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霍斯宴宋雲溪)霍爺的醋罈子被徹底打翻了完整版閱讀_(霍斯宴宋雲溪)全本閱讀

(霍斯宴宋雲溪)霍爺的醋罈子被徹底打翻了完整版閱讀_(霍斯宴宋雲溪)全本閱讀

2022-09-20 20:54 作者:暖茶

章節介紹

剛才不是還擔心她?還不送去醫院?因着霍斯宴的出現,宋雲溪轉移話題,家,我是一定要回,今天只是來通知你們一聲而已,走了 .........

在線試讀

霍爺的醋罈子被徹底打翻了第1章  第1章

精彩節選


小溪溪,給師父守孝一年,你也要下山了,不如來三師兄這裡,你長得那麼漂亮,三師兄保證一個月就能讓你變成超級巨星。
娛樂圈很亂,小溪溪這麼單純,不適合,來大師兄這,我可以給小溪溪最好的生活。
哎呀,你們都太死板了,小溪溪跟着你們不會開心的,來跟五師兄,帶你浪跡天涯!
得了吧,你過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小溪溪跟着你才不安全,還是跟着四師兄好。
老四老五一邊去,別跟我搶小溪溪,是不是找打?
手機上群聊里的信息一條接一條的彈着,宋雲溪心不在焉的划了兩下。
十年前母親過世,她被父親丟來鄉下,幸虧有個老道士收養,還有五個疼愛她的師兄,如今師父過世,她孝期也滿,也是時候下山了。
五個師兄如今在各種領域混的風生水起,都想接她過去,只是她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小溪溪怎麼不說話?
五個師兄在群里吵了十幾分鐘,發現宋雲溪一句話沒說。
看着屏幕上師兄們的發問,宋雲溪緩緩敲下了幾個字。
我要去京城。
十年前的舊仇,也該算個清楚明白了。
還有宋家,二十一年前到底為什麼突遭滅門只剩母親一人。
敲下這句話,宋雲溪沒有再理會炸開鍋的群聊,關上手機,將收拾好的東西背好,鎖上道觀的大門,轉身離開。
直至登上前往京城的火車,宋雲溪才和師兄們報備了一聲。
看着窗外的景色,她眸色漸深。
聽說,她那好父親趕走她後,母親屍骨未寒,他就迫不及待的將外頭的小三母女接了回來,今天,正好是小三女兒的生日,她怎麼能不去送上一份大禮?
奢華的酒店內。
今日是沈家千金沈夢婷的十八歲成人禮,京城各路名門都來祝賀。
沈總女兒這麼漂亮,夫人還懷着孕,生意又蒸蒸日上,沈總真是好福氣啊!
就是,我們要是有沈總一半快活就好咯。
恭維的話語不絕於耳,沈興川笑得臉上的皮肉皺在一起,沈夢婷站在父親身邊,心中暗自得意。
多謝諸位抽空來參加小女的成人禮,沈某感激不盡!
沈興川高舉酒杯,拉着沈夢婷的小手,朗聲說道,婷婷,還不快跟各位世伯問個好?
沈夢婷嬌羞一笑,小女兒姿態顯露無疑,謝謝各位世伯為我慶祝生日。
誇讚聲一片,兩人正被捧的飄飄欲仙時,宴廳大門,忽然被一道重力推開。
一個嬌小的身影正逆光而站,與一眾高定禮服不同,少女身上穿着簡樸的唐裝,素麵朝天,扎着個馬尾,可依舊掩蓋不住那精緻若妖的臉龐。
淡然出塵的氣質,將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沈夢婷狠狠踩在腳下。
宋雲溪淡然的眼神在眾人身上掃過,最終落在沈興川的身上,露出一個清淺的笑容:爸爸,我回來了。
只是那笑意未達眼底,宋雲溪歪了歪頭。
不知道十年前的罪人們,有沒有做好接受她審判的準備?
你是誰?
沈夢婷盯着宋雲溪精緻的臉,眸底划過一絲妒意,出聲將眾人的注意力拉回到自己的身上來。
沈興川臉色已經青了下來。
雖說已經十年之久,可宋雲溪的長相,和她的母親有七分相像,他怎麼可能不認得?
誰讓你來的?
沈興川語氣陰沉。
沒有人讓我來,我就不能來了嗎?
宋雲溪微微一笑,在眾人不解的視線中一步一步走近沈興川,你是不是忘記了,今天也是我的生日?
我的好,爸,爸。
宋雲溪分明在笑,但慢慢拖長的尾音卻詭異無比。
宴會現場死寂一片,只剩下背景音樂在緩慢流淌。
很快眾人就議論起來。
怎麼回事?
沈家不是只有一個女兒嗎?
怎麼又找來一個女兒?
不知道啊,難道是沈總在外頭的私生女找回來了?
聽着耳邊越來越離譜的議論,沈夢婷裙擺一側的手已經微微握緊。
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她才是沈興川的私生女。
宋雲溪不是被扔去鄉下了嗎?
怎麼還能回來?
都被丟到了那種窮鄉僻壤,她居然還能找回來?

你說的對哦,不過私生女不是我。
宋雲溪笑着回應討論的人,眼神意有所指的落在沈夢婷的身上,一字一頓,擲地有聲,我叫宋雲溪。
她隨母姓,沈家從前的家產,是她母親帶着下嫁過來的,只是在母親去世之後,宋氏變成了沈氏,而她這個真正的大小姐,也被送去了鄉下。
塵封的回憶被喚起,沈興川陰沉的瞪了宋雲溪一眼,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我不認識你,保安呢?
趕緊把她給我轟出去!
嘖,十年前丟過我一次,現在還要再趕走我一次?
宋雲溪勾了勾唇角,嗤笑一聲,掃了一眼聞聲趕來的兩個保鏢,道,你該不會以為,我還是十年前那個只會哭的小女孩吧?
她話音才落,直接反手擰上了一個保安襲來的手,後者瞬間慘叫一聲。
另一個保安更是來不及反應,就被宋雲溪一腳踹翻在了地上。
動作行雲流水,絲毫不拖沓,甚至快到眾人都沒能看得清她究竟是怎麼出手的。
爸爸,現在想起我了嗎?
還是說,要我把當年的事情拿出來說一說?
宋雲溪的臉上還帶着人畜無害的笑容,看的沈興川咽了口唾沫。
原來是姐姐呀,十年沒見,爸爸一時沒認出來你,你應該也不會怪爸爸吧?
姐姐是不是知道今天是我十八歲生日成人禮,所以特意從鄉下趕過來的?
見氣氛僵硬,沈夢婷溫溫柔柔的出聲說道,看着宋雲溪更是滿臉欣喜。
姐姐?
我不記得我媽還生過其他孩子。
宋雲溪輕笑一聲,銳利的視線彷彿直透過沈夢婷的偽裝,你佔了大小姐的位置這麼多年,是不是應該要還回來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