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白玉紀凌飛(皇帝陛下的追妻之路)_皇帝陛下的追妻之路完結版在線閱讀

白玉紀凌飛(皇帝陛下的追妻之路)_皇帝陛下的追妻之路完結版在線閱讀

2022-09-20 21:36 作者:樹上有隻朱

章節介紹

白玉嫁給了當朝太子激凌飛,他是她年少時的救命恩人,也是她心心念念的少年郎,可他的眼裡心裏只有他的白月光,白玉知道,可她還是嫁了 成親五年,她從太子妃變成皇后,她以為她們會這樣過下去,可他的白月光回來了…… 而後,紀凌飛開始懷疑她,在這段路途中,她失去了父親,孩…

在線試讀

第3章 爭吵

紀凌飛溫潤的臉上帶着嚴肅,「阿玉,你在吃食里加了什麼」

「什麼?」白玉一下沒有反應過來。

「南霜中毒了,她在你這裡吃過什麼」他說,語調中帶着淺淺的威壓。

她的眼眸不自覺地一縮,心臟傳來密密麻麻的疼痛,「你在懷疑我?」

「阿玉,你若是不滿,可以衝著我來」他看着她不敢置信的模樣,心臟傳來微微異樣。

白玉愣神的表情不變,可眼淚卻突然從眼眶裡掉了下來,快到她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

紀凌飛似乎被她的眼淚燙了一下似的,匆匆忙忙地收回了手。

他同她成親五年,從來沒在她臉上見過這樣難過到空洞的表情,可當初的事是她一手造成的,她並不無辜。

印象中,白玉一直是溫柔恬靜的,不似南霜那樣張揚明媚,就如同一幅水墨畫一樣,帶着讓人舒服的氣質。

「在陛下眼裡,我就是這樣的人,是嗎?」白玉坐在椅子上低着頭,而紀凌飛站着,這樣的姿勢,他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阿玉,當初若不是你求南霜,南霜便不會走,如今她回來,你不該再耍手段,我不愛你,你知道的」他溫和的聲音中帶着絲絲殘忍。

「念在年少的情分上,阿玉,不要觸碰我的底線」

白玉整個人都僵住,是的,南霜離開,是因為她求她,可她不是有意的。

那時紀凌飛準備向南霜求親,白玉心裏難過,便偷偷一個人躲起來喝酒,想感受一把一醉解千愁。

恰好尹南霜來尋她,她便哭着說出了她的秘密,南霜聽後,第二天便一言不發的離開了。

這些她心裏最陰暗最悔恨的存在,原來他都知道。

白玉一直以為紀凌飛只是不愛她,所以對她不冷不熱,雖不斷衣食住行,可卻極少見她,如不是她每天一次給他送吃食,他們之間可能不會有任何聯繫。

卻不曾想,原來在他心裏,自己是如此卑劣的人。

她忽然笑了,溫婉的臉上第一次帶着涼薄的笑意「陛下既然知道我的為人,又怎麼能要求我不耍手段呢?」

紀凌飛忽然彎腰冷笑着掐住她的下巴,「言下之意,阿玉是一定要挑戰我的底線了,是嗎」

紀凌飛到底是經歷過奪嫡之爭的人,即使看着再溫潤,骨子裡都是狠戾兇殘的。

白玉不過三言兩語,便輕易地卸下了陛下的偽裝。果然,龍之逆鱗,觸之即死。

「陛下,你既然心裏篤定我是這般卑劣虛偽的人,那又何必向父親求娶我,整日對着我這般討人厭的人,何必呢?」白玉頓了頓,臉上的淚痕已經幹了,看不出有哭過的痕迹。

「阿玉」紀凌飛喚她的聲音恢復了冷淡溫和,似乎剛剛的狠戾都是她的錯覺。

「我不討厭你,而且,我需要你父親的幫助」他說著鬆開手指站起來道。

「所以,如今陛下利用完我,便想將我踹到一旁嗎?」白玉的嘴角勾出嘲弄的弧度,漆黑的眼眸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阿玉,若不是你,同我成親的本該是她」

「是嗎?陛下莫不是忘了,南霜她不愛你」

白玉的話音落下,便清楚地看到眼前男人眼底的冰冷,壓抑的氣息從四面八方襲來,有那麼一瞬間,白玉覺得他會掐死自己。

可他沒有,他只是冷漠地看她一眼道「南霜的毒沒有大礙,朕便不追究皇后的責任了,若是再有下次,朕絕不姑息。」

這一次,他說的是朕,叫的是皇后,成親五年,他對她的角色,終究還是變成了帝王。

「既如此,陛下同臣妾還是不要見面的好,臣妾稍後會去看望南霜,至多半個時辰,陛下想必剛從南霜那裡來,稍後便臣妾先去,陛下半個時辰後再去吧」

紀凌飛的瞳孔微微一縮,下意識的就要拒絕,可張口的話卻變成了「好」

說完便不再看她,抬腳便離開了。

白玉看着他的背影,怔怔的坐在石椅上。

方才的事,知秋都看在眼裡, 誰對誰錯,她分辨不出來,她只是心疼她家娘娘,一直以來,娘娘都對陛下千般萬般好,可賢妃娘娘剛回來,陛下就已經開始懷疑娘娘了。

她有些心疼的上前,她小心翼翼的喚着白玉,「娘娘,天色晚了,我們進屋吧」

「知秋,本宮要去看看南霜,你留下,把今天經手點心的人全都詢問一遍,看看是誰,竟敢把手伸到鳳儀宮來」,她說著,慢慢地站起來,聲音中聽不出異樣,彷彿剛剛的事情不是發生在她身上一樣。

「娘娘,那您帶着小月一起去吧」小月是鳳儀宮的一等宮女,做事本分穩重。

「不必,鳳儀宮同思南宮不遠,本宮自己去」

她慢慢悠悠的走着,大約一刻鐘,她來到了思南宮的門前。

鳳儀宮同思南宮都是位置極佳的宮殿,一個在乾清宮南邊,一個在北邊,不同的是,鳳儀宮是各代皇后的住所,而思南宮,是紀凌飛登基以後,專門為尹南霜建造的。

裏面的擺件,花草,房間的布置全都是按照尹南霜的喜好來的,並不奢華,但卻是宮中獨一無二的寵愛。

白玉看着,心裏又是一痛,這個宮殿,是她幫忙一起布置的,建好後,紀凌飛便明令禁止後宮嬪妃踏足。

裏面的一草一木,都是紀凌飛的心血,融入了他對南霜的寵愛。

她靜靜的看着,隨後便慢慢的往寢宮的方向走着,她阻止了要去通報的丫鬟,所以踏進房門的時候,便看到尹南霜正愁眉苦臉地抱着葯碗。

看到她來,尹南霜的眼睛猛的一亮,順勢便把喝了一半的葯碗放下,急急忙忙的招呼她進去。

她看着,只覺得好笑,心裏難過的情緒似乎消散了一些。

「這麼大了,逃葯的方式還這麼拙劣」她說著,走過去端起葯碗放在尹南霜的面前。

「身子如何,可有大礙」

尹南霜皺眉,有些不情不願的接過葯碗,一口喝掉之後,苦到整個五官都皺巴起來了。

「無事,小毒,吃兩幅葯便無事了」可能是剛喝了葯的緣故,她的聲音有些不清晰。

白玉適時的遞了一粒蜜餞過去,尹南霜皺巴着臉接過,剛放進嘴裏,就聽到白玉帶着愧疚的聲音響起。「南霜,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又不是你的錯,他這麼高調的專寵我,後宮中的人若是不動些手腳才奇怪呢」

白玉有些愣神的看着她,「你不懷疑我嗎」

「阿玉,我自小便同你相識,你是什麼樣的為人,我再清楚不過了,這樣的事情,你不會做的」她忽然認真起來,坐在床上,蒼白的臉色在燭光的照耀下格外的嚴肅。

白玉忽然就覺得鼻子一酸,半響,揚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她剛想說話,門外忽然傳來聲響,她的笑容還沒來得及收回,便回頭看去。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