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李沐陽許默《白石頭》全章節在線閱讀_白石頭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李沐陽許默《白石頭》全章節在線閱讀_白石頭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21 13:36 作者:白沙子的

章節介紹

那是一個美麗的季節 一個夏花爛漫 一個風吹雲淡的季節 我們不經意地相遇 你遠遠地看到了我 我遠遠地看到了你 你在綠盈盈的水面上 翩翩起舞 我在紅色的河岸上 緩緩而唱 你如岸上的風 影影卓卓 如天上的雲 變幻莫測 天空的藍 河水的綠 太陽的萬道光芒 為你構成最美…

在線試讀

第4章 邂逅

下午五點,馬路上昏昏暗暗,星星點點的路燈若有若無地照着。

他從工地回來,兜里裝了二百五十塊——裝了幾個星期吃喝住行的費用,不用再擔心喝西北風,也不用再厚着個臉皮東挪西借了。

他輕快地騎着,有幾個片刻還雙手丟開車把,雜技演員般表演了一把。他兩腳不停地猛蹬,路邊的樹木車子都快速向身後飛去。車上的速度感和風感讓他猶如火箭炮,有了一飛衝天的感覺。

學校不遠處一條馬路,就那麼突地躥出一輛單車——準確地說是一輛女生的單車,他就那麼地毫無準備地撞了上去。

單車和那女生一起被他的「老上海」無情地撞倒了——還好他反應快,在撞擊還未撞擊的一剎那,他本能地把「老上海」的車把一扭,那「老上海」的前輪撞向了女生單車的後輪,而不是撞向那女生的大腿。

「不好意思,我騎得……太快了,沒……傷着你吧?」他從單車上搖搖晃晃地跳下,心慌慌地說道。

「你咋騎車的?騎那麼快乾嘛!」那女生委屈地從地上爬起來,拍着腿上的灰塵。

「你人……沒事吧?」

「還好了,就是車被你撞成啥樣子了!」那女孩責備着,心疼地看着變形的車輪轂。

「小事!人沒事就好!車我保證給你修得蹭亮如新。」

「我的車還是才買的,就被你撞成這個樣。你說你咋這麼莽撞!你是不是喝酒了?」那女生蹲下身擺弄着變形的車輪,心疼得只差要哭起來。

「是喝了那麼一點。」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

那是個樸素的女孩,扎着粗辮子,中等身材,白球鞋,灰藍色牛仔褲,米黃色毛衣。她皮膚稍黑,那微胖的臉上有雙實誠的小眼睛。

「你這是醉駕你知道嗎?你說你喝那麼多幹嘛?車被你撞成啥樣了,都騎不成了!」那女孩繼續擺弄着車子抱怨道。

「是喝多了,要不然我的車怎麼能和你的車來個親密接觸?還好我的車壯實,一點問題也沒有……我買車的時候就專挑壯實的,你們的車都好看不中用,用來擺花架子還不錯……這次撞擊證明了我的選擇是正確的,何其正確呀……我交女朋友咋就交走眼了?走!給你修車去,修好啥事也沒有了。來你幫我推車,我來扛你的花架子。」他啰嗦地講起來——他確實是醉了,看人都有點花了。

「撞了我的車,說話還這麼損!你都社會上工作的叔叔了,要懂得什麼叫責任!喝了酒就別騎那麼快,為別人的安全考慮考慮。」那女生接過他的車把,還是喋喋不休地抱怨着。

他把她的車隨手一拎,掛在肩上說道:「叔叔……我靠!你也太高看我了,我就是一還沒畢業的小學生。」

他心裏不爽起來——莫非自己真憔悴成鬍子拉碴的大叔了。

「哈哈,騙誰呢?有超過一米八的小學生?」那女生聽他這麼一說「咯咯」地笑起來。

「看看我的學生證!看我是不是專門欺騙未成年少女的大叔!」他的自尊心,讓他忍不住翻出口袋裡的學生證。

「華陽理工大學-姓名李沐陽-建築工程系-室內設計專業-00491班。」那個女生貼近看着,頭髮幾乎貼在了他的臉上。

「喂!別靠近我這做工的大叔,我身上的汗臭味、酒味——熏死你!」他說道。

「哎呀,沒想到咱們還是校友呢!你是這邊新校區的呀!」那個女孩瞪大眼睛,甚是驚喜地說道。

「真的?你也是理工大學的?那咱們真是不撞不相識呀。」他也有些意外地說道。

「是呀,真巧!我叫王燕,機械工程系的。我還在老校區那邊,你們建工系搬過來好久了吧?」

「是呀,早搬來了。領導說讓我們建工系學生先搬來,到學校的工地實習實習,結果人搬來了,又心疼我們皮薄肉嫩的,捨不得讓我們去實習了。」他笑着掩飾地說道——他一直疑惑是領導找了個美好的說辭,讓建工系學生為人滿為患的老校區騰位置,才讓他們提前搬到這滿是灰塵還在施工的新校園了。

「你是去工地實習呀!剛才看你滿身水泥,我就誤認為你是個工地叔叔,你可別計較了。」

「我靠!我有那麼老嗎?」

「別計較了,給你開玩笑了,你是大帥哥一枚了,要是鬍子刮刮就更帥了。」那女孩笑道。

「那誰也別和誰計較了,修車的錢我給你出一半,如何?」他信口說道。

「你也太會說話了,我還沒讓你賠精神損失費呢。」那女孩故作生氣地說。

「開不得玩笑呀?我一會請你吃飯,就當給你補償補償了,這樣可以了吧。」他心裏確實過意不去,那女生的褲子也似乎摔破了一個洞。

「真的?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可挺能吃的,一會吃多了你可別心疼。」

「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別心疼就行!」

「我心疼什麼?你請我吃飯又不是我請你吃飯,你這邏輯有點混亂。」

「我是說,你不要再心疼你的單車了,看看你這麼大個人了,都快要哭了。」

「我容易嗎?攢了三個月的錢,好不容易買了輛新車,剛上路三天,就被你撞得七扭八歪的!」

「笑笑吧!既成事實的事情,你就快快樂樂地接受吧!這是生活哲學,你懂嗎?就好比你男朋友現在把你甩了,你也要快快樂樂地接受!你不接受你還能咋地?人家都投入到別人的懷裡,你傷心難過有用嗎?你不是自己給自己找罪受嗎?」

「嗨!同學,你真喝多了,我還沒男朋友就被你說得慘不忍睹了,你這嘴巴可真夠損的!」

「那就當我自己說我自己。」

正說著就到了修車行,一個滿手黑油,卸了頭頂的師傅正給一個單車裝鏈條。

「又出問題了?不行,早點換個新的,你那破車真沒修的價值了!」他還沒說話,那修車師傅頭也不抬地說道。

他放下王燕的單車,不服氣地說道:「我靠!你別看我車破,架子還杠杠地!這不剛把校友的車都給撞散架了,我那車一點問題也沒有!我是來讓你修修我們這大小姐的花架子車。」

「好吧,你的車好!我們的車都是花架子!」王燕悻悻地笑道。

那師傅一檢查說道:「小老弟,你這麼猛呀,後輪轂都被你撞變形了,腳拐也歪了,兩樣都要換掉,60。」

「我靠!你這手藝還撬不回來嗎?」他有點驚了——這60塊可是他好幾天的活命錢。

「我專業還是你專業,你撬下試試?撬回來我倒找錢。」

「我靠!你這忒狠了,一下六十,要人命呀!」他面露難色地說道。

「師傅真有點貴呀,你就打個折吧。」王燕幫着說道。

「你不開口我就給他打了個八折。老熟人了,哪次不給他打折?補個車胎一塊五也要給他打八折,最後兩毛他又捨不得出了。」

「這一下六十真受不了,我在你這買這車才五十!要不行,你把我的車輪換到這車上,我再買一輛二手的。」他指着他的單車說道。

「師哥,你可真精打細算呀。」王燕不無擔心地笑道。

「能換嗎?尺寸一樣嗎?老熟人了,五十就五十了,就當給你幫忙了。」

「那這次又要欠你人情了。」

「老鄉,俺們都是掙點苦力錢,房租又漲了,掙點錢都交房租了,都是給房東打工呀!」那師傅又說出每次必說的話,然後大力地擰起螺絲——像是把對生活的不如意都用在螺絲上了。

那師傅身後的車鋪是一間七八平方的門面,裏面昏昏暗暗,雜亂無章,配件滿地,桌上堆滿鍋碗瓢盆,能看出來一家人的吃喝拉撒全在裏面進行——標準的城市裡最底層的人民!

這時一個少年拿着作業本,從屋子裡磕磕碰碰地走出來:「老爹,快幫我看看,這道題咋做哩?」

「去去!自己想想,沒看到我正忙着!」

「那我不寫了,我去外面玩。」

「一年給你交大幾千的借讀費,還不好好學?就記着玩!」那修車師傅扔掉扳手,就準備上手了。

「鹿子!叔叔給你看看。」他急急支開那修車師傅,把那少年喊過來。

「陽子叔,就是這幾道題,難得很!」那小孩慌慌地跑過來,把作業本遞給他。

他眼睛看「1」卻變成了「11」,更別說解題了。他又揉了揉眼睛,文字還是彎彎曲曲的。

「還大學生呢?小學的數學題都把你難倒了。小朋友,姐姐給你講講。」王燕笑着從他手裡拽過本子,認真地看起來。

「這數字咋印刷得——七曲八拐的?」他摸着腦袋尷尷地笑起來。

「你喝醉了吧。」王燕笑着,給那孩子認真講解起來。

…………

「小老弟車修好了。真麻煩你們了,還是你們有知識的好,我這大老粗連孩子寫個作業都指導不了呀。」那修車師傅憨笑道,「俺這沒文化的去應聘個保安,人家還嫌俺個不夠高,肩不夠寬!拍着俺的肩膀說,量量你的身高再過來!離開這車鋪俺這狗屁都不是呀。這車鋪能掙幾個錢?管着餓不死就燒高香了!」

他那悲天憫人的心又發作了,他掏出五十塊又找出一個二十:「老鄉,這二十就當給鹿子買吃的!」

「老熟人了,快收回去了!俺還不知道你?一個學生自己養活自己,容易嗎?比俺這修車的難多了!」那師傅把那二十又推還給了他。

路上他盤算着,只能明天再搬一天水泥了,順便把今天請客的飯錢也掙了——明天本打算到圖書館看書的計劃也泡湯了。

「走吧,去哪吃飯?今天是我不對,讓你這嬌貴的小姐受驚了。」

「這還差不多,看你這人挺實在的,下次再吃了。我還要到這邊新校區給一個姐妹送點東西去,就來不及吃你的大餐了,真謝謝你的好意了。」

「別心疼我的錢,我一天都掙好幾百呢!給你姐妹送完東西我們一起吃飯。」

「送完東西我又要去餐廳幹活,今天真不巧,確實沒空呢!」

「你也在外面打工呀?」他有意外地得到了志同道合的親切感。

「是呀,就在這附近一家酒樓做鐘點工,掙點學雜費。」

「那下次我再請你了,順道把你姐妹一起叫上。00491班李沐陽,我的名字班級都記好了呀,你有空就來找我,可別說我耍賴呀。」

「記好了,師哥!下次保證來找你,有大餐我是不會放過的。」

他們邊騎邊聊,不多時就到了校園裡。

「你在這裡少等我一下,我去打電話叫我姐妹下來。」王燕停好車,走進路邊一個電話亭里。

不多時一個身材高挑的長髮女孩,輕快地從三號宿舍樓走出來——他朦朧地瞟了一眼,雖然有些天昏地暗但依然擋不住那女孩的楚楚動人。

他過敏反應般低下頭,他並不想讓美麗女生看到他滿身水泥灰的「光輝」形象。倏然他耳朵里又響起「咯咯~」的笑聲——這笑聲竟然和早上湖邊的笑聲一樣悅耳深刻,這聲音刺得他腦子一驚一乍的。

「我靠,出鬼了!腦子真他媽過敏了,一看到這三號樓就聽到這詭異的笑。」他低着頭,對着自己的腦門又狠狠地擊出一掌。

「你怎麼自己打自己呀?」王燕走過來吃驚地問道。

「腦子迷迷糊糊的,怕又走錯宿舍了。」他笑道。

「要不我送你回宿舍吧?」

「開玩笑了,不用!我就在那棟宿舍樓,一下就到。」他指向旁邊一棟宿舍樓。

「你就四號宿舍呀,我姐妹就在三號宿舍,那以後找你很方便呢。我這個姐妹是生物工程系大二的,我們都是西安咸陽那邊一起過來的,我經常到這邊來找她玩的。」王燕看着手上的表說道,「哎呀!快六點了,我要趕緊去飯店了,留個電話唄,下次找你好聯繫。」

「電話?我靠,沒記住。你要找我就直接到四號樓403。」他尷尬一笑——其實他的電話還在商店裡。

「你可真夠迷糊的,再說男生宿舍讓女生進嗎?」

「你儘管來,我們是男女彙編宿舍,下面門衛看天管地,看螞蟻上樹,就是不管好歹人進入!」他說道。(因為建築工程系的女生比較少,再加上新的宿舍樓還沒有完全建好,所以學校就把他們男女宿舍彙編在一起,女生佔了兩層,男生佔了四層)

「喝醉了還不忘損人!我下次過來了順道找你呀。我走了,你以後少喝點酒,一定要注意安全呀,可別又撞了人呢。」那女孩沖他微笑地揮揮手,向校外騎去。

他也揮手向王燕告別,竟有點依依不捨——也許是他陷在孤獨里太久了,也許是能關心他的人太少。

王燕身上有種淳樸的氣息,並沒有因為他身上髒兮兮的水泥,離他遠一些。他覺得他們都屬於一個階層的窮學生,有種別樣的親切感,這也許是他後來常和她見面的原因。

星期六晚上,校園熱熱鬧鬧、熙熙攘攘、人聲鼎沸。

湖邊廣場上的舞台早已搭好,電吉他聲、架子鼓聲和學生們優美的唱腔混雜在一起。

湖邊是談戀愛的天堂,三三兩兩的情侶穿着靚麗的衣裳,手拉着手,歡聲笑語地在廣場上熱舞。

舞台上一群藝術系女生,穿着時尚的黑色緊身裝,黑色短皮靴,伴着節奏感十足的電子樂,正激情地甩着發,如火烈鳥般跳着街舞。

另外還有一部分人——那些想邂逅美女的建工系男生,成群結隊排在舞台前,大聲地打雞血一般給舞台上的美女喝彩鼓掌。

他卻不屬於這裡,沉重的勞動已讓他直不起腰來。

他騎着單車穿過湖邊,穿過衣裳靚麗的人群,穿過熱鬧異常的廣場——這美好的場景,這蹦來跳去的男男女女卻讓他的心空蕩蕩起來。他加快速度,他並不想讓他此時不堪的「形象」,破壞此刻廣場上那美好動人的畫面。

他在宿舍不遠處遇到了阿虎。

「吆!真去建房子了,真成偉大的建築師了。」阿虎笑道。

「別刮大風了,樹枝都被你刮斷了!」他從單車上跳下來。

「不出去轉轉?今天有晚會,聽說不少藝術系美女都參加了,咱班裡的單身漢都出動了,你這不正好也單了,一起去看看唄。」

「你看我這灰頭土臉的大叔,誰能看得上?」他自嘲道。

「你這叫藝術,農民工藝術!女孩專就喜歡你這狂野風,這才有男人的粗野味。」阿虎笑道。

「老虎嘴裏吐不出象牙!幹了一天活,腰都直不起來了,還風涼我。對了,上次欠你的錢還要拖上幾天,剛才把一個女生的單車給撞了,修車花了不少錢。」

「故意整地吧,咋沒撞到我的車?咋樣,那女孩靚不靚?」

「沒咋注意,好像不太靚吧。」他摸着脖子說道。

「不靚沒關係,只要身材好帶勁就行,給我介紹介紹——我的錢就當介紹費了。你也知道咱建工系狼多肉少,就是恐龍後面也排了好幾頭餓狼呀!」

「你想啥呢?我和人家見了一次面,還不熟。」

「別裝了,你幫人家把車都修好了,還沒注意?還不熟?還蒙兄弟?我算是明白了,好田都想自己耕着,好花都想自己采着。不和你說了,我要趕緊去廣場看美女了,你也趕緊地!把你那一身臭汗酒味洗掉,換一身乾淨行頭過來,我保證有很多女孩喜歡你這狂野的型男。」阿虎說完向廣場走去。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