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顧澤言林星闌)未公開:傲嬌老闆的白月光_《未公開:傲嬌老闆的白月光》完整版免費閱讀

(顧澤言林星闌)未公開:傲嬌老闆的白月光_《未公開:傲嬌老闆的白月光》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20 17:41 作者:墨嫿兒

章節介紹

【172長腿濃顏系大美女✖️190長情專一萬人迷帥哥】【偏執瘋批霸總男二】 【重生】【甜虐救贖】【似夢非夢】 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場荒誕的夢 當你再次醒來時,你會發現你的世界根本沒有我的存在,而我只是所有人口中虛幻的那個,別怕,好好睡一覺吧,你會忘了我的,更會習…

在線試讀

第6章 當然是因為喜歡你

注視你的眼睛時,所有千言萬語,頓時堵在心口,無法言喻。

——林星闌

不知道為什麼,似乎有些開始期待去你的星火,卻又不知道為什麼,又有些抗拒,害怕見到你時,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我想見你,卻又害怕見你。

因為沒有勇氣面對你。

你怕是永遠也不會知道了,我之所以選擇了星城干寵物店的工作,只是想要在某一天能等到你帶着火鍋來洗澡,這樣我們也可以早一些見面了。

還是怪自己為什麼不早些回星城。

……

林星闌現在的心思根本不在工作上。

她眼神放空,感覺只剩下一軀殼。

她想要做好心理準備,因為她不知道這一次去星火會不會碰到他。

這一整天,林星闌都在神遊的狀態。

……

六點了,下班了。

她還是依舊全副武裝,戴着帽子和口罩,比昨天遮得還嚴實,只有這樣子,她的心裏才會放心。

「……」

星火的生意果然很火爆。

幾乎全都是年輕貌美的女生,她們到底是來吃火鍋的還是來看顧澤言的。

顧澤言果然是顧大才子,高中時學習成績年年第一,現在進入社會,生意還做得如此好。

「唉,早知道這樣,當初就不跟他分手了,不然我現在都是星火連鎖店的老闆娘了,可惜可惜了。」

林星闌用手壓低帽檐,整理了一下口罩,慢悠悠地,像是做賊似的走進了星火。

她走到了櫃檯,大概掃了幾眼店內,確認顧澤言不在,她摘下了帽子和拉下了口罩,她詢問了火鍋店的服務員。

「你好!」

服務員:「你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你的嗎?」

林星闌大概敘述了下昨天的事情,「我有一條圍巾昨天掉在你們店了,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到過?」

服務員看來並不知道,只是搖搖頭:「失物一般都是我們老闆在管,要不您再等等,我們老闆馬上就來了。」

聽到顧澤言馬上就要來這裡,林星闌便開始慌張起來,說話都開始有些不穩,「那個,你能不能讓我看一下監控,萬一不是被你們老闆拿走了,是被其他人拿走了,我覺得還是監控比較靠譜。」

這時,服務員突然認真看起林星闌來。

林星闌:「不好意思,是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服務員搖頭皺眉:「這位小姐姐,您是不是經常來我們店裡?我看您特別眼熟,總感覺在哪裡經常看到過。」

林星闌這是第二次來星火,除了之前在月城去過幾回,但是那裡的服務員也不是現在這裡的服務員,所以絕對不可能眼熟。

林星闌不失禮貌地笑了笑,「沒有吧,我是第二次來這裡,你肯定是認錯了。」

服務員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不可能看錯的,讓我想想是在哪裡看到過…」

林星闌哪有時間等他想啊,時間不等人啊。

「我想起來了,是在相機里。」

林星闌懵了。

林星闌看了看手機時間,緊張起來,「那個,你也想起來了,能不能先帶我看下監控,我真的很急呀!」

這時服務員準備帶林星闌去查看監控,可好巧不巧的。

服務員:「老闆!我們老闆來了,您可以問我們老闆。」

「……」

林星闌面無表情愣在了櫃檯前,心跳卻加快了起來。

但是因為身體的本能,林星闌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顧澤言。

這一對視,已經時隔七年。

只不過顧澤言看自己的眼神,早已經不是從前的樣子了,這一對視,像極了從未見過面的陌生人。

林星闌很多愁善感。

在火鍋店暖黃色的燈光下,林星闌的雙眼中又開始泛起了淚花,她意識到眼淚隨時會流下來,便將頭轉向了櫃檯另一邊。

服務員說:「老闆,這位顧客說她有一條圍巾昨天落在店裡了,想查看下監控。」

「……」

林星闌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

因為總要邁出第一步的。

她微笑着說道:「顧…」

反正他也不認識自己了,叫他名字還是算了吧。

「老闆,我那條圍巾對我來說很重要,能不能麻煩你帶我去查一下監控,拜託了。」

顧澤言本期待着她會叫自己的名字,卻沒想到,她卻叫了老闆,沒想到都已經這麼生疏了。

「好。」

這時,林星闌的肚子卻咕嚕咕嚕的叫了。

她趕忙捂着肚子,按壓着拜託着肚子,關鍵時候不要叫。她假裝着若無其事。

顧澤言停下了腳步,看向了林星闌的肚子,微笑道:「你餓了?還沒吃飯嗎?要不坐下來吃頓火鍋?」

「不用了,還是先找到圍巾再說吧。」林星闌不敢看他,輕搖着頭。

「你不是最喜歡吃火鍋了嗎?」

他難道沒有忘記自己,他還記得自己最愛吃火鍋。

不要瞎想。

林星闌:「火鍋多吃也會膩的嘛,而且昨天剛吃過,今天就不先吃了。」

聽到膩這個字,顧澤言瞬間腦海里出現了當年分手時林星闌也說過這個字,即便還是有點生氣,但他也不會忍心看她餓着肚子。

「你不吃,我就沒有義務幫你找。」

「……」林星闌真是不懂,顧澤言現在都變成這麼不樂於助人了嗎?以前的他不是這樣的。

但掌握權在顧澤言的手上,他是星火的老闆,沒有他,自己沒辦法找到圍巾。

林星闌無奈答應了,「但我不想吃火鍋,能不能給我來碗炒飯?」

因為星火的火鍋實在是太貴了,以她現在的財務水平,連交房租的錢都不夠用,哪能那麼奢侈每天吃火鍋。

「好!我吩咐廚房去做!」

……

在炒飯還沒有上來之前,他們兩沒有說過一句話。

林星闌低着頭,不敢看他,心裏所有想對他說的話,一時真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氣氛真的很尷尬。

可顧澤言的目光卻一直在她的身上。

「……」

幸好,炒飯來了,這樣,做其他事就可以避免尷尬了。

林星闌張了張嘴,還是說出來,「那個,你能不看我吃飯嗎?」

顧澤言將頭瞥向了另一邊。

飯後。

林星闌:「我吃好了,多少錢?」說著她伸手向包里掏錢。

「不用。」

林星闌:「不行,錢是一定要給的,你做生意也很不容易。」

「我說不用就不用。」

林星闌知道再說下去也是無濟於事,只能用行動來表示,她拿起碗筷,想要走向廚房,「既然你不要錢,我也不能白吃你的,我去把這個碗洗了。」

顧澤言站起身拉住了她的手,「都說不用了。」他看到了她手上的傷,他知道這是她在月城咖啡館打工時受的傷,眼神里很心疼,「你手上的傷疤怎麼還沒好?」

林星闌抽回了手,「啊這沒事就是小傷疤而已。」她後知後覺,疑惑道:「還?你知道什麼?」

「沒有。」他將她手上的碗奪過,放在了桌子上,「跟我來吧,帶你去拿你的圍巾。」

「……」

顧澤言:「給。」

林星闌從他手中接過了圍巾,臉上露出了笑容,「謝謝你!」

顧澤言的心裏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林星闌對自己說謝謝,卻是說不來的難過。

「那,我先走了,再見。」

林星闌轉身走出了火鍋店,還沒走幾步,被身後的顧澤言叫住了:「林星闌。」

聽到他喊自己的名字,林星闌心裏非常高興,因為可以證明他還沒有完全把自己忘記。

她緩緩轉身看向他。

顧澤言插兜,慢慢走向了她。

「你…當初為什麼要和我在一起?」

這要林星闌怎麼回答,當然是因為喜歡你了。

林星闌吞吞吐吐說:「因為…因為…」

顧澤言還是很期待她的回答,只希望她千萬不要讓自己失望。

不知道當時自己是怎麼想的,就是想把自己喜歡他的事說出來。

「我還喜歡你!」

說完林星闌立馬捂住了嘴。

這段能不能卡了重來,要不也可以讓顧澤言失憶,要麼自己失憶也行,怎麼可以當著他的面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來呢,怎麼能說分手了又來糾纏他。

顧澤言失笑道:「你說什麼?」

她想都沒想,直接說道:「不知道。」

顧澤言再次嘴角一勾,「你果然還是以前的林星闌,說出來的話還是會讓人心頭一怔。」

林星闌訕笑。

說得她手足無措。

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只想趕緊跑。

她捏緊了手中的圍巾,一秒轉頭跑開了,還不忘走時說了聲:「再見。」

留下顧澤言一個人在原地,他單邊挑眉,偷笑道:「呵,還喜歡我?」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