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祝溫書令琛結局(令琛盧曼曼)_《祝溫書令琛結局》全集免費閱讀

祝溫書令琛結局(令琛盧曼曼)_《祝溫書令琛結局》全集免費閱讀

2022-09-20 20:49 作者:祝溫書令琛

章節介紹

令興言:「……差不多了,真的,房子都裝好了, 搬出去吧, 算我求你行不?」「那不行」令琛說, 「有甲醛」令興言深吸一口氣:「我去幫你吸, 行嗎?」「再不行我帶我兒子一起去幫你吸?」「要不我把肖阿姨盧曼曼阿哲他們都叫去給你吸甲醛?」令琛笑了聲,「掛了」「等會兒」…

在線試讀

祝溫書令琛結局第53章  

精彩節選


令興言覺得這日子是過不下去了。
他作為合伙人, 是來吃分紅的,不是來吃狗糧的。
吃狗糧也就算了。
自從昨晚令琛的手機壞了,找令琛有事的人全把電話打到了他這兒, 生怕他這分紅吃得太輕鬆, 在新年第一天給他奠定了這一年的忙碌生活基調。
而那位沒了手機的人倒是樂得清凈自在,下了飛機一刻不停就跑去談戀愛。
原本令興言對自己新簽的藝人是持戀愛自由態度的。
現在他想法開始動搖了。
談尼瑪的戀愛,有對象的全都給我退出娛樂圈!
盯着短訊看了會兒,令興言深吸一口氣,給令琛播了電話過去。
沒等對面開口,他徑直問道:「你什麼時候從我家搬出去?」
令琛聲音懶洋洋的,彷彿剛泡了溫泉一般愜意。
「急什麼?」
令興言:「嫌你礙眼行不行?」
令琛想了會兒,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
「你也急着談戀愛了?」
令興言:「……差不多了,真的,房子都裝好了, 搬出去吧, 算我求你行不?」
「那不行。」
令琛說, 「有甲醛。」
令興言深吸一口氣:「我去幫你吸, 行嗎?」
「再不行我帶我兒子一起去幫你吸?」
「要不我把肖阿姨盧曼曼阿哲他們都叫去給你吸甲醛?」
令琛笑了聲,「掛了。」
「等會兒。」
令興言問, 「你現在在那兒?」
「酒店。」
「……那你怎麼有時間跟我廢話這麼多?
不幹正事?」
電話里直接響起嘟嘟聲。
令興言話還沒說完呢,空對着屏幕薅了一把頭髮。
前兩年令琛的電話號碼泄露過,連帶着被人扒出航班酒店信息等等。
自那之後令興言每隔一段時間就要給令琛換個電話號碼。
剛想問他既然自己弄……好吧也可能是女朋友給他弄了新號碼,要不就趁機把之前的號碼註銷了。
不過看樣子令琛現在也沒心思關心這些,他的聯繫人本來就不多,所有工作關係幾乎都是令興言在維持。
於是令興言在書房裡翻箱倒櫃找出一個不用的手機, 充了會兒電後,把令琛的舊卡插|進去, 想看看有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檢查完就可以交代盧曼曼註銷一切關聯。
剛開機沒幾分鐘,一個陌生來電突然打來。
令興言對數字並不敏感,沒好氣的接起:「你又幹什麼?」
耳朵里沒有傳來想像中的聲音,而是一道聽着謹小慎微的老年女聲。
「阿琛啊……你睡了么?
我是外婆啊。」
令興言目光頓住,嘴角緊抿。
半晌,他冷冷開口:「你打錯了。」
-衛生間里潺潺水聲停歇,過了會兒,祝溫書才出來。
新買的手機就放在桌邊,而令琛安靜地坐在沙發上,外套已經脫下,穿着一件單薄的衛衣靠着抱枕,垂睫出神,不知道在想什麼,神色看着有點不自然。
「電話打完了?」
祝溫書剛剛在衛生間里聽到了說話聲音。
幾秒後,令琛才恍然回神般扭頭看祝溫書。
酒店整體裝修呈暖黃色,燈光不太亮,襯得令琛膚色比平常要白,眼裡映着燈光,但好像在晃動。
但令琛見祝溫書盯着他看,便別開了臉。
「打完了。」
「沒什麼急事吧?」
上來時,令琛拆了新手機,拿在手裡把玩,沒什麼特別的表情,只是說既然手機都有了,怕令興言有急事聯繫不到他,就讓司機下樓幫忙買了一張卡。
「沒。」
令琛說,「報了個平安。」
話音剛落,祝溫書手機鈴聲響起。
她拿出來看了眼,直接掐掉。
令琛抬眉看了她一眼,然後撈起手機埋頭划動「你接。」
祝溫書:「啊?」
令琛沒說話,祝溫書自個兒想了想,突然笑道:「不是電話,是提醒我睡覺的鬧鈴。」
「噢……」令琛頓了下,隨後漫不經心地放下手機,仰頭靠着沙發,「我還以為你爸媽催你回家。」
祝溫書偏着頭看他,沒接話。
令琛目光微閃,也扭頭看過來。
「怎麼?」
「祝老師今天要給你上個課。」
祝溫書坐到他身旁,姿勢端正嚴肅,「做人不能雙標啊。」
她兩手抬起摁住令琛的肩膀,但由於身高矮了一大截,感覺自己氣勢不夠,於是昂起下巴說道:「你看啊,喜歡你的人那麼多,成千上萬的——」令琛突然歪頭,用臉頰蹭了蹭祝溫書的手。
「可我只喜歡你一個。」
祝溫書接下來的話全堵在了喉嚨里說不出來。
她抿着唇,手背被令琛的下巴弄得有點癢。
「你刮刮鬍子吧。」
祝溫書抽回手,指尖蜷縮起來,「癢死人了。」
令琛慢吞吞地抬起頭,手掌仔細摸着下巴,「我早上才刮。」
半晌,他斜眼看着祝溫書,「你哪兒癢?」
眾所周知,令琛的聲音是老天爺賞飯吃,萬里挑一的好聽。
卻很少有人能聽到他低語時的聲線,帶着一點氣音,細細地摩擦着耳膜。
「……」本來不癢的,現在感覺哪兒都癢了。
祝溫書輕咳兩聲掩飾自己的胡思亂想,「我得回家了。」
說完,她起身要走,令琛忽然又拉住了她的手。
「這麼早啊?」
他說這話的時候還是歪着頭,從祝溫書這個角度看過去,特別像……「你能不能——」祝溫書沒想太多,脫口而出,「別撒嬌了?」
「……」令琛神情驟然一凜,怔怔地看了祝溫書半晌,然後有點僵硬地別開了臉。
祝溫書彎着唇笑,「走啦。」
一轉身,卻發現令琛拽得更緊,下頜線緊繃,抿着唇低頭不說話。
盯着看了半晌,祝溫書還是坐了下來。
「那我再陪你坐一會兒吧。」
室內突然安靜得只剩兩人的呼吸聲。
令琛低着頭,手掌裹着祝溫書的手,拇指細細地摩挲着她的指尖。
她的手指勻稱細長,指甲修剪得很乾凈,食指尖側面還有一層薄繭,是常年握筆的痕迹。
祝溫書粉筆字寫得好看,以前班裡的黑板報都是她承包的,所以每學期總有那麼幾天她得一下課就去後排,踩在桌上抬手寫黑板報。
所以令琛看過很多次她的手。
卻沒想過,有一天他能光明正大地牽着這隻手。
-過會兒,祝溫書收到爸媽的消息,問她回家沒。
「我真的得回家了。」
祝溫書的聲音有點兒悶。
其實他倆待在這裡也沒幹什麼,但她就是還想繼續坐下去,一想到令琛明早就得回江城工作,她甚至都想在這兒坐一晚上算了。
但她沒辦法,明早還要和家人去祭祖。
她一點點地抽出自己的手,最後指尖又搭在令琛手背上,「我爸媽催我了。」
見令琛不說話,祝溫書拎起包起身。
「你也早點休息哦。」
眼前的男人還是垂着頭,祝溫書沒忍住,伸手摸了下他的頭髮。
令琛猛然抬頭,祝溫書連忙縮回了手。
「嗯,走了。」
祝溫書在令琛開口說話前轉身朝門口走去,開門時見令琛也起身,她連忙說,「你別過來啊。」
「?」
令琛果然停下腳步,不明白祝溫書為什麼一臉戒備,「你幹嘛?」
「請你時刻記住自己是個大明星。」
祝溫書很認真地說,「別動不動就撒嬌。」
然後她可能會把持不住。
令琛:「……」他很無奈地轉了轉脖子,舌尖頂着腮。
祝溫書今晚上一直撒嬌撒嬌的,搞得他自己都產生了幻覺,真撒嬌了?
不可能。
令琛自從十歲之後,詞典里就沒這兩個字兒。
但他剛剛確實原本是打算再留她一會兒,說辭都想好了——你再陪我一會兒吧。
這像撒嬌?
他抬眼,對上祝溫書的眼睛。
行吧。
隨便她怎麼想吧。
「我只是想提醒你。」
他掃了一眼沙發,「是不是忘了什麼。」
祝溫書眨眨眼,半天想不起自己能忘什麼。
再看到令琛那張在她眼前晃動的臉時,好像突然明白了點兒什麼。
唉。
真愁人。
雖然祝溫書也有點不好意思,但畢竟這是連軸轉後第一時間趕來匯陽見她的人。
「過來吧。」
令琛睜着眼,眉梢抬起。
祝溫書又朝他勾勾手指。
令琛雖然不解,但還是走了過去。
兩人之間只剩一步距離時,祝溫書突然墊腳,在他臉邊很輕很輕地啄了一下。
「晚安。」
「……」等令琛回過神,面前的門已經關上。
許久過後,他還是沉着臉,和平時沒什麼區別,三兩步回到客廳,「咚」得一下坐到沙發上。
然後撈起祝溫書忘記帶走的圍巾,把臉埋了進去。
-第二天清晨,祝溫書七點就被叫起床,簡單吃了個早飯後去接爺爺奶奶。
□□父的忌日是今天,他們一家人都得上山祭拜。
爸爸開車接上爺爺奶奶,開出去沒多遠,又在百花巷那邊停下,和爺爺下車去買祭品。
車上只剩祝溫書和媽媽奶奶,她靠着車窗昏昏欲睡,視野里的事物都很模糊。
一旁的婆媳倆你一言我一語地聊起了天。
「這條街是不是要拆了?」
「不知道啊,傳聞說好多年了。」
「拆了也好,這房子都破成什麼樣了,地面也破,每回經過這裡都踩一腳泥水。」
「哪兒是說拆就拆的,這裡什麼人都有,可不好說話的,什麼瘋的傻的都有,一群神經病。」
一直沒說話的祝溫書被某個詞彙抓住了思緒,突然開口道:「瘋的傻的,這邊有嗎?」
奶奶在織小玩意兒,頭都沒抬。
祝溫書等了半天,才見她扶了下老花鏡,說道:「你忘了啊?
我當時還說過你呢。」
祝溫書:「啊?」
奶奶瞥她一眼,「就說你是各不長記性的,我當時還說你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說話,也不要隨便借東西給別人,萬一被騙去賣了怎麼辦?」
奶奶這麼一說,祝溫書有點印象了。
好像是高一的暑假,她住在奶奶家,貪涼吹空調睡覺感冒了,但也不是什麼大毛病,便自己去附近衛生所開點葯。
看完病出來,外面下着雨,祝溫書從書包里翻出一把傘。
正要走時,聽到旁邊有啜泣聲。
她轉身,看見一個中年男人蹲在地上哭。
在醫院這種地方看見有成年人哭,祝溫書自然聯想到了一些人間悲劇。
沒一會兒,那個男人站起來抹了一把臉,邁腿就要走進雨中。
祝溫書當時根本沒多想,只覺得他有點可憐,便叫住了他。
男人回過頭,獃獃地看着她,臉上淌着雨水和淚水,什麼都沒說。
祝溫書說把傘借給他,他只是愣了一下,然後就一言不發地拿走了,連句謝謝都沒說。
當時祝溫書還有點後悔,心想這人怎麼這麼沒禮貌。
而且那傘她用了好幾年,都用出感情來了,看來是沒機會要回來了。
後來祝溫書自己冒着雨回家,淋成了落湯雞,奶奶問她怎麼回事,她交代了之後,奶奶很生氣地教訓她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說話,還說起去年這邊就有一個年輕女人因為把手機借給陌生男人用,結果就被騙去偏僻的地方搶劫,爭執間居然被誤殺了。
這件事弄得周邊人心惶惶,祝溫書也因此一陣後怕。
因為那場淋雨,她病情反覆,第二天又去衛生所找醫生。
結果到的時候,護士說有個男的早上過來留了東西給她。
祝溫書跟着護士去拿,看見她的傘被疊得整整齊齊地放在一個塑料袋裡。
幾天後,匯陽出了大太陽,她一撐開傘,一張塞在傘面內的紙條飄揚落下,祝溫書伸手接住,看見上面工工整整寫着三個字——謝謝你。
因為這張紙條,祝溫書當時根本沒覺得這個男人精神有問題。
「是他啊……」車廂里,祝溫書喃喃道,「我當時看着還挺正常的。」
「人家又不會把精神病人四個字寫在臉上。」
奶奶至今對這事兒還耿耿於懷,「你是運氣好,要是遇到的是那個殺人犯,你……算了,懶得說你。」
祝溫書還盯着外面出神,也沒接話。
過了會兒,奶奶又說:「不過那人也是命不好,聽說他兒子出息了,都當大明星了,結果他都沒享福。」
「啊?」
祝溫書忽然問,「為什麼?」
「人沒了呀。」
祝溫書耳邊嗡嗡響了一陣,神色獃滯地盯着奶奶手裡的線團。
「哎,明星呀,是不是你們班上那個?」
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媽媽突然開口,「咱們匯陽就出了一個明星吧。」
「是不是啊?」
見祝溫書不說話,媽媽拍她肩膀,「問你話呢。」
祝溫書心不在焉地說,「是的吧。」
媽媽又問:「那你跟你那明星同學還有聯繫嗎?
關係怎麼樣啊?」
「啊?
噢。」
祝溫書埋着頭,低聲說,「一般吧。」
「你跟人家是不是有過節啊?」
媽媽低下頭,看着祝溫書。
「啊?」
祝溫書眨眼,「沒啊。」
「得了吧,你是我生的,你撒謊我還看不出來?」
祝溫書:「……」這時,祝溫書手機突然震動,進來一條新消息。
【c】:我上飛機了。
祝溫書轉身背對她媽回消息。
【祝溫書】:知道了。
想了想,她又發過去一條。
【祝溫書】:想抱抱你。
【c】:?
【祝溫書】:?
他發了一條語音過來。
祝溫書看了眼四周,沒點開,轉了文字。
「祝溫書,別學我。」
【祝溫書】:我學你什麼了?
還是一條語音。
這會兒媽媽和奶奶都在忙自己的事了,應該也不會注意她。
於是祝溫書把手機放到耳邊。
「學我……」他的聲音很小,像是不屑說出口,「撒嬌。」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