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郁枝燕放《天降頂流!玄門大佬爆火後想挖墳》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天降頂流!玄門大佬爆火後想挖墳)全本在線閱讀

郁枝燕放《天降頂流!玄門大佬爆火後想挖墳》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天降頂流!玄門大佬爆火後想挖墳)全本在線閱讀

2022-09-20 22:37 作者:陸爺

章節介紹

【雙頂流 玄學 娛樂圈 抓鬼 爆甜爽文】千年老祖宗,區區小鬼也敢在她的面前作祟,靈符一出,黑傘一張,通通跪下喊爸爸 但,不就抓個鬼,怎麼還就上熱搜了? 一不小心成了頂流,別煩她,忙着給鬼東西挖坑,再說,就埋了你! 「枝枝,我等了你三千年」 「枝枝,你能不能喜歡…

在線試讀

第2章 她就是死也不能咽氣

郁琳琳皺着眉頭,手也是不安的往背後藏,前些日子,她確實去找大師求了一個藍色的符包,說是可以壓制住怨靈。

再說……

那個女人,咎由自取,誰讓她想攔自己的路!

郁枝慵懶地走上前,眼神中滿滿的不屑,白皙的手指頭在空中胡亂的揮了片刻,嘴角的笑意冷的讓人頭皮發麻:」生前作惡多端,死後十八煉獄。」

十八煉獄的情況她最是了解,熊熊的烈火洶湧地燃燒着,枯瘦的白骨一遍遍化成灰,又一遍遍在煎熬,每個靈魂都在發出撕心裂肺的……

放我出去?

他們身上的罪孽洗不清,永無出去之時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一如此刻的嬌小姐,傲慢的不知天高地厚,可她臉上厚厚的脂粉也遮蓋不住這些日子裏的不安。

「夜半鬼敲門,滋味如何?」

郁琳琳瞪大了眼睛,滿滿的難以置信,她怎麼會知道……

說來也是奇怪,這幾日一到半夜,外面的敲門聲就越發激烈,從一下一下的輕敲到一陣一陣的重敲,窗外也時不時的沙沙作響。

她害怕叫來了好幾個女傭在屋裡陪着自己,可睡着後總覺得自己的脖子被人掐得快喘不過氣,一早醒來就看到腳踝那處通紅的,還有絲絲的疼意,但女傭都反映沒人進來。

她懷疑自己被不幹凈的東西纏上了。

可是這郁枝怎麼會知道,這個土包子怎麼會突然回來?

郁琳琳想不出緣故,但是心虛的厲害,看到這女人的臉就心煩的厲害,當初那麼搞她都不死,千年的鬼怪變的不成?

「還愣着做什麼?」

「趕緊把這個賤人給我趕出去,誰再把她放進來,我就讓他吃不了兜着走!」

郁家的下人們都知道這個二小姐刁蠻任性,可不是什麼好惹的角色,只怪這大小姐命苦,他們也都是可可憐憐的打工人罷了,主子說話只能照做。

「我聽說阿姨今天生日,怎麼,不是親的都沒資格上桌子上嗎?」

郁枝懶懶地打了個哈欠,又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塊靈石,在手裡晃了晃,竟生出藍色的光芒來,一時間那陰森之處的鬼怪叫囂的格外厲害。

「那就祝阿姨,有喘氣的機會吧。」

「人間的帳,地下也都記得清楚,去吧,別鬧出人命,給自己出口惡氣就好。」

枝椏上,枯井裡,包括桌子下那些虛體聚集在了一起,表情猙獰,張牙舞爪地衝著屋子裡飛去,還有零零碎碎地嗚咽聲,以及那咬碎了牙齒的聲音。

郁枝瞟了一眼抱着自己胳膊的長髮女鬼:「郁家,該還債了。」

說罷,她便又打了長長的哈欠,口中哼唱着一首曲子,不出意外的話,這曲子是……大悲咒??

但是被她哼的還有一絲絲的好聽。

郁琳琳怨毒地盯着她的背影,手指頭緊緊地攥成拳頭,這個女人真是在鄉下呆的傻了,怎麼變得神神叨叨?

就在她發愣之時,郁父郁母走了出來,她們很滿意這個嬌美的小女兒,溫溫柔柔長得也好,將來是可以聯姻門好親事的。

「琳琳,怎麼在這裡?」

郁琳琳紅了眼眶,搖了搖頭,一副委屈的模樣:「剛剛我看到姐姐了,她……她不大喜歡我,但是……」

她的手背在身後,故意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淚水說來就來:「爸爸,姐姐到現在還是不肯原諒我們,她說……說我和媽媽是鳩佔鵲巢,沒有的,我沒有想和她搶姐姐的。」

郁峰皺着眉頭:「她又走了?可說了些什麼?」

五年了。這個女兒被他丟在鄉下五年了,都快忘乾淨了,現下居然回來,還是挑在綺華生日的時候……

是在恨他嗎?

可當年綺華肚子里的孩子不就因為她嗎,本來他還可以有個兒子的,儘管那時候她才十三歲,但是他未出生的孩子何嘗不可憐?

「姐姐說媽媽……說媽媽會出事……」

「說只能喘氣……」

「爸爸,我和媽媽做錯了什麼啊,姐姐說話好狠毒。」

郁枝,你回來了又如何,只要有我在,你休想進這個門!

果然,郁峰一聽這個話,臉色鐵青,恨恨罵道:「這個逆女,五年的時間還是一點長進沒有,她不配進我郁家的門。」

潘綺華也跟着擦了擦眼淚,拉了拉郁峰的胳膊:「老公,我沒事,枝枝那孩子也只是氣話,還是……」

郁峰大手一揮:「她想要回來,除非我死!」

只不過……

白天的時候蛋糕還沒切就突然間坍塌了,裏面爬着蛆,而紅酒也都變成了馬尿,就很離譜,關鍵是潘綺華的旗袍還突然間撕開了,一時間在賓客前丟盡顏面……

「媽,我感覺就是郁枝那個賤人搞的鬼,她今天跑來說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話,我這心裏還在發毛。」

潘綺華臉也氣成了豬肝色,心中生出一抹恨意:「她敢回來,我就讓她有去無回。」

凌晨兩點的時候,還債好機會。

這郁家大廳里可是坐着三三兩兩的惡鬼,她們有的伸着長舌頭,舌尖滴着鮮紅的血,有的正趴在地上找着什麼東西,一抬起頭只有空洞洞的眼眶,她的頭骨也都裂開了,看來是積年已久的恩怨。

可有一隻鬼已經按耐不住了,她從背面看上去倒還是完好無損,穿着一身藍色的學生服,偏民國風。

殊不知她的眼睛裏都在滴着血,臉上的皮肉被風刮一刮也就開了,露出森然的白骨來,白骨上還有斑駁的傷痕,她那隻手也滿是血坑,甚至右手中間有個大洞,像是被什麼穿透一樣。

她直奔潘綺華的房間去,穿門而入,飄在了她的床邊,血紅的眼睛裏是掩藏不住的恨意。

掐死她!

只是沒想到,潘綺華手上的符咒驚得她往後一退,險些幻滅。

「潘綺華,二十年了,你加諸在我身上的痛苦該償還了!」

「潘綺華,你當初竟然那般對我,竟然……」

一想到二十年前,她連連後退苦苦哀求,可最後居然被……

她就是死也咽不下這口氣!

天亮的時候,潘綺華總覺得自己頭疼的特別厲害,一旁的老公還是睡的跟死人一樣,她晃了晃他的肩膀,沒想到冷的像塊冰。

「難不成昨夜被子都沒蓋好,也是,空調溫度太低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