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江淵清與溪(回到原始時代征戰天下)_江淵清與溪最新章節閱讀

江淵清與溪(回到原始時代征戰天下)_江淵清與溪最新章節閱讀

2022-09-20 22:36 作者:神秘的羊

章節介紹

來到殘酷而野蠻的原始世界,不同時代的猛獸共存於這片土地 大山中凶獸橫行,叢林中巨蟒出沒,天空中猛禽呼嘯,深潭中巨鱷縱橫 赤發青面的食人族稱霸山脈,體格雄偉的巨人族禍亂蒼穹 且看江淵如何帶領一個茹毛飲血的弱小部落,生火,捕獵,種植,結網,飼養,煉銅冶鐵,製造投石…

在線試讀

第7章 巫—茹毛飲血

「盤,你想要幹什麼?」威長老眉頭微皺,看向出聲之人。

人群中走出一身材魁梧的灰發老者。

蒼也用詢問的目光看向他。

盤說道:「族長,雖然他救了清,我們部落要感謝他,但是我們不清楚他的來歷,不能輕易收留。」

蒼眉頭微皺。

「盤長老說的沒錯,你們忘了上次我們因為接納了雄鷹部落的奴隸,差點引來他們的攻打嗎?」狼連忙附和,對眾多族人說道。

在原始部落的眼中,奴隸就等於獵物,接納對方奴隸就等於搶奪獵物,這是要開戰的!

威長老瞪了狼一眼,狼立刻選擇閉口不言。

江淵看向蒼難堪陰晴不定的神情,心中清楚,這雲溪部落,他想要加入,十分不容易!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江淵對待這些原始人的態度,從內心深處來說,不存在鄙夷是不可能的,他具有現代人的傲氣!這是任何一個人在對待原始人時都無法避免的潛在優越感!

不接納我,是你們的損失。

江淵看了清一眼,握緊唐刀,毫不留戀,轉身洒脫離去。

清立刻連忙拉住江淵手臂,她眼眶微紅,對着蒼喊到:「父親,淵不是奴隸,他是勇猛的戰士,殺死了巨蛇。」

蒼沉默不語,眉頭緊鎖,威和盤兩位長老各執一詞,爭論不休。

「帶走蛇肉,是我們部落對不起你!」蒼沉思片刻,終究還是說道。

江淵心中滋味難明,讓他感到欣慰的,只有身旁為他苦苦哀求的清。

眾原始人聽到要江淵帶走蛇肉,立刻亂成了一鍋粥,要知道他們為了尋找清,花了一整日時間,現在到了傍晚還餓着肚子呢!

在這些原始人眼中,食物比什麼都重要!人群中間的嘈雜聲頓時變的越來越大。

「父親!」清難以置信地看向蒼,眼眶通紅:「他救了我,不是他,我已經被赤峰部落的人吃掉了!」

「狼!」蒼沉聲吩咐道:「去拿一隻兔子送給他,讓他離開!」

「是,族長!」狼神色興奮地奔向山谷之中!

「讓開讓開,巫來了!」忽然一聲喊叫,嘈雜的一群原始人立刻安靜下來,人群分成兩半,讓出了一條道路。

江淵看向人群之中,一位皮膚白皙,身材高挑,相貌清麗迷人的妙齡少女,美麗不比清遜色半分,正扶着一位老者,自人群中走來。

老者面容特別蒼老,滿頭白髮,身穿白色獸皮,手裡拿着一根通紅的木頭當做拐杖。老者不像其餘那些蓬頭垢面的原始人,渾身上下打理的十分乾淨。

江淵留神,發現上到族長蒼,下到普通族人,整個雲溪部落百餘人,無一例外對這位老者,也就是所謂的「巫」,十分尊重。

「怎麼了?」巫對爭論的威、盤兩位長老問道,目光卻是放在了江淵身上。

兩位長老為巫講清事情脈絡,各執一詞,說著收留江淵的利害。

巫用拐杖敲了敲石頭,兩位長老立刻閉口不言。

巫慈祥地目光看向江淵問道:「你殺死了巨蛇?」

江淵點了點頭,不知為何,他總覺得巫與這些愚昧的原始人有所不同,就像一位擁有智慧的慈祥學者。

「這樣如何?部落的神靈將要祭祀,你明天去打來一頭獵物,如果能,則證明你有殺巨蛇的本領,就把你留下,如果不能,就自己離開,怎樣?」巫問道。

江淵略微沉吟,巫沒有明說是什麼獵物,也就是說一隻兔子就行,他不知道巫是不是故意這麼說,好讓他加入部落更容易一些。

「淵,你快答應啊,我明天陪你一起打獵。」清焦急地搖晃江淵的手臂。

江淵看向眼眶通紅的清,心中不由得一暖,莫名感動,他微微點頭:「好,我答應你。」

清立刻破涕為笑。

「好了,不要聚在這裡了。」巫擺了擺手,轉身離開,被身旁那位身材高挑的少女扶着走進山谷之中。

蒼走過來拍了拍江淵的肩膀,因為江淵得到了加入部落機會,神色也十分高興:「拿上你的獵物來山谷之中,為族人分發獵物。」

江淵心中微微一動,明白蒼讓他主動分配獵物,意味着雲溪部落已經初步開始接納他。

百餘雲溪部落族人立刻亂鬨哄地湧進山谷之中。

盤長老見巫發話,也不敢多言,隨着族人走進山谷。

威長老滿意地看了一眼江淵,在他看來,能夠斬殺巨蛇的勇猛戰士就應該得到尊重。

天色已經昏暗,月亮掛上樹梢。

江淵扛着蟒蛇肉與清一起隨着族人走進山谷之中。

只剩提着兔子跑來,不明所以的狼在風中凌亂……

江淵走進雲溪山谷,發現除了山谷入口非常狹窄,裏面的地帶十分開闊,不少石壁上有着諸多天然的山洞,有原始人居住的痕迹。

不久之後,眾人在一處空曠地帶停下,**則是一塊巨大且平坦的光滑巨石,上面擺了不少的獵物與瓜果,但是與上百人相比這點食物則顯得有些微不足道,整塊巨石上甚至沒有一頭大型獵物。

眾多原始人聚在巨石周圍,眼巴巴地看向巨石之上的食物,江淵眼尖地發現許多族人手中也有少許瓜果獵物,不過數量不同,有多有少。

江淵看的明白,採摘瓜果,獵取獵物自己應該能夠保留一部分,採集獵取的食物越多,自己留下的食物越多,然後族長再將大部分的獵物進行分配。

蒼對江淵招手。

江淵扛着蛇肉上前。

「你來為大家分。」蒼開口道,並詳細給江淵講解了族長、巫、長老與普通族人之間得到獵物數量的不同。

江淵將蛇肉放在巨石上,思考片刻還是沒有使用唐刀。只是原始人的石片他用的十分彆扭難受。

一人爽朗大笑,主動上前幫江淵切割蛇肉,遲鈍的石片在他手中變的有些鋒利。

江淵為眾人分配食物,諸多原始人接取食物時看向江淵的目光十分和善,畢竟江淵是能夠為他們帶來獵物的人,

蛇肉雖多,但是分到每人手中不過半斤而已,其中又以巫、江淵、族長三人份量最多。

分到蛇肉的百餘原始人十分高興,臉上帶着興奮的神采。

對這些原始人來說,食物本就稀少,打獵困難,肉就更少,平日里以瓜果裹腹,有時甚至瓜果都吃不到,哪裡像今天這般能夠每人都分到了半塊蟒蛇肉!

江淵帶着一斤蟒蛇肉,半個兔子腿,兩個核桃大小的果子找到一處空地坐下,剛坐下,清便帶着半斤蛇肉和兩個果子來到他的身邊。

「淵,你夠吃嗎?」清對江淵足夠關心,她將手中蛇肉遞給江淵,畢竟江淵的身材也十分高大。

「這些足夠我吃了。」江淵微笑拒絕,食物匱乏,他怎麼好意思去索要別人的獵物?

月掛枝頭,太陽已經完全隱遁,皎潔的月光灑向大地,讓雲溪部落族人進餐的場地還算明亮。

江淵有些疑惑,天色已晚,這些原始人為什麼還不升起篝火。

「這些人不會連火都不會用吧?」江淵心中升起一個不好的念頭。

「淵,你為什麼不吃?」清剝開堅硬的果皮,小口抿着酸甜的果肉向江淵問道。

她神色渴望的盯着自己手中巴掌大的蛇肉,身為族長的女兒,她也僅僅比普通族人多分到一點食物而已。

江淵正在出神,他無法想像沒有火這些原始人是如何生存下來的!

清看着沉默不語的江淵,誤以為江淵嫌棄食物太少。便連忙將自己的蛇肉遞給他:「淵,你是不夠吃嗎?我的給你,快吃吧,吃完早點休息,一會就什麼也看不見了。」

江淵回過神來,關心問道:「你說你晚上會看不見嗎?」

清點了點頭:「是的,不僅僅是我,部落的族人晚上都看不見。」

夜盲症!

江淵心中升起這三個大字,心情緊張的同時又有些舒緩,還好夜盲症不難治癒,多吃肝臟、蛋能夠調解過來。

「你們不會使用火嗎?」江淵有些不死心地問道,他還是無法相信這些原始人居然連火都沒有辦法升起。

縱然食物匱乏導致夜盲症,但是只要有火,晚上視物也不成問題!

像是為了回答江淵的問題,許多雲溪族人捧着血腥味十足的蟒蛇肉,剛剝皮的血淋淋的兔肉,正用牙齒艱難地撕扯咀嚼生肉,有的人甚至將動物的毛髮都給吞進了肚中!

然而無一例外,每一名原始人臉上都帶着滿足的神情,如同吃到美味佳肴。

江淵看着眼前這些原始人茹毛飲血,撕咬生肉的血腥一幕,有些反胃的同時心情十分沉重!

生肉不僅會給人體帶來極大的損害,如寄生蟲問題和胃部疾病,還極易導致人橫死短壽。

更重要的是,吃熟食能夠促進人類大腦的發育,大大加快人類進化的進程!

火,火,火!

一切問題的根源就是火,火焰是人類文明進步的火種!只要有了火,什麼都好說!

(本書設定只有落後、食物匱乏的原始人部落才會患有夜盲症。)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