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瘋狂嬌弱首領是沈爺的掌上寵(雲生昭華沈君鶴)_(雲生昭華沈君鶴)全文閱讀

瘋狂嬌弱首領是沈爺的掌上寵(雲生昭華沈君鶴)_(雲生昭華沈君鶴)全文閱讀

2022-09-21 11:37 作者:愛吃的棉花糖

章節介紹

世人眼中的她,是月娑的王,是黑色勢力中獨一無二的王者,冰冷,瘋狂,孤傲 師父眼中的她,只是一個缺愛的永遠長不大的小女孩 沈君鶴眼中的她,是在他心中那個嬌氣的不行的昭昭 她微微皺着眉,一腳把人踹飛出去 眾人驚訝的合不攏嘴,看向那個說她嬌氣的男人,男人眉眼薄涼,看…

在線試讀

前言·開始

精彩節選

總部遠在海外的k國第一地下組織「月娑」,在經歷了前不久的首領身亡,以及敵對組織的趁機打壓,此時,已經「傷痕纍纍」。偌大的組織一時之間群龍無首,竟成為誰都可以來踩上一腳,戳上一刀的存在。

而組織內部也爆發了好幾次大的動亂,好幾個組織元老想要借這個機會一步登位。火拚打鬥每天都會發生。

首領身亡,卻並未留下繼承人,因此組織內,不然也不會放任他們鬧的這麼凶。

在總部的議事大廳內,幾伙人此時正面色不善的看着對方,好幾個人的手裡都拿着明晃晃的砍刀。在人群圍繞的桌子上氣氛更是劍拔弩張。

啪!

季武首先忍不住站起來,將槍扔在桌子上,瞅了旁邊的兩人一眼,威脅的意味不言而喻。

「兩位兄弟,咱們都鬥了好幾天了,也別再斗下去了,不然到了最後可是誰都討不着好。」

季武將腳踩在椅子上,胳膊撐在腿上,挑釁的看着另外兩人,一副囂張的8。

另外兩人神色也不好看,看着囂張至極的季武,其中一人更是直接拍案而起,動作幅度之大,將身後的椅子也帶翻在地。

他手指指向季武,

「季長老這話什麼意思?你當真以為你可以坐上這首領之位不成?」

他的話音剛落,他身後的人直接掏出槍來指向季武。

「呵呵,彭長老這話,我就聽不明白了,首領身亡並未指定繼承者,所以現在這首領是能者居之。」

季武倒是毫不在意彭澤身後的那幾把槍,說實話,他把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放在眼裡。首領在世時,他仗着資歷老,權利大,就一直作威作福。首領去世後,他更是把組織內部攪得不得安寧。

如今首領死去,組織又遭受打壓,他們不去為首領報仇,不去處理外面那些虎視眈眈的人,反而自己人之間鬧起來了。

其他對組織忠心耿耿的人是看在眼裡,氣在心裏。無奈的是,他們沒有能力對上季武,彭澤和陳濤他們三人。只能看着他們把組織攪得烏煙瘴氣。

「呸,季武,你說這話你也不嫌害臊。能者居之,你算什麼能者?之前要不是首領護着你,而且要不是陳平那小子把倒賣違禁品的罪責攬下來,你傢伙能活到現在?還能站在這說出這種臭不要臉的話?」

陳濤也站起來,指着季武就開始罵起來,語氣里多是對他的不滿和鄙夷。

一時之間,氣氛陷入凝滯,所有人都不肯退讓一步。

一個比一個脾氣爆,一個比一個狠。

他們身後的手下紛紛也把槍掏出來。警惕又不安的望着對方。

季武看着毫不相讓的彭澤,陳濤兩人,冷笑一聲,

「怎麼,兩位兄弟今天非是要和我刀劍相向了。那行,今天我季武就看看誰能活着走出這裡?」

說完,剛要動手,議事大廳的門就被打開,不,準確的說是被人的身體砸開。一個手下從門口也被人一腳給踹進來,力道之大,直到撞上桌子,人才停下來。落地直接昏迷。

大廳內的人被這一幕都給弄傻了眼,事情發展的怎麼有點不對?

他們往門外望去,只見在外執勤的其他月娑人員皆被人用槍指着腦袋跪在地上,一動都不敢動。還有好幾個人倒在地上沒了動靜,鮮血從他們身下流出,刺鼻的血腥味漸漸縈繞在在場的每個人周邊。

他們竟然一點聲音都沒聽到,這群人是怎麼進來的?

有個身影就站在屍體旁邊,即使鮮血流到了對方的腳底,也依然站在原地。

對方的大半部分容貌都被黑色的兜帽遮住,只露出了白嫩尖細的下巴和嬌艷欲滴的嘴唇,身材纖細,嬌小,兜帽上那兩隻同顏色的貓咪耳朵,使得威脅性看着大大降低。

但對方周身氣質邪肆,整個人如同地獄惡靈一樣,陰冷邪氣。

季武還未看清對方,就被人用槍指着腦袋,也被迫狼狽的蹲下。陳濤,彭澤兩人也不例外。

他們雖然身居高位,囂張狂妄,但還是會及時認清形勢的。

畢竟看人眼色行事也看了許多年了,這麼多年養成的習慣可是會深深刻進骨子裡的。

都被人用槍指着腦袋,端了老巢了,再囂張有個毛用。

身穿黑色作戰服,矇著面的人進來把所有人的武器都卸了。

剛才還分外囂張的人此刻乖的跟個鵪鶉一樣。

季武瞅着他們訓練有素的樣子,心裏猜測着對方的身份。

有能耐來到月娑總部的找不出幾個,再說總部位置隱秘,若不是內部人員怎麼可能知道具**置。那看來是內部出了叛徒了!

這個想法直到他看到從門外走進來的一個熟人的身影時更加確認。

他激動的站起身,指着那人就激動的大聲說道:

「雲穆,果真是你,你居然敢背叛組織,勾結外人……」

話還沒說完,他就被一腳踹在腿彎處,單膝跪在地上。膝蓋與地面接觸,發出一聲重響,聽着讓人感到牙酸。

身後的人死死壓制住他的動作,手裡的槍更加逼近他的命脈。

季武倒吸一口冷氣,感覺自己膝蓋已經碎了。

雲穆好像並未看見季武一樣,他走進來只是單純的環視了一眼,就轉身向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姿態恭敬。

季武和其他人眼睛都看直了,隸屬於首領親信的雲穆何時對人這麼恭敬過。

一道身影緩緩出現在門口,正是之前站在血泊之中的那個人。

直到走近了,對方的身影才更加清晰的展現在眾人面前。

黑色的波浪長發一部分散落在胸前,黑色外套的寬大帽檐遮住了她的大半面龐,讓人看不清她的神色,只是隨着她的目光來回掃視時,眾人的身體卻下意識的顫慄了一下。

纖細,嬌小的身軀卻彷彿蘊含著讓人膽顫的力量。

季武的身體下意識的做出應激反應,頭皮發麻,看着那抹纖細的身影,如老鼠見了貓一樣。想要逃離對方的視線。

雲生昭華看着面露驚恐的季武,歪了歪頭,抬腳走了過去。

黑色的作戰靴接觸在地上發出聲響,鞋底的血跡印在潔白的大理石瓷磚上,有幾分令人驚悚的感覺。

季武低着頭,不敢去看來人。全然沒了剛才囂張狂妄的樣子。

雲生昭華走近,看着在角落低垂着頭的季武,紅唇微微勾起,眼神變得冰冷,突然一把揪起他的衣領,身材健碩的季武被她一路拖着到了大廳**,此時桌子已經撤下,露出巨大的空地。

季武想要掙脫,卻發現對方的手勁極大,他根本掙脫不開。

雲生昭華將季武一把扔在地上,轉身從雲穆手裡拿了把刀。

她將刀握在手中細細把玩,白皙的手指輕輕撫摸冰冷的刀身,抬眼看向在場的其他月娑人員,冷冷開口:「初次見面,就這麼暴力真的是我的不是了。不過,我是來送你們下地獄的,所以暴不暴力就無所謂了。」語氣中滿是不屑。

話音剛落,她手中的刀就揮向季武,一刀封喉,帽檐下的眼神中透露出瘋狂。

嘶,在場的月娑成員無不倒吸一口涼氣。他們縱使手上人命無數,也許久沒見如此狠厲的手法了。

其他黑衣人員倒是鎮定自若,手中的槍依舊穩穩的拿在手裡。

畢竟他們見過他們老大出手的樣子,狠辣程度與今天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們表示,這些都是小場面。

雲生昭華擦拭了一下刀上的血跡,白皙修長的手指沾上點點血色,她手指輕捻,血色暈染,襯得她雙手越發白嫩。

她看着手指上的紅色,臉上的神色越來越瘋狂,嘴角勾起大大的笑容,看向彭澤和陳濤,

「兩位長老,還有什麼遺言?」

女孩聲音嬌脆,倒真像是一個天真爛漫,不諳世事的女孩一樣。只是說出的話可與天真兩字毫無關係。

一旁的雲穆走到她身邊,拿出帕子執起她的手仔細擦拭起來。神情淡漠,對剛才發生的事情置若罔聞。

倒是彭澤和陳濤他們兩人,都被眼前女孩那乾脆利落的手法震驚住,心思還沉浸在剛才的那一幕里,冷不丁的聽到對方的聲音,皆被嚇了一跳。

彭澤硬着頭皮開口問道:「你究竟是何人,今天就算死,也要讓我們死的明白不是。」

聽着彭澤的話,雲生昭華把手中的刀給扔到一邊,雲穆會意,不知從何處找來一把椅子。雲生昭華轉身坐下,俯視的看着彭澤。

「抱歉,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曼沙,九言的徒弟。」

女孩的聲音不大不小,卻足夠讓月娑的人感到震驚。

九言的徒弟?

月娑剛剛逝去的首領的徒弟?

開什麼玩笑?

首領什麼時候收的徒弟,怎麼從來沒跟他們說過?

彭澤陳濤兩人已經呆愣住,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滿了不可置信,眼底是深深的後悔。

看樣子,他倆知道首領收徒的事情。

雲生昭華倒是沒在意她剛才說的話給他們造成多大的震驚,畢竟她只是在陳述事實而已。

整個人坐在椅子上,身體微微後傾,靠向在她身後的雲穆,顯得有點呆倦。

陳濤咽了咽口水,仍然想掙扎一下,不死心的問道:

「你說你是九言的徒弟,你有什麼證據證明。」

對啊,九言那傢伙身亡,象徵著首領身份的戒指隨着他一起消失在海里,不可能在對方手裡。

對,不可能的。

彭澤壓下心中的不安,看向女孩的眼神中也多了一絲底氣。

雲生昭華聽見他的話,臉上揚起一抹諷刺的笑。

彭澤與陳濤見她不為所動,以為她沒有證據來證明她的身份,底氣越來越足。彭澤甚至想掙脫開身後壓制住他的人,從地上站起。

見他想動,身後隸屬於雲生昭華的親衛一槍打向他的腿部。

彭澤的慘叫響徹整個議事大廳。

雲穆不贊同的看了一眼開槍的人,隨後低頭看向自家小姐。

見她依舊穩穩坐在椅子上,才收回目光。

雲生昭華聽到槍聲,只是皺了皺眉,並未想多說什麼。

她正了正坐姿,將戴在手指上的戒指露出,戒指形狀古樸,光澤溫潤,材質奇異。戒指周圈刻着花紋。

彭澤和陳濤兩人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枚戒指。剛才的底氣真的是來的快去的也快。

那是月娑首領身份的唯一象徵。

怎麼會在她手裡?

這怎麼可能!

她將戒指收起,隨後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抬頭看向被制服的月娑人員,向他們微微頷首,然後轉身向外走去。

有點乏了,還是趕緊結束吧。

伴隨着她的離去,身後的大廳開始響起此起彼伏的慘叫聲和槍聲。

她的步伐輕盈且穩健,並未受到影響。走到走廊上,看了一眼玻璃外那烏雲密布的天空,聽着不遠處傳來的海浪拍打聲,她停下腳步,走廊上的窗戶有一扇並未關嚴,潮濕的水汽夾雜在冰冷的海風裡撲面而來。

稍微吹散了那股縈繞在鼻尖的血腥味。

雲生昭華撫上手指上的那枚戒指,低着頭略微沉思了一下,便離開了。

至此月娑內部爭端落下帷幕,新上任的首領「曼沙」將不服從管理的人員悉數斬殺。手段狠辣。

隨後便帶着人將那些意圖挑釁,分割佔領月娑的組織和勢力挨個「回敬」了回去。硬生生的把他們打服了。

雲生昭華始終信奉武力至上的信條,她對待那些組織內存有二心的人是絕不手軟,斬草除根。對待那些看輕月娑,圖謀不軌的組織,她更是直接帶人武力壓制。

這個信條將會一直伴隨着她在月娑的日子。也會一直銘記在月娑眾人的心裏。影響至深,以至於很多年後,月娑人也秉持着有事解決不了的話,多打幾頓就行了。

曼沙的大名隨着她日益張狂的行事風格,也逐漸響徹於國際勢力。

雲穆也成為雲生昭華的左膀右臂。一直替她處理月娑的事務。

他知道她最怕麻煩,如果沒有出現意外的話,她不會被困在月娑,不會變得如今這樣。也不用去承擔這本不屬於她的責任。

但這世間沒有如果,雲生昭華拋棄了她夢寐以求的東西,被迫重新拾起當年那把刺穿眾人的刀。

她犧牲眾多換來的月娑安寧,他定不會讓那些不長眼的雜碎去染指破壞。

自從雲生昭華決定接任月娑首領,帶人踏進月娑總部平息叛亂之時,他就將雲生昭華視為此生唯一效忠的人,這也算不枉九言的栽培之情。

這個緯度的溫帶海洋性國家幾乎平均每天都在下雨,今天也不例外,但幸虧是毛毛雨居多。

細雨綿綿,天空陰沉,整個天地圍繞着一股壓抑的氣氛,環靠於孤傲群山間的卡洛斯監獄,此時的氣氛卻比外面這陰雨天氣更為壓抑。

剛才,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全副武裝的攻入監獄。

監獄獄警一個不留,全死於他們槍下。

他們殺完獄警後,只是從犯人里揪出一個其貌不揚,身材魁梧的犯人。

隨後押着他出了監獄大門。其他犯人見沒人管他們,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他們很好奇,對方劫監獄,殺獄警的目的是什麼?

細細的雨絲落在眾人的身上,空氣因下雨也帶着點令人厭煩的潮濕感覺。

雲生昭華站在監獄門口,身穿黑色襯衫,修身的黑色長褲,米白色的棒球帽帽阻擋了其他人探究好奇的目光。

襯衫袖口微微挽起,露出細白的皓腕。

黑色的衣衫襯得她的皮膚越發白皙,整個人都顯得與這陰沉潮濕的環境格格不入,但不知為何,卻又莫名的有點和諧。

浩浩蕩蕩的人群聚集在門口,監獄關押着國際上有名的犯罪分子。他們想不通什麼人會來劫這個監獄。

雨水淋**雲生昭華的衣服,她活動了一下手指,抬眼去看被押着的人。眼神淡漠,手中的精緻匕首閃爍着冷光。

……

一刀斃命,直中心臟。

監獄的犯人皆被眼前一幕嚇到。

雲生昭華拿出手絹將匕首上的鮮血擦拭乾凈,看也沒看其他犯人一眼。

雲穆上前詢問這些人該如何處置。

「殺」。

只一字便已決定了那些人的命運。

他們本就是十惡不赦之人,被收押至此,表面雖只是失去了自由,但對他們來說卻如同行屍走肉一般活着。

送他們一程,或者更好。

再說,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

刺鼻的血腥味對那些首領親衛來說已經習以為常。

現在一些黑幫組織聽到月娑便不自覺的想避開,畢竟他們的新首領是個瘋子,瘋子的手下帶出來的也是一群瘋子。

只是,瘋子這次玩的有點大。以兇狠和嚴密著稱的卡洛斯監獄被毀,嫌犯失蹤抑或是死亡,守衛無一生還。場面據說血腥無比。

那個月娑新任首領因此也榮登國際通緝榜,暗殺榜。

雲生昭華知曉她的舉動帶來的一系列後果,但那又怎麼樣。

這只是開始!

h國,境內墓園

雲生昭華身着一身黑裙,頭上帶着一頂黑色蕾絲禮帽。

她靜靜地站在一座墓碑前。

二十歲,距離九言身死已經過去整整半年。

許久,雲生昭華慢慢呼出一口氣,看着那沒有照片的墓碑,眼神中罕見的露出一點留戀。

真的是一個大騙子!

等着,還有最後一個人,我馬上把他送去讓你揍。

她轉身離去,背對着雲穆,吸了吸鼻子。

雲穆看着她瘦弱的背影,眉頭緊鎖,如果九言還活着的話,想必她會比現在要快樂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