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張言卿應子平(嗷,我的縣主大人)_張言卿應子平最新章節閱讀

張言卿應子平(嗷,我的縣主大人)_張言卿應子平最新章節閱讀

2022-09-20 20:54 作者:楚人某言

章節介紹

霍天意外落水,醒來後發現自己不僅穿越了千年,還變性成為了當朝縣主——張言卿性別男愛好女的霍天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可也無法改變司官,這下咱們的梁子結大發了!空有一顆撩妹的心只能眼巴巴嫁給紈絝~誰來救救我!

在線試讀

第1章 賜婚

精彩節選

「子爵府的應小爵爺要成親了!」

剛接到征西軍打勝仗邸報,還未到兩月,這消息如洪水般傳遍整個幽京,一時間,無論販夫走卒,還是尋常百姓,人人都議論這幾日賜婚之事。

「應小爵爺您幾位都知吧,好傢夥,面若桃花溫文爾雅,如今二十有三,愣是沒成親,府中也沒當家的主母,這倒好,聽說皇爺給賜婚了!」

「為啥要賜婚,小爵爺不是有妾室通房嗎?」

「為啥?征西將軍那是誰,可是大功臣,膝下有一女,能征善戰,為咱們百姓安寧至今未嫁,你說該不該賜婚。」

「咳咳咳,征西將軍大功臣,小爵爺未娶將軍女未嫁,和也和也。」

此刻有人拍手叫好附和,「不錯,不過聽聞小爵爺形似女子,老爵爺仙去後更是放蕩,給您幾位說,昨夜個青閣知曉不,有位南方來的恩客使了十斗金非得給小爵爺贖身,這是把咱小爵爺當小官咯。」

瞬間發出笑聲,片刻後,一人憤憤道:

「有辱斯文,女子未出嫁理應在家不出門楣,怎的學男子那般上場殺敵。」

「我說李掌柜,女子上戰場殺敵你卻在此禮儀教條,指不定掌柜出馬,憑藉女訓婦德能罵死來敵,如此咱們還省得糧草呢。」

又是一陣笑聲,李掌柜罵罵咧咧轉頭就走,剛走到門口便看見一大一小花子眼巴巴往店裡瞅,氣不打一出來。

「瞅啥,你男人偷人到我夥計這兒來了?」

大花子謹慎站在一旁,從懷裡掏了很久摸出一個銅板,勉強擠出笑容,「店家,您看夠吃啥不,我們剛來京城,求個飽肚。」

「吃飯?吃什麼飯,雞半碗狗半碗,剩下的歸你。」

踢了踢門口的泔水桶,大花子縮了縮手,而身後的小花子死死拽住她的衣角,眼睛死死盯住泔水桶,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真是油汪汪的。

兩月後,城門口站着一群人,幾聲鑼響後,李掌柜也匆匆忙跑了出來。

「讓讓,讓讓。」

「喲,李掌柜,老娘們嗑瓜子不嫌事兒大,怎的,也是湊熱鬧看將軍女嗎?」

「去去去,你懂啥,征西軍為國爭光我自然要看看。」

「造孽喲,造孽喲,女子就不該走什麼歪門邪道,看看,看看,這下被全城男子看個遍,真是造孽喲。」

「蘇老秀才這話說得,你老婆子生前出面賣餅養活也不見得如此,這倒好可憐起將軍女,嚯~~瞅瞅,大夥瞅瞅,手裡還端着熱乎的餅子,怕不是也想目睹將軍女風采,好藉機尋得將軍府中差事?」

「孺子怎能口出惡言,我,我,黃土埋脖子的人你怎能計較。」

「迎接是假,我看尋得差事有身份才是真,隔壁王寡婦可是落了話,不然老秀才軟麵條硬煮,那湯兒該渾咯。」

台下百姓各說各笑,城門上官差繃著臉,神情緊張盯着四周,城下百姓們紛紛擠占前排,誰也不知何時有了流言,摸到征西軍可消災去難。

而衚衕口的師爺揪着小鬍鬚,一板一眼坐在凳子上,跟班的端着簸箕,一人一枚大錢前排站位,不到半晌,便堆積如山。

「六兒,走吧,回頭這大錢一半給大爺,另一半拿出一些分給兄弟們,剩下的,你知該如何做。」

人群中一婦人跪哭,師爺嘆了口氣,使了眼神給身旁的捕快,三兩推搡下婦人來到前排。

「救苦救難的活菩薩喲,我兒有救了,我兒有救了。」

「唉,都是可憐的人兒,那一枚大錢就算了,回頭等孩子能下床了,買些甜口的潤潤嗓,整日喝中藥,也是苦了他。」

城內慢慢安靜,一切蓋棺定論,彷彿沒發生任何事,然而應府卻炸開鍋。

「我就是死,也絕不娶。」

應子平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嚇得常氏心裏就疼,「我的兒,他們就是欺負子爵府,欺負咱們應家。」

「小爵爺,你可知征西軍入城,將軍女高頭大馬同征西將軍並排,雖帶面紗,可那雙眼睛,嚇得小的差點尿出來。」

原本藉著兩月時日祈盼皇爺改變心思,未曾想不光子爵晉陞伯爵,還給了信義伯名頭,算是安慰。

「我不要勞什子信義伯,而且我也不是家中長子,偏偏讓我娶一個女男子,要娶也當是大哥娶。」

無心之話卻入有心之耳,門邊的應子維垮臉愣在原地,一番調整後,跨入堂廳。

「子平,莫要使小性子,這可是賜婚。」

常氏自然聽不得這話,翻白眼大聲說道,「京城那麼多世家子弟尚未婚配,為何偏偏選了我的子平,作為家中長子你可有半點中用。」

應子維並非常氏所生,而是老爵爺妾室劉氏之子,幾年前老爵爺仙逝,傷心下劉氏卧床不起,短短半月也跟隨而去,留下應子維孤苦無依,如今二十有四,尚未婚配。

「大娘,這是聖旨,征西將軍那可是大功臣,不是阿貓阿狗都能匹配,若抗旨,甭說您和子平,就是牲口棚里的豬牛也得吃罪。」

話到此,常氏目瞪看看應子維,再看看懷裡的應子平,頓時委屈湧上心頭,哇的一聲,屁股落地雙手拍着大腿嚎啕大哭,一旁的妾室與通房也忍不住低聲抹淚。

「招娣,小爵爺往日里對你如何?」

王招娣是應子平的通房,十六歲便給了他,此刻不知常氏用意,只是跪在兩人跟前,小聲抽泣,「小爵爺待我甚好。」

「往後將軍女入府,你可願意伺候?」

這可天大的禍事,王招娣頭抵地面,哭聲突然增大,「夫人,婢身子弱,聽聞將軍女能征善戰,想必也是膀大腰圓,婢,婢,婢~~」

「婉婉,你呢,願意伺候將軍女嗎?」

妾室楊婉更是鬼哭狼嚎,一把抱住應子平的腿,「小爵爺,妾入府五年,未生下一兒半女,想必也是招了厄運,妾不能把厄運帶給將軍女。」

聽這話應子平氣得渾身發抖,目光看向另一個通房,「柔兒,前些時日你我海誓山盟,你可願意去伺候將軍女?」

「婢愛慕小爵爺,可聽聞將軍女嗜血,婢~~小爵爺,老夫人,不然將婢打發給他人,婢此生定夜夜燒香拜佛祈求小爵爺夫人長命百歲。」柔兒死死拽住手中的巾帕,淚水大顆滴落。

好,很好,就便是她們口中至死不渝的誓言,也罷~

應子平一把推開常氏,踉蹌身子死死抓住應子維,「大哥,你呢?」

應子維搖搖頭,看着不爭氣的弟弟有些可笑,「子平,皇命不可違。」

再看看身後的人,常氏除了哭,半點作用也沒,應子平仰天長嘯,一把推開應子維,奪門而出。

「不好了,小爵爺投湖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