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桑扶月三千里外(風雨且住)完結版閱讀_(風雨且住)完結版閱讀

桑扶月三千里外(風雨且住)完結版閱讀_(風雨且住)完結版閱讀

2022-09-20 22:36 作者:三千里外

章節介紹

『非無敵』『非系統』『非後宮』 本書又名:《老鄉見老鄉,背後開兩槍》 …… 正式簡介:此方世界有霸者攜滔天氣運卻只成一世之功,有智者算無遺策卻反被聰明所累,有仙家縹緲出塵但不是自由之身,有武夫技壓綠林卻仍困於兒女情長桑扶月來到這個世界後發現竟然從嬰兒開始重活一…

在線試讀

第4章 萬象道

雖然慘被四師兄「舒筋活血」了一番,但好歹「丹藥事件」算是被大師兄高高抬起輕輕放下,而且最終罰的也不是自己,總體結果還是很讓桑扶月滿意的。而姚飛舟則是在發泄一通之後心情暢快,選擇認命,正式開始了授課。

既然沒有被追殺的風險,所以兩個人走得慢了一些,足足過了一個月時間才趕到晉州邊界。

這一個月的時間,桑扶月的修為也來到了入寶山大圓滿,一些簡單的攻擊和防禦道法也比較熟練好歹是有了一些自保能力。姚飛舟也從一開始教一次道心碎一次到習以為常,天才嘛,比自己強很正常,才不是被打擊之後的自我安慰呢。

「小師弟,走過了這條邊界就到循州最有名的雁不飛山區了,最盛產的就是強盜和土匪。要是待會碰上了剪徑的毛賊注意自己的安全,打不過就往車裡躲,不丟人。」

吃完乾糧的姚飛舟看着還在狼吞虎咽的桑扶月不免有些擔心,自家小師弟雖然天賦過人但還沒經歷過實戰考驗,萬一心理素質不強亂了手腳被人傷到可就不好了。

桑扶月塞進最後一口大餅夾肉,拍了拍手含糊不清說道:「放心吧四師兄,必要時刻我會趕着馬車先跑的。」

姚飛舟一腳踹過去,但桑扶月今時不同往日,一閃身躲了過去。姚飛舟暗自點頭,普通劫匪倒是傷不到他了,就是遇到不知道鍊氣士和武夫會不會跟不上節奏。

兩人收拾停當,駕着馬車往山脈深處疾馳而去。而幾個影子無聲無息從遠處的草叢裡露出頭來幾個人腦袋。

「三哥,咱們怎麼辦。這幾個點子看着就扎手,油水可能也不多,還要不要給大哥他們發信號。」一個小嘍啰湊到一個穿着有些狼狽臉上還有一道從左眼斜着到鼻樑傷疤的中年男人旁邊說道。

被叫做三哥的男人面色陰沉不定,從懷中摸出桿煙槍「吧嗒」「吧嗒」地抽着,「還是不清楚這兩個年輕人的來歷,看穿着打扮有點像鶴鳴的道士,但這也太窮酸了,我聽說鶴鳴道士穿的道袍上都是用金線縫的。」

這一番話要是被姚飛舟和桑扶月兩個人聽見都不用他們搶劫,單憑這句話就要活活笑死。還用金線縫的,你怎麼不說用金子打了套全身的道袍呢。

最後三哥下定決心道:「發信號,通知大哥用美人計騙這兩個雛上鉤。有沒有油水撈撈才知道。」小嘍啰答應一聲,帶着另一個山匪跑到高處打出了對應的旗號。

馬車繼續向前走着,姚飛舟有一搭沒一搭和桑扶月拌着嘴,突然看到十多個人追着一個背着包袱的弱女子喊打喊殺,那女子狼狽不堪看到自己如看到了救星一般快步跑過來。

姚飛舟見狀大喜,知道該自己英雄救美了,連忙叫一聲,「小師弟,讓你看看你師兄我如何大顯神威。」說完勒停馬車,腳尖一點向人群方向竄去。

桑扶月馬上就要睡著了,被喊醒有些惱怒,剛想探出頭開噴就見到了令自己目瞪口呆的一幕。

只見得隨着姚飛舟單手掐訣衝去,平地忽起狂風。說時遲那時快,一陣風如同厚重的劍氣組成的牆壁一般迎着土匪撞去,幾個膽小的連滾帶爬想要避開但仍被掃中身上如被利劍划過一般留下一道道見骨的傷口。剩下的自信氣功過得去想要留下來硬抗則像被一柄重鎚砸在胸口,口噴鮮血如斷線風箏一般倒飛出去,眼看着就有進氣沒出氣。

十幾個五大三粗的壯漢轉瞬之間便被擊倒,這時姚飛舟才落到那女子身旁,身形優雅如濁世佳公子。姚飛舟面帶微笑伸出手道:「姑娘有沒有被嚇到,我扶你起來。」

這一伙人正是接到「三哥」消息,趕過來埋伏在左近的土匪一夥。本意是派一名女子裝被搶劫將肥羊引過來,趁其不注意一舉拿下,之後是搶是殺都得是山大王們說了算。

沒想到今天來的這位竟然直接秒掉全體,正在地上**的山賊已經將「三哥」的祖宗十八代罵了一個遍。

充當誘餌的女子強撐笑意,「沒……沒事,奴家就是一個普通的村婦,哪見過這種場面。感謝恩人搭救,我家就在附近的村子裏,恩人要是有時間就來坐坐,我還有事先走了。」

看着拿着包裹一路小跑最終消失在林子里的身影,姚飛舟有些惆悵,難道自己就這麼沒有魅力嗎。轉頭看見一臉崇拜的桑扶月,不由得從心底里升起一股惡寒。

「師兄,要是別人知道你這麼英勇的身姿只有我看到一定會生氣的吧~我不像他們~我只知道心疼師兄~」

「小師弟,嘔,你正常一點,嘔,我真要吐出來了,嘔。」

造作,猥瑣,噁心。這是姚飛舟對現在這個有些變態的桑扶月做出的第一反應的評價。姚飛舟恨不得戳瞎雙眼割掉雙耳來忘記剛才聽到的魔音。就連劫匪掙扎着跑路都沒時間和精神回頭看一眼。

過了好半晌姚飛舟才成功調整了精神狀態,拿出水囊漱漱口,「小師弟,算師兄求你了,以後有什麼事直說,要不然師兄我真得自裁了。」

「嘿嘿,還不是師兄你藏私。快說,剛才那一手是怎麼回事。」

「你讀了那麼多年書,知道七條修行道吧。」

「知道。分別是萬象道,香火道,災禍道,殺伐道,宏願道,本心道和天工道。」桑扶月點點頭。

「咱們道教的創始人道祖就是萬象道的掌道者,大部分的萬象道鍊氣士就是道士。萬象道講究的是以己為主溝通天地,天地間萬事萬物都能成為禦敵手段。」

「之前沒跟你說,真氣分兩種,一種是先天產生,寫作炁;另一種是後天形成,寫作氣,你回想一下看過那麼多典籍是不是有字形不一樣的時候。兩者結合,去蕪存菁便是真氣,而真氣中有主有輔,萬象道要求先天之炁多一些。」

「目前萬象道中的兩大支柱就是咱們鶴鳴和在澤州的太乙,你這幾年可以抽時間去看看,多交流交流,有好處。」

桑扶月記下之後還想多問些平時在書里不那麼透徹的問題以及其他修行道的情況,被姚飛舟糊弄過去。眼見套不出話來便開始纏着要學幾手萬象道的道法,姚飛舟本來就打算這幾日教了,就又拿出御風和御雷的道法冊子讓桑扶月自學,省得自己再受打擊。

另一邊偷雞不成蝕把米的一夥劫匪回到山上控訴「三哥」也就是山上的三當家。三當家急忙想要解釋,坐在主位上的大當家站起來擺擺手示意不用多廢話。

只見得大當家身着一身暗紅色錦衣,手裡盤着兩顆鐵球,身高足有七尺,膀大腰圓,面容猙獰,太陽穴高高鼓起雙目炯炯有神,一看就知道是位練家子。

大當家張開血盆大口哈哈一笑,「不過是個小小的鍊氣士,爺爺我這些年殺得少嗎?孩兒們,抄起傢伙跟我走,看我怎麼宰了那個王八蛋為死傷的弟兄們出口惡氣!」

兩側的嘍啰們齊聲答應,簇擁着大當家往山下去尋那兩個三腳貓鍊氣士的麻煩去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