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洛兒齊銘《夫君她文武雙全》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蘇洛兒齊銘)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蘇洛兒齊銘《夫君她文武雙全》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蘇洛兒齊銘)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0 17:45 作者:西福克蘭島的白筱筱

章節介紹

齊銘風流俊逸,家世良好,無憂無慮蘇洛兒膚白貌美,生人勿近 本是毫無關係的兩個人,因一次意外互換身體 身體互換後,齊銘真是哪哪都不對勁,每天吃不好穿不暖的,這些都是次要,最可怕的是每月還要忍受那事兒 「什麼,他們合計要把我許配給太傅家的長子紀雲河」 齊銘徹底憤怒…

在線試讀

第3章 落水

馬車晃晃悠悠的來到齊國公府門口,正紅朱漆大門頂端懸着黑色金絲楠木匾額,上面龍飛鳳舞的題着幾個大字,「齊國公府」。小廝也早早在門外等候。

「威遠將軍府到~。」隨着一聲響亮的吆喝。蘇洛兒跟着劉氏進入齊國公府中,一進院,正中一條青灰的磚石路直指廳堂。磚石路高高壘起,兩旁是清澈見底的蓮花池,池水清澈見底,幾條肥碩的金魚游來游去,可見是主人精心愛護過了的。

府中此時也是熱鬧非凡,京城多半人家都收到了邀約。

「你不是對太傅家的二公子有意嗎,今日他來了嗎」說話的正是大理寺少卿家的大小姐傅嫣然。只見她用袖子戳了下身旁的女子,語氣略帶戲謔道。

身旁的女子自是聽出了語氣中的戲謔,忙道;「哎呀,嫣然姐姐你胡說什麼呢,我什麼時候對他有意了,你不要胡說。」少女的臉頰上染上了些許紅暈,看似羞惱,實則眼神忍不住向對面瞟去,既想讓他聽到又害怕讓他聽到。

蘇洛兒跟隨劉氏從中走過,蘇洛兒自是目不斜視,可蘇柳兒就不一樣了,伸着好奇的頭左看右看,忍不住誹腑道「這齊國公府可真是富麗堂皇啊。」

自然也看到了平日里與自己交好的姐妹,若不是要和母親去正廳拜會齊國公夫婦,自己早就想找姐妹去了。

「是威遠將軍府家的來了啊,快坐快坐,怎麼來的這麼些晚。」說話的正是齊國公府家的大娘子秦氏。四十左右的年紀,堆滿笑容的臉上幾乎不見什麼皺紋。丈夫也是百依百順,結婚多年從未納過小妾,光這一點不知道遭到京城中多少貴婦的羨慕。

眾人隨着目光看去,太陽的餘暉灑下來照在三人身上,刺的眾人有些睜不開眼,直到跟前才算是完全看清了模樣。為首的婦人端莊得體,身旁跟着的少女也嬌俏可人,倒是後面的那個,低着頭看不大清相貌。

「想必是大將軍家的三小姐了,之前就聽自己的狐朋狗友提起過,將軍府家的三小姐膚白貌美,模樣是一等一的好,滿京城也挑不出來第二個!唉,只是性子太過冷談怎麼搭話都不理。」齊銘站在秦氏身邊好奇張望,卻沒有看清狐朋狗友口中的「一等一的好相貌」!忍不住誹腑道「好歹是將軍府家的小姐,這麼小家子氣的很。」

「啪」的一聲,齊銘疼的叫了一聲「娘,你幹嘛啊。」話音剛落,齊銘有些羞惱,廳中這麼多人都看着呢。「叫你幾聲了,你也不應,想什麼呢,讓你帶着威遠將軍府的兩位小姐去外面逛逛,和外面的小輩都熟絡熟絡。」

今日宴會齊陽和齊桓都因為職務抽不開身,淳哥兒還小,今日也貪睡便沒有抱出來。秦氏身邊便只來了平時沒什麼事的齊銘了。

齊銘也是那種記吃不記打的人,他早不想待在這裡聽長輩們的盤問了,聞言便一口應下,走到蘇洛兒她們面前說道「走吧,我帶你們出去熟絡熟絡。」

語氣中頗為自得。

「你看,我這小兒子就這樣,天性頑劣,不知道讓我操了多少心,將軍夫人莫怪罪。」秦氏笑眯眯的對劉氏道

「哪裡的話……..。」

蘇洛兒隨齊銘走出廳堂,身後的聲音漸漸微弱,直至消失不見。

齊銘回頭道「現在離宴會開始還有小半個時辰,二位姑娘想要賞燈嗎,往南走有條鏡湖,那裡燈景最好」

天色漸漸昏暗,剛剛的太陽餘暉現在連個尾巴也不剩了,但齊銘還是看清了蘇洛兒的面容,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他長這麼大還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人兒。膚白如雪,巴掌大的小臉上,一雙狹長的丹鳳眼古井無波,對上蘇洛兒的眼神後,不過片刻,齊銘便移開了目光,那目光太過冷峻,看自己時彷彿在看一個死物。

「那個,二位自便吧,王兄還在那邊等着我呢」齊碩的心砰砰直跳,竟比之前知道要去父親房中挨罵時還要緊張,隨便編了一個名字,便告辭離開。

蘇柳兒並不想去燈會,她還着急着要找自己相識的姐妹敘舊呢,但出門在外禮數總要做全,便客氣的詢問了一句要不要留下來陪她。蘇洛兒自是道謝婉拒,她還是喜歡一個人待着。

「那我先走了,你也別逛太晚,宴會馬上開始了。」這次可是請了京城最有名的戲班子呢,當然,後面這句蘇柳兒沒說,估計蘇洛兒也不會感興趣。

「嗯」

鏡湖岸邊種了一圈垂柳,花燈掛在柳枝上,風吹燈影晃動,水面燈光月色重疊,泛着粼粼的光芒。鏡湖邊上人煙稀少,大多人都在宴會上。

蘇洛兒和如意沿着堤岸慢走賞燈,如意突然腹痛,尷尬地請示主子。蘇洛兒讓她先去凈房,自己端坐在長椅上,定定地望着湖面上的明月倒影,身後是戲台那邊傳來抑揚頓挫的唱戲聲,可見,宴會已經開始了。

坐着坐着,餘光忽然掃到一處身影,以為是如意回來了,蘇洛兒起身,沒想到剛轉過頭去,身後竟詭異般的多了一個人,月色下男人一襲黑衣,根本看不清楚此人的長相。

剛想出聲,對方就將她拽進懷裡,同時用帕子捂住了她的嘴,蘇洛兒口鼻被堵,只能一邊拚命掙扎一邊努力掙脫對方的鉗制,可掙着掙着,身體突然無力起來,視線也漸漸模糊,近處的花燈越來越暗,直達融入夜色,只剩一片漆黑。

蘇洛兒慢慢閉上了眼。

「喂!幹什麼呢,光天化日的!」吼完這句話的齊銘突然有些尷尬,他抬頭看向浩瀚無垠的夜空。隨即又搖了搖頭,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

齊銘腳步飛快的朝這邊衝來,邊跑邊喊「抓賊,抓賊啊。」叫喊是有效果的,湖邊上的人聽到喊聲都紛紛側目。

黑衣人顯然也有些驚慌失措,兩個人是無法離開的,情急之下,黑衣人只能將蘇洛兒丟入湖中,自己一個翻身幾下蜻蜓點水般的越過湖面,轉眼就消失在了陽光照不到的黑暗中。

齊銘跑至岸邊,水波拍打着蘇洛兒的身體,她正一點點的下沉。

齊銘生平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面,不知怎地,他的心也跟着糾了起來,腦海中不斷浮現出蘇洛兒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已經有人因為自己的叫喊朝這邊趕來了。但齊銘看着水裡那越漂越遠的身影。心一橫,飛速脫下自己的外袍,便躍入水中,憑着本能去追水底的身影。

藉著衝下來的那股勁,齊銘還真的抓到了水中人。將人攬到懷裡,齊銘大喜,準備抱着蘇洛兒向岸邊游去,然而下一刻,他突然慌了起來。

完蛋了,光顧着救人,忘了自己不通水性!

齊銘急的撲騰起來,可懷裡還抱着一個昏迷不醒的人兒,任他如何撲騰也無法鑽出水面。憋氣越來越難,齊銘也開始向下沉,遠處岸邊星星點點的人影也開始變得模糊,死亡的恐懼湧上心頭,齊銘突然有些後悔,自己與將軍府的這位三小姐不過只有一面之源。

齊銘扭頭看向懷中的女人,本想鬆開她獨自逃生,可對上蘇洛兒安睡一般的姣好面容,竟鬼使神差的吻了上去,將口中為數不多的氣息渡給了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