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罪惡:滔天)馬石顧其成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馬石顧其成)全章節免費閱讀

(罪惡:滔天)馬石顧其成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馬石顧其成)全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21 08:37 作者:顧其成

章節介紹

馬石警官捲入一場慘案,誰能知道他的痛苦,什麼是惡,人性真的本就善良嗎地下的人真就全是壞人嗎,正義真的存在嗎

在線試讀

第1章 不眠之夜

「啊!!!」的一聲尖叫,周遭人都被吸引過來了。血肉模糊的場面令人震驚,滿地的碎骨渣讓人難以下腳,空氣中瀰漫著異味讓人窒息 ,幾個壯年當場便要嘔。幾乎看不出來這是誰。

「許小姐,待人真誠和善,怎麼會遭受如此無妄之災。」鄰里議論紛紛。

「馬石警官你還好吧。」許晴是馬石的妻子,馬石天天挂念着許晴,每日都把許晴掛在嘴邊,彷彿她就是唯一。

「法醫檢查了一下發現受害者只能拼出一小塊。」馬石警官的副手范酒說道。

「喂喂喂馬石警官。」

此刻誰都難以理解馬石的悲傷。

「大哥振作一點,我們需要你的判斷。」

「現場並沒有找到任何可疑物品,而且靠這攤血泥破案可能性很低,馬石你是知道的。」法醫顧理冷漠的說道。

「去你媽的,不是你老婆你不關心是吧。」馬石把法醫按在地上淚如雨下。

「大哥冷靜點,顧理不是那個意思。」

「冷靜冷靜,你老婆死了你能冷靜?」馬石几乎喊了出來了,生氣的給了范酒一拳然後一個人走向了黑暗。

這破世道這群人只在乎自己利益,大官欺負小官,小官欺負百姓,百姓欺負弱勢,這群勢力東西真的值得我保護嗎。馬石在橋邊灌酒想着。

「去他們的」

哈哈哈馬石那個蠢貨老婆死了,一群被馬石逮捕過的人幸災樂禍道。「小燁是你乾的嗎?」一個有着鷹鉤鼻的男人一臉玩味的說道。他是林騫,這片地下的皇帝。「要是我乾的那一片都得沒。」穆燁邪笑道。「哦,不是你那就有趣了,我真想看看能幹出這件事的人該長什麼樣,是圓腦袋還是方腦袋。」說到這全都笑了起來。「不過我更想看看馬石那個「大英雄」現在是什麼表情。」

此刻馬石仍在買醉,常年乾淨的警服也沾滿了酒水,以往馬石可絕對不會這樣對他的警服,這象徵著他的信仰,為了人民服務。以往他還可以騙騙自己壞人都是少數,但細想一下,他的妻子可能就是被他日以繼日保護的人殺害的,他的信仰頃刻倒塌,賢惠妻子的失去讓他思考了很多本不是一個**該思考的。

「尊敬的馬石警官需要我的幫忙嗎。」一個形如侏儒,臉部有細長疤痕的男人恭敬的說道。

辦案多年的馬石一眼就知道,這個人絕非善類,並不打算搭理他。

侏儒見其不想搭理也不惱怒,「我叫張坤,你的妻子的事,我能替你查明。」

馬石以為許晴是張坤找人害的,站起來便想要動手,張坤雖然個子很小但力氣卻出氣的大,伸手便撥開了馬石,「馬石警官好好想想,是我乾的我能出現在你面前嗎,我只是想交個朋友。」

「滾開,我不需要地痞流氓的幫忙。」

張坤嘴角微微抽了抽但還是保持微笑,「這是我的名片,有需要可以找我。」張坤把名片放在桌上便離開了。

馬石心裏一股腦,「我一個大警官需要這個小混混幫忙?」,但看着名片還是有點衝動,畢竟許晴對他的重要不可言喻。想着想着便睡到了地上。

第二天的馬石,五點就起來了,酒後的疼痛的馬石也顧不得了,起身就回了家。

「案發地點,閑人免進,啊,是馬石警官。」頹廢一夜的馬石警官邋裡邋遢的樣子實在難以辯識。

「喂,馬石有線索了。」法醫顧理依舊冷漠的說道。

「什麼!快告訴我。」聽到線索的馬石立刻激動起來。

「我們在血漿中發現了一個破損的小懷錶,裏面有一張全家福,現在已經鎖定到了。」

老子家破人亡了他竟然隔這全家福,馬石心想着,「人在哪裡?快帶我去。」馬石激動把顧理提了起來,一身戾氣,彷彿要把人殺死。

「冷靜點,蠢貨,你不想你罪行上多一個謀害法醫吧,法醫可是很難出來一個我這種的天才。」馬石把顧理放了下來,「別拿你這態度對嫌疑犯,他只是嫌疑犯而不是殺人犯,OK?」

「呼~」馬石長呼一口氣,「我盡量吧,現在可以告訴我人在哪裡吧。」「別盡量,你是**不是混混,人在西街。」

得知位置的馬石,顧不得沒吃飯便想要過去,一陣撕心裂肺的胃痛後他就昏倒了。

馬石昏昏沉沉的張開了眼睛,發現自己在極其陰冷的地方,還以為自己嗝屁了,一想到還未替妻子報仇就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淚,「喲,醒了呀,想媽媽了嗎,怎麼還哭了。」顧理啃個包子說著。

「這裡是哪?」馬石一臉虛弱的說著,「哪個冤種空腹一直喝酒,現在胃出血了隔這哭爹喊娘。」顧理輕屑道。

馬石想起身,卻發現使不出力,「你現在需要靜養,禁止飲酒,過個十天半個月應該差不多了。」

馬石一聽要這麼久,哪裡想從,一心想查明案件的馬石艱辛的坐了起來,但又不小心摔倒在地上。

「我們現在需要一個四肢健全的**而不是一個病秧秧的馬石。」顧理一邊埋怨馬石一邊又托着馬石的肩膀想把他扶上來,發現扶不動便走去找護士了。

馬石感到吱吱作痛,但還是爬到了門口附近,隱隱聽到外面的講話。

「顧理,嫌疑人一家全被殺害了,這件事要告訴馬石警官嗎?」聽聲音像是馬石的副手范酒。

「等到他身體好了再告訴他吧。」顧理瞥向馬石房間說道。

馬石如晴天霹靂,他不知道他做錯了什麼,從業十幾年,一直忠心耿耿,為國為民,憑藉不怕苦的精神得到了領導和人民的讚賞。馬石在痛苦中昏了過去。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