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少將軍的下堂妻她腰纏萬貫》宋清沅沈巍_宋清沅沈巍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少將軍的下堂妻她腰纏萬貫》宋清沅沈巍_宋清沅沈巍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2022-09-20 20:49 作者:西洲月下逢

章節介紹

「將軍出征回來,帶回來一個懷孕的女子」 我得知了這個好消息後,快速地去同我的婆婆討了份和離書 宋家千金,宋清沅,書香門第,青春年華時被指給素有活閻王之稱的少將軍沈巍沈巍同宋清沅成婚後,當夜便帶兵去打北邊的匈奴人宋清沅當夜突發心絞病故去,被我穿越時附身 宋家千金…

在線試讀

第7章 前塵舊事

「再不說,我叫人了。」

我實在受不了柳如嵐在此磨磨唧唧,作勢要拉開門喊元琅。

「宋清沅,本就是你奪走了屬於我的一切。」柳如嵐瞧見我如此,變了神色,帕子擱在了桌子上,也不哭了。

又開始了,我尋思着上下五千年女配雌競的台詞怎麼能達到如此高度統一的。

「我怎麼奪走的,你給我好好說說。」

「宋清沅,那個貢生的位子本是我爹的。只是後來,我爹爹突發疾病死了,你爹才做了後補,補錄了貢生,佔了我爹爹的名額。」她指責道。

「然後呢?」瘋批美人說的可是柳如嵐這樣的?上一輩的恩怨也能真情實感地帶入到現在來。

「然後就是你霸佔了沈巍。」

「不是霸佔,」我糾正道,實際上我還沒來得及霸佔。霸佔了少將軍身子,同他有了孩子的明明是你。

「就是霸佔。我爹爹死後,我沒過過一天舒心日子。日日跳水砍柴煮飯,將一雙手熬成了這般模樣,」她將手伸出來,給我看,垂下淚來,「你瞧瞧,我的手比少將軍手上的繭子還多。可你,你就不一樣了。你爹成了貢生,開學堂,廣收學生。你成了錦衣玉食的小姐。你還隔三差五的來給我送布匹,送首飾,送吃食。你做這些,為的是什麼?」

「你說我為的是什麼?」我此時只替原本的宋清沅感到不值,一心一意待朋友,朋友卻是個白眼狼。

「這些——」她神色一轉,輕蔑地望向我,「這些本該是我對你做的。你如此,不就是為了羞辱我?高高在上地送來布料首飾吃食,瞧見我有多落魄——」

若沒記錯,其實春桃說過,我爹爹見柳如嵐可憐,已收了她做義女,吃穿用度同我無二。斗米恩升米仇,從柳如嵐身上我算是看明白了。

「我當時就發誓,要將這些都還回去。」她繼續憤恨地困訴,「但奈何你運氣實在是好,跑山上打幾捆柴都能救回個少將軍。你那時同我講,是在山上誤入個獵戶家中,瞧見了個男子洗澡,非禮勿視,但既然看了,便給他個名分,跟着他一同在山中打獵好了。你知道嗎?我那時,快高興瘋了。我過幾日也要議親,對方是個窮酸秀才,但那窮酸秀才也好過個山中獵戶是不是?我本以為可以壓你一頭,哪想到,你轉眼成了少將軍府的夫人。」

「所以你就又巴巴地去搶沈巍?」我又問。

「不是搶?我同將軍是真愛,沈將軍愛我。」她得意洋洋地炫耀。

「塞北離這幾千里,你如何去的?」柳如嵐這樣嬌滴滴的人,我瞧着倒不像是個能走遠路的。

我問出這句話時,她忽然嬌俏地抿着嘴笑了笑,「說起這些倒是要感謝你。是你將我帶進府中,留我到第二日的。沈將軍同你拜完堂,我便偷偷藏在裝吃穿用度的馬車上。我能拿下沈將軍,靠的還是你教我的招數——」

「我教你的?」我吃驚。

「我從行李箱中出來,將軍瞧見我美貌,便留我在軍中做他的貼身護衛。」她飛快地看向我,臉頰忽然飛紅,「我掐着點在帳中洗澡,將軍進來了,滿身的酒氣,那一日恰好打了勝仗。你知道的,我自幼比你生的美貌豐腴些,將軍瞧見我自然把持不住,那一夜,我在將軍身下不知如何的——逍遙快樂。」

「你詳細說一說是如何的逍遙快樂?」香台上正巧有毛筆同紙張,我將他們握在手上,面不改色地問柳如嵐,「你且說,我幫你記下來。天香閣那些俗艷的春宮圖,我早瞧不上了。你再瞧瞧你同將軍,一個寬肩窄腰八塊腹肌,一個鵝蛋臉酥胸長腿,你倆不比那些有意思。」

柳如嵐不過想要來噁心我,覺得先一步吃下將軍,贏了無上榮光。

「你——你不要臉,閨中密事豈能隨意同你個女兒家透漏?」柳如嵐秀眉微蹙。

「說說你那孩子吧?」我又問道,「五個月的那個——聽說是我指使的。」

「那孩子——本就是個保不住的。」她嘆口氣,也不瞞了,倒是坦誠,「但好歹讓它物盡所用,我聽別人說,你在外面好生逍遙快活,我在這府中畏畏縮縮,活的像只驚弓之鳥,憑什麼你就能逍遙快樂。本是萬無一失的,我只是沒想到,沈將軍竟真的——」

「我同他已和離了,」我打斷柳如嵐的話,語重心長地叮囑道,「柳如嵐,你不一定愛沈巍,只是瞧不得我過好日子罷了。現如今,沈巍定是知道了,但他選擇不過問,想必在他心中,你比那孩子更重要。但這樣的把戲多玩幾次的話,是個人都會倦,我勸你,安生過日子。」

「你——胡說,將軍怎會知道?那僕婦已自盡了。」柳如嵐忽然神色大變,驚咦地望向我,「不可能,將軍也說了那僕婦是畏罪自盡。將軍是站在我這邊的——宋清沅,你又——」

「莫要慾壑難填,你現如今已是大周的人上人了,」我冷笑道,伸出一雙手給她看,「你不是要比繭子嗎?瞧瞧我的手,比你同少將軍的都多些吧。莫要再來找我事了,我在外面的生活也並不如你所想的那般逍遙快樂。若是你再生些同我無關的事端,保不齊我會重回沈巍身邊,將他奪回來。你不是說過嗎?我運氣自來比你好一些。」

「你——」柳如嵐又現出幅氣急敗壞的模樣。

「想個法子讓我離開這,要不,我肯定留下來和沈將軍相親相愛。你剛不是說了,你們家將軍酷愛美人出浴這場戲,現今你身子不舒服,我倒也不在乎幫你演演這場戲——」

「你等着,我——我在外面想法子把你弄出去。」柳如嵐神態慌張,以為我真的要霸佔沈巍,急急地跑了,邊跑邊囑咐我,「你等我消息。」

柳如嵐上了心,生怕我賴在庵堂內壞了她好事,回去後,設法通知了在外面哭兮兮的春桃。彼時春桃,柳重商同陸堯已會和。陸堯得了我在舊庵堂的消息,自告奮勇要去解救我。

「我會飛檐走壁,到時,我將姐姐毫髮無傷地帶出來。」他頗自信的向二人保證。

柳重商雖是個能打的,但卻是沒陸堯這能耐,於是,兩人也一致決定推選陸堯來救我。柳如嵐打發丫鬟請元琅吃果子,趁無人看守的空當,陸堯依言來救我。

說來也巧,沈巍也正等着這無人的空當,來同我道歉,順帶要將我放出去。

只有我,不明就裡,在屋內呼呼大睡。

當夜無月,黑漆漆,我那前夫沈少將軍又是個身形消瘦的,陸堯從未做過偷人這等事,飛下來,便攬了我那前夫的腰,要飛出去。

「姐姐,不過幾日不見,你又胖了些。」陸堯笑眯眯,手上又使了把勁。

「你就是宋清沅偷的漢子?陸堯,你師傅陸停雲可知道?」半空中,我那前夫的聲音冷冰冰地響在耳畔,陸堯一哆嗦,兩人都摔了下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