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刁光亂冰吟秋)春秋爭霸:開局從太監開始_(刁光亂冰吟秋)全章節閱讀

(刁光亂冰吟秋)春秋爭霸:開局從太監開始_(刁光亂冰吟秋)全章節閱讀

2022-09-21 13:37 作者:亂冰吟秋

章節介紹

一名男子,左手抓坤,右手握刀,砍下了信息量極大的一刀 兩個時辰後,刁光穿越到歷史上第一個有記載的太監豎刁之身,先任齊國宮正;再同齊桓公暢談五天五夜,舉薦管仲入相,談治國良策 尋到彭祖得到救治,終娶到桃花夫人 爭霸之餘,尋百里奚,訪柳下惠,救介子推 後世聖人曰:…

在線試讀

第7章 清君側,殺高雲

刁光不害怕說這些被姜小白砍頭。

春秋時期,為國君進諫者很少有被砍的。

姜小白半信半疑地問道:「如何做?」

「需鮑叔牙配合,君上要宴請高傒、國仲、鮑叔牙等大夫,席間君上先哭窮示弱,鮑叔牙與臣……」

姜小白沉思過後道:「這還遠遠不夠啊。」

刁光道:

「杯酒釋兵權為第一步。」

「二軍政合一,兵民合一為第二步。管仲入相後實施改革。」

「三以戰立功,以戰養戰,封官加爵,因勢利導為第三步。」

看姜小白恍然大悟,若有所思的神情,

刁光接著說道:「君上,此三分步而行,慢則五年,快則三年,必掌兵權。」

「你詳細講講。」姜小白急切道。

兵權的重要性,他明白。

可幾百年都是這麼過來的,他也想不出好的辦法去改變。

「君上,後兩步還需管仲入相後,適合而施。」

「屆時,臣知再講與君上。」

姜小白擔憂道:「如果宴席間高傒他們不同意,會不會謀反?」

刁光認真道:

「君上,迎戰魯國之事重大,他們必會同意。」

「我只擔心……」

刁光心想,這個姜小白真是個稱職的「甩手掌柜」。

新官上任三把火都不知道。

作為「華夏文明守護者」的管仲,輔助他有多累可想而知。

姜小白眉頭緊皺道:「擔心什麼?」

刁光道:「臣擔心高傒和國仲的族人,影響咱們的計劃。」

「他們的族人,是誰?」

「高氏目前只知有高雲一人,國氏守皋門的有四人。」

姜小白問道:「你與寡人一同回來才三天,是如何得知的?」

刁光一聽有戲,他把叫崔完駕車載他來宮之事,先向姜小白認了錯。

姜小白表示為救兵治傷不算錯。

刁光添油加醋道:

「臣為君上近侍,齊國人盡皆知。」

「可那高雲聯合那四個守門的閽人,欲讓臣與崔完受刖刑。」

「這不是在向君上示威,打君上的臉嗎?」

「我想,沒有高傒的支持,高雲不敢這麼做。」

「而國仲安排自己人看守宮門,可方便他們行事。」

「臣放棄下大夫,擔宮正一職,是要為君逐側之惡人!」

姜小白氣的鬍子都翹了起來。

他怒問道:「應該怎麼做?」

刁光不疾不徐道:「殺雞儆猴!」

姜小白聞聲瞪大雙眼,傲然地盯着天空。

他緩緩說道:「那就讓將高雲五人車裂吧。」

仰望着霸氣側漏的姜小白。

給刁光一種錯覺。

這貨是不是有過動他們的心思。

畢竟能成為春秋五霸之首的齊桓公,定有其過人之處。

不會這麼容易被忽悠的。

刁光心底又升起一種伴君如伴虎的感覺。

這讓他不寒而慄。

嚇得菊花又是一緊。

在這炎熱的夏天,瞬間冒出一身冷汗。

湯藥補充的水分,也流出大半。

也算是給刁光省了一次排尿受罪的機會。

時間已近午時。

空中的烈日,盡情發泄着心中的怒火。

姜小白的額頭,也滲出了絲絲汗珠。

拂袖擦拭後,發現刁光出的汗比他還要多。

多年的陪伴,讓他對豎刁的感情很不確定。

像主僕,又像兄弟。

像兄弟,又像情人。

刁光擦着汗感嘆着衣服也該改進下了。

大夏天的穿這麼多。

同時他也在慶幸,好在沒自宮成功。

不然他怎麼才能拒絕做姜小白的幸童呢。

姜小白收回外漏的王霸之氣,目光柔和道:

「又疼了吧。」

「寡人給你拿冰塊過來降降溫。」

一聽到大夏天的能有冰塊。

剛要開口道謝,又被姜小白打斷。

「大殿之上過於空曠,寡人先叫人將你抬進內室吧。」

刁光發自內心的回道:「多謝君上關心。」

走出殿門的姜小白,先禮貌的向太史叔道了歉。

安排其它事宜後,姜小白和太史叔一前一後進到殿中。

刁光見太史叔也進入殿中。

豎刁的記憶告訴他要起身行禮。

在殿外等候期間,太史叔已從旁人口中得知刁光做了什麼。

他知刁光定會受寵,緊忙打斷道:「有傷在身,不需行禮。」

躺在塌上的刁光抱拳道:「謝太史叔大夫。」

太史叔作揖回禮。

姜小白和太史叔席地而坐。

刁光則躺卧在塌上。

三人一時無言。

此刻刁光的心中有些煩。

禮崩樂壞尚且如此。

如果沒崩得什麼樣。

這古代的禮節真多啊。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殿外來了九人。

其中八名侍從抬起塌,往內室趕去。

卧在榻上被抬出殿的刁光,與站在殿外的崔完對視一眼。

他很意外崔完來幹什麼。

目光交錯期間,刁光擠眉弄眼,崔完點頭回應。

這間招呼卿大夫的房間,還從未有士這個階級的人住過。

刁光成了第一個住進去的高級士。

一直照顧姜小白的他,也開始享受起別人照顧。

時間來到午時四刻。

躺在冰塊中間的刁光,終於等來了飯菜。

不過他的待遇沒變,還是三鼎二簋。

刁光看着鼎、簋中的飯菜。

感嘆沒有海克斯科技的食物真好。

刁光向身旁的宮女問道:「筷子呢?」

宮女回道:「回宮正大人,全是肉菜,用不到筷子。」

這個時期的人吃飯多用手抓。

筷子也只是在貴族間流傳使用。

比如他們吃熱湯中的蔬菜時才用到筷子。

沒有蔬菜時便直接用手抓飯抓菜。

刁光感覺很有趣,他想起了孔子與魯哀公吃飯的故事。

先入鄉隨俗吧,改的太快容易摔倒。

想起「民之所食,大抵豆飯藿羹」。

刁光又感嘆自己幸虧穿成了高級士。

如果成為庶民,一年都吃不到幾次葷腥,每天只能喝豆湯吃青菜。

打仗只能做後勤。

每天起早貪黑勞作。

沒有自由的庶民或奴隸。

別說經商入仕了,能不能活下去都未曾可知。

刁光一口飯未吃。

只將鼎中的羊肉、狗肉吃了幾口。

因為高伯端着湯藥走了進來。

他告訴刁光不怕排便受罪,就敞開吃。

湯藥沒等喝完,崔完樂呵呵地跑了進來。

他也不管高伯在場,一臉高興地說道:

「刁兄,君上已將高雲等人抓住。」

「定於未時車裂,行刑者有我一個。」

「特命我叫你一同觀看。」

刁光被嚇着了。

湯藥雖苦,為治傷他能喝下去。

可一想到高雲被車裂的情景。

他突然覺得胃裡一陣翻湧。

剛喝下去的湯藥差點吐出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