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方言趙露絲)四合院:為救妹妹,我成了食神_方言趙露絲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方言趙露絲)四合院:為救妹妹,我成了食神_方言趙露絲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21 19:37 作者:三下五除二鍋頭灬

章節介紹

穿越到四合院,方言成了軋鋼廠食堂的一名搬運工 父母在戰場上犧牲,家裡只剩下他跟一名撿來的妹妹 為了口吃的,原主被傻柱開瓢 主角穿越過來,覺醒了食神系統 在系統的幫助下,生活過的越來越好 面對滿院禽獸,也從不慣着 用狠辣手段,將一個一個禽獸收拾的服服帖帖

在線試讀

第8章 為對付方言,易中海拉幫結派

此時的方言跟趙露絲兩人已經吃完飯了,趙露絲正在洗碗。

方言見到一大媽王桂香來了,眉頭不由得就是皺了起來。

「方言,忙着呢?」一大媽賠着笑臉問道。

「有事兒?」方言淡淡地開口問道。

易中海不是什麼好人,一大媽也一樣,所以對於她,方言也沒有好臉色。

「那個……是這樣的,這老太太一大早上的就嚷嚷着非要吃肉包子,你們家早上是不是蒸了包子啊,你看你能不能給老太太拿一個,一個,一個就成!」

儘管老太太說的是兩個,可是為了能夠成功要到肉包子,一大媽直接就給縮減成了一個。

她想着就一個包子,方言家再如何應該也會給的。

可是不想,方言連頭都沒有抬,直接就是說道:「吃完了,沒有了!有也不給!」

「方言,我也是沒辦法,你看……」

「看什麼看!沒什麼好看的!她不是有錢嗎?她想要吃那就自己出錢買去啊,想吃我家的,門兒都沒有!」

見方言態度這樣堅決,一大媽也是一臉無奈地離開了。

只是離開之後,她並沒有回聾老太太那兒,而是回了自己家。

「老易,老易,你醒醒!」一大媽推了推正在熟睡的易中海。

「不是,我這正困着呢,你幹什麼?」

易中海一臉不滿地衝著一大媽喊道。

一大媽儘管心有不滿,卻還是忍着怒氣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給易中海聽。

說完了之後,看易中海沒有說什麼就是繼續說道:「這老太太時不時地拉個褲子我也不說什麼了,關鍵她還老嚷嚷着吃肉,這要是以後她天天這樣可怎麼辦啊?」

易中海被一大媽這麼一說,腦子也是清醒了一些。

畢竟,這老太太要是以後天天這樣折騰他們倆人,他還真的就不樂意。

於是,在想了一下之後,易中海就是說道:「這樣,今天你先去給她買個肉包子去,等着回頭傻柱跟棒梗的事兒解決了,我就跟其他兩位大爺商量一下,讓咱們院子的人輪流照顧老太太的生活,這樣一來,咱家就也不用那麼辛苦了。」

一大媽聽了,臉上的愁容這才是散去了。

「這樣敢情好啊!那我現在就去給老太太買肉包子去!」

眼看着一大媽出了門,易中海也起了床,他也是才想起來,今天他跟秦淮茹約好了一塊去看傻柱還有棒梗。

派出所里,易中海跟秦淮茹很快就是來到了看守傻柱的地方。

現在距離給傻柱定罪還有兩天的時間,所以現在留給他們的時間真的是不多了。

「一大爺,您倒是趕緊想個辦法把我給弄出去啊!」傻柱一臉鬱悶地催促道。

「我這不是在想辦法呢吧!只是你這當時也是太衝動了,真的給那方言打傷了,後來又被薛主任抓到現型在搶方言家的蛋炒飯,所以要是方言那小子不鬆口的話,這我就想破腦袋那也救不出去你呀!」

易中海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的無奈。

他問過了,就傻柱那犯下的錯,真要是判了,沒有個幾年可是下不來的。

傻柱聽了,心裏頭更加的憤怒了。

他猛地一拍桌子,就是惡狠狠地罵道:「他媽的方言,等老子出去的,非得弄死他我!我就特么打了他一下,他竟然還敢報警抓我!姥姥的!」

「行了!快別說這樣沒用的話吧,現在的問題是怎麼從方言那臭小子那裡拿到諒解書,而且,我還問過了,就算是有了諒解書,你怕是也要被關上個三個月的!」

「不是,憑什麼啊?!」何雨柱聽到易中海的話,更是生氣了。

「就憑他是烈士子女!」

易中海說完,狠狠地瞪了一眼何雨柱!

「啊?那我可要怎麼辦才好啊!我……我不能坐牢,不能被判刑啊!」

這要是被判刑了,以後他還怎麼娶媳婦了。

有那麼好的廚藝傍身,所以傻柱並不擔心工作的事情,唯一擔心的就是娶媳婦的事兒。

「這樣,回去之後,我先去找其他兩位大爺商量一下,開個全院大會給那小子施一下壓,大不了就多賠償他一點兒錢就是了!」易中海說道。

「那……那好吧!三個月就三個月!」

多賠償一點兒錢,總也比坐牢要強,反正等他出去了,不管這一次他賠了方言多少錢,他都有辦法讓那小子給吐出來。

………………

「媽,你快想辦法把我弄出去啊,我一天也不想要在這個地方待了,都是那個殺千刀的方言,我不就偷他家一點兒東西吃嗎?他竟然還敢報警,等我出去了,我一定弄死他我!」

棒梗即便是人已經到了派出所了,卻還不忘記要報復方言的事情呢!

「棒梗,你先別著急,一大爺他已經在想辦法了!」秦淮茹儘力安撫着棒梗的情緒。

「想辦法,想辦法,你就知道說這句話,你倒是快點兒啊!」

………………

離開了派出所,回到四合院之後,易中海直接就將劉海中還有閻埠貴叫到了家裡。

「老易啊,你這叫我倆來,是有什麼事兒啊?」劉海中有些不耐煩地問道。

因為沒有搶上這一大爺的位置,劉海中一直都對易中海有意見。

「還能什麼事兒,還不是傻柱跟棒梗的事兒!」不等易中海說話,閻埠貴直接開口說道。

「老閻說的沒錯!是,在這事兒上,傻柱是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但是方言那小子不通過咱們三位大爺直接就去報了警,他這不是擺明了不把我們三位大爺放在眼裡嗎?」

「而且,要是咱們這院子裡頭的人這要是以後都跟着他有樣學樣,動不動就去報警,那咱們四合院豈不是就亂了套了,那到時候咱們這三位大爺又哪裡還有什麼威嚴了?」

易中海為了能夠拖劉海中跟閻埠貴兩個人下水跟自己一塊對付方言,直接就是把方言的問題上升到了不尊重他們三位大爺的事情上了。

而劉海中也因為之前方言讓把院子裡頭的人借他們家的東西都還回去的事兒而耿耿於懷呢,所以當即就是說道:「老易你說的對!」

「這種動不動就報警的歪風邪氣絕對不能在我們院子裡頭發生,是得給那小子一點兒顏色看看,不然的話,他還真以為自己挺能耐了!老閻,你說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