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穿越:在異世當團寵大佬)於卿安容景琛_於卿安容景琛最新章節閱讀

(穿越:在異世當團寵大佬)於卿安容景琛_於卿安容景琛最新章節閱讀

2022-09-21 08:36 作者:小樓愛吃糖

章節介紹

《空降 玄幻 團寵 特殊技能 爽文》 九星連珠,天空出現了異象,另一個時空的於卿安空降到了異世容景琛的家裡 於卿安來到陌生的地方,突然發現身上的靈力全無,記憶全部清空,整個人就是一張白紙 老人曾說,上帝給你關了一扇窗,也會給你重新開一扇窗,她雖然沒了靈力和記憶…

在線試讀

第3章 我叫於卿安

「好看嗎?」於卿安現在容景琛的面前仙仙的轉了一個圈,白止彥已經看呆了。

好美啊,他是仙女下凡嗎。

容景琛也盯着有些入迷了,耳朵又不聽話的紅了,」咳咳……好看。」

「你們在幹嘛呢?」陸羽鴻打着哈切,眼神惺惺鬆鬆着下來。

看着眼前一身古裝裝扮的美女讓他眼睛一亮,瞬間瞌睡全無,「唰」的一下就跑過來了。

「哇,這是……這是昨天晚上那個美人?」

「這也太漂亮了吧,我覺得這身打扮,這身衣服很適合你,真的……絕美。」

陸羽鴻都不知道怎麼誇讚了,兩眼放光直勾勾盯着於卿安。

「哎,話說這位美人,你叫什麼名字啊?認識了兩天了,都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於卿安淺淺一笑,「卿雲縹緲覆長安,仙仗凌霄

頌百官,我叫於卿安。」

「好好聽哦,於……卿……安,於卿安你好,我叫陸羽鴻,很高興認識你。」陸羽鴻紳士的伸出手與她握手,可是於卿安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陸羽鴻,三大家族之首陸橈的兒子,和容景琛關係最好,別看現在嘻嘻哈哈,但他的手段不比容景琛好,不然……咋和容景琛這個大魔頭做兄弟。

「嗯?」

陸羽鴻尷尬笑道,「這是友好的意思,呵呵……」

兩人相談甚歡,完全忽略了站在她們旁邊的容景琛。

容景琛臉色變黑,眼神中帶有一絲寒光,「夠了,我還在這呢。」

這時,於卿安突然發現昨晚的那個管家不見了,就連門口的那群保鏢也不在了。

「那個管家和那群男人呢?」於卿安有些疑惑。

「他們都下班了,怎麼了?」容景琛隨意回答着。

「那個管家心思歹毒,不是個好人,我想,他應該不是你的人吧?」於卿安說著無意,可聽着有心。

陸羽鴻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容景琛,想看看他會是什麼表情,結果人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有些小失望。

「那沒事的話,我就上去休息了,告辭。」

於卿安走後,陸羽鴻也坐在了沙發上無聊的問道,「琛,不會真的被你……」

「那又怎麼樣?無用的人我留着做什麼。」

陸羽鴻翹着二郎腿,弔兒郎當的的樣子很讓人欠揍,隨意問道,「是因為她嗎?」

「你有那個功夫在關心我的事,還不如多去考慮考慮自己的人生大事,我不介意和你家老爺子交流交流。」

說完就離開了客廳,白止彥緊跟着。

在車上,白止彥的腦海里一直飄蕩着於卿安的話,肺……不行?

他還是有些擔心的,因為這幾天他確實有些不舒服,有時候呼吸會困難,只是自己覺得可能是沒有休息好,就沒有怎麼注意罷了。

「總裁……我需要請假幾天。」白止彥思來想去,還是打算請假去看看。

「理由。」

容景琛坐在后座上,低着頭手裡看着最新報道,那周身散發著淡淡的冷氣,讓白止彥有些莫名的害怕。

「請假去看病。」

「嗯。」

帝國大廈……

總裁辦公室里,容景琛雙手插兜里,站在窗口俯視着下面,街道車水馬龍,來人來往,都在為生活奔波着,努力着。

他在想着:「她到底是哪兒來的……」

雖然覺得她肯定和那天的九星連珠有關,但又沒有證據說明,第一次覺得很無力,事情沒有掌控在自己手中的感覺很不好。

一天下來,容景琛什麼工作都沒有做,就一直在辦公室里發獃着,滿腦子都是於卿安的一顰一笑。

傍晚了,容景琛直接收拾東西走出了辦公室,習慣性的使喚白止彥,叫了幾聲都沒有回應,「白止彥怎麼回事?」

煩躁的拿出手機隨手就是一個電話過去,電話很快就接了,只不過是沒有以往的精神語氣了,「總裁。」

「在哪兒?」

「總裁,我在醫院,我已經交接好工作了。」白止彥有些有氣無力回答道。

「在醫院做什麼?你怎麼了?」

「總裁……我……生病了,以後……可能……不能再跟隨你了。」白止彥電話里的聲音帶着一些哭腔,可能在哭。

「說人話。」

「肺癌晚期。」

白止彥用儘力氣說出來,第一次掛了自家總裁的電話。

容景琛皺眉,「肺癌晚期?」

白止彥不在,只能是自己開車回去了。

回到容家,林叔上前接過容景琛的外套去放好,「少爺回來了,稍等一會兒,就可以吃飯了。」

「她呢?」

「在後花園。」

「好。你去忙吧。」容景琛揮揮手,也去了後花園。

後花園裡,於卿安一襲白衣飄飄,三千絲墨發隨風而飄,坐在鞦韆上盪着鞦韆,花朵襯托着她的美,身邊的蝴蝶也圍繞着她而飛,這畫面讓人看了都捨不得移開眼睛,簡直美的像仙境一樣。

容景琛在身後看了久久回不過神來。

「你回來了。」

於卿安像個古代里的公主一樣,優雅,美麗,走路步步輕盈來到容景琛的跟前。

「你今天一個人回來的吧。」於卿安突然問道。

「你怎麼知道?」

「你那位小夥伴去看大夫了吧?」於卿安又問。

於卿安的連環問題,讓容景琛有些驚訝,怎麼她都知道?

「我肯定知道啊,因為是我告訴他的,他身體上有病。」

這女人怎麼連我心裏想的都知道。

「呵呵……你在想什麼,我都知道。」

「你……」容景琛的突然轉頭,差點親上了於卿安的嘴唇,兩人都靠的特別近,容景琛再一次臉紅了。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於卿安輕輕的湊上去,俯身過去學着容景琛的樣子在他的耳邊說道,「你可以喚我為仙女姐姐,呵呵……」

「我看他挺可愛的,如果你也還想要他繼續陪你的話,我可以救他。」

「肺癌晚期,怎麼救?」

「你可以帶我去試試不就知道了。」於卿安神秘一笑,轉身離開了。

最後,容景琛還是抱着試試的態度帶着於卿安去了醫院。

來到醫院,白止彥躺在病床上治療,空蕩蕩的房間里一個人都沒有,彷彿他在等待着死神的來臨。

容景琛帶着於卿安來到病房,白止彥有些驚訝,想起身來着,卻被容景琛按回去了,「總裁,你們……怎麼來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