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袁小滿鍾子諾)穿書:我們都要好好的_(袁小滿鍾子諾)全章節閱讀

(袁小滿鍾子諾)穿書:我們都要好好的_(袁小滿鍾子諾)全章節閱讀

2022-09-21 14:37 作者:晝月

章節介紹

成年後孤寡、孤獨多年的易涵涵,看着和自己的青春一樣充滿狗血誤會和猶豫懦弱的小說,半夜在被子里哭成狗 曾經那個固執到自以為是、沉默到沒有存在感的自己,錯過了最愛的少年,弄丟了最好的朋友 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27歲她一定會做得比當初17歲的她好,於是她在生日望着月…

在線試讀

第8章 坑爹

「小江啊,今天我可把你盼來了。」

顧爸爸圍着圍裙端着水煮魚從廚房走了出來,額頭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細細小小的汗珠。

江羽晴立馬從凳子上站起來,伸手要去幫顧爸爸。

「顧老師,最近學習有點忙,所以沒時間來看您,您沒生氣吧!」江羽晴笑得乖巧。

江羽晴只有在顧爸爸面前才會如此安分,因為顧爸爸是唯一一個不介意她皮,永遠溫溫柔柔輕聲細語跟她說話的大人。

就連當初她連續逃課兩周,被爸媽抓回去上課,為了給顧老師賠禮道歉差點當著少年宮那麼多人的面打她。

還是顧老師攔下江爸江媽,又輕聲安慰她:「逃課嘛,老師小時候也干過,既往不咎了。」

江羽晴那時候才知道,原來還有顧老師這樣的大人,從來不會對孩子大吼大叫的大人。

江爸江媽後來見過幾次顧時溫,每次都要誇他彬彬有禮,還要順道說一遍江羽晴沒規矩,做什麼都毛手毛腳。

江羽晴每次聽到這些話都會偷偷翻白眼:你們也不是顧老師那樣的人啊!

顧爸爸笑得很慈祥,故意開起玩笑:

「我還以為是你和時溫鬧彆扭了,不願意來呢。」

「顧老師,你這話要是被萬玉一中的老師同學們聽見了,他們可都要怪我不懂事了。」

江羽晴說得一本正經。

「噢,那是怎麼回事,你說說我給你主持公道。」顧爸爸心態一直很年輕,也願意陪小輩們開開玩笑。

「顧時溫同學呢,在我們學校是陌上公子,還有個稱號叫……」

顧時溫手疾眼快,一塊紅糖糍粑塞到了江羽晴嘴裏。

「你一天天瞎說些什麼?」

一旁的顧爸爸看見他們打鬧,笑得越發開心。

「我哪裡瞎說了,學校里的人不都是那麼說的嗎?」江羽晴拿下嘴裏的糍粑咬了一口,一臉理直氣壯。

「學校是學校,不準回來瞎說。」

這些話要是傳到他爸耳朵里,肯定又要被嘲笑很久。

「好了好了,小江快嘗嘗我的手藝退步了沒。」

顧爸爸找準時機出來打圓場。

江羽晴和顧爸爸說話的功夫,顧時溫已經盛好飯。

三個人熱熱鬧鬧地開始吃飯,儼然一副一家人的模樣。

「那你輸了是不是就答應幫小滿補習了?」江羽晴吃飯仍舊不忘今天來顧家的主線任務。

「不然呢?」顧時溫像看傻子一樣看着江羽晴。

「我確認一下嘛!」

「我們家顧時溫也有輸給小江的時候?」

顧爸爸在廚房早就豎起耳朵把客廳里倆人的一舉一動聽得清清楚楚,現在就是非要明知故問。

「對,顧老師你可要抓緊讓他練圍棋了,要不然還不知道要退步到哪兒去。」江羽晴搶先接着顧爸爸的話說。

顧時溫等她說完才幽幽開口道:「對啊,只是可惜練圍棋就沒時間給某人的朋友補習了。」

江羽晴急忙改口:「不是的顧老師,是我輸太多了,他讓了我一把。你別誤會,他還是很厲害的。」

顧爸爸瞭然的點點頭:「原來是這樣啊。我們家顧時溫也有願意讓棋的時候。

還有你們剛剛說補習,難怪時溫前兩天把初中的筆記資料都整理了出來說要送人。

小江你朋友是初中生嗎?」

顧時溫在他爸對面拚命搖頭示意他不要說了,顧爸爸就跟看不見一樣。

「初中資料筆記?」

江羽晴警惕地看向顧時溫,眼神分明在說:你是自己說,還是我走流程問一下?

「哎呦,那個筆記就是給了我好朋友的妹妹嘛,你們又不認識,沒有必要說。」

顧時溫解釋地捉襟見肘,磕磕巴巴。

「你現在倒是捨得了。

當時初中畢業,我問某人要草稿紙保存起來做紀念,某人都不願意呢。」

江羽晴幽怨地說。

「啊!誰啊,這麼不知好歹?」顧爸爸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皺着眉頭道:「我要是認識這人一定幫你教訓他。」

顧時溫:「……」為什麼我覺得你是她爸。

吃完飯,江羽晴就要走,顧爸爸不舍地挽留道:「要不晚上吃了飯再走吧。」

江羽晴笑了起來:「那我爸媽就要罵我一天到晚只知道在外面玩了。」

「顧老師家算什麼外面?」顧爸爸脫口而出。

江羽晴還是堅持要走。

「那時溫你去送送小江」顧爸爸催促在收拾餐桌的顧時溫,「待會兒回來再收拾吧。」

顧時溫:「……」

人家都是兒子坑爹,我這爹坑兒子。

江羽晴和顧時溫一起走進樓道,失去顧老師這個免死金牌的顧時溫耳邊響起bgm:危險 危險。

果然剛到一樓,江羽晴就按耐不住性子開口了:「朋友的妹妹漂亮嗎?」

顧時溫:「挺漂亮的,重點是說話軟糯糯地可溫柔了。」

反正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顧時溫直接迎難而上,選擇了sssss級難度。

「那你這麼喜歡人家,不如降級去初中部,朝夕相處多好。」江羽晴話里火藥味十足。

顧時溫搖搖頭,滿臉不解的樣子。

「你是上午下圍棋下傻了嗎?

我要是有什麼想法,直接通過我朋友找她出去玩唄。

都什麼年代了還要朝夕相處。」

江羽晴一拳打在顧時溫胸口,仰起臉怒吼道:「你無恥,顧時溫你現在怎麼越來越不要臉了。」

顧時溫:「可能是跟你學的吧。」嘶~真有點疼

江羽晴扭頭就走,顧時溫追上去,「動不動就生氣,不就是給了她初中的筆記資料嗎?」

顧時溫頓了頓,鄭重道:「你要是願意,我往後的所有資料,包括什麼比方說什麼數學、物理、戶口本、存摺、銀行卡都可以給你。」

江羽晴還在氣頭上,推開顧時溫就走。

「滾開!」

「我滾就滾,你別生氣啊!」顧時溫在後面大聲喊。

眼看着江羽晴走遠,顧時溫一步三回頭地回了家。

顧爸爸一臉八卦地湊過來:「怎麼樣?」

顧時溫:「爸,你幹嘛非要提資料的事兒,當初她就是因為草稿紙的事兒,整整一個月沒理我。」

雖然是在怪父親哪壺不開提哪壺,顧時溫的語氣還是十分溫柔。

顧爸爸聽了直搖頭:「好傢夥,合著這半天,你還是沒跟她解釋草稿紙的事兒啊。」

「我不好意思。」顧時溫說這句話的時候難得的害羞了。

「那,時溫啊,活該你單身」顧爸爸說完轉身走了。

留下廚房裡一堆臟盤子臟碗,顧時溫穿上圍裙化身洗碗工。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