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葉紫瀋陽)常與同好爭高下不與傻瓜論短長_(葉紫瀋陽)全章節閱讀

(葉紫瀋陽)常與同好爭高下不與傻瓜論短長_(葉紫瀋陽)全章節閱讀

2022-09-20 17:38 作者:只薯淤泥

章節介紹

不過圓滑也不過世故的,你就像是一個立方體情商不高,卻十分敏感;喜歡熱鬧,但討厭人群 你一邊壓抑着消極的情緒,一邊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活潑開朗,積極向上結果是心裏都炸出蘑菇雲了,臉上還掛着「很高興認識你」式的微笑 離得太近怕被嫌棄,離得太遠怕被忘記;對別人好,怕被辜…

在線試讀

第4章 你的鋒芒,請有點善良

1

「我過馬路從不闖紅燈,結果每次都會被笑話,說我太膽小了;我看見乞討者會放下一些錢,結果每次都會遭來嘲笑,說我太傻了我現在經常在想,以前老師教我們遵紀守法和善良仁愛,是不是都教錯了。」

說話的姑娘姓趙,她就坐在我對面,抿一口咖啡嘆一口氣:「我身邊有好多人,他們不僅拒絕做好人好事,而且還喜歡嘲諷別人做好人壞事,顯得他們多麼聰明似的。結果這些人反倒經常獲得喝彩和掌聲。那我們為什麼要做好人?好人真的有好報嗎?」

她焦慮地望着我,年輕的臉上掛着「懷疑人生」四個大字。

我沒有直接回答趙姑娘的問題,而是講了兩件我親身經歷的事情給她聽一個雨天,我在路邊打車。一個中年男人推着一輛木板車從我面前經過。因為車上的貨物太重,再加上雨天路滑,他前進的速度很慢,雨水順着他的脖子往身體里灌,他喘着粗氣,像是剛跑完半程馬拉松。

我往前探了一下身子,本想上前搭把手,可餘光掃到了周圍的人,發現大家都是「紳士或淑女」地舉着傘,安靜地待在原地。在那個瞬間,我突然決定「不幫了」,而是選擇和周圍的人一樣,繼續保持着體面的站姿。

這次體面的代價非常嚴重:在之後的一個月里,我不停地遭受自己良心的譴責–我對自己的無動於衷感到羞恥並且難過。

還有一次是在一個旅遊景區內,一位穿着得體的老婦人領着一個可愛的小女孩走到我面前,露着疲憊而又尷尬的笑對我說:「小夥子,你能不能借我十塊錢,給小孩子買水喝。我們是來旅遊的,和旅行團走散了,一時聯繫不上他們。」

我正準備掏錢的時候,導遊先生一把將我拽到一邊兒,「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年輕人,你千萬不能給,這一看就是騙人的把戲!」

我問:「你怎麼看出來的?」

他發出了拖拉機般的笑聲,然後斬釘截鐵地說:「這都不需要用腦子想啊,你就看那個老婦人,滿臉的唯利是圖……」

我沒有跟他辯論,而是靜悄悄地走到老婦人身邊,塞給她幾張紙鈔,然後微笑着目送她們走遠。

導遊無奈地搖着頭說:「你這純屬良心泛濫,他們的日收入可能是你的幾十倍啊!就算他們沒說謊,那你看看四周,乞討的人那麼多,你幫得過來嗎?」

我不想理性地分析對錯,也不願花力氣深究真偽,我只是經過了我起碼的判斷之後,選擇了遵循自己的良心去採取行動。

關鍵是,這個微不足道的善意讓我感受到輕鬆愉快,甚至讓我願意接受任何後果–被人欺騙,或者被當成傻瓜。

就像電影《人在囧途》里那樣,當「女騙子」騙走了擠奶工人所有的錢遭到「聰明老闆」數落的時候,他回復道:「騙了才好呢騙了說明沒有人貧窮、沒有人生病、沒有人受苦。」

那麼,好人有好報嗎?

我不確定。但我可以確定的是:我不想做個鐵石心腸的「聰明人」。我並不期待成為流芳百世的那種善人,我只想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做個心安理得的普通人。

我選擇善良,選擇看似笨拙,並不是因為聽信了「好人有好報」或者「傻人有傻福」,而僅僅是因為我堅信:這麼做,是對的。

很多人不是不願意相信世間的真善美,只是因為有一些醜惡的現象被口口相傳,以至於心生懷疑。於是,很多人都選擇了將自己的善良鎖進保險柜里,以此來預防上當被騙,以此來保全自己「聰明人」的人設。

結果呢?你學會了如何預防上當受騙,變成了鐵面無情的人。我只是比較擔心,當你習慣了用這副鐵石心腸來對待陌生人,對待這個世界之後,你會不會在不知不覺中也這樣對待自己的親朋,甚至是你自己。

有些規則,別人都沒遵守,你遵守了;有些別人都認為丟臉的事情,很多人都沒做,你卻做了……這些並不代表你錯了。

「普遍現象」不等於「它很正常」,「多數意見」不意味着「它是對的」,就好比說,不是所有的花朵都適合生長在肥沃的土壤里。

說到底,善良是你的選擇。表達善意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不要因為旁人的態度而讓它變得沉重。借穆雷莎修女的話說:「這是你與上帝之間的事,而絕不是你和他人之間的事。」

你最該遵循的,不是別人的意見,而是自己的良心。

來,和我一起說:「那些影響我做好人的聰明人』,請你離我遠一點兒,你丑到我了。」

2

X先生是一位公眾號寫手,粉絲有小几萬了。昨天聽說某熱門事件有了定論,憤怒的他將自己的公眾號文章刷屏式地轉發了一遍。每轉發一條還會加一句話:「怎麼可能是謠言,有採訪視頻做證啊!有當事人的原話啊!這裡肯定有黑幕!」

然後配上大段大段的髒話,以示自己強烈不滿。

X先生是堅定的「陰謀論者」。不論熱門事件是最後出了官方報道,還是當事人在鏡頭前親自陳述,他都覺得有陰謀,他只相信那些煽動性很強的網絡新聞和毫無根據的「網上有人說」。

文字上的鋒芒畢露和圖片上的感官刺激,是X先生的終極追求。比如,出現了醫療糾紛,他的標題是:「醫生失德,除了亂收費厲害之外,論文造假也是高手!」

比如幼兒園爆出虐童醜聞,他四處收集視頻和網傳材料,發佈了「我要是孩子的父母,我一定掄刀去和那群惡魔拚命!」

說到「有人空手去接墜樓的兒童,結果雙雙死亡」的新聞時,他就像是諧星附體,把原本是讓人難過的事情當笑話講,還不忘評論一番:「這個人太傻了!」

另外,類似的還有:「你們女人打扮不就是給男人看的嗎?」「抑鬱症就是矯情!」「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的聲音不絕於耳……

句句都看似理性得像是個世外高人,實則是滿心污穢像個沒人性的怪咖。三分的人性尚未在他的體內養成,七分的獸性就嗚嗚泱泱地涌了出來。

這倒也應了心理學上的一句名言:「強烈的情感可以置事實於不顧。」

我想說的是:你確實會賺到一點點人氣,但沒了人情味;你確實很有態度,卻缺少溫度。

你的人氣只是一串震耳的鞭炮,在本該禁鳴的地方點着了,然後一堆人都循着聲音找來了。

你的態度只是一堆冰冷的閱讀數字和轉發量,在眾人需要指點迷津和正向引導的時候,你賺得盆滿缽滿,而讀者被你玩弄得團團轉。

如果說,你真的遇到了一個不負責任的醫生或者一個猥褻兒童的幼兒園老師,你真的查證了有那麼幾個逍遙法外的壞人,我還可以理解你一時的言語偏激和情緒失控,但如果你什麼都沒有經歷過,僅僅是在一個無聊的晚上,在別人的公眾號里讀了幾篇堵心的文章,在某個網站或電視台的民生欄目里看了幾個揪心的事例,在微博熱搜里看到了幾個憤憤不平的消息,就開始大肆渲染人間險惡和人心叵測,那麼我真心想勸你一句:「你的鋒芒,請有點兒善良!

在自媒體發達的時代,很多人都在追求「語不驚人死不休」,以期達到一擊即中的傳播效果。

看到不公平的現象,他們就會搖旗吶喊,巴不得把全天下的髒話都說一遍;看到不合理的事情,他們就帶頭咬牙切齒,恨不得掄起菜刀就衝出去。

可事實呢,他們既不會拿刀,也不會衝上前線,他們只會把你帶進情緒的黑洞里,跟他坐一次刺激的過山車,然後將閱讀量、點擊量、點贊和轉發量轉換成廣告,變成人民幣,僅此而已。

他們把自己打扮成為「正義的使者」,深信自己是在做正義的事情,甚至認為那些和自己意見不合的人都是「沒人性」。

他們既做了判定別人罪行的「法官」,又充當了非法人肉搜索肆意捏造證據、大肆攻擊意見不合者的「執法者」。

他們看似是在審判,實際卻是直接宣判。

他們在缺少確切證據的情況下,根據自己的情緒來宣判。他們根本就不會考慮量刑的標準,更不會在意處罰是否得當。他們只是製造出「我很生氣,我很憤怒,所以某某可恨,甚至該死」的氛圍出來。

結果呢?受害者沒有贏,孩子家長沒有贏,正義也沒有贏,贏的是閱讀量和粉絲量都翻了倍的某些人。

換言之,某些人表現出義憤填膺的樣子,看似是在維護正義,其實背後是在維護他們的利益。

這樣做的結果是,惡意被過分渲染,戾氣被大肆傳播,這就讓原本崇高的職業–教師和醫生等,受到不合理的質疑;讓原本高尚的行為–讓座、攙扶老人、救死扶傷等,變成一種負擔。

他們只是將人性的惡意放大了給你看,而你呢,只覺得脊骨發涼,覺得社會變壞了,覺得餘生都不會好了。

所以,請你對所謂的輿論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那些整天慫恿你去過刀光劍影的生活,指導你要兇狠、刻薄、蠻橫的人,他們自己其實活得風平浪靜,對人客客氣氣。

你可以長刺,但不要扎人。

善良的出發點在於,當自己正面對一個受苦的人時,心裏會咯噔一下:「如果我是他呢?」

比如這樣。

一個女生將打碎的暖水壺扔進垃圾桶的時候,附帶上了一個顯著的標籤,上面寫的是:「阿姨/大爺,真抱歉有了玻璃碴,您收拾的時候請小心。天涼了,請注意保暖。」

一位在異鄉留學的設計師在回家的路上看見了一位目光獃滯的女生,頭髮蓬亂,站在路邊一動不動,像是寂寞,也像是落魄。設計師怕她想不開,於是上前去,熱情地問了個路。

一位加班到深夜的白領,在外賣訂單的備註里寫道:「送餐的先生,我沒那麼著急吃飯,路上務必注意安全。如果超時,可以提前摁已送達』。辛苦了,謝謝。」

生而為人,請務必善良,不要被別人的黑暗同化得不剩一丁點兒光亮。

3

韓國曾發生過這樣一起網絡暴力事件。

在首爾的地鐵里,一名年輕女子帶着一隻寵物狗進了地鐵,這本身是不對的。

過分的是,這隻狗在地鐵里大小便,而年輕女子沒有收拾的打算。當時有乘客指責了這位女子,結果該女子不僅沒有自省,反而還在言語上攻擊了那些指責她的人。

地鐵到站之後,女子牽着狗揚長而去。

女子不曾料想的是,有人將整個過程錄了下來,並上傳到了網絡上。

不到一個星期,這段視頻的點擊量就超過了四千萬次。而這個年輕女子也有了一個糟糕的稱號–「韓國狗女」。

更糟糕的事情在後面。網民除了觀看和轉發視頻,還進行了言辭激烈的辱罵。罵完了還覺得不夠解氣,於是又開始了人肉搜索。沒多久,這位年輕女子的真實姓名、家庭住址、公司名稱、個人電話號碼、念過的學校,甚至是家庭成員的姓名和聯繫方式的信息都被曝光了。

在隨後的一個多月時間裏,罵她的人越來越多,最初只是罵她,後來擴展到了打電話給她的老闆,給她的爸爸媽媽和姐姐。

最終的結局是:她的老闆迫於輿論壓力炒了她的魷魚,她的爸爸媽媽不堪其擾被迫換了房子,她的姐姐被罵出了抑鬱症,而她,精神出了問題,需要不定期地接受精神治療。

真是百口莫辯時,才知人言可畏!

這女子有沒有錯?當然有。

那她的錯與她最後受到的懲罰,匹配嗎?事實上和法律上並不。她確實討厭,但並不「該死」。

在很多類似的熱點事件中,圍觀者經常會情緒失控,進而選擇了「潑糞式的懲罰」–詛咒、辱罵……就好像誰罵得最惡毒,表達得最激烈,誰就最正義、最善良似的。可實際上根本就是錯覺

當事人活着,他們會覺得「這種人應該去死」;若當事人真的死了,他們又會覺得「真是便宜他了」。

一個人很火的時候,你跟着大夥去膜拜他,讚美他。一旦此人被爆出了醜聞,你馬上就將「手捧花」換成了「刺刀」,跟在大部隊

里討伐他,朝他吐口水,往他身上踩幾腳。

吐了口水還不解恨,要上嘴去咬幾口才行;踩了幾腳還不痛快還要跳起來踩。

在道德上勝券在握的感覺當然很好,但問題是,這很可能會帶來思維上的盲目。

我的建議是,就算你做不到「以德報怨」,也不該「以怨報怨」,因為這樣的話,你在某個瞬間就會變得惡毒,甚至是面目可憎!

每當你想要主持正義時,請務必要認真思考這三個問題:

一、這件事是惡劣,還是噁心?

二、當事人錯了,誰才有資格去審判他?

三、當事人受的懲罰要到哪種程度,你才會滿意?

需要承認的是,每個人都有表達觀點的自由,也有展示個性的權利,但我希望,在發射自己的光芒時,不要吹熄了別人的蠟燭;在維持正義時,不要丟掉公允和良心。

我只是擔心,這個世界會因為某些人的鋒芒畢露而讓正義蒙塵,讓善良失色。

你不能用邪惡的招數去搞定邪惡,就像謬論不能說服另一個謬論。用錯誤的手段去懲罰做錯事的人,就像是在抱薪救火;用不道德的方式去維護道德,就如同飲鴆止渴。

對待那些確實做錯了事的人,如果你的「恨意」太足了,言談舉止超出了道德乃至法律的範疇,那麼就不再屬於正義,而是變成

了另一種禍亂。

你表現得鋒芒畢露,並不是懲惡揚善,而是在懲惡的同時也揚了惡。這種所謂的正義就像是出了鞘的刀,鋒利無比,但常常會誤傷他人。

黑澤明說:好刀應該在刀鞘里。

請時時提醒自己:別和壞人比壞,壞是沒有下限的;別和傻瓜

比傻,傻是會傳染的。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