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續命嗎?暴君為我放下屠刀)命歡顏司徒慈_命歡顏司徒慈最新章節閱讀

(續命嗎?暴君為我放下屠刀)命歡顏司徒慈_命歡顏司徒慈最新章節閱讀

2022-09-20 22:36 作者:群菇薈萃

章節介紹

(暴戾成性每月必死瘋批短命鬼男主vs通曉獸語不能談情靠減壽走向人生巔峰女主,1v1,雙潔) 【沙雕 甜寵 微玄學】   擁有十億陽壽,跟閻王爺拜過把子的命歡顏,畢生所願就是當個短命鬼   她廣袖一甩,手中出現一冊續命簿,「吾乃天唄當鋪的老闆,觀爾大限將至,萬分…

在線試讀

第9章 天機不可泄露,且看明日

朱汾嗤之以鼻,「置換陽壽?好大的口氣。」

掌人間生死的是閻王爺,他讀書雖少,卻絕不是智障。

見他不信,命歡顏也不多做解釋,僅是頗有耐心的又問了一遍,「你已是孤魂野鬼,騙無可騙。反正典當機會僅此一次,要不要當你自己考慮。」

朱汾有了遲疑。

確實,他已經當了鬼,即便被騙也只是被嘲笑一番,倒也沒別的損失。

想是這般想,可他平日里欺男霸女,為禍鄉鄰,惡事做盡。

但凡有什麼好處,他必撈之,吃虧卻是絕不肯吃虧的。

要他拿金銀珠寶,屋舍地契來當,無疑是割他肉,食他血。

思量再三,他竟說道:「我以良知來當。」

命歡顏對他的當品毫無反應,由着續命簿自行擬了契書,飛到朱汾手中。

續命簿在手,朱汾才驚覺自己失了束縛,匆匆掃了眼條文,很快的簽字按印。

最後一筆落下,一股強大的吸力,牽引着他回了肉身。

身體的疼痛在慢慢消散,臀上被抽爛的肌膚也在加速癒合,當刺目的陽光晃得他眼睛生疼,他才後知後覺得發現,他被治癒了。

確認身體恢復自如後,他揮舞着拳頭就要朝夢雙兒揍去,卻被眼明手快的命歡顏先一步甩飛出去,「我勸公子三思,切莫因小失大,一命嗚呼。」

朱汾心裏沒來由得害怕,唯恐此女將自己置換到手的陽壽收回,他憤憤的衝著夢雙兒呲牙,「山高水長,咱們走着瞧。」

沒了閑雜人等,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

命歡顏率先打破了沉默,「怎麼,還在生我的氣?你放心,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我不會胡來。」

說罷,不待夢雙兒反應,提步朝破廟的方向走去。

夢雙兒傻傻的愣在原地,心道:你都給惡霸續命了,還不算胡來?

她長嘆一口氣,認命的追上命歡顏,隨她一同回了破廟。

……

「主子,這兒可是有名的青樓一條街,咱們確定要往裡頭走嗎?」街道兩旁站滿了搔首弄姿的姑娘,瞧見慕容灼與齊信過來,故意將衣不蔽體的薄紗往下扯了扯,勾魂攝魄。

「找個人問問,那兩位姑娘去了哪裡。」慕容灼就不信了,好好的人,一進了這花街柳巷居然給跟丟了。

齊信強忍下心中的躁動,踏進了一群女人香中,問道:「敢問方才進來的兩位姑娘,去了哪裡?」

姑娘們聞言,捂嘴笑成了一片,「瞧着也不像是不行的樣子,找她們作甚?助性?那怕是來遲了,她們走了好一會兒了。」

助性???

齊信回頭與慕容灼面面相覷,該不會是他們理解的那個意思吧。

煙花女子?

瞧着也不像啊。

慕容灼沖齊信遞了個眼色,那人忙從錢袋子里取出一沓銀票,「之前進來的女子姓甚名誰?家住何處?事無巨細的說來,誰說得好,賞得多。」

姑娘們瞧得眼睛發直,倒豆子般將夢雙兒賣了個乾淨,「來的是家住城郊的夢大夫與她的好友,至於具體住哪兒,倒不是很清楚。不過,夢大夫收了我們銀子,過陣子會來送葯的。」

齊信問道:「葯?什麼葯?」

「這兒是男人的逍遙窟,自然是讓男人快活的葯……那夢大夫的葯可神了,甭管你是不是真的力不從心,她都保你生龍活虎,吃着一點不傷身。」

「可不嘛,瞧着乖乖巧巧的,卻有這樣的本事,害我們險些看走了眼……幸好嬤嬤見多識廣,要不就錯過了夢大夫那個大寶藏了。」

「靠着她那些葯啊,我的幾個老主顧就跟回春了一樣,猛得不得了,連帶着賞銀也比從前豐厚許多。」

「誰說不是呢……」

她們說的話越來越不堪入耳,卻也讓慕容灼得到了想要的訊息,就是不知讓司徒慈吃癟的,是不是她們口中的夢大夫?

……

自打命歡顏給朱汾續命後,夢雙兒雖然沒再說啥,可心裏頭怎麼著都不痛快,就連洗澡的熱水,都是命歡顏自己燒的。

「雙兒,你這幹嗎呢?」命歡顏沐浴出來,便看見夢雙兒正與滿地的乾草較着勁。

夢雙兒背對着她,沒好氣的答道:「鋪床啊,你可是我恩公,哪能跟我一個草席上躺着。」

「那你可別忙活了,過幾日我就不住這兒了。」

夢雙兒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不可思議的回頭看她,「什麼意思?你不住這兒,住哪?你該不會是要拋下我了吧?」

縱然她心中有氣,對命歡顏的所作所為很不理解,卻從未想過與這人分開。

她將忠誠典當,時效是一輩子,少一日,都不是一輩子。

命歡顏見她一臉受傷,仿若被拋棄的小狗狗般委屈無辜,笑道:「不是我一人走,你也得走。」

「我也?咱們住哪?」

命歡顏搖搖頭,「不知。」

想了想,又補充道:「大抵是,烏巷?」

「烏巷?!那地段可是城中有名的貧民窟,比這破廟好不了多少,三教九流,什麼人都有,亂着呢……而且啊,我聽說那地段還鬧鬼,邪乎得很。咱們還是老老實實住破廟裡就好。」

夢雙兒想起命歡顏這幾千年過得都很享受,復又道:「你是不是嫌乾草睡着不舒坦?那我明日進城,讓木匠打副床板來?算了,我還是買張木床回來好了,紮實。」

命歡顏道:「不必了,咱們要住的地方,應該不會太次。」

「不是,好端端的為何非要住那兒?你該不會是聽說那邊鬧鬼,才想去的吧?」

命歡顏一語道破,「朱汾住那兒。」

朱汾?

那個惡棍?

「你幹嘛這麼想不開,要跟朱汾扯一塊兒?難不成,朱汾是你的解鈴人?」夢雙兒被自己的這個猜想,驚得目瞪口呆,除了這個原因,她實在想不出命歡顏為何如此。

命歡顏聽了這話也不反駁,神神秘秘道:「天機不可泄露,且看明日。」

夢雙兒被這不明不白的話,折磨得一宿沒睡好,早上起來兩隻眼睛烏漆墨黑,瞧着跟弔死鬼沒什麼分別。

命歡顏見她渾渾噩噩的,催促道:「趕緊的醒一醒,城裡頭有熱鬧可看,保管你瞧了提神又醒腦……」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