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司念鯨薇)快穿:將男主黑化後我死遁洗白全集閱讀_(司念鯨薇)完整版免費閱讀

(司念鯨薇)快穿:將男主黑化後我死遁洗白全集閱讀_(司念鯨薇)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21 09:36 作者:鯨薇

章節介紹

司念死了,被老情人他媽捅死的,老情人為了救他也死了   為了復活老情人和自己,身為一個心理老師的司念穿梭世界,扮演不同角色將位面男主黑化後以死洗白   可為什麼每個世界的NPC長的都一樣?   離別之際司念看着他們流淚,痛苦,後悔,殉情自己就好像個玩弄感情的渣…

在線試讀

第1章 我可以復活你的老情人們

精彩節選

「今日午時12時15分:市中心醫院發生一起惡劣謀殺案,起因竟是兒子為救男愛人身亡,其母殺人為兒陪葬。」

電視劇機中女新聞主播正在播報。

A棟5號樓的一間公寓內,正上演着兩男人爭吵一幕,其中一個身穿背心短褲的男人怒氣沖沖,雙手握拳手臂上肌肉青筋因他憤怒清晰可見。

一片狼藉的客廳是移位的沙發,翻倒的桌子和滿地的茶几,還有破裂的液晶電視屏幕布滿蜘蛛紋理的裂紋。

他看着面前文弱的男人,他不明白他們在一起九年,今日他竟然和自己提出分手。

司念看着暴怒的男人心中閃過畏懼之色,可是他並沒有因此放棄分手的打算。

身為健身教練的男人桎梏住司念的肩膀質問「為什麼?難道我對你不好還是你出軌喜歡上了其他男人?」

司念受夠一般想要掙脫對方的手,可身為一名心理老師的他根本沒有對方那麼大的力氣,他已經受夠 了對方一直的自大。

他是不介意身邊人的指指點點,可司念做不到,尤其是對方還是獨生子的情況下,他的家裡人處處刁難,如今更是鬧到自己工作的地方。

男人搖晃着司念質問「回答,為什麼不說話?難不成被我說中心虛了?」

司念看着面前瘋癲的男人刺激「對,我外面就是有其他男人了,他比你有錢,力氣比你大,功能還比你好,我喜歡他,你滿意了嗎?」

只聽「啪」的一聲,司念被一巴掌打歪過頭。

男人似乎也不敢相信自己動手打了對方,他想要道歉。可司念根本沒有給對方機會「鴻富錦這一巴掌我欠你的,從此我們恩斷義絕。」

司念轉身離開,眼淚在眼眶打轉,微微抬起的頭是他最後的尊嚴,他不想在對方面前哭得那麼難看,好像他有多麼捨不得似的。

九年的青春全當好聚好散。

司念奪門而出,鴻福錦呆愣了好一會才知道要去追。車水馬龍的十字路口,淚水朦朧了眼睛,司念並未注意到在他衝過馬路時綠燈已經變成紅燈。

鴻福錦追了上去,許是看見熟悉的身影司念跑得更快,此時一輛超速超重行駛的大貨車看見闖出的人已經來不及剎車。

鳴笛「嗡嗡」司念忘記動作。

直到鴻福錦將他推了開去,司念就那麼看着他的身體被撞飛了出去。

鮮血從他嘴裏湧現而出,面對這樣的變故看傻了眾人,他們的第一反應不是撥打救護車,而是拍攝視頻。

司念顫抖着身子,他不願相信這是真的,短短五十米不到的距離司念走出了度秒如年感覺。

他跪在男人面前,顫抖的手撫摸上男人臉頰,吐出的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衫和司念的手。

男人用力抓住司念的手,司念則完全忘記疼痛。

張張合合的嘴不斷湧出鮮血也阻止不了他要說話的**。

他笑得佔有慾極強「我把命都給你了,那個男人能做到嗎?我死後你不能忘記我,不能去找其他男人,不然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司念哭得哽咽「不,沒有,沒有其他男人,只有你一個。求你,求你別死我錯了。」

鴻福錦聽後腦袋低垂,遲來的救護車將人推進搶救室。

搶救室的門口鴻母趕了過來,她身形不穩地跪在搶救室門口,推開想要攙扶的司念她虔誠的對着牆壁祈禱。

轉頭她眼神陰鶩兇狠的看着司念「是你,都是你,我兒子要不是為了救你他會進搶救室嗎?你就是掃把星,你想用這種方式報復我是不是?你想讓我們老鴻家絕後是不是?你好狠的心,我兒子要是出事我殺了你。」

司念被鴻母一巴掌扇倒在地,鴻母不斷用腳去踢對方,搶救室外人實在看不下去後將兩人拉開。

搶救室的燈滅,鴻母上前抓住醫生的手期待地問「醫生我兒子沒事對吧?」

白衣大褂的醫生低垂下頭「很抱歉,我們已經儘力病人沒搶救過來。」

「不,那一定不是真的」鴻母不斷搖頭不願相信這個事實。

她抹去眼淚兇狠的眼神看向司念,她沖了過去從她的挎包掏出一把匕首刺進司念心臟「既然我兒子喜歡你,你就去死吧,你去給他陪葬。」

司念神色痛苦看着刺進心臟的匕首,鴻母猶覺不夠拔出後不斷刺進。

血液染紅了醫院白瓷地板,周圍的人見狀後成鳥獸散,口中尖叫不斷「殺人了,有人殺人了。」

當保安用防暴叉制服鴻母后,司念也被宣布不治身亡。

得到滿意結果的鴻母大笑「哈哈哈,是他活該,活該他勾引我兒子,是他讓我兒子和我斷絕母子關係,是他害死我兒子,我兒子是為了救他死的,他就應該為我兒子陪葬,我有什麼錯?你們憑什麼抓我,我沒錯。」

五十多歲的婦女癲狂着,她頭髮凌亂兩個保安將她押走,隱約還有控制不住架勢。

司念的靈魂體飄在空中看着這一切,他遊盪在這附近,他在尋找,他沒找到。

意識消散,他感覺自己被拉進一片無盡深淵「叮咚,恭喜宿主綁定崩壞系統。」

聲音在腦子響起司念還以為是自己幻聽,一片漆黑的世界他在等待牛頭馬面或黑白無常來接自己。

可他等來的卻還是那一道奇怪小孩聲音「叮咚,綁定成功。」

隨着聲音司念眼前也開始出現了光亮,他看清了說話的東西也是一個靈體,小小一個如同精靈。

司念問「你是來接我入地獄的嗎?地獄長什麼樣子?是不是像電視劇里一樣?」

活了差不多三十年的司念一直是個無神論者,想到地獄他也不禁有些期待,想必他應該也在那裡。

系統飄到司念面前轉圈圈自我介紹「咳咳,你好呀我的新宿主,我是系統可不是地獄使者。」

系統?這讓司念一下子想到小說中東西。

「和我綁定一起去崩壞世界吧!」

司念看着小小一個東西說出大言不慚的話到「沒興趣!」

系統飛舞的身體頓住,他開始蠱惑「宿主你難不成不覺得不甘心?你難不成不想復仇?」

「不覺得,不想,我只想死活着太累了。」

好吧,這一屆宿主簡直是他帶過最差勁的一代,有成為人上人機會不幹卻只想擺爛。

要說我們的小系統會放棄當然是不可能「你難不成不想復活?就算你不想,我還可以幫你復活老情人。」

復活嗎?司念心動了,他想鴻福錦能復活。

「你要我怎麼做?」

見魚兒上鉤系統道「其實很簡單只要你完成十個位面任務收集主神碎片,我就可以將你們復活。」

司念沒有茫然答應問「要是我完不成任務怎麼辦?」

「完不成任務可以從頭開始。」才怪了,系統當然不可能承認自己是騙他的,完不成任務當然是有懲罰。

至於懲罰嘿嘿,那就看他主神心情。

「我答應。」

「叮咚,宿主接受任務,傳輸開始,身體重組完成,任務內容傳輸完成。」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