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替嫁被發現王爺不和離(洛秋煙司瑾塵)_(洛秋煙司瑾塵)全文閱讀

替嫁被發現王爺不和離(洛秋煙司瑾塵)_(洛秋煙司瑾塵)全文閱讀

2022-09-21 08:38 作者:霧非霧與

章節介紹

失憶被好心人認作乾女兒,養父失蹤、養母重病,天價藥費! 她為了銀子,選擇冒名頂替嫁給了傳說中兇惡王爺 「王爺,不好了!王妃今天花了百兩銀子!」 「把家裡賬本給她,都是自家店鋪給什麼銀子!」 「王爺,王妃今天打了朝中大臣的女兒!」 「那個大臣貪贓枉法,抄家吧!」…

在線試讀

第4章 婚期提前

這一日清晨,柳斯年急匆匆來找洛秋煙。

「婚期提前了!」

「什麼?」洛秋煙一聽這個消息有點緊張起來,畢竟這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啊。

「怎麼提前了?不是還有半個月嗎?」

「北方形勢不穩,瑾王可能要去北方那邊。所以婚期要在他離開之前進行!」柳斯年解釋道,這其實也是他們柳家爭取過來的。

畢竟瑾王要去北方,這要是真出了什麼事情,柳家和皇族還沒搭上關係,那之前的一切全都白費了。

「等會!」洛秋煙有點懵了,「瑾王?」

「本來都準備和你說了,我妹妹成親的夫君就是當今聖上的六皇子瑾王——司瑾塵!」

「你妹夫是皇子…王爺啊?」

「不錯!但是這對你來說是一個好消息,估計大婚完瑾王就要離開王府了。

你只要在瑾王府待上一陣,事情就結束了。」

洛秋煙這麼一聽才鬆了一口氣,要是天天讓她和一個王爺在一起,這也太可怕了!

「那婚期提前到什麼時候啊?」

「明天!」

這個答案一出,洛秋煙彷彿被雷擊了一般,這個提前也是太快了吧?

第二天一早,柳府張燈結綵,所有下人也全都面帶笑容喜氣洋洋。

身着大紅喜袍的洛秋煙站在柳家眾人的面前,一時間眾人有點恍惚,以為這就是柳秋煙。

柳夫人見狀眼眶直接就紅了,在她眼中這不是找來替婚的人,而就是她的女兒柳秋煙出嫁了。

這個時候,瑾王府的隊伍也來了。不多不少,十六抬聘禮,果然是按照最低規格來準備的。

瑾王府大管家跟着聘禮一起走進了柳家,柳斯年連忙迎了過去。

「歐管家,不知道瑾王爺現在何處呀?柳府這邊已經全都準備好了。」

面對柳斯年的問題,歐管家直接抱拳滿臉歉意,「不好意思啊柳公子,我們王爺今天一早就入宮了。

今日要和太子殿下去兵部研究北面的那些事,實在是走不開身。

所以…王爺的意思是先簡單走個過場。瑾王府送來聘禮,柳府送去柳大小姐和嫁妝。

至於剩下的等以後再補。王爺說了畢竟朝中大事當先,兒女私情需往後!」

要說明明就是瑾王司瑾塵對於柳府提前婚期的做法不滿,但是歐管家可不是一般人,這話說的那是滴水不漏。

直接扯上朝中大事,這麼一對比瑾王此刻大婚要是大操大辦那可真說不過去。即如了王爺的話,又讓柳家一點理都挑不出來。

柳家甚至是柳榮有什麼不滿也沒什麼用,畢竟這事就是沒地說理。

柳家人對於這樣安排沒有絲毫不滿,甚至柳夫人看來這就是好事!要嫁進瑾王府的是她女兒,大婚流程以後再補,那會柳秋煙沒準都回來了。

一群人浩浩蕩蕩從柳府出來直奔瑾王府,這一幕讓周圍圍觀的百姓津津樂道。

要知道從瑾王府出來的聘禮僅僅有十六抬,但是柳府出來的嫁妝足足有三十六抬。柳府對嫡女出嫁也是下了血本啊。

洛秋煙在柳府住了沒有幾日,就被歐管家帶到了瑾王府。這一切在洛秋煙看來,是那麼的不真實。

比起柳府的宅院,瑾王府簡直就像是一個莊園。一個個獨立的小院子,甚至有的不比柳府小。

「王妃,這就是瑾王府了。這是瑾王爺及冠後陛下賞賜的!」歐管家一邊走着一邊給洛秋煙介紹着,「這裡完全是按照頂級王府建造的,

剛剛都是前宅,王爺會客廳和下人、護衛的住處都在那邊。這裡則是後宅…」

洛秋煙一邊走着,一邊記着路。如果柳府是一個大點的宅子,在洛秋煙看來這瑾王府就是小號的皇宮了。

佔地大的同時,也不失精緻。哪怕是剛剛前宅下人的住處,也是堪比柳府了。

「王妃您的房間已經收拾好了,至於王爺的房間裏面一般有重要機密,您還是別去了。」歐管家一邊說著,一邊觀察着洛秋煙的臉色。

但好在洛秋煙的臉色沒有絲毫變化,其實她的心中此刻已經笑開花了,不住一起?那更好啊!

歐管家作為瑾王府大管家總領所有事還是很忙的,送到後就離開了。

洛秋煙也沒有絲毫不耐,直接將跟着自己的丫鬟支走。

好似花園一般的大宅子,一個人逛逛獨自欣賞也是不錯的。

方磚滿地海曼的院子,兩旁都是各種奇珍異花,一看就是有專人打理着。

就在這個時候,洛秋煙隱約間聽見了斷斷續續的哭聲。

這下子洛秋煙瞬間就汗毛炸立,這麼大的院子還有隱約的哭聲,還好這會是白天,這要是夜晚….讓洛秋煙想到之前她看過話本裏面的描述。

朗朗晴日洛秋煙壯着膽子往那邊走去,只見牆邊蹲着一個姑娘在那哭泣。

洛秋煙最見不得別人哭泣,直接走過去遞上一個帕子。

「別哭了,趕緊擦擦眼淚吧!」

小姑娘聽到話聲直接被嚇的一個激靈,沒想到這麼偏僻的牆邊還有人會來,這幾乎很少有人來的啊。

「你…你是誰?」

「我…我是新來的廚娘!」洛秋煙想到自己出神入化的廚藝扯了一個身份。

「你在這哭什麼了?我從老遠就聽見了。」洛秋煙疑惑的問道,一個小姑娘都哭成這樣,看來這瑾王府不這麼好待啊…

這麼一問,小姑娘的眼淚再一次像不要錢一樣往下流,「我的未婚夫要和我解除婚約,我們可是青梅竹馬長大的啊!

他說….他和他家中都不會接受我是一個伺候人的丫鬟。」

「這….你沒和他說說解釋一下?」

一聽這話,小姑娘哭的更加厲害起來,「我說了!我說瑾王府那可不是一般地方,進來做丫鬟也是過五關斬六將的,模樣、家世….一樣樣要求多高啊!

我可是一次就成功進來了,一個月工錢足足一兩銀子還包吃包住,平時王府有什麼賞賜都是一兩銀子起啊!他….就這還瞧不上我呢!」

這是在吐槽?還是在炫耀?一個月一兩銀子加上賞賜?這做丫鬟比開小酒館有前途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