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異變都市:開局成為不死醫師》凌境連兔_(凌境連兔)全章節免費閱讀

《異變都市:開局成為不死醫師》凌境連兔_(凌境連兔)全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21 11:36 作者:水嶼Sirius

章節介紹

凌境是一家私家診所的老闆兼醫師,除了白天給病人看病做手術外,他還是警局聘用的顧問驗屍官 並不是說警局沒有自己的驗屍專家,只是有些離奇的案件和屍體已經無法通過現代醫學來解釋 而凌境正是擁有着一雙堪破迷霧雙眼的超級醫師,在和警局的刑偵隊長連兔搭檔下解決了一樁又一樁…

在線試讀

第2章 凌境

凌境是江市B區的一家小私人診所的老闆兼醫師。

雖然診所的規模不大,但是凌境的事業心是屬於那種一點一點堆砌自己的城堡的類型,倒也沒有急於擴大診所的規模,雖說不是科班出身卻早早地就拿到了醫師執照。

然而,除了白天經營自己的小診所外,凌境還有一個身份,就是江市警局特別聘用的顧問驗屍官。

這天夜裡,忙完白天活的凌境早早地洗了個熱水澡就躺下來。凌晨快兩點的時候,一個熟悉的電話鈴聲將他從睡夢中叫醒,凌境揉了揉眼睛,確認了下手機屏幕上的來電顯示後,清了清嗓子有些慵懶的接了電話,「幹嘛呀?連大隊長,大半夜的給我打電話?」

「有案子,速來局裡。」電話那頭傳來了冷酷的毫無感情的聲音。

「得,大半夜的把人吵醒。」凌境把手機切到免提,嘴裏開始抱怨着,一邊卻也開始換衣服,「求人辦事態度也不能好點兒是吧。」

「屍體完全結晶化,我不信你不感興趣。」電話那頭的聲音依舊平靜地有些冷淡。

「哦?有點意思,我馬上到。」凌境簡單回了一句,抓起床頭柜上的奔馳鑰匙就往車庫走去。

……

江市B區分區警局門口,一聲急促的剎車聲響過後,一輛銀白色的奔馳跑車上下來一個人。警局剛來的小劉早已在門外等候着,看到凌境從車上下來,趕緊走上前去。

「您好,您就是凌境凌醫生吧,我們隊長已經在法醫室等着您了。」小劉上前接過鑰匙要幫凌境停車。

「您什麼您啊,別這麼客氣。」凌境輕鬆無害地笑着,「新面孔啊,剛來這邊工作的?」

「是,我叫劉栩栩,您叫我小劉就行了。」小劉有些靦腆地說道,順便開始打量眼前這個看起來和自己頭兒差不多年紀的年輕醫師,凌境的樣貌不算那種很出眾的帥氣,但是即便是在深夜,臉上溫和自然的笑容卻是讓人感到如沐春風。

「行了,那我先過去了。」凌境說道,「幫我停下車就過來吧,新來的還是要多看看。還有不用太客氣了,我跟你們隊長老熟人了,叫我凌哥就行了。」

「好勒,凌哥。」

…….

法醫室內,連兔站在聚光燈照射下解剖台旁邊,而在坐在一邊的電腦桌邊的法醫正在分析着什麼數據。

「喲,忙着呢。」從法醫室門口傳來一個慵懶的聲音。

連兔轉身回頭看向凌境,「你來了。」

「嗯。」凌境已經戴好了手套走到解剖台邊上開始細緻地查看起屍體。

即便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當凌境看到解剖台上被聚光燈照射的晶瑩剔透的血紅色屍體,凌境還是感到有些吃驚,他從來沒看過這樣的屍體或者說是藝術品?因為已經全身結晶化的屍體在燈光的照射下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骨骼內臟和血管!只是胸口破開了一個大洞,而心臟部位已經遺失了。

「怎麼樣?凌大專家,有什麼看法?」連兔雙手抱在胸前站在旁邊問道。

「一擊致命,掏心而死。」凌境一邊彎着腰查看一邊說道,「毫無疑問是病異人殺人事件了。」

「這我知道,有沒有什麼更深層次的發現?」連兔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凌境直起腰,有些怪怪地看向連兔,「我說連大隊長,這大半夜的喊我過來,就給我看個屍體,雖然這個屍體確實很有意思,但是我連案發現場都沒去,你讓我說什麼更深層次的發現?」

「…」連兔有些僵硬。

凌境看向一邊正在分析數據的電腦,「直接說你在案發現場發現的疑點吧。」

連兔也不廢話直接開口說道:「兇手是入室殺人,但是是破窗進入的房間,唯一的疑點是散落在地面上的玻璃碎片有所不同,一種是和屍體一樣的結晶體,一種就是普通的玻璃碎片。」

「哦~」凌境低頭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目光一下變得十分清晰,「糖化症病人,挺稀奇的。」

「什麼?」連兔有些沒明白,「什麼糖化症,你又開始亂起名了?」

「隊長!分析結果出來了。」小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進來了,站在電腦旁邊正聚精會神地看着電腦屏幕上的比對結果。

「什麼情況。」連兔很沉穩地問道。

「屍體上選取的三個試樣和現場帶回來的玻璃碎片經檢測對比後。」小劉有些難以置信地說道,「都是糖!」

「糖?」連兔皺着眉,但也覺得自己是猜對了,但是結果還是讓他有些感到震驚。

「人體大概由六十多種元素構成,玻璃的主要成分主要是硅酸鹽,而這兩者都被轉化成糖晶體了,真是不可思議。」凌境感嘆道,「那兇手應該是糖化症病異人無疑了。」

「兇手先將房間的玻璃窗轉化成糖晶體,從而可以輕易地破窗進入房間。」連兔思索着。

「對,然後死者可能是被驚醒了,但還是迅速地被糖化後掏了心。接着兇手應該還是從窗戶離開了犯罪現場。」凌境接話。

「我記得那個房間是有兩層樓那麼高吧,兇手是怎麼如此快速地進出犯罪現場而沒有留下痕迹的?」連兔摸着下巴的鬍渣思索着。

「很簡單啊。」凌境笑着說道,「有種糖的粘度是很高的,兇手如果能將碰到的物體糖化,那麼他爬牆什麼的再方便不過了。」

「這種病例的病異人你見過嗎。」連兔抬頭看向凌境,「詳細說說。」

「你們難道沒發現兇手帶走了一樣東西?」凌境將帶着手套的手伸進屍體胸口的破洞中摸索着,再拿出手的時候,手套上沾滿了粘稠的糯狀血色晶體。

警員小劉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感到胃裡有些翻江倒海,捂着嘴趕緊衝出了法醫室。

凌境看着衝出去的小劉搖了搖頭,連兔看着解剖台上的屍體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心臟!」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