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慕容卿宸,軒轅澤)斂情辭殤_(斂情辭殤)完整版在線閱讀

(慕容卿宸,軒轅澤)斂情辭殤_(斂情辭殤)完整版在線閱讀

2022-09-20 20:40 作者:星河笑顏

章節介紹

月籬有女,出生不凡 清傲如天邊皓月,自出生起便送於宮外 江湖上名聲大噪,暗中勢力遍布各國 默默陪在心上人身邊三載 雖身患重疾嘆世態炎涼,卻也嘗遍人間冷暖 宮內,宮外原本這一生都不會再有交集,卻因朝政動蕩,回到宮內,打破了沉靜的局面,一切都開始變了…… 自此,皇…

在線試讀

第3章 問於萬事通,夢中在回顧

京城某處茶樓內。慕容卿宸一襲白色紗衣,水藍色衣裙,走進茶樓,來到茶樓一隅,只見一年過半百的老者,身穿蓑衣,臉上蓋着草帽,躺坐在茶樓一隅。

慕容卿宸走過去,饒有興趣的說道:「有生意——不知閣下接——還是——不接?」

只見那老者拿走擋在臉上的草帽嘿嘿的笑道:「接!當然接!小老兒就靠這生意吶。」

慕容卿宸一雙明眸藏在紗帽的紗幔後,看不出神色。

老者見狀又嘿嘿笑了兩聲道:「姑娘的生意可是跟暗閣有關?」

慕容卿宸聞言輕笑,輕輕打開紗幔,露出容貌回道:「不愧是萬事通問心問先生。」

問心笑意更濃:「姑娘也不簡單,不僅知道在哪能找到問某,還知問某姓甚名何。」

慕容卿宸不以為意,似是漫不經心的說道:「這廖風齋不正是閣下的么?」

世人皆知,萬事通此人神秘無比,無一人見過其真的容貌,每一個見過他的人。所描述的容貌都不同。

問心笑而不語,話鋒突轉:「慕容長然,出生之時,火鳳轉世,大雪驟停,紫鳳宸星現世。鳳凰涅槃非死即為生,一生註定不凡」看着她問心停了停接著說道:「可惜啊……實在可惜,小老兒只問姑娘一句。國家重要還是命重要?」

慕容卿宸皺着眉,臉上染着些許不快回答道:「國便是家,家便是國,若國家沒了,一人苟活於世又有何意義?」

問心聽後卻大笑起來:「哈哈哈……」大笑聲引來了不少的賓客注目,二人均視若無人。

問心笑過後道:「慕容家的人果然都一樣!」

慕容卿宸眉頭皺的更緊:「前輩這是何意?還請賜教!」語氣中隱約染上不快。

問心當做聽不出她語氣中的不快。垂下眼眸自顧自的說了句:「都是看似無情卻又重情至極,深情卻從不自知。」說完抬眸看向她,似是安慰自己般:「姑娘的時間並不多。在下勸姑娘一句莫要等到失去後才知道珍惜。」

慕容卿宸回想他的話,心裏總是感覺莫名其妙,但面上卻沒有過多的流露:「還請前輩直言。」

問心瞭然一笑又賣起關子來:「老朽做的是交易的買賣。姑娘要是想知道答案還請姑娘答應老朽一個條件。」

慕容卿宸自是知道他做的是交易的買賣,但從未聽說答應他條件也算交易啊?一時脫口而出:「條件?什麼條件?」

問心見她這樣,還以為自己會讓她做什麼不仁不義之事的模樣,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放心,老朽讓你答應的事情。只對你有利而無害!」

慕容卿宸聽後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前輩但說無妨。」

問心這才認真的說道:「日後姑娘莫要強求不屬於自己的緣分,原本那兩人與姑娘是兩世的情份,是愛是恨全憑姑娘一念之間,至於最後是不是良人,亦要看姑娘日後怎麼決斷。」

慕容卿宸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問心看她聽進去了,這才回歸正題上:「最近暗閣左使將在關洲娶親,而他娶親之日必遭大難,若姑娘這時不計後果的救了他,日後暗閣四使定能為姑娘所用!」

慕容卿宸這回爽快的答應了。

問心看着道謝欲要離開的人,最終還是問出口:「姑娘就不問問不計後果的後果嗎?」

慕容卿宸堅定的回道:「不管結果如何我都得去,不是嗎?」說完微微一笑,行了一禮,放下紗幔轉身離開。

問心看着這個只有十六歲的姑娘,原本可以遠離爭鬥,不必再管帝王家的事,可天偏偏不遂人願,將這一國運數壓在這個姑娘的身上。

可悲可嘆……可悲可嘆!

結果如何不早已有了定數嗎,只憑她一個女子又怎能扭轉乾坤?

只可惜,這場有聲亦無聲的戰役,又要有許多的人白白犧牲了。

但願她可以「一將終成萬古枯!

問心最後似是無奈,似是心疼的笑了笑,扯下那張年過半百的人皮面具,露出原本的樣貌,年紀左右不過弱冠之年,面若潘安宋玉,比之更甚。

問心看向玄關處。那年過半百的老者,與剛剛自己扯下的人皮面具別無二致,隨後起身追隨老者一道而去。

不知幾年後,她才知道,那個年過半百的老者。知曉天下事的人,在她離開後,銷聲匿跡,自此江湖一代名人離世,只留下一座孤墳,墓碑上書十六字「一生傳奇,青史名垂,世人書之,萬古長流。」

短短十六字概括了老者的一生。

關洲,慕容卿宸乘快馬日行千里,三天三夜趕到此地。地處錦國與均洲的交界處。

慕容卿宸隨着問心給的位置和詢問路人,找到了新娘子啞姑的家。

啞姑父母雙亡,自幼便於暗閣四使得天絕相識,天絕為感謝她曾照顧雙親多年作為報答便娶了她,於兩日後成親。

慕容卿宸找了一家客棧住下,思索着暗閣的事情……

暗閣閣主不明,此人神龍見首不見尾,除非要緊之事外,從不回暗閣,四使分別為司宇,天絕,火舞,紅葉四人兩男兩女,為暗閣立下不少偉功。

司宇:素以「清風笛」為名,一笛一劍霜寒十四州,未入暗閣時,此人行俠仗義,劫富濟貧,一己之力名揚十四州,入暗閣後,也是除掉一些惡事做盡的富甲之人。世人提起皆喚他「清風公子」人如其名清雅無雙。

天絕:素以「明月劍」為名,舞的一手好劍法,拜師於神州島「雲墨澄」。此人劍法快的出奇,堪稱鬼法,自創劍法名曰「鬼影」世人提起皆喚他「鬼將明月」人如鬼魅般神出鬼沒,一身黑衣彷彿就是他的證明。

火舞:彈得一手好曲,身邊時常可見她的玉琵琶名曰「彼岸」乃是上古神器。更有一曲肝腸斷之稱。

紅葉:擅長毒術,醫術都堪稱一絕,師承江湖傳說中的毒師蘭情,據傳蘭情與玄智子等人皆出自神州島。

慕容卿宸想着有機會一定要結實,不然以她一己之力是萬萬不可能打得他們的,若是他們四人聯手,她怕是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扉時,慕容卿宸腦海中閃過一個白衣少年離去的背影。

她不知道那人是誰,只在她夢中出現過,可是這一出現竟然出現了二年有餘,她問過身邊的所有人,可所有的人都說那是一個夢,三年前她因無法接受語妃娘娘的事情而生的一場大病,可當她仔細詢問是什麼病時,卻無人知道……

但她心裏明白,若真的是夢,那她身邊的玉扇作何解釋?一到竹屋便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感覺又從何而來?

若說竹屋的感覺因為自己在那裡生病而產生的恐懼,可玉扇吶,它不是月籬的產物,還有玉扇背面提的詩詞清晰可見,那是兩個人的字跡,後半首字跡娟秀靈動不失大氣典雅,前半首字跡形神兼備、氣勢磅礴,盡顯心中大志。後半首是她所作,前半首明顯是一個男子的筆跡……

想到這,她從懷裡拿出摺扇。

摺扇的邊骨是由玉做的,雕刻着蘭花,正面是一幅畫,畫上的地方是她夢裡少年離去的地方,也是南漠竹林深處的竹屋。

畫面上一白衣少女翩翩起舞,一白衣少年席地而坐,正全神貫注的注視着女子,兩人皆是白衣,與竹林的翠綠竟毫無違和感。

不用多說,那少女便是她。那舞名喚「相思」少年正是離去的白衣少年,依舊是辨別不出樣貌,到給人的感覺就不是普通人……

翻過背面是她二人合作的詩詞。

「江南煙雨,小橋流水卧閑堤,柳垂江上釣白理。

疏影古意,執酒憑窗訴往昔,俯嘆紅塵人來去。

煙陽花期,伊人陌上輕聲泣,青梅竹馬未相依。

檐下雨滴,煮雨烹茶伴古稀,半日浮生偷來歡。

紅妝嫁衣,曉月軒富彩依稀,燭紅搖曳想思句。」

「斷雁凄凄,落月斜陽歸晚夕,聲渡寒湮歿風絮。

灞橋分離,你折柳守了日夕,他打馬絕塵一騎。

陌上初遇,回眸一笑一肆睨,轉身一瞬三生記。

桃花一里,那年樹下雙飛翼,如今枝上誰連理。

良人嘆息,你是誰的少年玉,誰是你的結髮妻。」

她初次夢見他也以為只是一個普通的夢,可這個夢卻越來越頻繁,讓她不能忽略,只是在夢裡的人,現實中如何去尋。兩年來,她有意無意的去尋人,可天地之大,找一人談何容易,還是一個不知樣貌的人,自此她再也沒有回去過竹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