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將軍歸朝(蕭萬金宇文宇)_《將軍歸朝》全集免費閱讀

將軍歸朝(蕭萬金宇文宇)_《將軍歸朝》全集免費閱讀

2022-09-21 13:37 作者:小窗

章節介紹

保江山護一國之民的人不應是孔武有力威武雄壯的男子嗎?怎是一女子若說她是女子,你什麼時候見過一女擋關萬夫莫開的女子……

在線試讀

第3章 將軍卸甲

十年戰亂得平安,百戰將軍勝歸朝。蕭萬金領着一隊人馬,行了月余才到京,接受百官迎接,交接戰俘,而後受皇上設宴嘉獎。

墨禹國、文心都城、麟德殿正載歌載舞大肆慶祝,太子,皇子,文武百官齊在,席間觥籌交錯,言語歡暢,其樂融融。

然而蕭萬金還未飲一口酒,就被請到紫宸殿,殿內冷冷清清,安安靜靜充滿藥味。

「大將軍真是威武,斬敵將,直搗安祚國都,捉皇子拿國戚,使我大禹國安樂太平。」病殃殃面無血色,隨時要倒的皇上,費勁的說完話,就體力不支半躺在龍椅上,也是強撐着身體,看他從未見過面的蕭大將軍。只見他身不高,體不壯,銀袍戰甲黑膚面,劍眉星目氣宇軒昂。

「得吾皇福佑,眾兄弟幫助,臣才幸不辱命。」略帶女性化的聲音中含着些粗啞,在房間里擲地有聲鏗鏘有力,同樣也在偷偷打量着皇上,雖然皇上已經四十多了,還一臉病態也不難看出俊俏……

「蕭愛卿,你也看到了,朕這身體怕是撐不了多久了。」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蕭萬金立馬起身跪拜!

皇上有氣無力的舉手阻止:

「你不要學那些個大臣來哄朕,朕知道自己的身體。」

「皇上……」蕭萬金又乖乖站好,皇上搖搖手繼續說:

「朕本來擔心安祚國的狼子野心,如今把他們打怕了,朕也有臉面見列祖列宗了。」他停頓一會喘口氣又言:「只是……戰亂剛終,國家不平,朕心難安啊!」

蕭萬金一聽心下一驚,皇上不提他給的信件,卻說這些是何意?心中思慮卻立馬一個軍姿跪禮道:

「皇上不必擔憂,臣已按皇上旨意,讓將士馬放南山,卸甲歸田了,臣也辭去大將軍職位,不日就帶着家人歸故里。」都說功高蓋主,真真的禍從功出啊!

皇上大急,一陣急咳喘不上氣,煞是難受,邊上伺候的丁老太監急忙大叫:

「傳御醫,快傳御醫。」邊叫邊給皇上順氣,寬慰着皇上:

「大家啊!身體重要,莫急,不要氣壞了身體。」他的話剛剛說完,本就候在偏殿的御醫嘩啦啦跑來幾個,看脈的看脈,喂葯的喂葯忙成一團。

蕭萬金看着這情景,也不知如何是好。丁老公公走到他跟前有點生氣的言道:

「蕭將軍先回吧!」說著請出蕭萬金。

蕭萬金出了殿門,丁老公公就把門關嚴實了,他看着緊閉的大門,聽着裏面的吵亂,沉思良久。還是拿印信、解頭冠,頭冠解下後,他劍眉兩寸處,隱隱約約有一道三寸長的傷疤,英俊的黑臉平添了兩分剛毅。把將軍印信與頭冠一起放在紫宸殿門口,守門口的護衛不解的看着他跪下叩首:

「臣蕭萬金,連年征戰身體有疾,不能勝任大將軍一職,今特來辭去,但只要墨禹國什麼時候需要打架,皇上只要說一聲我與蕭家軍定四海八方趕到,捨命為國保平安。」

蕭萬金說完起身走了,他直接出宮,連他的慶功宴接風席都沒去,跟着他來的將領久不見他回來,打聽到他已經回將軍府,也都走了,好好的酒宴不歡而散。

次日,護國將軍府,一大早便一片素白氣氛低沉,為首者是一個四十左右的婦人,嘴裏還念叨着:

「我的夫君啊!我的兒啊!哥哥,嫂嫂啊!你們可算回來了。」

「娘,你莫要再哭了,哭壞了身體媳婦該怎麼辦?」跟在她身後的一個二十多風華正茂美麗的婦人哄着說。

「華姐兒,這裡躺着的是我的兒你的夫啊!還有你的公公我的相公啊!」

華姐兒眼裡像進了水似的淚珠兒無聲往外滾。

「婆婆,媳婦兒知道。」

跪在祠堂里的蕭萬金,脫了戎裝着長袍,他唇紅齒白貌似黑潘安,一條白錦鑲水藍寶石的抹額剛剛好地遮住眉上方的疤痕,大大的眼睛正無聲無息的流着淚,看着祠堂新供奉的爹娘、叔叔和哥哥的排位說:

「爹,娘,小叔,哥哥們,萬金帶你們回家了。」

「將軍,你幫我勸勸婆婆吧!」華姐兒真沒辦法了急忙向蕭萬金求助。

蕭萬金用手抹了一把淚起身說道:

「嬸嬸,你再哭我就讓人把小叔和深哥送回去了。」

蕭夫人聽言,嚇的立馬忘記哭了,只一個勁的喘氣。

蕭萬金見嚇到他了,又溫言說道:

「嬸嬸,我有事情要與你說。」

蕭夫人用帕子抹了一把眼淚回道:

「你說。」

「我把將軍一職辭了,這將軍府咱們以後住不上了,你與嫂子讓人收拾收拾咱們回老家吧!」

「辭了將軍……」

兩位夫婦還未消化完這個消息,就見子語急急忙忙跑過來,好看的臉上都有細汗了。

「將軍,宮裡來人了。」

蕭萬金立馬就往大廳走去。

「怕的是辭不掉。」蕭夫人語重心長的說。

「婆婆,將軍為何要辭。」

「因為伴君如伴虎,飛鳥盡良弓藏。」

將軍府大廳里,丁老公公端着架子抿口茶,放下茶盞說:

「大將軍,咱家是來傳皇上口諭,讓你進宮面聖的。」

「有勞公公了,只是你也看到了,我府上正有喪,怕衝撞了皇上不好吧!」蕭萬金很是委婉的說。

「怎麼,將軍是想抗旨不遵嗎?」丁公公微怒。

「哪敢呢!」

「哼,把你這一身白裝換了,隨咱家見皇上去。」丁公公很是不悅的說。

「公公稍等。」躲不掉只能坦然面對了,蕭萬金欣然接受去換裝。

紫宸殿內病皇帝躺在床上,身邊站立着酷帥酷帥,一身白衣的太子,和俊美俊美上下通紅的十五皇叔。

「皇兄,有什麼事等身體好了再說,莫要累壞了身體。」十五皇叔勸道。

「事關天下,咱們家的江山怕是要不穩了!」皇上凄苦無比。

「父皇,出什麼事了。」太子冷聲涼調的問,他一直執政,沒有發現有什麼問題啊!還把小皇叔找來。

「還能是什麼事,蕭大將軍唄!慶功宴都不去參加,早朝也沒有來,你說這是為什麼?按說蕭家世代忠良,這蕭萬金也從未有過不臣之心。」十五皇叔雖然外出才回來,卻對朝堂上的事還能侃侃而談,只是不忘搔首弄姿一番。

「蕭將軍,辭官了。」皇上話說出來殿內一片寂靜,良久太子說道:

「父皇辭不得。」

「他辭了,不正好可以把兵權收回來嗎?」十五皇叔不甚在意的說。

「辭不得。」皇上也贊成太子的話。

「他辭官蕭家軍無人能管,必然會散了,十萬大軍就會白白沒了,辭了我們墨禹危矣。」太子擔憂說著。

「雖然打敗了安祚國,可還有幾個小國對我們也是虎視眈眈,我們也只有蕭家軍可以用來打仗,其他軍隊都是中看不中用的東西。」皇上對其他軍隊很是氣憤。

太子點頭表示贊同皇上說的。

「朕已有法子不讓他辭,還能收回兵權。」太子和十五皇叔互看一下。

「這也是朕叫你倆來的原因,宇兒、十五弟,你倆年紀相仿,都未婚配,朕給你倆說了多少次親你倆都拒絕,這次是不容拒絕的,你倆看看誰娶了蕭萬金。」皇上斷斷續續總算把話說完,也已疲憊不堪昏昏欲睡了。

十五皇叔剛進口的茶水,很不雅觀的全噴出來了,驚恐的大叫道:

「皇兄,你讓我們娶男人,」說著不禁打個冷顫。

見太子不言語他急躁的又說:

「以前好歹你讓我和宇兒娶的還是女人,現在……不行不行,我很確定我喜歡的是姑娘,要娶讓宇兒娶,他從不進女色,估計是喜歡男的,我打死都不娶。」

「他是個女子。」皇上閉目養神輕輕的說,而後從身邊拿出一封信遞給兩人。

「這是蕭將軍回京前,讓人親自交到朕手上的。」

宇文宇接過信展開,兩人並頭齊看皆是一驚,萬萬沒想到,誰也不會去想蕭萬金會是女子,那死人堆里摸爬滾打的人,怎能是女子干出來的事。

「女人我也不娶,他是什麼德行全國人都知道,凶丑無比,誰敢要他,要娶宇兒娶,剛好蕭家軍再傳就是宇兒的孩子了。」只要想到嗜血魔蕭萬金,如何的狠辣歹毒,如何的矮戳黑丑,他就渾身打冷戰。他可不想娶個魔頭回家,這不是嫌命長找死嘛。

皇上眯着眼瞟了一眼太子宇,還算鎮定,他滿意的又閉上眼睛假眠。

「你倆先下去好好想想,但必須有一人娶她,朕休息一下,等會還要見蕭大將軍。」他是真的很累。

「是。」太子行禮退下。

「皇兄,記着宇兒娶最是合適,我打死都不會娶的。」臨走還不忘念叨的十五皇叔被太子拉走了。

話說蕭萬金便換好衣服,便跟着丁公公進宮了,一路直行紫宸殿。

皇帝還未得空喘息休息,蕭萬金就跪在地上行禮了。

「蕭萬金,你好大的膽,敢把朕的十萬大軍解散,千人將領辭官,你這是要毀了朕的江山,害朕的百姓。」如此震怒說話,是他半年來最用勁的時候了,也沒有打算讓他起身。

「草民不敢。」哎呦!皇帝老兒這是要給他算賬了。

「你不敢?你做都做了還說不敢。」真是又氣又愛。

「草民是按聖旨辦事,馬放南山卸甲歸田的,那些將領不過是我家家僕,自是要跟着我伺候了。」他小小聲的嘀咕着。

「蕭萬金,你還欺君罔上罪加一等。」想想就心疼那十萬蕭家軍,可不散他要養着,這些不聽話的兵也是大隱患。散了也不安全,只要蕭家一號召這十萬虎狼大軍立成。

「皇上,怎麼又有欺君之罪了。」果然伴君如伴虎,真沒有邊關逍遙自在。

「你隱瞞身份,冒充男子這不是欺君。」

蕭萬金沉默。

這邊皇上在問罪,那邊太子被十五皇叔拉在一處幽靜地苦勸道:

「蕭家軍只認人不認令,你父皇有兵符也沒用,你娶蕭萬金最為合適。等她誕下龍子,那她蕭家軍便會傳於她的孩子,也等於傳入我們宇文家了。」十五皇叔苦口婆心的勸。

見宇文宇不為所動,他繼續努力說道:

「小宇兒,你想啊!現在雖然沒有外敵了,但那是忌憚蕭家,你別看蕭家軍解了,可只要她蕭萬金一聲令下,就可以在全國各地,集結出她的十萬大軍來,這可是個隱患,而且連年戰亂國內也不安,到處匪患天災,可經不起戰亂了,我們需要休養生息。這蕭家軍放誰手上都是個隱患,只有皇帝親管才安!」後面的話他越說聲音越小,都趴到宇文末宇耳朵上了。

皇上這邊還在責怪這蕭萬金。

「你女扮男裝還說不是欺君……」皇上疲憊的連語氣都沒那麼嚴肅了。

「皇上,當初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我也是沒辦法才……」她轉念一想又說道:

「皇上,我如今是草民一個了,您要罰也沒有什麼罰的了!至於殺頭之罪,您不看功勞看苦勞也給免一次唄!」唉~辛辛苦苦為了誰她這是。

「你是欺朕動不了你是吧!」皇上也很無奈,他確實動不了蕭萬金。

「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唉~她的腿要跪斷了。

「朕讓你把大將軍一職拿回去。」皇上此時感覺體力不支,今天有點勞累。

「皇上,您就放了草民吧!草民就是一個小女子,那有女子當官上朝的。」她頓時裝可憐。

「哼,小女子有你這樣的,別給朕草民草民的叫,朕沒有你這樣的草民。」

蕭萬金尷尬的笑笑。

「話說你也老大不小了,該嫁人了吧!」皇上故作隨口問一下。

蕭萬金苦笑。

「皇上,您覺得會有人敢娶臣嗎?」這皇上不按套路出牌啊!

「朕給你做媒如何?」

「求之不得,不知皇上說的是哪家小姐。」

「小姐?」皇上疑惑。

「呃……公子。」

「朕的十五皇弟如何?」

「只要他敢娶,臣就敢嫁。」蕭萬金似乎明白了什麼。

皇上真不敢確定他敢娶,宇兒好像穩重點。

「朕這個皇弟被寵壞了,太子宇文宇如何?」

哎呦!變相控制。不做哥哥改做老子了,他領悟了。

「長的好看不?」

「朕的孩兒自然是好看的。」這點他還是很自信的。

「還是那句話,他敢娶,臣就敢嫁。」不嫁又能有什麼辦法,事情好像不按他的想法發展啊!

「回去等朕的好消息吧!」好累,連個手指頭都不想動,看來時日不多了,他得好好謀劃謀劃。

蕭萬金起身,邁着發麻的腿恭身退出。

宇文宇早想通了,對他而言娶誰都沒有差別,他早對自己的婚姻不抱希望,生在帝王家怎會娶自己心悅的,都是娶利益最大的,若是被其他皇子知道蕭萬金是個女子,哪怕她是個豬也會搶着娶吧!畢竟她身後是蕭家軍,得了就等於坐在了皇位上。前些天,皇后為了拉攏蕭萬金,要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不就是為了給她兒子鋪路掙高位。

他就是對十五皇叔一個字都不說,看着他急的團團轉,而後轉身離去。

「宇文宇……」十五皇叔急忙追上去打算繼續勸說。

折騰半日,蕭萬金從宮裡出來頓感飢餓,問等着她的子語:

「小語兒,有沒有吃的,你家爺要餓死了。」出了宮就不端着架子了,她流里流氣的調戲着子語說。

「將軍,剛剛黑鬼找來說,他請你去吃酒,在裕華樓。」子語早習慣了她家將軍的輕浮氣,擋開蕭萬金襲擊她臉頰的魔爪說。

「夠義氣,回來第二天,就不陪婆娘陪爺喝酒。」一掃不快,心情豁然開朗她快步上了馬車言道:

「快走,爺要不醉不歸。」子語笑着立馬躍上馬車,馬鞭一揚馬兒直奔裕華樓去。

一路上都在想,她這大將軍是不是算辭了?那這婚又該如何辭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