼吸,然後慢慢倒數,數到「1」的時候,他輕輕按下門把手,門隨後緩緩開啟,露出了勉強能讓人通過的空間。

打開門之後,首先看見的是走廊,再之後就是正對面的另一間寢室,不知為何,走廊上這個時候一片死靜,反而更加渲染了一種恐怖的氣氛。

龐阿奎心神高度緊張,他原本想像的畫面是,一開門,便是好幾張猙獰面孔浮現眼帘,爾後全都朝張良計猛撲,就像幾隻猛虎同時朝孱弱的羔羊撲去。

劉君扶的心在劇烈跳動,幾乎要從喉嚨里掙脫出來。

兩個置身事外的旁觀者都如此驚恐,身為當事人的張良計更不用多說,雙腳沉重得如同灌了鉛,根本沒辦法移動。

他調動全身氣力去克服心理和生理上的雙重恐懼,沒一會兒,腦門上便冒出了大顆大顆的汗水,旋即咽下一大口唾沫,死死咬住牙齒,躡手躡腳往外走去,速度很快,而且悄無聲息,整個人眨眼間就消失在門外。

隨着張良計完全走出寢室,寢室門也立馬被關上。

劉君扶和龐阿奎如釋重負,原本沉重的呼吸頓時變得極為順暢,他倆一個箭步衝到門口,豎起耳朵貼在門後,屏氣凝神地聽着門外的動靜。

過了一會兒,外邊依舊是非常安靜,二人這才放下心來,雖然不知道外邊發生了什麼,但至少證明張良計現在很安全,並沒有性命之虞。

又過了一會兒的功夫,外邊還是什麼動靜都沒有,不禁讓二人開始擔憂起來,各種各樣的胡思亂想便在心中產生。

「咦,這是?」龐阿奎突然輕聲說話。

「怎麼了?」劉君扶壓低聲音問道。

「你看門縫底下。」龐阿奎指着地面說道。

兩個人同時看着門縫,發現有一張白紙正朝里慢慢移動,。

劉君扶趕忙蹲下身子,拿起那張紙便去看,發現上面用黑色中性筆寫了幾行字。

「我是張良計,當你們倆看到這張紙的時候,證明我的方案奏效了,而我就在門外站着。外邊的行屍沒有察覺我的存在,無論是我站在它們的面前,還是跟它們擦身而過,它們都不會攻擊我。但是保險起見,我還是不能發出聲音和做幅度過大的動作。另外,讀完之後給我回信。」

看完紙上的內容,劉君扶和龐阿奎先是不可思議地對視一眼,然後面露狂喜。

劉君扶拿來筆,在紙上寫了一行字,然後重新塞出門縫外邊。

上面寫道:「外邊情況怎麼樣,有多少行屍?」

沒過多久,張良計給了回復:「我剛才把整條走廊來回走了一遍,數了一下,過道上大概有十二隻行屍,還有一些徘徊在沒有關門的宿舍里,所有具體總共有多少,還不敢下結論。」

劉君扶整個人一直專註在看信和回信上,並沒有去在意龐阿奎,等他注意到龐阿奎的時候,發現他已經換上了一件綠色的大棉服,類似於軍大衣,不僅如此,還重新換了一件長褲,脖子上也綁了一件短袖。

「難不成你也要出去?」劉君扶愣愣地看着龐阿奎,這過寒冬的裝扮與此時此刻還是盛夏的季節完全不搭邊。

「對。」龐阿奎說道。

「為什麼?」劉君扶心中有股莫名的怒火,他也不知道這種怒意到底為何生起,可能是覺得遭到了背叛。

「他一個人在外邊孤軍奮戰,雖然暫時沒有危險,但是也不知道會不會有突髮狀況,我出去跟他待在一起,出了問題好歹有個照應。」

劉君扶沉默不語,表情捉摸不定。

「而且我覺得他說的不錯,天天苟活在這裡算什麼啊,就跟被關在籠子里的牲畜沒有什麼不同。既然有機會出去,那就好好珍惜。」

說完話之後。龐阿奎用紙團塞住鼻孔,如同奔赴戰場那般走向那具行屍,剛開始走得非常猶豫不決,後來完全豁出了命,三步並作兩步便來到屍體旁,蹲下身子,開始效仿張良計剛才的行為。

「隨你便。」劉君扶有些生氣,恨恨地說道。

龐阿奎給張良計回信寫道:「我是龐阿奎,馬上也要出來,你做好準備。」

張良計顯然有點意外,回信的字跡都有些扭曲:「知道了,你步子不要太大,看見行屍盡量不要對視,出來之後保險起見不要說話。」

差不多的景象再次上演,劉君扶緊握掃把,望着龐阿奎走向門後。

劉君扶在心中惱怒地自言自語道:「走吧,走吧,媽的,兩個人哪根筋搭錯了,非要找刺激,安心地待在寢室里不好嗎?」

龐阿奎輕輕按下門把手,門很快被打開,龐阿奎全身都綳直起來,心中的恐懼卻比之前張良計體會到的弱了不少,畢竟已經知道身上的這件「隱身衣」真的可以在行屍面前隱身。

龐阿奎人高腿長,只邁了一大步,整個人幾乎就閃了出去,爾後瞬間把門關上。

劉君扶聽了一會兒,發現沒有絲毫動靜,這就表示龐阿奎也很安全。

劉君扶一時之間只覺得全身疲乏,於是把手上的掃把丟在地下,然後打開一瓶功能飲料喝了起來,這可是他當時狠下心來用6生存點在小賣部里買的東西,原來打算買來提神,現在用來壓驚。

說實話,劉君扶又覺得他們兩個實在是愚不可及,苟活在這間寢室里,難不成是壞事嗎?

明明外邊沒有救兵,到處都是見人就咬的行屍,缺食物少水,跟人間煉獄完全沒有什麼區別。

從行屍出現的那一天到現在,除了一心等待救援,劉君扶完全沒有想過離開這間寢室,試將一個「苟」字貫徹到底。

然而,他也不得不承認,他心裏還是非常佩服張良計和龐阿奎,兩個人都很有膽量,尤其是第一個冒着什麼生命危險走出去的張良計。

為了從這間小小的宿舍走出去,居然可以那麼不在乎生死。

劉君扶嘆着氣叉腰站着,環視四周一圈,看到這間寢室大體呈現為長方形,確實有點像一間小小的牢籠。

寢室里再次只有劉君扶孤身一人,他在宿舍里來回踱步,來來回回,看起來相當焦躁和猶豫。

過了一會兒。

「外邊的行屍那麼恐怖,直讓我出冷汗,所以穿多點沒有什麼奇怪的。」劉君扶換了一件長大衣。

「眾所周知,洗澡的時候塗點沐浴露很正常,雖然這沐浴露看起來相當……」劉君扶蹲下身子,鼓起勇氣去那具不成人樣的屍體,並且努力不讓自己嘔吐。

「待在寢室這麼多天,也不知曠了多少節課,是時候出去受輔導員一頓訓了。」劉君扶從未覺得自己如此勇敢過,他慢慢將門把手按下。

就算外邊遊盪着若干行屍,他也要走出去了。

在這行屍末世,想要繼續活下去,他覺得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先走出這間寢室,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