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生化人危機》羅毅愛德華_羅毅愛德華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生化人危機》羅毅愛德華_羅毅愛德華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2022-09-20 15:40 作者:佩之流離

章節介紹

在浩瀚的太陽系邊緣地帶,一艘孤獨飛船上的宇航員羅毅突然被喚醒,本來以為只是平平無奇的任務,沒想到卻引出了一系列撲朔迷離的事件,甚至是消失多年的生化人也再次出現,面對如此危險的殺人機器,主人公羅毅的生命安全也即將迎來考驗,他能否化解危機呢?…而此時,在月球上的科…

在線試讀

第4章 獵狐鳥號

星辰號並不是專門設計用於超遠距離的太空飛行任務的飛船,它本來是空天軍的一艘太空貨運飛船,經過後期的改造後,才用於這次飛行任務。

在空天軍服役時,星辰號經常往返於月球和土星的衛星—土衛六之間,為在土衛六上的基地和科研中心運送貨物和人員。

星辰號原本可以滿足六名宇航員在太空生活2年,以及一次可以運送700噸貨物飛行12億公里。

不過為了滿足繞太陽系行星帶外圍飛行一周的要求,星辰號的載員數量減少的一名,這樣可以最大程度上節約空間,裝載更多的生活物資以及實驗裝置。

而且,本來巨大的燃料艙也被拆除,改裝為現在的離心艙二號,並且,將原來的燃料動力升級為當時最先進的核動力。

科學家們還對飛船的發動機進行改造,提升推力,增加使用壽命,使飛船可以飛到驚人的秒數120公里,讓人類可以在承受的太空生活時間內完成這一跨時代的壯舉。

羅毅看着空蕩蕩的柜子,心裏產生疑惑,不過他立馬去C層的其他艙室搜索,但是也都沒有什麼發現。

這時,羅毅突然想到了什麼。

如果飛船上全部25名船員的人全部死亡的話,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屍體?為什麼黑匣子會不翼而飛?那就說明這艘飛船上可能還有人活着!

抱着這個疑問,羅毅繼續前往B層,接連打開幾個艙門都沒有找到屍體。

最後,羅毅打開B層的一道艙門,扶着艙壁,讓自己緩緩滑行。

突然。

羅毅一轉頭,竟然發現一張人臉貼在自己的頭盔外。

羅毅被着突如其來的意外嚇到了,儘管自己早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我天!」羅毅大聲叫到。

「發生了什麼?出現了什麼狀況?」小莉問。

「一張人臉,哦不,是一個人,他在這邊的艙室里」羅毅結結巴巴的說。

羅毅下意識的向後退,這時才發現,原來那張人臉是在一個透明的玻璃罩後。這原來是一個休眠艙,就像星辰號上的一樣。

羅毅看着那張蒼白的臉,無法確定他是否還活着。羅毅靠近休眠艙後,用手拂去艙壁上的冰霜,這才發現休眠艙的控制面板還亮着。

「小莉,這裡有人在休眠,但是目前無法確定他是否還活着。」羅毅說。

「收到,我們可以制定計劃,再救他不遲。你的氧氣還可以使用40分鐘,得趕快回來了」小莉說道。

「收到,我還得再看還有沒有其他倖存者。」

羅毅取下肩膀上的一個探照燈,開始向艙端其他角落探索。

果然又在另一個艙段里發現了其他7個休眠艙,它們貼着艙壁整齊排列着,不過只有其中的兩個里有飛船上的人員。

羅毅確定休眠艙的位置後,就沿着來時的路徑回到了獵狐鳥的艙門處。然後將腰間的保險套鎖卡在鋼索上,啟動背後的推進器,讓自己沿着鋼索快速滑到星辰號。

回到星辰號後,羅毅將自己關在外艙室進行消毒,在內艙室脫下厚重的宇航服後,最後回到塔台向然後基地彙報了情況。

靠在塔台前的座椅上,羅毅望着眼前這艘巨艦,盤算着下一步的行動。

人無聊時會感到特別難受,尤其是對於在宇宙中經常飛行的宇航員來說,有時長達幾個月,甚至幾年的飛行任務,除去工作、生活、睡覺的時間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消磨寂寞的事情上度過。

而且長期被困在一個小小的宇宙飛船之中,也難免會產生焦慮、煩躁的心情,還會引發一系列的心理問題。

為了妥善解決這個問題,科學家們想到了一個絕妙的方法,那就是——休眠。

在自然界中有很多生物都有休眠的能力和習性,包括哺乳類、爬行類、兩棲類等。這些生物都會在入冬前飽餐一頓,然後回到堅固且溫暖的巢穴,進入冬眠狀態。

在冬眠的過程中,這些生物可以神奇般的減小心臟跳動的頻率,降低身體的核心溫度,減少能量的消耗,以延長自己的休眠時間。這些技能是生物在長期的進化和演變過程中所得到的。

而人類能否通過科技手段獲得長期休眠的能力還要從一個實驗說起,或者說是一個故事。

那是1911年一次交通事故,32歲的阿聯酋女子Munira Abdulla抱着自己四歲的兒子坐在汽車後排。碰撞發生時,Abdulla用身體護住了兒子,自己卻遭受到重創,從此昏迷。

事故發生後,由於沒有接受及時的治療,Abdulla陷入了昏迷狀態。後來在倫敦醫院,Abdulla被診斷為植物人,之後陷入了永久性的昏迷之中。

這種昏迷狀態一直持續到2018年,在此期間,科學家和醫生對Abdulla進行了一系列的檢查,結果顯示為Abdulla的大腦和身體其他部位都正常像,身體各項器官運作也正常。科學家也曾嘗試喚醒Abdulla,不過都是以失敗告終。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2018年的6月,Abdulla的兒子被自己喚醒。幾周後,她已經可以背誦小時候就熟悉的古蘭經。

再經過一系列的治療和康復訓練後,Abdulla已經可以正常的和周圍熟悉的人交流。

在Abdulla昏迷27年奇蹟蘇醒的事件之後,科學界就開始了對於植物人蘇醒實驗的研究。

在後來的實驗中,科學家們發現,植物人分為兩種,一種是大腦受到傷害,腦功能受損,從而成為植物人。而有一些植物人他們的身體狀況和大腦結構、功能與正常人無異,在受到某些刺激之後陷入長期的昏迷,就如同植物人一樣。這與Abdulla的情況十分相似。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又經過漫長的研究後,科學家們在動物的體內找到了答案。

科學家在不同的處於冬眠狀態的動物體內發現了一種相同的激素——「冬眠激素」,它就像是打開生物冬眠的一把鑰匙一樣。

科學家們發現,這種激素是由大腦周期性分泌的,每當冬季來臨之時,大腦就會分泌「冬眠激素」,它會隨着體液迴流到冬眠生物身體的每一個細胞。當細胞和器官接受到激素時,就收到了即將進入冬眠的指令,然後身體的細胞和器官經過一系列的調整,細胞的活性就會降低,代謝功能減慢,漸漸的生物體的呼吸頻率降低,身體溫度也會降低,大腦的功能也會下降,慢慢進入一種「昏迷」的狀態,從而進入冬眠。

當經過一段時間後,春天到來,隨着氣溫的逐漸回暖,大腦感受到氣溫的變化,就會停止分泌「冬眠激素」,身體的細胞和器官沒有了「冬眠激素」的調整,也相繼回到正常水平,這樣動物就漸漸的蘇醒並恢復正常。

這樣一來,植物人Abdulla昏迷後蘇醒的事件就有了合理的解釋。

當人的大腦在某些特定環境下受到某種刺激時,大腦會收到類似於冬眠一樣的指令,然後大腦就回進入「假死」的狀態,人也就進入了像冬眠一樣的狀態。但是由於人體長期的進化和演變,我們與爬行類和其他哺乳類有了根本不同,所以導致我們的大腦產生「冬眠激素」的能力早已退化消失,沒有了「冬眠激素」的調整,這種類冬眠的行為就進入到不可控制的狀態,所以植物人昏迷後蘇醒的時間長短從幾個月到幾十年不等。

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後,科學家們終於掌握了從動物體內提取出「冬眠激素」的成熟技術,經過動物實驗之後,這項技術得到了廣泛的應用。

再後來,人們可以人工合成這種「冬眠激素」,這為大規模的應用鑒定了基礎。

自此,人類彷彿開啟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人們不光將休眠技術應用到太空飛行任務中,還可以將患有疾病但是沒有技術治療的病人置於休眠艙,等待治療疾病的技術出現。該技術還可以幫助精神病患者恢復精、用於關押犯人等等。

不過,人類對於休眠技術的探索並不是一帆風順的。早在上個世紀,科學界就開始了對冷凍休眠技術的探索。

首先,將人體的血液中的水分抽干,用冷凍液代替,清除內臟、腸胃中的異物,然後對人體倒入液氮,最後將人體放入液氮罐中進行長期保存。

不過,這些「冷凍人」沒有一例成功蘇醒的,或者說,他們根本不可能蘇醒,這種形式的「休眠」技術,實際上就像「冷藏」,與休眠沒有多大關係。而且,當人的心臟停止跳動,血液停止循環,人就處於醫學定義上的「死亡」形態,這種喚醒「冷凍人」的技術,其實更像是起死回生術,該技術比休眠技術要複雜的多,完成「起死回生」所需要的技術還遠不是這個時代所能達到的。

…………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