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祝溫書令琛免費閱讀全文)施雪兒令琛_施雪兒令琛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祝溫書令琛免費閱讀全文)施雪兒令琛_施雪兒令琛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0 17:42 作者:祝溫書

章節介紹

一開始, 令興言一個人站在門口 後來天『色』暗了,他帶著兒和保藉著微弱的光,祝溫書抵着門,後背硌着令琛的手掌,漸漸感覺到他的體溫回暖也不知就這麼抱了多久,祝溫書始終法放鬆,雙腳開始有了酸麻的感覺但就這麼去成體統啊,一兒被令思淵看見,祝溫書要怎麼解釋?我跟你叔叔…

在線試讀

祝溫書令琛免費閱讀全文第41章  

精彩節選


一開始, 令興言一個人站在門口。
後來天『色』暗了,他帶著兒和保姆一起在門口。
「爸爸,我為什麼不能回家?」
令興言蹲在角落,抱着膝蓋, 上眼皮困打架。
「再。」
令興言把兒抱進懷裡, 「咱再, 說不定你叔叔很快就搬走了。」
「為什麼?」
令思淵忽然睜大了眼睛, 「我不叔叔搬走。」
令興言噎了, 敷衍道:「你現在還不懂, 長大就明了。」
「爸爸每次都這麼說。」
令思淵努嘴嘀咕, 「我已經長大了, 我八歲了,不是三歲小孩了。」
令興言打了和哈切,不再說話,便把備用機拿出來給令思淵看動畫片。
大概是聽到了響動, 剛回家的鄰居往這邊走了兩步。
「你怎麼在這兒蹲着呢?」
令興言說:「鎖壞了,人修。」
這棟樓一層就兩戶, 兩家人常在電梯里遇見,家裡又都有同齡小孩,所以關係還不錯。
「那你來我家吧,這天怪冷的。」
到有小孩, 令興言也沒拒絕。
開門時,鄰居突然起什麼,問道:「你家親戚呢?」
令興言:「什麼親戚?」
鄰居「哎呀」一,滿臉驚訝,「你不知道嗎?
傍晚有對老夫妻在滑滑梯那邊兒挨個問呢,說是你家的遠親戚, 來投靠的,問你家在哪棟哪層。」
幾個大人突然安靜,都嗅到了危險的味道。
令興言今天本來就是因為接到了保姆的電話匆匆趕回來,聞言,他看了保姆一眼,示意她看好孩,隨即便朝小區物業監控室走去。
-客廳只開了一盞小燈,堪堪照明沙發一角。
藉著微弱的光,祝溫書抵着門,後背硌着令琛的手掌,漸漸感覺到他的體溫回暖。
也不知就這麼抱了多久,祝溫書始終法放鬆,雙腳開始有了酸麻的感覺。
但就這麼去成體統啊,一兒被令思淵看見,祝溫書要怎麼解釋?
我跟你叔叔在進行肢體上的友好交流?
到那個場面,祝溫書好不容易平復來的心跳又開始加速。
這時,祝溫書聽到門外似乎有動靜,連忙推了令琛一。
這兒的令琛似乎已經沒了防備,順勢就被推開。
踉蹌後退了幾步,依然垂着頭,皺巴巴的衣服松垮罩在上,像個脆弱的病人。
讓祝溫書產生一種,她剛剛是不是太用力的錯覺。
要稍微補救一,她伸出手,在碰到令琛的前一秒卻倏然收回。
「你是不是喝多了?」
祝溫書問完,還用力嗅了嗅,沒聞到一絲酒精味兒。
但令琛此時的狀態真的像個醉漢。
他垂着頭,手『插』在兜里,肩膀垮着,不復往常挺拔的姿,倒像回到了中那兒成日窩在教室後排的模樣。
「嗯。」
他低低應了句,「喝多了。」
「噢,那……你早點休息吧。」
祝溫書剛反手去『摸』門把手,伸出的手腕被人拉住。
「剛來就要走?」
「我就是來看看——」「這就看完了?」
祝溫書:「……」「那……」沉默片刻,祝溫書很真誠地發問,「我還要怎麼看?」
說這話的時候,祝溫書瞥見令琛頭髮上似乎有幾片紅『色』的紙張碎屑。
她意識墊腳,朝他靠去,看清那是什麼東西。
兩張臉逐漸靠近時,呼吸一交錯,令琛忽然像個彈簧似的後仰。
「也不必這麼看。」
祝溫書:「……」這人怎麼回。
剛剛還把她往懷裡拉,這兒卻像個貞|潔烈|女似的,稍微靠近點兒就跑八百米遠。
「你頭髮上的東西。」
令琛聞言「哦」了,抓了把頭髮,幾片漏網之魚飄落。
祝溫書仔細看了眼,似乎是百元鈔的碎屑。
即便令琛有錢,也不是個在家撕錢玩兒的人。
祝溫書心頭沉了,直覺剛剛這個房裡應該發生了些不太好的情。
但看令琛此時的模樣,她不,也沒立場追問。
只是到這家裡還有小孩,祝溫書忍不住提醒。
「毀壞人民幣是犯法的。」
她的視線逐漸移,看着還緊握着她手腕的那隻大手,心裏有簌簌的響,「調戲人民教師也是犯法的。」
令琛:「……」他倏地鬆開手,慢慢站直了,「知道了,祝老師。」
其實祝溫書也被己這不過腦的話弄有點不在,於是連忙轉移話題。
「我今天在學校門口遇到一對老夫妻,說是令思淵的太姥姥太姥爺,淵淵有點害怕,我看他又坐車跟着,所以不放心。」
「沒。」
令琛說,「是我外公外婆。」
到剛剛在樓聽到老夫妻的咒罵和令琛先前的頹敗,祝溫書盯着他的雙眼,小問:「那你還好吧?」
令琛歪着腦袋,伸手『摸』了『摸』腮,「有力氣犯法,應該還算好。」
什麼叫搬起石頭砸己的腳。
祝溫書:「……我走了,明天還要上班。」
說完也不令琛回應,抓起放在玄關上的包就走。
令琛真就沒再說話,只是看了眼她手裡的包,然後就靠着牆看着她開門,出去,然後關門。
見他這麼坦然又淡定,祝溫書也裝作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挺胸抬頭地走了出去。
直到她祝溫書在電梯處遇到了剛剛上來的令興言。
他好像一點都不驚訝,開口就是:「要回去了?」
祝溫書:「……嗯,我過來是因為放學發生的情。」
她把那對老夫妻的情複述一遍,又說:「我看淵淵好像完全不認識他,所以也跟你確認一,如果次他再來學校,我心裏也有底。」
「是這麼個關係,但是……」令興言撓了撓腦袋,「總之今天感謝您了,不過有次,麻煩你還是千萬別把孩交到他手上,而且請一定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或者給盧曼曼打電話也行,我把她號碼發給你。」
祝溫書點點頭:「好,那今天沒出什麼吧?」
「沒,淵淵在鄰居家,我現在去接他。」
提到這兒,令興言一臉晦氣,「他跟着小區裝修工人混進來的,真是防不勝防。」
着這是人家家,祝溫書也沒多問,「那我先走了。」
「行,您路上注意安全。」
祝溫書跨進電梯,令興言突然又叫住她,「你剛剛在我家——」「聊天啊。」
祝溫書立刻接話,「我就聊了兩句。」
「哦。」
令興言點頭,指着她手裡的包,「但你拎的是我家保姆的包。」
祝溫書:「……」她慌忙跑回去,剛要敲門,門就開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