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八零團寵:錦鯉小奶包重生有系統)紀小初陸修然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八零團寵:錦鯉小奶包重生有系統》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八零團寵:錦鯉小奶包重生有系統)紀小初陸修然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八零團寵:錦鯉小奶包重生有系統》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0 20:50 作者:小婭尖尖

章節介紹

【奶里奶氣愛撒嬌小寶貝 酷帥拽唯對她心軟的娃娃親大佬】   誰不知道紀家有位患了罕見病失語症的女娃,沒別的愛好,就喜歡跟在陸家長子陸修然的身後晃悠   不過說來也奇怪,只要將女娃帶到的地方,采蘑菇採到珍稀雞樅菇,鋤個地挖出巴掌大百年野山參,就連釣個魚都能十秒打…

在線試讀

第2章 怎麼心眼就這麼小呢

聽說紀小初在娘胎里早產,差點把她媽的命都給搭進去。

都說是老天爺懲罰才讓她舌根子沒長全。

一出生就只是個會嗚嗚咽咽的啞巴。

這樣不祥的出生,換誰都忌憚。

大傢伙私底下都勸過紀家嬸子將這女娃娃丟掉。

紀家非但不聽勸就算了,還寵着護着。

巴不得將最好的東西都送到她的面前來。

林英蓮滿臉不屑的看着被紀研東抱在懷裡的紀小初。

不就是個女娃嗎,有什麼好維護的?

「我說你們紀家還真是挺有意思的。」

「我們都十幾年的鄰居了,我兒子喝點米湯不至於還要上門討回來吧?」

「我家倒是有米湯,你們要的話我現在給你們賠個十碗八碗就是了。」

「挺大的一家人,怎麼心眼就這麼小呢!」林英蓮說話的時候尾音不自覺的拉長几分。

任誰也聽出了語氣里不滿的意思。

覺得紀研東就是個故意鬧事的。

林英蓮閉口不提紀研東剛才還在幫自家挖排水溝的事情。

活脫脫一副白眼狼的樣。

紀研東沒想到盛家都是這麼不講理的人。

如果不是怕嚇到懷裡的小乖寶。

他何須在這裡和一個婦人嚼舌!早用拳頭理論了!

他看着躲在林英蓮身後的盛炳榮,指着問道:「你說你只是喝了點米湯,那我小妹碗里的雞蛋又到哪去了!」

盛炳榮嗤笑一聲,「你們哪來的什麼雞蛋,從頭到尾就沒……」

他嘴一快,差點將話說露餡。

林英蓮恨鐵不成鋼的拽了拽兒子的手,示意他不會說話就噤聲。

紀小初手舞足蹈的動着。

甜甜的笑容在虎牙中漾開,銀鈴般悅耳的笑聲突兀的回蕩在這膠着的氣氛之中。

林英蓮惱怒的握緊拳頭,眼睛惡狠狠的瞪着這個賤蹄子。

要不是紀家嬸子上到縣城生產,撿回一條命。

她喪門剋星的名號就坐定了!

要是她是她的女兒。

別說是吃白米粥,就算是糙米都捨不得給的。

有多餘的閑錢還不如給寶貝兒子多買點肉吃。

盛炳榮看着圍在門口的人議論聲有些大了。

頓時心虛,「我的意思是說,我看着小啞巴從頭到尾就沒吃過雞蛋。」

反正紀小初也開不了口。

事實想要怎麼捏造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

紀研東也真敢說。

給紀小初吃的是白米粥就算了,竟然還說有雞蛋。

要不是他親口吃的,他都不知道有這回事。

盛炳榮覺得紀研東是故意打腫臉充胖子才會這樣說,當即嗤笑的反擊,沒想到弄巧成拙。

就在盛炳榮話音剛落的時候。

收到消息的紀家二哥趕來,看着這針鋒相對的場面,他第一時間將盛炳榮從林英蓮的身後拽了出來。

剛才在外面的時候,就聽到了這臭小子一口一個小啞巴的。

當著紀家人的面都敢這樣放肆,別提私底下到底有多欺負人。

要是不好好教訓一頓,外面的人大概就要覺得紀家都是軟柿子好捏的了!

紀雲程可顧不得林英蓮的阻攔,抬起一腳就踹到盛炳榮的肚子上。

「你這吃裡扒外的白眼狼,罵我家妹是啞巴是吧!看我不把你打成啞巴!」

本就是常年干農活的力氣,比不得盛炳榮這個懶散的二流子。

這幾腳下來就把他打的嘔血。

林英蓮飛撲到自己兒子的身邊,以為她抱住了盛炳榮,紀家二哥就不敢耐她何。

但紀雲程可不會因為是個婦人就手下留情。

欺負他妹妹,誰來都沒用!

慈母多敗兒。

既然沒辦法管教好自己的兒子,那他就順帶一起教教她!

紀雲程將林英蓮硬拉起來。

掰過她的臉狠狠扇了幾個巴掌,她慘叫的哎喲一聲被打倒在一旁。

「媽,你別打我媽!」

盛炳榮手腳並用的想要爬起來。

但紀雲程還沒要放過他的意思,揪着領子將他轉了個身。

拳頭錘在他的肚子上,硬生生將他打的連血帶粥一起吐出來才撒開手。

以他小妹受的委屈,就算打死也不能平息他的憤怒。

紀研東抬手捂住小乖寶的視線。

她的睫毛一眨一眨,感覺到羽睫就跟小扇子一樣撩動在掌心。

糙漢的心被這奶糰子惹得快化了。

他在自家寶貝小妹的臉蛋上親了親。

「乖寶,害怕的話咱就不看了,嗯?」

哥哥的鬍子扎在臉上痒痒的。

紀小初躲着他的親親,在紀研東的懷裡樂得咯咯直笑。

一個在哭,一個在笑。

現場哪是一個混亂可以形容的。

紀雲程將盛炳榮丟在地上,又將他的老子抓來。

指着地面連同粘液混在一起的白米,「證據在這,你們還有什麼話可以說!」

盛家可不算是什麼有錢人家。

盛全軍老來得子,家裡的重活一直是個棘手的問題。

偏偏盛炳榮是個沒出息的壞種,一點也不幫襯幹活。

看着老盛辛苦,紀家作為鄰居一向是能幫就幫。

不僅是幫盛家砍柴,處理排水溝。

就連田裡要澆水的時候,盛全軍一招呼,紀家什麼時候不過去幫忙?

可他們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不該動了他的小妹。

這不是吃一碗白米粥的問題。

這是光明正大的欺凌!

那都是全家嬌寵着的小乖寶,哪能讓人虧待了去!

盛全軍看着地上被兒子吐出來的東西,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家裡都是吃的糙米,一點大白米都沒有。

就算是想要辯駁都找不到理直氣壯的證據出來。

這孰是孰非,觀望的大傢伙心裏都有了數。

盛全軍臉上的顏面掛不住。

不問自取視為偷,他兒子偷別人吃食這個罪名是板上釘釘的事。

盛炳榮嘔了幾口血。「爸,你救我,快送我到縣城的醫院去,我還不想死,我還不想死。」

紀雲程打人的時候一拳拳都是打五臟六腑。

外表傷不明顯,內里的器官指不定被打成了什麼樣。

盛炳榮好不容易才從地上爬起,又被盛全軍一巴掌扇倒在地。

盛全軍怒罵道:「我以前都是怎麼教的你,雖然家貧,但做人要坦坦蕩蕩,不愧於心,你為什麼做錯事還要撒謊!」

「你做出這樣的事,以後還讓我怎麼面對紀家,面對這麼多父老鄉親的扶持幫助!」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