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沈依依厲逸辰)我的王妃是個富婆全集閱讀_(沈依依厲逸辰)完整版免費閱讀

(沈依依厲逸辰)我的王妃是個富婆全集閱讀_(沈依依厲逸辰)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21 11:38 作者:淼淼的喵喵

章節介紹

作為死的稀里糊塗的沈依依,為了能夠投個好胎,被迫重生賺取寶石! 奈何老娘的兜比臉可乾淨多了! 不過我可不是輕言放棄的人,老娘最喜歡迎難而上! 可重生後的我為愛個人私奔?居然老娘還是已婚!這豈不是婚內出軌? 什麼?!老公竟然還是個王爺! 還有一隻會說人話的撲棱蛾…

在線試讀

第1章 魂穿異世

沐北國,窮鄉僻壤處的茅草屋內。

沈依依仰躺在床上,雙眼緊閉,眉頭微皺,額頭上有微微的汗水滲出。

睡夢中的她正在被一個手提尖刀的黑衣男子不停追趕着。

她神色慌張,拼了命的往前跑,一邊跑一邊不停地回頭看,一個不小心,腳下不知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只見那黑衣人喘着粗氣停下來,放慢腳步,舉起手中的刀向她一步步逼近。

雖然黑衣人矇著面看不清長相,但是他那凶神惡煞的眼神足以讓她脊背發涼,渾身發抖。

她費力的從地上爬起,欲要趕緊逃脫,奈何還沒站穩腳跟,黑衣人一步跨到她面前,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

她用力的拍打着黑衣人粗大有力的手掌想要掙脫,可他並不為其所動,反而握着她脖子的手一點一點的不斷的收緊。

她感覺呼吸越來越難,一時間憋的滿臉通紅,太陽穴青筋暴露,瞪着眼睛,張着大嘴渴望能呼吸到一絲空氣。

慢慢的……慢慢的……

她的雙腳不再掙扎,身子一軟,眼睛一閉,暈死了過去。

在她閉上眼睛的瞬間,她恍惚中看到黑衣男子一臉邪笑的舉起手中的刀朝她的脖頸划去。

「小姐,小姐,嗚嗚……您快醒醒,睜開眼睛看看玉兒啊……」

沈依依朦朧之中似是聽到有人不停地哭喊,並且翻來覆去總是這麼一句車軲轆話,着實吵得要死。

緊接着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什麼東西搖晃的厲害,沈依依柳眉皺起,幽幽的睜開雙眼。

又似是想起了什麼,猛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長呼一口氣 ……還在!

剛才的夢實在太可怕了。

她用手拭去額頭上的汗珠,隨即看了一眼四周。

古香古色,整個屋子散發著復古的味道。

這是……醫院?看着也不像啊?!!!

她清楚的記得自己下班回到家時已經很晚了,作為一個一個妥妥的上班族,工作了一天實在是又累又餓,一回到家便她隨手拿起桌子上提前洗過的一個蘋果,慵懶的躺在沙發上一邊啃一邊刷着手機。

哎,人倒霉了喝涼水都塞牙。

看着手機中的視頻,沈依依被逗得哈哈大笑,突然嘴裏的東西一下子卡在喉嚨,喘不上氣來。

她情急之下撥通了醫院急救電話,奈何任憑電話裏面的人怎麼喊,她說不出話來,隨着窒息感加重,失去了意識。

按理來說她醒來應該在醫院才對,還是說她並沒得到及時救助……死了?

沈依依狐疑的在自己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嘶……好痛!她沒死!

「小姐,您可算是醒了,您可把玉兒嚇壞了,玉兒還以為您……」

原本已經哭暈的玉兒,感到自家小姐動了動,立馬抬起頭。

看到沈依依已經睜開了眼睛,立馬淚如雨下,一會兒笑一會兒又哭的,比自己親爹娘死了還情真意切。

沈依依聞聲轉過頭去,看見一位長相甜美可愛,身着古裝的女子正跪在床邊,哭的鼻涕哈拉的流了一臉,看上去很是傷心難過樣子。

她直起身,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個略顯破舊的古床上,身上穿着和夢裡一樣的粗布古衣。

卧槽!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你……」

沈依依迷惑之際剛想開口問她是誰,腦袋突然傳來一陣刺痛,腦門青筋直跳,頭頂有無數的草泥馬飛過。

隨之而來的便是斷斷續續的記憶碎片猶如咆哮的野馬般,橫衝直撞的湧進大腦。

片刻之後,隨着刺痛的消失,沈依依努力拚湊起那些不屬於自己的記憶,又回想着剛才她以為的『夢境』。

沈依依的心不由得一沉,不敢置信的在心中暗罵。

特么的,他這是穿越了,而且還重生到了一個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古代女子身上!

從記憶中得知,原主是沐北國一品鎮國大將軍沈言的嫡出長女,雖為將軍府大小姐,卻從未享受過此尊貴身份的待遇。

在原主剛出生時,其親生母親,前將軍夫人便因體弱失血過多而死。

起初沈言還因痛失愛妻傷心落淚,悲痛不已,但不出月余便迎娶新夫人崔氏進門。

崔氏入門之後,雖表面上對原主並不虧待,但終究是比不上親生母親,在暗地裡經常搞一些小動作離間他們父女的關係。

每次沈言得知原主『惹事生非』後,便是一番家法伺候,而崔氏則都會擋在女主前面為其求情,在沈言面前拚命的偏袒原主,上演一出母對女的愛之切的情懷的大戲。

都說有了後娘便有了後爹,果不其然,崔氏的這一手捧殺的好伎倆,使得沈言對原主越發的討厭和失望,對其的關心越來越少。

久而久之原主在下人眼中是一個性子任性,惹是生非,沒娘爹又不疼的落魄小姐,從而也就不把這個大小姐放在眼裡了,在將軍府受盡屈辱。

哎!也不知道原主怎麼想的,竟甘願受欺壓也從不反抗。

玉兒見沈依依神色凝重痛苦,抱着腦袋一直不說話,想到昨日兇險萬分的場面,眼睛一閉,嘴巴一張,眼淚如泄洪一般哭的更加厲害。

「小姐……嗚嗚……您是不是腦子出了什麼問題?嗚……奴婢這就給您……去請大夫來。」

根據記憶,沈依依知曉眼前一泣不成聲,抽泣不止,眼眶已經哭得紅腫的人便是原主的丫鬟玉兒。

這丫頭怕不是有些痴傻吧?

她一個堂堂現代傑出青年,像是腦子有病的樣子嗎?像嗎?像嗎?!!!

好吧,現在的她看上去確實有那麼一丟丟的像!

玉兒這個丫頭雖然腦子笨了點,嘴拙了些,但這些年一直跟在原主身邊,難得是忠心耿耿。

沈依依急忙拉回欲要起身的玉兒,拍了拍她的肩膀,微笑的說道,「我沒事,只是剛醒來頭有些暈,休息一下好了,你幫我倒杯水吧!」

玉兒擔心的眼睛死死盯着沈依依,看到自家小姐神情確實緩和,確定已無大礙,玉兒終於鬆了一口氣。

乾瘦的小手擦了擦黏在一起的鼻涕眼淚,激動的道「小姐,沒事就好!奴婢這就給您去倒水!」

咚~咚~咚!

沈依依接過茶杯一飲而盡,感覺身體恢復了些力氣,這具身體實在太弱了,像是長期營養不良所致,低頭又打量了一番瘦如乾柴的小胳膊細腿,不由暗自腹誹,這他丫的是在虐待兒童嗎?

她壓着憤憤的內心,抬手用力擦拭嘴角邊流下的水漬。

臉上頓時傳來一陣刺骨火辣的疼痛感,使得她渾身冷汗直冒。

嘶……疼死老娘了!

「小姐,您怎麼這麼不小心,又弄疼自己了不是。」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