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黑鏡規則怪談(李曉濤徐昌)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黑鏡規則怪談完結版在線閱讀

黑鏡規則怪談(李曉濤徐昌)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黑鏡規則怪談完結版在線閱讀

2022-09-21 08:40 作者:安無灰

章節介紹

規則第一條:請勿遵守規則

在線試讀

第 1 節 黑鳥規則怪談

精彩節選


【不要出聲!
有人進了宿舍!
】這個匿名的人又接着在班級群里發了一大段文字。
查寢開始了。
1、(含規則)【不要給查寢的人開門,不要發出任何聲音。
】查寢的人會用各種方式讓你開門,但是注意,一定不要開門。
【門很堅固】在沒有打開過之前,門很堅固。
【不要打開窗戶,不要靠近窗戶,拉上窗帘,不要開燈!
】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不要開燈不要開窗不要拉開窗帘。
不要往外看!
【宿舍樓里沒有黑鳥!
】【不要追逐黑鳥】【在水房和廁所的同學,如果看到查寢的人或聽到查寢人的聲音,請迅速找就近的廁所隔間進去,不要與他們進行任何交流】【在廁所隔間不要抬頭向上看!
】【在廁所隔間不要抬頭向上看!
】【在廁所隔間不要抬頭向上看!
】【如果不慎與查寢人員發生交涉,任何形式的接觸,第一時間通知宿管】宿管如果沒有回應,就打破她/他的玻璃。
無論發生什麼事,宿管都會幫助你。
一定要找宿管!
【違反了以上任何一條,大聲喊宿管】【查寢期間如果有同學未歸,不要去尋找,保證人身安全】【不要跟任何宿管之外的人離開宿舍區域】【查寢的結束時間是凌晨 2:00】2、」這人神經病吧。」
室友們拿着手機討論。
但我明明記得建群之初就關閉了匿名功能。
這個人是誰?
還沒等我問,群里已經有人發了一堆問號。」
大晚上的,學校怎麼可能查寢。」
」是啊,電閃雷鳴的,誰來啊?」
」看的我都不敢刷牙了。」
小李站在門口端着牙膏杯笑。」
快去快回。」
3、那個匿名頭像剛剛發送完畢內容,學院通知群里就發佈了一條消息,並@了全體成員。
【熄燈之後,突擊查寢】同學們要收拾好自己的內務,迎接校領導的檢查。
內務不合格的同學扣學分、取消評優評先資格。
【打掃要求】拉開窗帘打掃窗檯,不要留下灰塵。
陽台仔細打掃不要堆放雜物。
不要在陽台放花盆,避免高空墜落。
陽台的護欄和外包玻璃沒有灰塵。
垃圾桶需清理乾淨。
不要在室內懸掛任何東西,包括床簾。
一經發現違禁電器、飼養寵物,扣學分警告處分。
為保證通風,一定要開窗透氣。
【晚上十二點查寢結束,本次時間略長,請同學們見諒。
】上級領導第一次蒞臨我校進行指導,請同學們給領導留下好的印象。
領導會給每個宿舍打分,分高者加學分。
優秀宿舍查寢人員會在門上貼上綠色貼紙,不配合不合格宿舍會在門上貼紅色貼紙,有人記錄在案。
【同學們要積極與查寢人員進行交流,詢問是否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宿管今天晚上開會,請到三樓大會議室集合】@宿管 1 棟@宿管 2 棟@宿管 3 棟@宿管 4 棟……4、」我靠這個點了還查…….」似乎想起什麼似的,宿舍大家都閉上了嘴。
為什麼?
群里沒人說話,也沒有人像以往怨聲載道。」
你們班級群里有沒有這個?
[截圖]」我發消息問隔壁宿舍的同學。」
我們也發了,這是什麼?」
」不知道。」
5、校園綜合服務中心通知【手機營業廳通知】受暴雨影響,手機信號不通暢,正在抓緊搶修線路。
【門崗通知】受暴雨影響,門口大量積水,伴隨修路未填埋的坑道很危險。
請大家不要外出。
【校醫務室通知】夏天到了注意降溫防暑,但不要貪涼。
最近出現了多起學生貪涼昏迷的案例,請大家一定要注意。
【食堂通知】食堂新增鹵煮。
夏日用餐時間變動,早餐改為早 6:00—9:30。
6、」小李還在外面刷牙!」
我從床上蹦起來,趕緊去外面找他。」
你不會真的怕了吧?」
楊若嘲笑我膽小。」
我覺得怪怪的,還是喊回來保險。」
」不着急,熄燈還有一會兒,先收拾收拾?」
袁壽從床上下來,摸了個抹布打算去擦擦窗檯。」
還有 10 分鐘。」
徐昌拍拍我的肩膀,」我去倒垃圾,順便跟李曉濤說。」
」我覺得咱到時候就這樣得了,大晚上的天王老子來查寢咱也別開,都睡了查什麼查。」
馮慶把煙掐滅從陽台回來,」今天下這麼大雨,啥領導這麼有病,打掃好地板也得給踩了。」
7、班級群里一個同學問那個匿名的人。」
如果宿管喊了不管用怎麼辦?」
但是那人沒有回復。」
還真當真了?」
」欸,他即使是說著玩的我也得糾正他的邏輯 BUG 嘛。」
」不過他是怎麼知道的?」
」邪門,其他班級群里也發這個了。」
」我靠有鬼!
怕怕!」
」其實還是查寢的神經病吧。」
」無論那個人發不發今天都不開門,睡覺了睡覺了。」
8、眼看快熄燈了,小李還沒回來。」
你喊的人呢?」
」拉屎。」
徐昌向我攤了攤手。」
打掃差不多了吧,」袁壽喊我,」別想了,害怕把窗戶關了一會兒。」
」這麼熱!
咱屋沒空調!」
馮慶刷拉把窗帘拉開了。」
不不不,你以為要信那東西嗎,就一會兒,查寢的走了再開,發現有亮進來咋辦。」
」咱 3 樓呢,他不能翻窗戶吧!」
正說著,熄燈了。
9、熄燈了。
應該去把李曉濤拉回來。
但是沒人想出去,也沒人在意。
如果我出去,等待我的室友要不要鎖門。
他們沒有義務拿自己冒險。
還在猶豫,只聽宿舍樓大門哐當一聲開了。
好快。
因為年久失修,每次開門關門動靜都很大,尤其是在晚上…..不對。
今天晚上,怎麼這麼安靜?
一般來說,聽見宿舍關門開門的吱呀哐當聲都是在半夜夜深人靜的時候。
現在,整個校園,都沒了聲音。
隔壁宿舍在關門落鎖。
水房的聲音漸漸變小,有人在樓道里跑。
緊接着,走廊里的聲控燈也熄了,而且再也沒亮過。
很安靜。
就像是剛剛洗漱的同學不曾存在過一樣。
正在發愣,楊若過來就把門插上了。」
欸…..」」李曉濤回來會敲門,再給他開不就完了。」
他比了一個」噓」的手勢,」來了。」
腳步聲從樓梯間傳來,似乎有女的,像是高跟鞋在響。
咔噠咔噠的聲音,男人說話的聲音,手電筒的亮光。」
咚咚咚。」
走廊一頭有敲門聲。」
咚!
咚!
咚!」
那感覺,好像用手掌在拍門。」
咚!
咚!
咚!」
全程一直沒人說話,但敲門聲一聲比一聲大,好想要破門而入一般。」
艹….」」怎麼了?」
我們都回過頭看徐昌。」
我給李曉濤發消息,發不出去,沒網,手機沒信號了。」
」啊?」
大家不約而同都掏出手機,發現都沒了信號。
屋裡悶熱,我卻覺得後背有點陣陣發涼。
正當在那一聲聲敲門聲中猶豫,突然不知道那個宿舍,有人忍無可忍的開罵了。」
他媽的,SB!
都睡覺了敲什麼!」
聲音很大,嚇得我們一哆嗦。
整個樓道都聽的見。
那如同撞門一般的聲音停下了。
緊接着,腳步聲,敲門聲,換了個地方繼續敲。
感覺好像是就在那個罵人的宿舍方位。」
這夥人是變態吧……」」艹……」我們壓低聲音嘟囔,都看着手機,希望李曉濤能趕緊發來什麼證明他知道外面的這個情況。
沒有。
什麼也沒有。
樓道里有人開門了。
因為他開門裏面的叫罵聲響亮了很多。
正想仔細聽聽說些什麼,突然,又沒了聲音。
安靜,很安靜。
周圍安靜了幾秒,走廊里腳步聲移動,往我們宿舍方向來了。」
噓。」
大家在悶熱的屋裡淌着汗,不約而同地屏住呼吸。
已經在敲隔壁的門了。
這個時候,我們才想起來仔細看看手機班級群里發佈的通知。
有些地方很詭異,不對勁。
…….10、我們嘗試打電話,微信,QQ,都沒有用。
李曉濤聯繫不上。
發不出去消息。
五個大小夥子擠在一間關門關窗的宿舍里,熱的窒息。
汗流浹背。
但是此時沒人提出開窗戶透氣的事。
人的下意識里會感覺到危險,一點都不假。
沒有人說話,也沒有回到鋪位上,大家站在門口僵着身子,聽着每一聲」咚咚咚」。
由遠及近。
汗珠從我後背上滾落。
正當我腦子裡胡思亂想的時候,旁邊的楊若猛地攥住了我的手腕。
我們順着他驚恐的目光看向陽台方向。
一團影子,像人又不像人,貼在玻璃窗外面。
什麼東西,這是什麼東西,這是三樓!」
噠噠噠。」
那東西,好像在敲窗戶。」
噠噠噠。」
」噠噠噠……」不快不慢,很有規則。
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一瞬間黑鳥這個詞閃進我的腦海里。
像是鳥喙在啄窗戶。
但是那團影子有人這麼大。
【宿舍樓里沒有黑鳥!
】那個人發的消息被我想起。
為什麼,黑鳥。」
嘭嘭嘭!
嘭嘭嘭!」
」開門啊!」
是李曉濤的聲音!
而這個聲音把我們的情緒從恐慌轉為驚懼。
袁壽抬起手來,被馮慶按住了。
一切都寫在大家的眼裡。
外面的人,是誰?」
救救我!
開門!
開門!
他們來了!
他們過來了!」
李曉濤的聲音帶着哭腔。
我想開門,我不能眼睜睜看着門外的同學失去萬分之一的生存機會。
為什麼是救救我?」救我!
不要!
不……」」來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屋裡五個人猶豫的功夫,外面在李曉濤的慘叫之後安靜了。
只有突兀的」噠噠噠」聲還在響着。
馮慶沖向陽台,被我們一把抱住。
他喘着粗氣,壓着聲音掙扎。
他受不了了。
如果李曉濤真的因為我們遭遇了一些什麼,我們就都是兇手。
但即使如此,我們也不敢開門。
我們能夠做的,只是攔住沖向陽台的馮慶,幾個人滿身冷汗擠在一起。」
嘭嘭嘭!
嘭嘭嘭!」
」嘭嘭嘭!
嘭嘭嘭!」
」查寢!」
11、緊繃的神經已經經不起反覆折騰。
我們幾個小夥子幾乎相互抱着癱坐在地上。
只要我們不出聲,會放過我們吧。
熬到 12 點,就可以吧。
不對。
【查寢的結束時間是凌晨 2:00】門外,敲門的聲音停下了。
接着,隔壁宿舍,隔壁的隔壁…..可能是神經過於緊張,在腦子裡覺得暫時沒事之後。
我睡著了。
12、等再次醒來,是凌晨 1 點。
熱醒的。
屋裡依然悶熱,馮慶低頭髮呆,袁壽在不停的劃手機,徐昌和楊若也睡著了。
我看着他們,誰都沒出聲。
從昨天熄燈開始,大家似乎都喪失了說話的能力。
我打開手機,發現各個群里都炸了鍋。
尤其是…..宿舍群。
裏面 99+,是我們未發出去和李曉濤未發出去的消息。」
我在廁所。」
」我一會兒就回去。」
」卧槽沒燈了。
怎麼回事,停電了。」
」不會真的有事兒吧,我聽見有人來了。
老天爺是不是還有女的啊。」
」會不會查夜不歸宿啊,我可是在廁所拉屎。」
」欸,淦,手機沒信號了。」
………接下來是一段段語音。」
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啊!
我靠啊啊你們誰能收到消息!」
」誰回我消息!」
」怎麼找宿管啊幫我叫宿管!」
」卧槽啊啊啊啊東西——頭頂,不來,別出,也,不出了!」
」啊啊啊啊,卧槽我也不敢,東西進了,水房!」
」怎宿!」
再往後是一堆亂七八糟符號和數字。
中間,有一張圖片。
圖片很昏暗,是從上往下拍的,裏面有一團影子,大概是眼睛的地方閃着紅光。
那兩點紅光死死的盯着鏡頭方向。
一點三十分。
李曉濤發來消息,」校領導要請我們吃飯,今天晚上不回啦。」
」你幹什麼呢!」
馮慶打字。」
我沒事啊?」
李曉濤回復。
 13、沒人動。
我們一直等到了第二天早晨天光大亮。
白天總能給人面對恐懼的力量。
我站起來,小心翼翼地掀開窗帘,打開了窗戶。
夏日晨間涼爽的空氣一下子涌了進來。」
沒東西。」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昨天晚上,跟噩夢一樣。」
徐昌癱回床上,嗓子都啞了。
楊若默默的倒水,分給我們。」
開門嗎?」
馮慶已經猛地把門拽開了。
走廊里人來人往,昨天發生的一切似乎真的像是夢一樣。
李曉濤還是沒有回來,外面的門沒有任何痕迹。
我們不約而同的去了水房。
水房,廁所,都沒人。
 14、水房裡還有別的宿舍的人,我們相互對視了一眼,發現他們的神情似乎跟我們一樣。
焦慮、緊張、尋找什麼東西、不安愧怍。
和一宿沒睡的黑眼圈。」
你們…..」」你們也…..」大家都沒再說話。
廁所附近也站着好幾波人,都不是來上廁所的。」
聽說,昨天,307 宿舍的人…….」」307 沒人了已經。」
」昨天怎麼了…….」」不知道…….我也去看了,沒人。」
15、我們不知道是怎麼走回宿舍的。
但是在宿舍門口,袁壽愣住了。
只見屋裡,李曉濤正坐在凳子上吃早餐。」
你們幹什麼去啦?」
他吃的是食堂新上的鹵煮。」
我給你們帶了早餐,」他晃了晃手裡的東西,」怎麼不來吃啊。」
我張了張嘴還沒出聲,徐昌已經替我問了出來。」
你幹什麼去了?
!」
」啊啊,昨天我在幫查寢的忙,他讓我把樓道里違規擺放的鞋架搬走。」
」然後呢,去哪裡了!
?」
」啊?」
李曉濤似乎被馮慶突如其來的吼聲嚇到了,」你吃槍葯了馮慶?
!」
」我們昨天晚上到處找你!」
」我跟你們發信息,信號不好嘛。」
袁壽還想拿出手機,跟他對峙消息。
我按住了他的手,並向身後的幾個人搖了搖頭。
馮慶沒再說話,越過我們去了陽台抽煙。
我們紛紛坐回去,桌上的鹵煮誰都沒碰。」
卧槽!」
是馮慶。
我們聞聲去了陽台。
只見陽台上,有一地鳥的黑色羽毛。
16、」怎麼啦?」
李曉濤一邊吃鹵煮,一邊看向我們。
鹵煮帶着的湯汁順着他嘴角溢出來些許。
他笑得很詭異。
平時他就很愛笑,但是現在說不上來的奇怪。
說實話我的內心有一些愧疚感。
如果我當時,及時去把他拉回來,是不是就不會有今天的事情了。」
你吃的什麼?」
楊若突然發問。」
鹵煮啊,新上的。」
我們這才仔細看向碗里,暗紅色的湯汁裏面泡着發白的肉。」
這個鹵煮是不是不新鮮了,別吃了。」
徐昌抓住他的手。
不舒服,看着就莫名其妙的不舒服。
想吐。
9 點 45 有課,我們收拾書本準備去教室。
不是為了上課,是想去大教室,想看看別人的狀態。
人多起來的情況下,或許會好受。
李曉濤說他不去了,昨天晚上很累,想睡一會。
出門的時候,路過宿管的門口。
他的屋子拉着窗帘,似乎沒有起床。
 17、上午跟同學們交流,並沒有其他有用的信息。
消失,出現,沒敢看,不知道。
一般都是這四個詞。
有的人回來了,有的人沒回來。
同學們之間充滿了面對未知的恐懼。
出了教學樓,白亮亮的日光照着人刺眼。
回到宿舍,李曉濤又不見了,桌子上放着幾大盒吃乾淨的鹵煮。
我們打算收拾那些盒子扔掉的時候,卻發現湯里泡着一張寫了字的紙條。
——李曉濤【有人會偽裝宿管!








】紅色和羽毛來分辨!
【有人跟以前不一樣了   有一批早寥寥幾個字,李曉濤寫的很匆忙。」
我們走吧,回家。」
看完紙條,馮慶的聲音這次無比平靜。」
回家。」
其他幾個人顧不得別的,抓起證件充電線和手機,就往校外跑。
等到了校門口,卻發現很多人早已經在這裡了。
都想出去嗎?
校門口的側牆上貼着一張告示。
【通知】【暴雨導致修路路面塌方,學校無法進出】未經校領導批准不得離校。
【不要翻牆】牆很高。
牆隔絕外面。
不要通過牆去外面。
走     校門,很安全。
【夜間暴雨要持續 3 天】夜間暴雨仍要持續三天,同學們稍安勿躁,做好防潮防滑。
有什麼問題可以找輔導員溝通。
輔導員會給你解釋疑惑。
【最近上級領導視察,大家保持好精神風貌】18、中午的太陽蒸烤着暴雨留下的積水,又悶又熱。
周圍同學們的罵聲和抱怨聲漸漸和我發空的大腦分隔開,產生眩暈感。
好幾個門衛守着大門。
沒人解釋,只是沉默。
大批大批的學生站在原地,沒人說要離開。」
今天要麼翻牆,要麼從積水深溝游出去。」
站了許久,有一部分同學決定這樣干。
這是一場趁着天亮的逃離。
馮慶是其中一員。
他問我們干不幹。」
走出這道門,外面不一定有什麼,」徐昌看着馮慶的眼睛,想勸他,」其實,要不……去找宿管?」」我不想等了,夜長夢多。」
」我寧可死在外面,又不想在這無端的恐怖下獃著了。」
馮慶和很多同學一起沖向大門。
幾個門衛根本攔不住。
很多輔導員聞訊趕來,但為時已晚。
只聽」轟隆」一聲。
大門被衝破了。
輔導員在後面大聲勸解。
宿舍剩下的 4 個人被擠在中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走     校門,很安全】我想起來通知上面的話。
這時已經有人喊着口號,熱火朝天地推倒了校門口鐵皮擋板。
【不要通過牆去外面】鐵皮擋板一個連一個的被他們推進了深溝里。
【牆隔絕外面】他們開始跨越鴻溝。
他們跳了進去。
一分鐘,兩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不得擅自離校】鴻溝的對岸,沒人人上來過。
聲音也沒有了。
安全是相對的。
相對於牆。
我們幾乎都屏住呼吸等待着。
三十分鐘左右的時候,溝對岸出現了第一個人。
緊接着,爬上來了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是安全的!有個人背影像是馮慶,他手腳並用的爬了上去。」
馮慶!」我們喊他。」
馮慶——!」他沒有回頭,晃晃悠悠的往前走。
烈日當頭,像是中暑。」
他……他怎麼……」楊若說到一半,止住了。
我們四個人都沒有說話。
只是看着馮慶和那群人逐漸離開我們的視線。
 19、回的宿舍樓,宿管的屋前也圍了不少人。
宿管的玻璃碎了一地,圍着玻璃窗的帘子也被扔在了地上,房門上帶着個腳印,很顯然不知道被誰一腳踹開的。
可裏面空無一人。
有人甚至翻動了他的私人物品。
但毫無收穫。
牆上掛着一份【宿管守則】。
地上扔着另一份曬掉了顏色的【宿管守則】。
我正想拿起來仔細看,突然門口一陣騷亂。」
宿管回來了!」」宿管!」」喂!你幹什麼……」門口的宿管看見這亂七八糟的一幕似乎並沒有太驚訝,他只是徑直走過來讓我出去。
袁壽拉着不想動地方的我出來。
宿管始終沒說話,只是把門關上了。
通過窗框,我們看到他自己撿起了窗帘打算掛起來。
看不出任何情緒。
 20、等我們收拾完,已經是下午六點。
我們把宿舍的櫥子和桌子把門封住了。
把李曉濤和馮慶的上下鋪床挪到了陽台,擠佔了所有空間。
屋裡的兩張上下鋪拼到了一起。
似乎這樣能給我們一絲安全感。
夏日不像冬天,太陽落山這麼早。」
吃東西嗎?」
楊若問。
我們搖搖頭。
只是經這一問,也有些餓了。」
去食堂轉轉吧,」徐昌拍拍我的後背,」吃點東西。」
做個飽死鬼。
我們四個人看了看堵死的門無奈的笑了笑,推開一條縫,一起去了食堂。
食堂里人稀稀拉拉,大家似乎都沒什麼心情吃飯。
不知道廚師們是否聽說了騷動。
我去一家相熟的老闆那裡,想要幾個包子。
他看着我幾秒,向我笑了笑。」
校園卡。」
」嗯?」
」刷校園卡。」
」奧奧奧。」
我低頭摸索校園卡。」
幾個?」
」一籠。」
老闆在左邊的一摞籠屜里抽出了一籠。
在接過老闆手裡的東西那一瞬間,我眼角的餘光突然看見了一個幫廚。
他低着頭在那裡切東西。
我覺得他很眼熟,但是想不起來是誰。
但是此時此刻,有種感覺迫切地驅動我想問他的名字。」
老闆,你們新來的幫忙的…….」」勤工儉學的。」
他不再接著說下去。」
啊…….哦哦哦……」轉身的功夫,又有人來買包子。
那個人我也眼熟,住四樓,我們公共課一起上。
那個人一句話沒說,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紅色的校園卡。
紅色的……校園卡?
我問他你的卡怎麼回事,他卻並不理會我。
老闆直接從右邊的籠屜里拿出了一包東西,遞給了他。
那是……..什麼…….」那是什麼啊老闆,你們店新上的嗎?」
另外一個同學過來,比我先開口。
他手裡拿着的是跟我一樣的校園卡。」
你可以去新開的鹵煮店問問。」
」什麼?」
」是他們的新品。」
那家新開的鹵煮店,可堂食。
還貼着買三送一的紅紙。」
鹵煮,嘗嘗鹵煮?」
一個熱情的大媽探出腦袋向我們吆喝。
 21、他們店裡非常乾淨,連個腳印都沒有。
不鏽鋼的桌椅板凳都能在地板上倒出影來。
有好多人排隊,無一例外都刷的紅卡。
白生生的肉與暗紅色的鹵煮湯。
是那天李曉濤買給我們的。
櫃檯上貼着【菜單】【鳥蛋】普通的鵪鶉蛋的指定購買地點。
明目、放鬆、助眠。
宿管出示工作證件領取。
【肉鹵煮】【內臟鹵煮】提神醒腦、注意力集中、樂觀向上、積極進取。
換成雞肉類刷紅卡領取。
【工作人員吃飯打折】在打折之前,請出示工作人員證件。
可領取工作人員套餐。
【視察領導餐廳】視察領導有專門餐廳,走過長廊右拐。
如果不慎誤入專用餐廳,不要說話,一起進餐即可。」
你買好了嗎!」
身後楊若喊我。
我這才發現自己正排在人群的後面,而前面的人無一例外的扭頭。
盯着我。
22、回到宿舍,天色暗了下來。
宿管的屋子亮起了燈。
仍然緊緊拉着窗帘。
所有人都不知道玻璃是怎麼修好的。
距離熄燈十點半還有三個小時。
各個校園群里沒有發任何通知,但是所有人已經在屋裡閉門不出。
校園裡已經提前陷入了沉寂。
我們不知道未來要發生什麼。
宿舍里就剩四個人了。
大家連燈都沒開,只有手機屏幕的亮光打在每個人臉上。
【有人跟以前不一樣了   有一批早我想來了李曉濤的紙條。
有一批早早什麼了?
不一樣,是指什麼?
我們四個現在挨得很近。
還沒有細想,一聲炸雷把我們驚得從床上坐了起來。
緊接着,瓢潑大雨從天而降。
天完全黑了。
23、」開燈。」
徐昌翻身下床,」只有這樣我們才知道什麼時候熄燈。」
燈一下子亮了,眼睛不是很適應。
但是為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