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我把你當哥罵,你把我當老婆養(周隅王秋楠)_《我把你當哥罵,你把我當老婆養》全集免費閱讀

我把你當哥罵,你把我當老婆養(周隅王秋楠)_《我把你當哥罵,你把我當老婆養》全集免費閱讀

2022-09-20 20:48 作者:霧重重

章節介紹

夏日的葡萄藤下,陽光透過葡萄葉的空隙,灑在少女明媚的臉上 「小朋友,你嘴這麼毒,以後誰敢娶你」 女孩兒扎着兩個馬尾辮,哼了一聲,「你管我呢,你這麼不會說話,我也覺得哥哥找不到女朋友」 後來,又是在那個在葡萄樹下,男生單膝跪下,手裡舉着戒指,看向她 「以前,你在…

在線試讀

第3章「同桌」

看她一副要哭了的樣子,何潔琦也是一頭霧水,要知道,這兩個活動在他們心裏,可是風雨無阻的那種級別。

看來有大事發生。

「你咋了,被你奶奶罵了?要洗心革面了?」

「什麼呀,我還沒給你說吧,我周外婆,就我鄰居。他孫子回來了」

「回來就回來唄,和你去抓螃蟹有什麼關係?」之前是聽王秋楠和她提過,周外婆老伴兒去世的早,自己一個人把幾個孩子拉扯大,不容易。

本來該是享福的年紀,結果幾個兒子嫌棄她累贅,不願意和老人一起住,周外婆也就自己一個人一直守着看房子。

「其實吧,我暑假作業沒做完,我想着,他都初三了,應該會做我五年級的作業吧,想讓他幫我寫來着」

「誒,你等等」何潔琦有點疑惑。

「你都開學了,他孫子沒開學嗎?他不上學?我看我們村的孩子都開學了」

別說,王秋楠還真沒想起來這個問題。這都開學了,別人都往城裡搬,他們家怎麼反着來呢。

「啊這,我晚上問問他,誒你別給我打岔啊」

何潔琪點點頭,示意她繼續說。

「他倒是一幫我寫了,但是,他讓我每天去找他寫家庭作業,救命啊,這方圓一里,誰不知道我從來不寫作業啊?」

這下吃驚的輪到何潔琦了,其實,王秋楠的成績也不是一直差,她之前的成績也不說是上游吧,那也是在中等,可能到了這個年紀,叛逆期到了。成績也就慢慢滑下來了。

「寫作業?那我們約好的今天去那個河溝抓螃蟹,你不去了?」

昨天晚上剛下了一場雨,河溝的水都漲起來了,上午太陽一曬,螃蟹都在石頭下面藏着。

「去不了啊?他威脅我,說我不去他就給我奶奶說我沒做完作業,還找他幫我寫」。

「算了算了,你還是去吧,他萬一真告訴你奶奶,那你屁股不得開花咯」,說完還幸災樂禍的哈哈哈了幾聲。

學校也不大,幾步就到了。說是熱飯,其實就是坐旁邊看着,及時添些柴火,望着那個大鐵鍋發獃。

正好周震從另一個班下課回來了。看見是她倆,指着王秋楠,讓她站到面前來。

扶了扶他那老花的不知道多少度的眼鏡。盯的王秋楠有點發怵,難道被發現了?還是正確率太高。有點後悔,應該故意寫幾個錯的。

「我上午看了你的暑假作業,做的不錯啊?暑假去補課了?」

王秋楠急忙擺手否認,果然,撒了一個謊,後面不知道有好幾個謊要圓,「沒沒沒,我就是暑假認真學習了一下」

周震滿意的點了點頭「嗯,不錯」

又轉過來看着何潔琦,「你倆平時好的跟一個人似的,多學學人王秋楠,我也看了你的,簡直慘不忍睹」。

知道事情真相的何潔琦在心裏默默的翻了個大白眼:學習?又不能吃,要是她作業是自己寫的我還勉強向她學習一下。

表面功夫還是作物,連忙點頭應下。

周震看她倆也沒回嘴,滿意的轉身出去了。

何潔琦看向王秋楠,看她臉都快皺到一起去了。

「按我說啊,你就去唄,看他想怎麼教你,或者你實在不想去,你就裝病」。

誒,這倒是個好主意,王秋楠只聽後半句,裝病,就這麼辦了。

終於放學了,何潔琦一下課便跟着她一個院子的發小去搬螃蟹了。王秋楠看着她的背影,感覺自己是被關在了籠子里的鳥兒,失去了自由。

磨磨蹭蹭的往家走,也沒拖延多少時間,本來到家到學校的距離也不遠。

走到周外婆家門前,門大開着,周外婆好像不在。

傍晚時分是一天里為數不多的涼快時間段,農村人一般都抓緊行動時間去地里。

王秋楠站在門口沒進去,伸長了脖子往裏面張望。正好看見周隅從廚房出來。

「不進來在門口看什麼呢?」

「周外婆她不在嗎,你媽媽呢?」

看她就是站在門口不進來,怕她又有什麼小九九,也還是回答了她那無關緊要的問題。

「外婆去地里了還沒回來,我媽今天又去城裡了」。

王秋楠點了點頭,終於跨過了門檻,進來了。周隅拿着水杯往自己房間走,王秋楠也跟在她身後。

腦子裡在策劃怎麼才能打亂周隅幫她學習的計劃,裝病?我裝哪裡疼啊,這個何潔琦,說話也不說清楚。

周隅給她拖了一把椅子放在自己的書桌面前,讓她把書包取下來放旁邊的架子上,催促着她把今天的作業拿出來。

王秋楠看他那架勢,真準備教她了,不管了,開始裝。

往地下一蹲,雙手抱住肚子,眉頭也皺起來。

「哎喲,哥哥,我肚子突然好疼啊,真的,疼的我好像都拿不了筆了」

周隅一眼就看出來她是裝的,順着她說。

「肚子疼?從哪開始疼?是胸口嗎?」

王秋楠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也接著說「嗯嗯,好疼啊,一按就疼」說著又把自己蜷緊了些。

演技還不錯,周隅在心裏想。

「喲,我看你這癥狀,像是闌尾炎啊,我小姨是外科醫生,我聽她說過闌尾炎的癥狀,和你這個很像啊」。

「闌尾炎要怎麼治啊,我這就回去找我奶奶帶我去衛生所。」邊說邊不動聲色的把自己剛剛擺出來的作業往書包里塞。

「誒,你別動了,闌尾炎可是很嚴重的,吃藥好不了,得做手術,做手術你知道吧,就是醫生用手術刀劃開你……」

周隅還沒說完呢,王秋楠感覺越來越不對勁,急忙打斷他。「誒誒誒,哥哥,你別說了,我好像好了」

「誒,這麼快就好啦,我還準備去找你奶奶來接你呢」說完便往門外走,一副耽誤不得的模樣。

看他真要去找奶奶的模樣,急急忙忙的把他拉回來,扯到椅子上坐着。

又把自己剛剛悄悄塞進去的作業掏出來,攤在他們面前桌子的中間,左手拿着一根筆,隨便指了指作業練習冊上的一道題。

「這個我不會,你教我吧,我真的好了,又不痛了。」

周隅看着坐在自己左手邊的這小孩兒,眼睛一笑便成了月牙形狀,唇邊泛起兩個梨渦,顯得狡黠而俏皮。

就當是為自己平淡無奇的休學生涯中找到了一點小樂子。

看向她筆尖指的那道題,感覺血壓都升高了不少。

「這題昨天不是做過了嗎,人家只換了個數字,換湯不換藥的,你這腦袋瓜天天想什麼呢?」

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她腦袋,一戳王秋楠身子也歪了一下。

果然,腦袋很輕,沒裝啥。

王秋楠被戳歪了也沒生氣,自己又坐直了,討好道「哎呀,哥哥,我忘了嘛,再說,我們昨天寫了那麼多,我手都說他來不及了,我腦子怎麼可能記的住嘛。」

「你呀你呀,學習就記不住,歪主意但是一大堆。」

拿着草稿紙在上面隨便比划了兩下,看向左邊「懂?」

你說什麼了我就懂,你這麼幾句話就能說明白那年級第一不得給我讓座?

心裏這麼想,表面功夫要做足,還是尷尬的嘿嘿了兩聲。

「這個好像有點難,我腦子說她有點沒聽懂,想你慢慢說一下,別說太快,她說她接收不了信號。」

得,和着講了等於白講。

又耐着性子給她仔細講了一遍,「懂了沒?」

「懂啦,哥哥你講的好清楚哦,讓我感覺自己以後能考個好初中,嘿嘿。」

看她聽懂了,進度又繼續往後。不知不覺間,周外婆都已經從地里回來了,放下背上背的一些雜草。

想看看孫子自己在幹什麼呢,看他房間門好像開着,走近了聽好像是兩個人在。

往裡一看,兩人在書桌前坐的好着勒,周隅自己在旁邊看着書,王秋楠也在埋頭寫自己的作業,時不時轉過頭來問一下周隅,這個怎麼寫。

這看着也天黑了,聽見隔壁的陳貴英也在喊王秋楠的名字,八成還以為她又跑去那裡玩了。

「楠楠,你奶奶叫你回家吃飯了,在外面到處找你呢」

被周外婆說話打斷了,手上這道題還沒寫完。有些想寫完再走的架式。這兩個小時,聽周隅給自己講個課,好像打開了她學習的任督二脈,感覺做起來還挺有意思的。

周隅看出了她的想法,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頭,「明天放學了再來吧,先回家去。」

「好吧」周隅都說了明天再說,她也不好再留在這裡。

收拾好書包,轉身給他說了再見,便朝自己家走了。

奶奶正好在喊「王秋楠,在哪兒呢,滾回來吃飯了。」

2010年,落後農村還是通訊全靠吼的狀態。

趕緊迎上去,「我在這兒。」

「這都天黑了,你還知道回來啊,我以為你今天就睡你那搬螃蟹的小溝里呢。」

王秋楠看奶奶好像生氣了,急忙解釋「我今天可沒去玩兒,我去隔壁找周隅哥哥教我寫作業了。」

「真的?」

「當然了,我騙你幹嘛。」

看她也不像是撒謊的樣子,陳貴英選擇相信她,畢竟,隔壁老太太她孫子,那可是在城裡讀書,成績還能排班級前幾名的好學生,跟着他學,說不定還能把自家這顆不爭氣的榆木腦袋開開光。

王秋楠走後,周隅也開始收拾自己的書桌,看見她剛坐過的位置上放了一張紙條:哥哥,我明天還來,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新同桌」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