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張若虛溫酒儒客(詭異入侵:我真不是天師)_(詭異入侵:我真不是天師)全章節閱讀

張若虛溫酒儒客(詭異入侵:我真不是天師)_(詭異入侵:我真不是天師)全章節閱讀

2022-09-21 11:39 作者:溫酒儒客

章節介紹

百年前一場大變革,靈氣被灰霧污染侵蝕,世界淪陷在詭異的入侵下 重生成為小道士,他發現自己只要走路就能變強 潛伏在灰霧中的詭異逐漸浮現 探索的過程中,心懷敬畏的張若虛十分穩健,但他發現,危機總是莫名其妙的找上他.......

在線試讀

第一章 狐妖入山

精彩節選

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道觀,道觀里有個小道士。

……

蒼雲山頂。

被雜草掩映的一條小路直直通向一所破舊的道觀。

道觀不大,卻也不算太小,足有數百步見方。

嗚嗚,如泣如訴的風聲像是遊盪的鬼魂,回蕩在山間。

此時天色已晚,風聲漸起。

夜空彷彿被染上了一層濃重的墨色,伴隨着狂風呼號。

嘎吱嘎吱,木門晃動,接着便是砰的一聲!

大風將畫著左青龍,右白虎的兩道木門吹開,冷風一路湧進道觀。

道觀內,有兩棵大樹,一顆是大榆樹,另一顆也是大榆樹。

嘩嘩嘩,樹枝搖晃,像是張開獠牙的鬼影一般,樹葉簌簌作響。

「起風了…..」

嘎吱,破舊的道觀內,右側的居室忽然木門敞開。

裏面盤坐着一個年紀不大的小道士,他身着素凈的道袍,雲鬢微垂,神態自若,盤膝而坐,有風光霽月之感。

轟!

雷聲轟鳴,墨色的雲層劇烈翻滾,像是醞釀著什麼東西。

張若虛緩緩睜開雙眸,他的眼睛清澈透亮,眸子燦如天上星辰。

他隨手抓起放在身邊的長劍,身形閃動,瞬間衝出道觀。

懸崖邊上,張若虛眺望遠處,入目所見,沒有璀璨的燈光,放眼皆是黑暗。

「依舊是灰暗的世界,萬家燈火俱滅,灰霧……這片世界…….比我想像的還要危險。」

張若虛深吸了口氣,默然看着宛如黑色長河一般涌動的山林。

他的前世是個快樂如風、可樂伴身的宅男,生活在紅旗下,無比安定的社會。

那一日也是雷聲轟鳴,他正在瘋狂練級刷怪、

刷到酣處,他激動大喊:「看我用雷霆來超度你們!」

然而就在這時,現實中雷霆降臨,一道雷柱劈落,當場就把他給超度了…….

之後張若虛便穿越到了一個六七歲的小道士身上,一晃也有了十年。

在這十年里,他也大概了解到了這方世界的真相。

這世界存在修行之人,通俗說是靈力,亦或靈能,但是因為某個不知名的因素,灰霧突然侵染了這片世界……

而且灰霧,靈力,修行者,這些東西被世人熟知,一點也沒有類似魔法不能被麻瓜知道的禁忌。

張若虛猜想,這也可能是灰霧在各地出現太廣的原因。

畢竟灰霧不僅出現在城市裡,而且還隨機隨時出現,加上互聯網的發達,被人們了解也是很正常的事。

總而言之,這片世界非常之危險,隔着電腦誰都可以大殺四方,但是來到這裡……他只要一個想法–笑着活下去。

張若虛眺望遠方,暗暗告誡自己,穩健,是可持續發展的第一要素。

轟隆隆!

雷聲愈發震耳,剎那間天邊烏雲被撕裂,一道耀眼無比的紫色閃電劈落!

咔嚓,猙獰的如同蜈蚣般的電光徑直劈落,打在蒼雲山上。

張若虛目光一凝,只見蒼雲山上金芒大作,一個圓形的宛若護罩般光球與天邊雷蛇碰撞。

轟!

那雷柱去勢不減,愈發粗壯,徑直撕開了護罩,長驅直入。

噼里啪啦之聲不斷傳來,一片樹林瞬間變成了火海,被劈的外焦里嫩。

「陣破了……」

張若虛輕出一口氣,有些釋然。

就在這個當口,蒼雲山下,絲絲縷縷的灰色霧氣涌動,帶着詭異的笑聲,歌聲一路蔓延而上…..

幾乎就在剎那之間,灰霧便浸染了整片蒼雲山。

陣破,意味着蒼雲山防止灰霧入侵的能力消失,這會伴隨着詭異的入侵。

但是張若虛卻絲毫沒有慌張,該來的總是要來,這一天,他等的太久了。

他不緊不慢地朝着道觀走去。

忽然間,他的眼前,彷彿蒙上了一層灰,像是被墨水浸染。

「咯咯咯……」

詭異的笑聲從前方傳來,空靈縹緲。

張若虛面色不變,直視前方。

他眸光清冽,似有光華。

一縷縷詭異的灰絲凝聚,伴隨着銀鈴般的笑聲。

灰絲緩緩勾勒出一個胸如滿月,身材窈窕的女子身形。

張若虛目視前方,仔細地打量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他在蒼雲山修道十年,從未下山見過這些東西,只在師傅帶回來的典籍上知曉一二。

而此時雷霆擊碎了大陣,張若虛對這些入侵的詭異也有着好奇。

「咯咯咯,想不到這荒山野嶺,還有生人的存在…….」

伴隨着輕柔的話語之聲傳來,張若虛終於看清了眼前這個女子。

當然重點不是女子長着兩道毛絨絨的白色狐耳。

而是她真的是那種很好看的,兩個眼睛看起來…..

「道士,我好看嗎?」

身材高挑的狐妖眼眸靈動勾人,瓊鼻挺拔,唇瓣輕啟,散發著誘惑的氣息。

聞言,張若虛從狐耳與眼睛上收回注意。

眼前這女子容顏絕美,肌膚欺霜賽雪,她眉目含情,有着宛若桃花般的眸子,披肩的黑色長髮垂落,好似瀑布一般,嬌俏可人。

「眼前這女子百分百是妖物,由灰霧凝聚而成的此類妖物實力很強,不宜輕舉妄動。」

張若虛心中念頭,定了定神,正色道:「姑娘,自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好看的緊。」

像他這樣正經的人,怎麼突然看到狐耳時,忽然也晃了神。

他不動聲色的用餘光掃了眼白白的,毛絨絨的狐耳朵。

心道,我控過貓耳,兔耳,沒想到狐耳對我也有殺傷力……

「咯咯咯……」

面容嬌媚的女子輕笑一聲,上前便要搭住張若虛的胳膊。

女子的身子豐腴,薄紗披露,香肩展露,誘人的山峰若隱若現。

「姑娘,你這是做什麼?」

張若虛面色凜然。

「難道你不想與我共度春江花月夜嗎?」

她眼波流轉,帶着一絲絲魅惑,紫色的煙霧升騰,將兩人籠罩。

什麼春江花月夜,不要侮辱這篇文章。

眼前這女人怕是要圖謀不軌,作為一個男孩子,自然是要保護好自己。

張若虛冷笑一聲,手指屈伸,一張泛着青色光華的符籙瞬間便貼在了眼前的狐妖身上。

那女狐化身的女子一愣,眼中有煞氣浮現,心道我還沒開始吸陽氣,你就對我上制符。

其身上的灰色霧氣迅速侵染着符籙,但那青色光華閃耀,硬生生地抵住了灰色霧氣的蔓延。

此符籙乃真言符,兼具定身與測謊之效。

是張若虛師傅遊歷四方,改良而成的一種符籙,對妖物十分奏效。

「年齡。」

「三百有餘。」

「性別。」

「女。」

「你說的春江花月夜什麼意思?」

「當然是將你吃干抹凈,抽了你的陽氣,助我修行。」

果然,妖孽,我看是你要助我修性……張若虛笑了笑,注視着青色符籙被黑色霧氣淹沒。

「小道士,敬酒不吃吃罰酒,本姑娘好心讓你體驗成人之美,你卻不知好歹。」

她眼眸一冷,身後灰霧翻滾,這小道士看起來倒有幾分道行,還是趁早殺了的好。

張若虛冷哼一聲,你都三百多歲的老草了,還如此恬不知恥。

「妖女,休想乳我!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歲數?」

此話一出,那笑意盈盈的狐妖臉色僵硬,煞氣翻騰。

「小道士,真是活的不耐煩了,老娘讓你見見什麼叫做妖!」

狐妖冷笑一聲,她道行三百年,在這片山嶺之中,也算是不弱的存在。

嗡!

一隻巨大的青色狐面在她身後浮現,幾乎要遮蔽了天空一般。

血紅的眼眸,猙獰的面孔,染血的獠牙。

「好強的妖氣。」

龐大的靈壓瞬間席捲而來,好似潮起。

張若虛的道袍被吹得獵獵作響,他的雲鬢向後飄動,眼神湛然而明亮,絲毫沒有畏懼。

「小道士,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