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顧清章小妮)娛樂:從青年歌手大賽開始完整版閱讀_(顧清章小妮)全本閱讀

(顧清章小妮)娛樂:從青年歌手大賽開始完整版閱讀_(顧清章小妮)全本閱讀

2022-09-21 19:37 作者:撲街小寫手

章節介紹

(娛樂圈 音樂 單女主) 穿越到了平行世界,覺醒系統開始選擇難度 原本想要簡單模式的顧清,手一滑錯選最高難度 他穿越後面臨的第一個任務便是 「半年內參加青年歌手大賽,並且獲得金獎」」 「任務如未完成,宿主將會被抹殺」 ..... 顧清:系統我謝謝你啊!

在線試讀

第8章 珠簾暮卷西山雨

他們的眼中顧清這活脫脫的傍上白富美的軟飯王,心中不僅羨慕還有嫉妒,心想自己這條件也不錯咋就沒被看上。

顧清知道小雅非常有錢,但對方的有錢已經超過了他的想像。

車子行駛到燕京最繁華的地段,然後進入到某個跟景區一樣的公園中,最終停靠在一棟看起來最少上千平米的別墅前。

他此時早已經被驚的合不攏嘴,眼前的一切可太特么離譜了。

燕京可是華夏的首都,房子用寸土寸金來形容絲毫不為過,這樣好的環境、這樣誇張的佔地面積,沒有好幾個小目標想都不要想。

別墅外是很大的草坪,環境確實也如同小雅說的那樣非常的好。

大門打開進入房間中,金碧輝煌差點閃瞎了眼。

「你睡一樓的客房,我那閨蜜最近有點事去了外地,應該要明天或者後天才能回來。」

「冰箱里有食材,如果你要吃什麼自己做,當然如果能夠詢問我吃不吃就更好了。」

「二樓是我們女生的領地,沒有得到允許不能上樓。」

規矩講清楚後顧清躺在接近兩米的床上,更加覺得不真實了。

什麼地獄難度完全就是臭魚爛蝦,這妥妥的是讓自己享福的啊!

爺沒錢怎麼著,照樣能夠住進豪宅。

他想到這裡心中便更加洋洋得意,此時手機響起叮的一聲。

這是錢到賬的聲音,青歌賽也有少量的報酬,晉級第二輪比賽是五千塊以此類推。

五千塊如果換做是其他選手,肯定都不屑一顧,但對於顧清來說這可是妥妥的救命錢啊!

興奮拿出手機查看,認真的數了數零。

「一個…兩個….沒了?」

他覺得眼花非常沒形象的又數了一遍。

「一個零…兩個零。」

他臉上瞬間戴上痛苦面具,節目組不會是搞錯了吧,明明是五千為啥到賬只有五百啊?

機械般的聲音從腦海中傳出,讓顧清身體緊繃。

「監測到宿主獲得收入五千元,由於是地獄難度,現在扣除百分之九十,甚至百分之十發送至宿主賬號。」

「挑戰才剛剛開始,願宿主再接再厲。」

幾秒鐘後一樓客廳傳出顧清的哀嚎。

「坑爹呢?」

「我特么的要把你卸載….我要把你給卸載咯!」

這一刻他真是破了大防,原本想着拿到**能夠好好改善下生活,存點老婆本誰知道還被該死的系統苛刻。

這對於窮怕了的顧清來說,完全是不能接受。

二樓換上睡衣的小雅正躺在床上跟閨蜜視頻通話,剛好便聽到顧清的哀嚎。

電話那邊的女子突然警惕的問道:「好啊,雅雅姐沒想到濃眉大眼的你也叛變了。」

小雅連忙解釋道:「樓下那人是青歌賽的選手,家庭情況比較困難,你也知道我本來就心軟,所以便讓他來這邊暫住。」

視頻中那姑娘頗有興緻的問道:「長得帥不帥是不是那種小奶狗的類型?」

小雅想了想回道:「長得倒是挺帥,不過我覺得不是小奶狗,小狼狗還差不多。」

「但挺有才華,你看剛到家都在樓下嗷嗷叫,明顯在準備下一期的歌曲,不過這詞挺怪卸載我要把你卸載是個什麼意思?」

兩位姑娘討論半天也沒討論出結果,最終只能表示藝術家的思維或多或少都有些跳脫,她們這些凡人領悟不了。

夜幕降臨看劇的小雅突然聞到一股香味,肚子瞬間咕咕叫,打開門走了出去。

她發現顧清正系著圍裙一邊嘀咕一邊炒菜。

走近後也聽清楚了對方說的什麼。

「我要把你卸載…我要把你放鍋里炒。」

小雅疑惑的詢問道:「顧清你把什麼放鍋里炒?」

顧清轉頭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小雅已經出現在自己身後,於是只能打馬虎眼說道。

「我平日里一個人就喜歡自己跟自己說話,雅雅姐我做了飯菜,你要吃點嗎?」

香味順着鼻腔直衝天靈蓋,小雅咽了咽口水不過還是保持風度點頭說道。

「你既然這麼深情的邀請,我如果不嘗嘗顯得有些不近人情。」

「那等會我就勉為其難的吃一點,不過我減肥只能吃一點點。」

半小時後別墅一樓客廳的桌子,顧清目瞪口呆的看着狼吞虎咽的小雅。

心想到您這個「億點點」還真就是億點點啊!

小雅早已經毫無形象的大快朵頤起來,並且還讚賞的說道。

「你這廚藝也太好了吧。」

「我覺得完全不輸那些米小胖三星餐廳,好好吃啊!」

現在畢竟是寄人臨下,他也只能擠出笑容說道。

「好吃您就多吃點,不夠的話我等會再去炒兩個菜。」

顧清今天也算是徹底的開眼,見識到瓶蓋都擰不開的柔弱女子真實飯量。

小雅心滿意足的躺在椅子上摸了摸自己鼓鼓的肚皮說道:「好飽….好飽!」

碗筷收拾後,夜已經深了。

今天顧清參加比賽本身就累得夠嗆,於是道了聲晚安後,回到床上休息一覺睡到大天亮。

清晨的別墅外景色更美,夜晚的露水積累在碧綠的嫩芽上,一片萬物生長的景象。

他打開客房的門,發現小雅沒在,於是搬了個板凳坐在草坪上發獃。

腦袋裡卻是在進行頭腦風暴,想的全是關於音樂的事情。

初賽只是說探個底,大家熟悉一下比賽環境和整體的節奏。

第二期的複賽可以預見絕對是刀光劍影,競爭會激烈的不行,其他選手也將會拿出真功夫。

顧清的比賽可沒有後路,必須要成功不能失敗,所以他便更需要謹慎和拼盡全力。

天公不作美滴答滴答的下去雨來,顧清也只能回到別墅中,透過落地玻璃窗繼續欣賞美景。

一串串透明的雨珠順着屋檐緩緩落下,來於自然歸於自然,讓他收穫了罕見的平靜。

腦海中突然響起唐代大詩人王勃的一首千古名詩《滕王閣序》。

「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

此時的雨水夾雜的微風輕拂窗帘帶動起風鈴的輕響,正應了後半句。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