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辰天辰雨《功定山河》全文閱讀_(功定山河)全文閱讀

辰天辰雨《功定山河》全文閱讀_(功定山河)全文閱讀

2022-09-20 17:44 作者:一隻小田鼠

章節介紹

宇國建國七年,王公貴族,世家門閥,前朝遺老,朝廷官員派系叢生 辰家夾在其中,左右不得動彈,看辰家如何在這樣的困境中闖出一條生路

在線試讀

第4章 各方勢力登場

宇國大京,永順七年,七月十四。

距離太子落水已經過去了一天,天空中下起了大雨,雨滴打在養心閣前廣場上,一片水霧,朦朦朧朧,看不清楚。房檐上滴落下來的雨水已經連成了一條線,數十條雨水連成的線形成了一個面,透過這個面看着朦朦朧朧的雨,雨中隱隱約約快步跑來一個人,臨近了,才看出出來是披着蓑衣的拱衛司姬鋼。

「臣參見陛下,吾皇萬歲萬萬歲!」

皇帝沒有讓姬鋼站起來,就讓他那麼跪着,拱衛司也是時候敲打一下,皇帝這樣想着。

姬鋼跪在地上,想着這事該怎麼說。

一個時辰前,在拱衛司大獄。

「指揮使,造船的匠人,維護的匠人,負責太子府邸小湖的奴僕凡是牽涉此事的人共計三二十人都在這裡了,下官已經派人檢查了這些人的口腔身體,避免其中混有死士,自殺身亡。」拱衛司的一個小頭頭在姬鋼旁邊低聲說。「這些人下官已經安排人在審問了,您可要…..」

「走吧,這些人一個都不能死,死一個都是你我的責任。」

大獄裏空氣不流通,一股悶熱,不知道是什麼腐爛的味道瀰漫在其中,「讓他們互相揭發,看沒有什麼來了時間不長的人,其他人不認識的人。」

姬鋼皺着眉頭從其中走過,身為朝廷人人都害怕的皇帝的一條狗,最重要的是解決皇帝的事,皇帝的是辦好了,那麼他依然是皇帝的一條好狗,依然要大狗看主人,可以如果辦不好了,那他就回成為皇帝的一條好死狗,死了,才能讓別人放心,死了,就真的不會在咬人了。

姬鋼想起五年前的一個夜晚,那是一個血紅的夜晚,那是審訊前任指揮使的夜晚,那一天晚上,他用盡了所有辦法,他抓來了什麼前任指揮使的家人,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知道的答案。

那一晚,前任指揮使崩潰了,成了一個瘋子,成了一個傻子。崩潰不是從肉體開始的,而是從心理開始的,他突破了前任指揮使的心理防線,每個人都有弱點,只要找到了弱點,就一定可以知道想知道的答案。

「姬鋼,有結果了沒。」

「稟皇上,所有的口供在這裡了,其中……」

「起來,下去吧,繼續查。」

姬鋼倒退着出了養心閣。

「這些前朝遺老們,沒有把你們殺完是還想着光復嗎?」是的,所有的證詞口供都指向了這些遺老舊臣。

「哼,朕給你們吃給你們喝,都是一些酸儒文人,真當朕不敢動你們嗎。」

古韋這個時候正在一座秘密的庭院中,這座庭院裏面有兩個人。

「這件事辦的很不錯,我會安排給你到一個地方,等這個事情過了會給你一個新的戶籍。」

「古大人,小人全憑古大人吩咐。」

「來,吃着,喝着。」

「古大人客氣。」

一陣觥籌交錯。

突然,一聲杯子落地的聲音打破了這個美好的時光。

精美的木几案上擺滿的美味珍饈這下也灑落了一團,菜湯,白酒,還有那顆即將從桌子上滾落到地下的花生米。

桌子上趴着的人身體一抽一抽,臉色已經醬紅,眼睛死死的盯着古韋,「為什麼…」

古韋沒有說話,對即將要死的人沒有必要說,在計劃沒有成功之前只有執行的幾個人可以知道,其他的細節不能告訴任何人。

古韋從懷中掏出了一塊令牌放入了桌上趴着的人的衣裳里,里外包好,就像貼身藏着的一樣。

眼看着桌子上的人不在動彈,從懷中有取出一塊藥丸吃了進去,酒水了有毒,這個人喝的太多了,古韋也喝了,只有吃了解毒藥才沒事。

古韋招了下手,對快步過來的人說,「收拾一下,去除你我來過的所有痕迹。」

這個地方本身也是秘密的,就是古韋用來以備不時之需的,所以明面上是查不出來任何痕迹的,官方上能查到人庭院的主人和修建的人已經全部不在大京了,所以只需要去除他們來過的痕迹,不需要其他的動作了。

「太子殿下,您怎麼起身了。」

「不礙事的,愛妃。」太子落水過去了一天,對外說沒有任何好轉,其實關上門以後已經可以活動了,礙於目前皇帝的布局沒有對外露面,一切要裝作很嚴重的樣子,只有這樣子才能釣出大魚。

「此事你萬萬不可同別人講起,其實涉及的父皇的謀劃,你是父皇和我相信的人,所以才讓你貼身照顧,其他的侍女家僕全部不讓靠近。」

「妾身知曉,妾身萬萬不會亂說的。」

皇帝和太子真的覺得太子的妃子是不會亂說嗎?當然不是的。要知道太子的愛妃正是朝廷三大異姓王的最後一位,是朝廷武將另外一位柱石的劉家劉燕衡,而太子妃正是劉燕衡的女兒。

皇帝和太子這樣安排,正是想讓劉燕衡集團知曉此事,安撫住劉燕衡集團,必要的時候要伸出援手。畢竟,只有太子上位了,劉家才還能繼續保持住這樣的繁華。

這下,宇國的各方勢力目前都跳進了這個漩渦裏面。有以皇帝為中心的皇家勢力,有以辰老元帥為主的西北軍勢力,還有以當朝丞相古韋為主的部分官員勢力,已經以前朝遺老世家財閥為主的部分勢力。當然,其中還有很多人跳在了圈外,看着這攤渾水也不願意亂趟。

三角的關係是最穩定的,一旦突破到四角,勢力平衡反倒是最不安全的。現在各個勢力都做好了準備,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在暗暗布局。

各朝各代,建國以後,都會死一批人,縱觀中國古代歷史,不外如是。大京的這些人讀慣了史書,都明白這個道理。既然不願意把自己的命交給其他人,也不願意交出自己的勢力能量,更不願意交出萬貫家財榮華富貴,那就爭去吧,爭一個頭破血流,爭一個雨絲網破。

大京的雨還在下着,大京城中許多人不約而同的抬頭望着天空,各懷心事,各有鬼胎,各個都有自己要去爭的理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