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孑孓不獨行》楊三強公交八公司_《孑孓不獨行》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孑孓不獨行》楊三強公交八公司_《孑孓不獨行》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2022-09-21 13:38 作者:公交八公司

章節介紹

民間傳言食黃鱔可補氣血,強筋骨那白色的黃鱔呢? 清末,蘇北農村少年闖上海 目標就是活下去,沒想很多很遠 扛大包,當夥計,做買辦,一步一步積累,目標不變就是小錢錢 世間苦,能吃飽飯也不易,發善心還是只為抱團活下去? 面對世界始終心懷善意 時局動亂,風起雲湧 如草…

在線試讀

第2章 古樹老沙井

小強子炒菜,二強子燒火, 悶了一鍋夏天很少吃的白米飯。一家人在棚子里開心的趁着天光吃晚飯,邊上一堆碎草屑冒着淡淡地煙霧盤繞在棚子里。

飯後讓二強子收拾碗筷,爹媽喝完葯進屋休息。小強子去木桶邊看自己帶回家的白鱔,只看見一個小孩拳頭大小的白色鱔頭浮在水面上,木桶里養着的其他長魚泥鰍都靜靜的趴在水底。

小強子看着這條自己花了大力氣抓到,一個銅板也沒換來的白鱔。丟了它,有不甘,吃了它,陳夫子說不能吃。

一咬牙,去屋內拿了一把剪子一個空碗,去瓜架子邊扯幾張瓜葉。

麻利的抓住白鱔,瓜葉子來回擼幾遍。一剪子剪去鱔頭,魚血接在一邊的碗里。二強子在一邊看着,推開了大哥讓他喝掉鱔血的碗。

看着一揚脖子清空了小半碗鱔血的大哥「哥,這長魚是白色的能吃嗎?」

嗯,和你說過了,這鱔血不腥氣,補血補氣的偏方,你看我幾年前和你差不多瘦矮瘦矮的。

長魚血就是有一點鐵鏽味,哈,這條白鱔血竟然還有點甜味。

收拾乾淨白鱔,支着老二去燒火。蒜姜爆炒長魚段,放水,燉出一碗純白純白的魚湯。

難得不吃魚腥的老二都覺得今天的魚特別香,讓他喝口湯,頭搖的撥浪鼓似的。

雖說剛吃完晚飯不久,面對一碗濃稠的像冬天的魚湯凍似的長魚湯,小強子喝湯吃肉,滿頭大汗。

走,洗澡去,兄弟倆走去離家裡比較遠的唐庄老沙井。

沙井一般都開挖在村子邊上,十丈見方,底下鋪着一層厚厚的黃沙,三天左右就可以從地下生出一池子水,有半人深淺。莊子里每天都會有人負責打開水壩放去一紮上下的水。每天用水的人家都會去就近沙井擔幾桶水回家。逢上缺水的乾旱年份,沙井水也會用來補足灌溉用水。小強子家裡的十來畝水田在缺水時節就是他爹日夜不停的擔水澆水,雖然會欠收,卻也不至於顆粒無收。

唐庄老沙井在三伏天的夏夜很熱鬧,天黑到前半夜一般都會有人沙井裡在泡着,周邊幾個庄的老少爺們都愛跑遠路來這口老沙井洗澡。

以前都是爹帶着兩兄弟去洗澡,媽在老神樹下等着父子三洗完澡,納會涼再一起回家。

洗完澡的大人小孩都愛聚集在老神樹下納涼講古,抽煙甚至帶着涼席睡覺。不能下水洗澡的大姑娘小媳婦也會三五一群的聚在老神樹下納涼聊家長里短。白天甚至會有牌桌麻將桌支在樹下,陳夫子,陳管家就是麻將桌的常客。花牌這種小媳婦打的牌戲他們不玩。

這棵沒人知道樹種的大樹長在老沙井卅丈開外的地方,樹蔭卻能籠罩到老沙井一丈附近。老人講洪武年間,前人被裝船送到離莊子幾十里外的草堰口,拖家帶口的先人就是遠遠看見神樹,走到樹下找地方定居下來,沒再走的幾戶變成的咱村子。

老神樹很粗很粗,私塾里有二十多個小孩,曾經在小強子帶領下手拉手還算上一個看熱鬧的大人才堪堪圍住大樹一圈。

四季常綠的大樹,長的特別高大,幾十里外都能看見樹影,沒人知道這棵樹到底多大年歲,於是這棵老樹便成了老神樹,周圍幾個縣鄉每年都會有人來樹下祭拜一番,也不知道求什麼,靈不靈,反正一年四季就沒斷過香火供奉。神樹太高,神樹太粗,來拜祭的人又多,紅布條綁不上樹身,更掛不上樹枝。村裡在離樹十來丈遠的地方給來拜祭的人搭了一個一尺高兩丈長的檯子。每年過年都集中焚燒一年堆積的紅布條。

小強子也買過紅布條,豆腐,香燭

喝完長魚湯的小強子沒走到沙井邊就開始身上發燙,小跑着跳進沙井找個地方坐下來。小強子渾身通紅,滾燙,全身浸在清涼的沙井裡還是覺得熱。

一會兒,玩水的二強走過來喊「哥你流鼻血了」。

嗯,沒事,可能是長魚湯勁太大了,你玩去。

小強子發燒了,但是頭卻不暈。

一直到半夜,小強子才帶着守在井邊的弟弟回家。

家裡爹媽房間很安靜,應該是睡著了。小強子其實一直燒到天亮才涼快下來。

今年稻子收割的主力是小強子,十畝稻田,割稻,打捆,挑回家。二強子幫着割了兩畝多田。兄弟倆把地里的稻弄回家,忙着脫粒,曬稻,晾稻草。不讓媽勞力,她一直有咳疾。爹身體不好,每天都疼的厲害。

十畝地,快有二十五石稻穀,好年景。

好像自己的力氣一直在增長,十三歲的年紀,竟能一手一個麻包的稻穀,堆進兄弟兩人的房間。二強子面紅耳赤挪着一笆斗稻穀放進繩結,今年的新糧,哥哥說要挑去碾坊。

看不過去的小強子拎起另外一笆斗稻放好,一根老柳樹做的扁擔,油光發亮,只有兩頭還能看到扁擔刷的油漆。稍微墩身擔起,大步走去陳庄碾坊。

身後拿着空麻包的二強子看着前面挑着百多斤還走的飛快的大哥,好像大哥這一個多月長高了不少,都快高過自己一頭了。

新米到家,不放紅豆,不摻碎米,悶一鍋白米飯,一家人吃新米飯。一餐飯用四斤米,爹媽和弟弟每人也就半碗飯的量,小強子一個人連鍋巴都嚼了,還是沒覺得太飽。自那白鱔被吃了,小強子發現自己飯量越來越大,氣力好像也在增長,晚上看東西比以前清楚好多。還有一點小強子沒敢和任何人提過,自己現在似乎過目不忘,私塾夫子那幾本沒教授過的書自己看一遍竟然能記下來。

半大小子吃窮老子,小強子你最近飯量好像特別大啊,要不再去熬一鍋粥,縫補縫補。老爹開心的打趣自己的大兒子。媽就在邊上笑着看自己的兩個兒子,自從孩子爹生病後,家裡家外都是這兩個孩子打理,夫妻兩人都沒想到十畝地的糧食竟然被這兩個小子都給弄了回家。心疼,捨不得。

爹沒能熬過臘月。

開春過後咳疾發展到咳血的媽,最終也放開了死死握住倆兄弟的雙手。周圍鄰居,家族長輩幫助下,兄弟倆將媽和爹合葬在自家地里。幫忙的人比爹下葬時候少了好多。

麻包  六畝地,收麥四石,五百斤,四個就堆進家裡。小強子看着所剩無幾的稻穀和四麻包小麥又看了一眼滿是收穫喜悅的弟弟。去年小強子找到陳管家,用三畝水田換了二十八塊大洋,爹媽吃的葯一直沒斷過。一畝水田換了十塊大洋,給爹媽用了兩口比較厚實的棺材。

收糧時節,小強子去陳管家家裡送去自己摸來的幾個老甲魚,求一份扛麻包的活計,畢竟陳家管飯還有工錢。陳管家本來不同意這個楊大家的大小子干這種苦力活。還沒滿十四歲的年紀,雖然身高不比自己低但是力氣應該沒長成吶,鄉里鄉親的,陳家丟不起這個人。

小強子央求陳管家讓自己試試,幹活不行不要錢,自己走人。

陳庄大街滿滿當當,騾車,馬隊,堆得高高的麻包一眼望不到頭,都得運進陳家糧倉,每年收糧,送糧的人多,來找活的人更多。陳家不虧待干苦力的,街兩邊任何一家店鋪:布店,賣魚的,賣肉的,豆腐鋪子,糧鋪子…….不管是不是陳家產業,都燒一大鍋開水,放茶葉!來送糧的,幹活的,都可以隨意取用,茶水炭火錢陳家結算。

私塾這幾天是不上課的,碾坊也會暫停。二十幾畝大小的場坪上熱氣騰騰,蒸饅頭,燒菜湯。周邊幾十家婆娘忙前忙後,發麵,洗菜切菜,洗碗,湯鍋里還有肉塊沉浮。

麻包  陳管家看着一手將一個一百四十斤左右的甩上肩頭,另外一手將一個麻包拎起來夾在腋下,大步走向庫房的小強子,最終嘴動了動沒說話。

吃飯時,打飯的婆娘特意往碗里撈了大塊肥肉,拿了兩個半尺長的黑面卷子塞進這苦命孩子手裡。打飯間隙掃了一眼蹲在私塾窗下大口吃飯的孩子。自己家裡的那個兒子今天不上私塾,在外面和小夥伴瘋玩呢,之前都是跟在這個吃飯的孩子後面瘋跑的。小強子吃完兩個卷子又去排隊,吃了七個卷子,三碗湯,半年多第一次真的吃飽飯。

兩個麻包一個銅板,幹了五個時辰,陳管家拿出一個銀洋放進小強子手裡,明天還來么?陳管家特別喜歡這個肯干能吃苦的孩子。之前收楊大家裡的地,收個三五十畝的地,原本是不用讓主家知道的小事,陳管家自己就能決定。鄉里鄉親的,陳管家還是和陳地主提起這個小事兒。陳地主特意囑咐每次交易多給了一個大洋。

陳地主家的地主要是在外村,本村裡租陳地主家地的真沒多少人家,了了十幾戶,都算是陳家家僕,祖輩吃陳家飯幾百年了。

還來!陳叔,你家明天還要開行的不?我弟弟他會。

哦!楊大開行的本事交給你家老二了?怎樣,熟練不?要不明天你帶他過來,我再開個稱口。說好了啊,稱得萬斤糧,一斤糧算他的。出錯了得賠!

好的,就放心吧陳叔。明天一早我就帶着他來。

晚上,趕遠路來的糧隊就在街邊人家屋檐下對付一晚,稻草鋪蓋,等第二天天亮陳家開倉。

老秤,十六兩為一斤,在秤桿上有十六個刻度,每個刻度代表一兩,每一兩都用一顆星來表示。秤桿上按照北斗七星、南斗六星加上福、祿、壽三星。如果給人稱量貨物少給一兩,則缺”福”;少給二兩,則表示既缺”福”還缺”祿”;少給三兩,則”福””祿””壽”俱缺。

秤砣雖小壓千斤,無私無偏心守正,不卑不亢理持平。

老爹去年把弟弟喊到身前:二強子,你哥我不用操心,哪怕他自己出去闖蕩,也餓不死也不會讓人欺負。你去把那幾桿稱拿過來,我教你看稱。

大稱能稱石,中稱可稱斗,小稱能稱錢、兩。老爹干開行也算是祖輩傳下來的活計,逢集他就扛着家裡幾桿稱去集上坐着。楊大開行遠近皆知,做個稱稱的中人,鄉人都信服。每次趕集都有幾個到十幾個銅板的收入,偶爾還能帶回家瓜果腌貨。

偷斤少兩的功夫你也學到手了!記住良心一桿秤,買賣雙方無偏私。你學會這個功夫是避免被人騙。好了你可以出師了!

陳庄大集,楊大開行的攤位,每次趕集一個黑瘦孩子坐在那裡,懷裡抱着三個秤桿。

楊二開行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