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歐陽鳳舞軒轅昊《驚!女扮男裝後,公主成了萬人迷》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驚!女扮男裝後,公主成了萬人迷)全本在線閱讀

歐陽鳳舞軒轅昊《驚!女扮男裝後,公主成了萬人迷》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驚!女扮男裝後,公主成了萬人迷)全本在線閱讀

2022-09-21 13:36 作者:及簡雲

章節介紹

【追妻火葬場 甜寵 爽文】南國公主歐陽鳳舞嫁給趙國王爺軒轅昊後,在王府里被他冷落了十年,最後他為了迎娶他心愛的女人而將她害死,死後的她在現代生活了十多年,沒想到有遭一日又重生到了嫁給軒轅昊的那一天,這一次,她不會再那麼傻,痴痴的在王府里等他十年,她要離開束縛了…

在線試讀

第7章 繁華人世

天際的白雲如夢似幻,說不出的奇妙,秋高氣爽,果實累累,一路上的風景如畫!

官道上,好幾輛馬車都在行走着,其中有輛駑馬拉着的最醒目,因為它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旁邊又有一輛馬車超過了它,這已經是第十輛超過它的馬車了,這超過它的那匹馬眼角露出輕蔑的神色,可惜駑馬愚鈍,絲毫不在意其它馬匹的嘲諷蔑視。

駕車的兩個清秀小廝也毫不在意,只顧欣賞着沿途的風景,手上的馬鞭如同裝飾一樣,甩了半天,也沒見甩到那駑馬身上。

這輛駑馬拉的馬車,正是歐陽鳳舞一行人,春夏秋冬四人是第一次這麼無拘無束的在外出行,這種感覺讓她們迷戀,駕着馬車慢悠悠行走的這幾天,她們體會到了和關在宮裡府里完全不一樣的滋味。

如果歐陽鳳舞知道她們的想法,肯定就會告訴她們,這個滋味就是自由的滋味,人只要體會過自由,就再也不想回到禁錮她們的牢籠中去的!

「前面有個城門,應該就是潯城,少爺,要不要進城~」

左側的清秀小廝對着車內呼喊,秋菊,現在應該叫秋實,她的臉上一派快活的笑,眉眼彎彎。

右側的清秀小廝春眠,現在應該叫春華,相比左側的同伴來說更沉穩,「他」仍牢牢地把控着駑馬的方向,讓它不至於迷戀旁邊的野草而偏離了道路。

抱着小白虎的歐陽鳳舞掀開車簾,直起半邊身子遠眺,她的視力特別優越,加上距離越來越近,立馬看清了那巨大的城門上刻着的「潯城」二字!

這麼多天的餐風宿露,現在也遠離了趙國都城的趙王府,確實該找個地方好好歇息下,歐陽鳳舞露出了輕鬆的笑意。

「春華、秋實,準備進城吧!」

「得了~」

駕車的兩人開心搞怪的應道,這幾天和主子的相處,讓她們見到了主子的另一面,狂放不拘,視世間的繁瑣規矩如糞土。

她從不要求她們四個人必須遵守什麼,而是會引導她們掙脫思維的枷鎖,再離譜她都不會認為是錯的不應該的。

她們心裏一如既往的尊敬愛戴公主,但相比以前的公主,她們還是認為現在的公主更好,以前的公主她們是因為她的身份地位聽從她,而現在的公主她們是折服於她的胸襟智慧思想,她們打心底里敬服她。

春華秋實駕着馬車排在了進城馬車專用行駛通道上,這條道旁邊還有一條人行專用道,隊列排的很長很長。

歐陽鳳舞輕輕掀開帷幕一角,觀察着外面的景象,在發現進城的人和車都非常多時,她推測潯城肯定是個大城,望着這熱熱鬧鬧的場景,她覺得自己前世算是白活了,困在那小小的天地里十年,以為那就是整個世界。

付了進城費後,很快「他們」一行五人就進去了,城內可比城外熱鬧多了,人流如織,在城內,駑馬慢悠悠的速度居然算的上是正常的,其他的馬車也快不起來,因為人實在是太多了。

在看到一棟名叫「同福客棧」的建筑後,駕車的春華放慢了馬車的步伐,詢問着歐陽鳳舞的意見,在現代過慣了簡單生活的她,觀察了下那客棧,覺得外觀乾淨清爽後,就同意了到那客棧內入住。

「客官,請進~打尖還是住宿?」

同福客棧門口的小二很是靈活乖覺,駑馬還沒停穩,他就立馬上前迎了起來。

「住宿,五位,給我們安排一間上房兩間下房。」

春華對着迎過來的小二說道,秋實站立在馬車邊,扶着車內的歐陽鳳舞下馬,她們五人,就公主是普通人,身上一點功夫都沒有。

「好嘞,五位這邊請~」

小二在發現這行人的主事人是剛下車、身穿長袍的歐陽鳳舞后,便立馬走到歐陽鳳舞跟前,殷勤的伸手引起路來,歐陽鳳舞走在最前面,春華將手裡的韁繩給到另一旁等候的客棧牽馬人,隨着其他三人一起跟在「少爺」後面進入了客棧。

客棧內人聲鼎沸,沒幾個空的飯桌,桌上的人觥籌交錯推杯換盞,間或高談闊論八卦新聞,忽然耳尖的歐陽鳳舞聽到有食客討論最近發生的新鮮事,她隱隱聽到了趙國王爺、軒轅昊兩個關鍵詞。

歐陽鳳舞停下腳步,找了個空的桌子坐下,小二也隨機應變的立馬擦了好幾下飯桌,將菜單遞了過來。

「春華、夏盛、秋實、冬藏,在外面沒那麼多講究,都坐下,我們先墊墊肚子。」

歐陽鳳舞對着四人使了個眼色,然後坐在桌邊這麼說道,四個人和主子的默契已經很深了,「他們」知道「少爺」應該是發現了什麼,春夏秋冬不動聲色的跟着坐了下來。

「你們聽說了沒,趙王府好像是丟了什麼東西?」

「我知道,知道,最近天天都有官兵攔着馬車查看,每個城門口還都加強了檢查,聽說是價值連城的寶貝!」

「是的,我聽我舅家的表兄弟,我表兄弟就是給王府辦事的,說那昊王爺自從丟了東西後,脾氣變得陰晴不定,本來就冷酷無情的人變得更讓人害怕了!」

「乖乖呀!到底是怎樣的寶貝呀,連一國的王爺丟了都這麼心疼…」

「你們猜,到底是什麼寶貝呀?」

「……」

歐陽鳳舞豎起耳朵,一心一意的聽着傳來的八卦消息,她回想着自己是否有拿走王府什麼貴重的東西嗎?

想了半天,都沒想到,她拿走的全部是自己的嫁妝,她堂堂一國公主,肯定不會貪圖軒轅昊的任何東西。

最後想不出來的歐陽鳳舞,覺得應該是自己的離開讓軒轅昊覺得丟臉了,畢竟他作為趙國王爺,王妃離家出走了,被天下人知道是要笑掉大牙的。

自認為猜到了全部真相的歐陽鳳舞,把注意力收了回來,將八卦里得軒轅昊也拋在了腦後,她現在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了,說不出的自由!

簡單的吃了飯食,將行李放進了房間內後,一行五人帶着白虎幼崽打算在潯城逛逛,買些路上要用的東西。

至於貴重的財物,歐陽鳳舞等人自是貼身收藏着,這個時代小偷盜賊劫匪非常多,沒有武藝在身的普通人根本不敢單獨出行,也不敢隨意露財。

走在熱鬧的集市中,道路兩邊都是小攤小販吆喝叫賣的聲音,這繁華街景讓沒見識過這種場景的幾人很是好奇。

一路上走走停停,歐陽鳳舞抱着白虎幼崽,路人皆以為是小貓咪。

很快春夏秋冬手上就拿了一堆的小玩意兒,像麵餅人呀、小扇子呀、糖葫蘆呀….等等等等。

就在五人逛的不亦樂乎地時候,下一秒猛地從街道最繁華處傳來男子怒罵咆哮、女子哭泣哀嚎的聲音。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