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黎京曄阮喬喬)_《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全文免費閱讀

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黎京曄阮喬喬)_《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全文免費閱讀

2022-09-20 20:39 作者:黎京曄

章節介紹

這具身體是阮家的二小姐,現在嫁給了黎家三少,黎京曄,也算是強強聯合吧,前提是阮喬喬不是個傻子的話黎家在乾城是一個大家族,黎京曄則是剛剛當兵歸來,身上有很重的殺伐之氣阮喬有些頭疼她現在身子骨太孱弱,又對這裡不夠了解穩妥起見,還是先待在黎家,扮演好痴傻的阮喬喬比較…

在線試讀

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第1章  

精彩節選


乾城。
黎府大喜,宴滿城賓客。
大街小巷擠滿了圍觀的人群,都想沾沾黎家和阮家的『喜』氣。
黎家三少和阮家二小姐結親那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奈何,這阮家的二小姐,阮喬喬是個天生痴傻之人。
黎家三少,黎京曄呢?
也是昨日才剛剛歸家。
今日就被迫迎娶了阮家二小姐。
人群中聚是看熱鬧的,但也無不在惋惜黎家三少。
不過也有人嘀咕。
這黎家三少在戰場上腥風血雨慣了,現如今娶了阮家二小姐這位嬌滴滴地精養着的小女娘,這婚後還不知道怎麼雞飛狗跳呢!
也有人疑惑,黎家三少聽聞是掌兵,怎麼就心甘情願地娶了一個傻子呢?
要說這阮家的二小姐也真的是奇葩。
其他的痴傻之人就算不能自己如廁,但是吃飯穿衣這些也都是會的。
偏這阮家二小姐,什麼都不會,什麼都需要人伺候着。
無論人們怎麼疑惑編排,迎親的隊伍絲毫不受影響一路敲打着往城東而去。
迎親花轎悠悠蕩,嗩吶花鼓聲聲揚。
阮喬喬端端正正地坐在八人抬的紅色鑲金花轎之中。
她身着鳳冠霞帔,紅唇皓齒,一條流雲紗絲帶緊束在纖細的腰肢上,恰到好處地勾勒出她玲瓏有致的身材。
撒喜糖,放鞭炮,一路熱熱鬧鬧,沿途吹吹打打。
到了黎家,喜轎被緩慢地放在了地上。
轎子里坐着的阮喬深吸了兩口氣,緩了緩自己被搖晃得快要吐出來的胃。
真的是,這轎子要在再多晃蕩一秒鐘,她都不能保證自己能否還完好並且乾淨地坐在轎子里。
好不容易把那股子噁心的感覺給壓下去了,阮喬聽到喜婆大喊:「請新郎官踢轎門啦!」
阮喬滿頭問號,踢什麼轎門?
現在是什麼情況?
還沒等她思考出個所以然,她就感受到一股勁風向著轎簾橫掃而來。
是個人都能看出來,黎京曄渾身都散發著一股子陰森。
不過大家也都能理解,畢竟誰都不會想娶一個痴傻之人做自己的正房的。
阮喬好險沒有直接摔出轎門,她連忙把雙手都撐在了左右兩邊的木板上,才堪堪穩住了自己的身形。
紅蓋頭下,阮喬忍不住爆粗:「卧槽,這是想謀財害命嗎?
!」
就在阮喬惱怒之際,一隻骨節分明,修長但卻長滿細繭的手從轎簾伸進了花轎之中。
看了一眼,猶豫了幾秒鐘,阮喬便把自己嫩白如蔥尖的手遞了上去。
黎京曄承認,他剛剛踹門的時候用的力氣稍微大了點。
隨即想到這轎子中坐着的是一個痴傻之人,什麼都不懂,他也沒有必要把氣撒在她身上。
在喜婆的注視下,他還是緩緩地把手伸進了轎子裏面。
或是沒想到女子的手這般細膩柔軟,轎簾外的黎京曄明顯的怔愣了一下。
阮喬在那隻修長有力的手的引導之下,款款地起身,下了花轎。
黎京曄牽着阮喬的手進了黎府,穿過賓客,走到了燃着精緻紅燭的堂前,堂前端坐着一對華貴優雅的夫婦。
他們便是黎京曄的父母。
如今黎家的當家人和當家主母,黎虞山和林韞宛。
喜婆跟在他們的身後進了廳堂,開始高呼:一拜天地。
阮喬:什麼鬼?
什麼就拜天地了?
阮喬愣在原地,有些抗拒,想她還是黃花大閨女一枚,怎麼突然就成親了呢?
喜婆只當是阮喬聽不懂,上前一手輕扶着阮喬的手肘,一手按着她的肩膀。
微微一用力,阮喬直接就跪了下去。
雙膝突然着地,疼得阮喬淚珠子差點掉出來。
強忍着弄死這個喜婆的想法,阮喬告訴自己:忍!
多年的職業生涯告訴自己,現在形勢不明,貿然行動只會給自己招來麻煩。
阮喬隨着喜婆的動作完成了一整套的拜堂流程。
在夫妻對拜的時候,阮喬透過朦朧的紅蓋頭看到,對面的男人只是微微點了點頭,連腰都沒有彎下。
而自己,卻被喜婆壓着來了個九十度的大鞠躬。
阮喬無語,憑什麼都是人,兩人的差距就這麼大!
最後,喜婆高喊一句:「送入洞房」。
阮喬鬆了一口氣,她終於有機會能夠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阮喬被送回了房間,等了一會,感覺到房間里沒人之後,阮喬直接就把蓋頭從自己頭上拽了下來。
按理說,喜房中是要留最少一個丫鬟照顧新娘的。
可能是欺負阮喬喬是個傻的吧,現在房間內一個人都沒有。
不過這倒是方便了阮喬。
阮喬起身打量了一圈房間內的擺設,確定沒有危險之後才長舒了口氣。
她在房間內慢慢踱步,一邊思考着自己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她還在轎子里的時候,其實接收了一股陌生的記憶。
不過那個時候,她差點都被晃吐了,根本沒時間管什麼記憶不記憶的。
她要先屢一下自己的思路。
首先,她能夠肯定這句身體並不是她的。
因為她原名叫阮喬,她有聽到這裡的人管這幅身子的主人叫阮喬喬。
其次,她本身是二十一世紀特種僱傭兵的一名軍醫,她身上遍布傷痕,這具身體卻光潔白皙,沒有絲毫疤痕,一看就是養尊處優的嬌小姐。
最後,她明明記得。
她在出任務搶救戰友的時候,被一槍直穿心臟。
身為軍醫,她很清楚。
這種情況下,她是沒有一絲存活下來的可能的。
可是,她卻在阮喬喬的花轎中醒了過來。
阮喬喬,阮喬,一字之差,天壤之別。
阮喬喬天生痴傻,今早也不知怎的就失足掉進了湖裡。
或許正是因為原主溺亡,阮喬才會機緣巧合魂穿到了她的身上。
可阮喬喬真的是『失足』嗎?
身為軍醫,首先是一名軍人,阮喬對任何事任何人時刻都保持着警惕和懷疑的態度。
雖然阮喬喬的記憶都還在,但是因為痴傻,記憶多是雜亂不堪的。
而且這具身體不只是痴傻,還有些羸弱,嚴重的哮喘。
使得阮喬覺得自己隨時都可以為自己準備後事。
阮喬嘆息了一聲。
她現在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雖然她一直都在試圖離開僱傭兵組織去過新的生活。
可如今魂穿到這樣一副身子里,不好好調養的話,她怕也是沒多久好活了吧?

阮喬按了按太陽穴,思索着今後該怎麼辦。
她剛剛梳理了一下阮喬喬的記憶,再結合剛剛聽到的。
她現在所處的這個年代,剛剛推翻了皇權的通知,進入了軍閥時代。
跟二十一世紀時動蕩不安的民國有些相似。
這具身體是阮家的二小姐,現在嫁給了黎家三少,黎京曄,也算是強強聯合吧,前提是阮喬喬不是個傻子的話。
黎家在乾城是一個大家族,黎京曄則是剛剛當兵歸來,身上有很重的殺伐之氣。
阮喬有些頭疼。
她現在身子骨太孱弱,又對這裡不夠了解。
穩妥起見,還是先待在黎家,扮演好痴傻的阮喬喬比較好。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