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無敵流氓神醫縱橫都市)李牛至我白衣摺扇_李牛至我白衣摺扇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無敵流氓神醫縱橫都市)李牛至我白衣摺扇_李牛至我白衣摺扇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1 11:39 作者:我白衣摺扇

章節介紹

【神醫 都市 搞笑 無敵】 「院長!我們心內科13床心衰的病人吃了李牛至的藥丸,病癒出院了!」 「院長!我們腎內科9床的病人也吃了李牛至開的葯,現在已經可以下地走路了!」 「什麼?李牛至是誰?快把他請來,我要讓他當主任!不,我要把院長讓給他!」 ………… 學醫…

在線試讀

第9章 李廠長的難言之隱

喀吱一聲,在陳家村村民們崇拜的眼神中,乾乾杯酒廠廠長李志國的專屬座駕停在了村口。

「我朝,看那塑料鍍鐵的車門!」

「還有奧迪雙鑽的半熱熔輪胎!」

「天啊,竟然是0.6L自然吸氣的雙缸發動機,這可是汽車裡的猛獸啊!男人的摯愛!」

「快看,看那高檔的全自動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天窗,開車還能享受日光浴,這和俺的拖拉機還真不一樣嘞!」

村民們讚許的聲音不斷地傳進李志國的耳朵里,此刻的他心中暗爽。

正所謂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

李志國暗道:當初自己背着八萬多的車貸,要的不就是這麼個效果么?要不是自己的病,現在不知道有多逍遙快活呢!

在廠里保安陳兩發的帶領下,李志國等人走向陳家村衛生室。

看着村裡裂開溝壑的房屋與道路,陳兩發拽住剛走出衛生室的村長陳一毛,驚詫道:「咱村裡地震來着?」

「地震?什麼地震?你說這個啊,這是牛至剛剛給二牛治病嘞。二牛撞着不幹凈的東西了,又瘋又跳的,還好咱們村裡有牛至這個神醫在。」

村長手撫胸口,心有餘悸,聲音都打着顫。

眼光轉向陳兩發的身後,陳一毛驚訝道:「這是….乾乾杯酒廠的廠長?哎呦李廠長,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

看着面帶笑意點頭哈腰的陳一毛,李志國面帶標誌的假笑,客套道:「哎呦,這不是看陳村長公務繁忙,我啊,就是來找牛至神醫聊聊,討論點哲學問題的。」

哲學問題….陳一毛臉色不變,內卻是心一驚。

作為熟讀哲學經典三部曲的哲學家,陳一毛不知道李志國口中的哲學是精神上的哲學思考,還是摔跤技術中的哲學實踐。

難道….這傢伙是個通訊錄?陳一毛的內心暗暗驚疑:怪不得,從來都看不到這傢伙出現在天上人間地下負二樓,原來他有這樣的嗜好….

「李廠長啊,牛至和我畢竟熟,那我帶你進去吧,他剛剛治了一個病人,估計還在忙嘞。」

陳一毛從李志國的手裡抽出自己的手,不動聲色地後退幾步,帶着一臉笑意的說。

「嗷!我好了!我真的好了!牛至哥,不,牛至爹,放過我吧,求求你了!」

殺豬一般的慘叫聲從屋內傳來,邁步走進衛生室的李志國,看到一個足有兩米高,渾身肌肉結實,身穿白大褂的壯漢,正在纏緊手上的布條。

看着吊在木架子上的二牛,李牛至冷冷一笑:「白骨精還會變三變嘞,俺怎麼知道你是真是假?說!你的真身在哪,你為啥作弄俺二牛兄弟?」

「牛至爹啊,我真的是二牛啊….」渾身青紫的二牛吃力的說。

話音未落,李牛至閃電般的右拳擊打在二牛的腹部,吃痛的他凌空彎成了一個蝦米。

「還擱這放屁!你現在就是藉著俺二牛兄弟的身子在跟俺說話,俺告訴你,俺二牛兄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漢子,我就是打死你,讓你跟着他的身子一塊死,俺二牛兄弟也不會怪俺的!」

聽完這話,二牛頓時嚎哭起來:「牛至爹,我給你八萬塊錢成嗎,不,我給你十萬,我真的好了呀!」

看着走進屋裡的陳一毛,二牛宛若抓住了希望的稻草,他帶着哭腔看着陳一毛,懇求道:「村長!村長爺爺,救救我吧!你要是不救我的話,牛至神醫再念咒,咱們村就沒啦!」

聽完這話,陳一發看着李牛至,緩緩地說:「這個,牛至啊,我看他是真好了,要不你把他放下來吧,就當給我個面子。」

「既然村長都這麼說了,那俺就姑且放你下來,不過你記住了,俺可是一直盯着你呢!」

「別忘了,十萬塊錢,再加上五千購物卡,今晚送到俺住的地方!」

李牛至一把扯斷胳膊粗的麻繩,藉著將二牛放下來的機會,貼在他耳邊悄聲說道。

低頭走出衛生室的二牛,對着一旁的苞米桿垛勾了勾手,只見一隻銀白色的狐狸悄悄探出頭,看見四周無人後,鑽進了二牛的懷裡。

怨毒的眼神在二牛的眼中浮現,一道尖利的女聲從二牛的嗓子眼裡鑽出:「差點叫這小子毀了我三百年的道行!哼,咱們走着瞧!這身子我占定了!」

屋裡,李牛至看着面前身穿一身黑西裝的李志國,疑惑道:「你是….?」

陳一毛滿臉堆笑,開口道:「這位啊,是咱們南逄鎮上,乾乾杯酒廠的廠長,李志國大老闆。李志國大老闆聽說了你給陳兩發治病的事兒,就想來看看你。」

「哦,是這樣啊,那請回吧。」李牛至轉身坐在衛生室的椅子上,下了逐客令。

「你這人怎麼回事?我們老闆百忙之中,遠道而來,你就這態度?你不就是個鄉村醫生嗎?你擱這甩臉子給誰看?你裝什麼呢?」

坐在一旁的司機張帥站起身來,將手中的茶杯啪的一聲摔在地上,指着李牛至的鼻子罵道。

屋裡的氣氛頓時尷尬至極,陳一毛看着這一切,左右為難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一方面,這是乾乾杯酒廠大老闆的司機,絕對的心腹,得罪不得。

而另一方面,李牛至的厲害他也曉得,這可是一拳下去能讓地面升高兩米的主兒,更得罪不起。

好在李牛至的聲音傳來,及時打破了尷尬:「俺只給俺村裡的人看病,外面的俺不管,俺是陳家村的鄉村醫生,又不是什麼業餘開診所的或者跑江湖賣膏藥的。」

「既然這樣,那這是我們唐突了,牛至神醫不願意也很正常,小張,我們走!哼!」李志國一臉惱怒,起身離開。

呸….一口濃痰吐在地上,張帥指着李牛至說:「小子,你有本事這輩子都別出現在南逄鎮上,不然的話,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就在張帥的腳就要邁出衛生室的門口時,李牛至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等一下!作為和平主義者,我不喜歡暴力,也不想使用暴力。但是,你得了一種病,一種叫做狗仗人勢的病,我要用和平的暴力,治好你!」

片刻後….

陳家村衛生室里,李志國與鼻青臉腫的張帥一起,老老實實的坐在一張破沙發上,看着眼前眉開眼笑的李牛至。

看着自己炊餅手機里的餘額,數了數那六個零,李牛至笑容滿面道:

「哎呀,李老闆,要給錢這種話你早說嘛,有些原則也可以鬆動一點嘛,既然是遠道而來的客人,那在俺陳家村就是一家人,一家人還說什麼兩家話,那當然可以看病咯,你看俺說的對不對,村長?」

陳一發噤若寒蟬的點了點頭,他可不想得罪這個自稱和平主義者的暴力狂。

「那麼,你來找俺,是看啥病嘞?」李牛至掃視了幾眼李志國。

「牛至神醫,方才你那精彩絕倫的搏擊技術我也見到了,我就直說吧,我有一種隱疾。」

李志國頓了頓,繼續說:「那就是,脫髮!」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